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40——一切终成过往

    更新时间:2017-10-03 23:45:07本章字数:3051字

    商婉晴静静的看了十来秒钟,转过头来,对我笑了笑,笑容苦涩、羞愧而又悲哀。

    我淡淡笑道,它很漂亮。

    是很漂亮。商静婉的声音近乎呢喃,我们走吧。

    我点点头,往前走去,她却回头看了那串项链一眼,眼里有不舍、有留恋、但更多的是无力和哀伤。

    小月在我的怀中,静静的看着她的妈妈,沉默不语。

    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我想关于那串美丽的蓝宝石,一定有一个故事,只是恐怕不是什么很好的故事。

    妈妈。小月看到她妈妈很悲伤的样子,向她妈妈伸出双手,商婉晴伸手轻轻将她抱在怀中,她用她娇嫩的脸颊轻轻摩挲着她妈妈的脸颊,轻声道,妈妈,等我长大了,挣钱了,买给妈妈戴好不好?

    商婉晴紧紧抱着小月,柔声笑道,好的,妈妈等着小月长大挣钱,买给妈妈。

    那妈妈不要伤心好吗,妈妈不开心,小月就不开心。

    妈妈不伤心。商婉晴温柔浅笑,只是那笑怎么看都有些凄凉和哀伤。

    我静静的看着这对母女,看着她们的悲伤,看着她们的快乐,那一瞬间仿佛看到了曾经的我和妈妈。

    前面不远处有个木横椅,专供游人休息,我微微笑道,过去休息一下吧。

    商婉晴点点头,抱着小月在横椅上坐下,我也坐在一旁,小月静静的依偎在她的怀中,像一只温顺的猫咪。

    商婉晴看了我一眼,抱以歉意道,对不起,让你看笑话了。

    没有。我摇摇头,轻声道,每个人都有伤心事。

    看你样子,是大学生吗?

    不是,我莞尔浅笑,没读了。

    哦,在上班吗?

    算是。

    家里人都好吗?

    我是孤儿。

    商静婉微微一愣,急忙道,对不起。

    为什么老是说对不起呢,你没有对不起我什么,她们都活在我的心里。我微笑着看着她。

    是啊,有些人一辈子放在心里就好。

    谈话再一次中断,彼此陷入沉默之中,唯有淡淡的哀伤悄然流转。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光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

    从未曾刻意在意过寂寞的感受,一路走来,陪伴过的人已一个个离去,这个世界,一度仿佛只剩下我孤单一人,让彷徨无助的我多次几经迷失在这寂寞的人生旅途,找不到来路,找不到去路,找不到归家的方向。

    世界这么大,人这么多,谁才是我们最终的相伴,哪里才是我们最终的归宿?

    明明身处其中,明明伸手就能触摸到,就能抓到,可是当你真伸手而去想要抓住的时候,你发现前面却有一扇透明的门,门内一切都清晰的呈现在你的面,你却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看着里面的一切渐渐衰老,腐朽,溃烂,直到不复存在。

    所有的一切,都将成为过去,所有的过去都将成为了记忆,只能默默的堆积在心里某个阴暗潮湿的角落,偶尔翻出来晒晒太阳,腼腆舔舐。

    昨天再悲伤,终究也会压缩成今日的回忆;今天再疼痛,也会拼凑成明天的轨迹;明天再黑暗,也会沉淀成一生的片段;生活再无奈,也抵挡不了时光匆忙的脚步;我们再执念,也拒绝不了岁月雕刻下的伤痕。

    岁月里,很多东西,都像冰,越是紧握在手心,暖化得越快,风一吹,光一照,终究会化成水,从指缝间滴落,什么都不复存在。

    纵使回忆里的一切清晰依旧,可剩下的也不过是一片抓不到捏不住的虚影。

    而此刻,我和这对陌生的母女就这样的静坐在这里,相隔不过一拳的距离,却仿佛失落在光阴的两端,默默的享受着彼此施舍给彼此的一点温暖和依靠。

    放开眼,只见红尘滚滚,起起落落,往复不息,却也只能静静守候着哀伤和酸楚,看尽世事沧桑,繁华落幕,一切终成过往。

    尘世间再没有景色不被污染。

    我轻叹一声,柔声询问身旁的女子,可还能走?

    商婉晴轻轻点头,走吧。

    来,哥哥抱。我微笑着向小月伸出了双手。

    小月从商婉晴的怀中扑向我的怀里,我轻柔的将她抱起,原地旋了一圈,大笑道,走喽,去溜冰喽。

    呵呵,溜冰去喽。

    孩子,终究还是孩子,再乖巧懂事,没有时间的累积和沉淀,终究容易忘却悲伤。

    有人说,时间总是过得太快,我们老得太快,但智慧却相反,增长得太慢,聪明得太晚。

    其实,还不如一个孩子,来得简单和实在。

    缓缓穿过商业街,半个小时后,我们再一次到了风区江滩,江滩上有一个万隆溜冰城,在地下室里,听说很大,声名显赫。

    当然,那是成年人的娱乐,孩子并不适合去那里面,孩子的溜冰区在地下室的上面,大概四百平米的区域,放假的时候,很多家长会带着孩子来这里游玩。

    我们到那里的时候,场地已开,只不过只有寥寥数十人,都是家长带着孩子。

    蓦地,慕幽香的身影闯进了我的脑海之中。

    不由得再次想起了那次和她一起去溜冰的事情,情不自禁的我便露出了笑容。

    看着五颜六色的儿童溜冰鞋,我微微笑道,小月,看看,喜欢哪一双。

    哥哥,要给我买吗?小月看着我,眼睛一闪一闪亮晶晶。

    当然,哥哥还没送礼物给你呢。我笑着刮刮她的小鼻子。

    小月,妈妈给你买好不好?商婉晴柔声软语,并没有什么不舍,恐怕在答应小月来溜冰的时候,就已经准备给她买了,这便是妈妈啊。

    我看着商婉晴,微微笑道,哪能让你买,总不能光吃白食吧。

    你啊!商静婉轻叹一声,没有说话。

    小月选择了一双跟她衣服一样的亮红色溜冰鞋,十分精致漂亮,当然售价也不低,156块,一分不少,商婉晴没有嫌贵,正要掏钱付账,我伸手轻轻捏住了她的钱包,静静的看着她,她看到了我眼中的坚定和不容置疑,温婉柔笑,不再坚持。

    小月抱着那双溜冰鞋,爱不释手,我指着旁边挂着的数套护手护膝还有安全帽,微微笑道,光有鞋子可是不行,不小心摔着了怎么办,那样妈妈可是会伤心的,所以呢,还要学会保护好自己,小月是女生,长大了一定跟妈妈一样是个大美女,所以第一件事就是要学会好好保护和照顾自己。

    商婉晴听到我说她,双颊微红,微抿嘴唇,静默不语。

    一套套看过去,小月最终还是选了一套红色的护手护膝护帽,我微微笑道,看来我们的小月对红se情有独钟啊。

    呵呵,红色最漂亮。小月抱着她的东西,眼睛发亮,亮如星辰。

    商婉晴轻轻摸了摸小月的头发。

    我掏出钱包买单,一共485块,钱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只是一个数字,我