• 030——情,不知何起,一往而深

    更新时间:2017-09-28 10:00:58本章字数:3076字

    你是不是想问我是不是人?我突然止步、转身,冷笑着盯着她那双清澈纯洁的眼。

    她没注意,直接便撞进了我的怀里,我一愣,忍不住微微皱眉。

    她急忙退开一步,羞涩道,我不是那个意思,你怎么会不是人呢?

    我向她靠近一步,几乎贴到她的身体,她下意识的往后再退一步,我步步紧逼,低头凑近她的耳边,幽幽冷笑道,如果,我真的不是人呢?说完,我便抬起头来,冷笑着看着她。

    她没有感到害怕,而是很奇怪的变得有些失落和悲伤。

    看着我,她忧伤而自嘲道,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你可以直说,何苦这般捉弄我,吓唬我。

    唉!白和我都忍不住暗自轻叹。

    我突然发现自己对这个傻女有点手足无措,无计可施了。

    我盯着她看了许久,才转身往不远处的小亭子走去。

    这是个小八角亭,里面有四张小木椅,自然是用来休息的。

    我二话不说,直接一屁股盘腿坐在亭子中间的地面上,然后淡淡的看着面前的女孩。

    对于我的动作,她显然不明白,只是柔声道,地上冷,快起来,不然要生病了。

    我似笑非笑道,你怕吗?

    她温柔而伤感的看着我,不说话,却上前两步,学着我,毫不犹豫的盘腿坐在我的对面,和我的距离不超过一米,我们就这样互相凝视着,她的举动,让我忍不住又微微蹙眉。

    她看着我的眼睛,柔声道,你不要蹙眉,一蹙眉,眉心间就出现一个川字,看起来忧愁而寂寞。

    她说对了,但是却刺痛了我的心,我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有些微微颤抖,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和气息。

    一股凛冽阴寒的气息自我的身体猛然扩散开来,席卷面前的她,她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下意识抱紧自己的双臂,以期望得到一点温暖。

    白又轻叹了一声。

    这一次我们没有争锋相对,其实我从来都不曾真正生过他的气,只是我们习惯了彼此争斗而已。

    也许只有这样我们彼此才不会觉得太过无聊和痛苦,才会觉得彼此还算是个人,还活着。

    很快,我便收敛了释放出去的阴冷气息,重新内敛凝聚在血脉和灵魂之中。

    毕竟,我不想伤害我面前的女孩,我只能带着虚伪而悲哀的面具,冷笑道,你真的不怕吗?

    她大胆而纯真的笑道,有什么好怕的,大不了被你吃了呗。说完后她又觉得不好意思,一双又大又亮的眼睛贼溜溜的乱转着,双颊露出两个让我最是无法自持的小梨涡,她吐了吐小粉舌,想要化解刚才的尴尬和羞涩。

    她都这样说了,我还能说什么。

    所以,我很干脆的选择了沉默和冷酷,黑色莲花散发出一股淡淡的气息,笼罩而包裹了整个八角亭,形成一个简单的结界,只是她看不见罢了。

    很快,八角亭里就没有冷风侵袭,温度也逐渐上升,不再那般严寒,渐渐温暖。

    女孩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却明显的感觉到不再是那样的寒冷,身体反而慢慢的温热起来。

    她感到很奇怪,但是奇怪在哪里却也说不上来,只是很好奇的看着我。

    我不想再说话了,今夜我跟她说的话已经够多,多到除了夜和林婉儿,我认识的其他女人加起来都没和她说的话多。

    虽然有时候我很想找一个陌生的人说说话聊聊天,但是我却不喜欢这样,不喜欢事情超出我的掌控。

    我不再搭理她,缓缓闭上了眼睛。

    我能感觉到我和白拥有的这具身躯现在的疲惫和虚弱,毕竟它已经三天三夜不曾得到过休息了。

    灵魂需要适当的休眠,身体自然也是一样的。

    身体虽然只是机器,可是机器也需要休息,也需要保养,不然很快就会崩溃。

    看到我闭上了眼睛,女孩也不再说话,而是大胆的傻傻的看着我,就好像在学校里那些花痴傻傻的看着白一样。

    我知道这张皮相好看,不知道迷倒了多少人,但是这不过是一张皮相罢了。

    我相信如果我的皮相丑陋难看,她绝不会这样看着我,更不会说什么一见钟情。

    人都是喜欢先入为主的一种奇怪动物,往往自以为看到的就是真实的。

    其实真实的东西往往是眼睛看不见的,只有用心才能看见事物的本质。

    就好比现在的我,如果她能看到本质,就会知道我其实不是人,可我们到底是什么呢?

    其实,连我和白都不知道我们到底是什么?

    她盯着我的脸看了许久,眼神清澈、认真,深情款款,看到我的躯体渐渐陷入沉眠,额头渐渐松平,她柔声笑道,这样才对,才好看。

    说完她伸出右手,试探性的在我的面前晃了晃,我知道他在试探我是否真的入静了。

    我没有理会她,只是闭眼沉眠。

    ……

    我已经入静了,灵神渐渐内敛而浓缩,从眉宇间的灵魂本源印记之处,进入了魂界星空之中,当我从漫天的星光中凝化而出,已然盘坐在那三十二瓣黑莲之中。

    来了?白凝望着我,笑容满面,温暖如春。

    我轻轻点头,透过灵识,静静的看着亭内的女孩。

    白也随着我的目光看去,他笑着打趣道,夜,很好很有意思的姑娘。

    我淡笑道,那是,比你家那香儿要好,慕幽香就像她的名字一样,虽然香,但是太冷,不过和你这个热得有些过头的家伙倒是很般配。

    白的表情有些不自然,也不肯落下风,争锋相对道,这姑娘也很好啊,虽然目前为止还不知她的芳名,但是这姑娘性格像我,像阳光般炙热,跟你这块冰块倒是很互补啊。

    我冷哼一声,懒得搭理他。

    亭中女孩见我真的完全睡着了,忍不住嘀咕道,奇怪的家伙,这样也能睡着,不过也真是奇怪,这亭子里还真暖和,难道有空调?说完还真起身,将亭子里里外外检查了一番,看她那认真较劲的模样,我和白都有些好笑和无语。

    没找到空调,她也懒得找去了,围绕我的身体打了个圈,一双眼睛贼溜溜的乱转着,不知道打些什么坏主意,看她环保双臂,轻咬下唇的样子,又可爱又可气。

    终于,她忍不住伸出了她那纤细柔软如玉雕的手指,想要去摸我的脸。

    白忍不住打趣道,果然是个色姑娘,生猛女汉子啊。

    我除了冷哼一声,看着之外,还真不知道说什么好,总不能叫我又突然灵魂归体,猛然张开眼睛,我怕把她吓坏了。

    她终于大胆包天的摸到了我身体的脸,那一瞬间,作为灵魂的我的脸上,居然也感受到了她那手指触摸我时所带来的细腻和温暖。

    那种感觉让我忍不住微微颤抖和害怕,我很想将那只手打开,但是却也忍不住想要让她继续抚摸,我的灵魂感受到一种从未有过的特别而又异样的安稳和宁静。

    看到我的样子,白忍不住哈哈大笑道,看来,夜,你还是很期待这种亲密接触的嘛。

    白的话让我怒不可遏,其实我知道那不过是我自欺欺人,不愿意接受罢了。

    当我正准备有所动作警告一下那女孩的时候,女孩突然惊呼道,你的身体怎么这样冰冷?

    一具肉身躯体自然是无法回答她的问题的,没有灵魂入住的身体,不冰冷才怪,再说我原本就属于至阴至寒至暗的黑暗之灵,一旦入住躯体,便是阴冷无比的,而且只会更冷。

    她以为我出了什么事故,急忙伸手颤抖着去试探那躯体的鼻息,鼻息自然还在,缓慢但是稳健。

    真是个傻姑娘。白的嘴真是很贱,贱到我恨不能拿针给他缝起来。

    她很可爱的拍拍自己刚才被吓得几乎停止的心脏,好像是要拍活它似的,自言自语道,为什么没事,却这样冰冷呢,冷的就像冰似的。

    她凝望着我躯体上那张俊美而又淡漠的脸,轻声呢喃道,就算是睡着了,也依然带着冷漠和寒霜吗?

    她柔声轻叹道,为什么你连睡着了都还是这样的冰冷,这样的孤独,这样的拒人于千里之外呢,你这样快乐吗?

    她稍作停顿,幽幽叹道,我希望你能开心快乐,虽然我到现在还不知道你叫什么,才认识你不到三个小时,但是我的心你明白吗?

    她呵呵傻笑道,你不明白的吧,连我自己都不明白,你要相信我,真的,我一直都收藏着自己最珍贵的东西,我只会将他交给我最心爱的男人,就算真的被别人夺走了,我也会结束自己,下辈子再去找。

    她轻轻跪在我的躯体前,温柔而恬静的凝望着我,一如虔诚的信徒。

    眼神说不出的深挚温情,语言说不出的温柔chan绵,一点一点温暖而滋润着我那颗被冰封的心脏,只是我自己都不曾发现和明白罢了。

    连一向嬉皮的白也情不自禁的安静下来,静静地看着听着,从他忧伤的神色里我知道他想起了慕幽香。

    如今这世上,除了我,对他最重要的人莫过于慕幽香了。

    她缓缓解开身上黑色呢子大衣的纽扣,脱下风衣,露出里面粉红色的毛衣,而后小心翼翼的将大衣披在我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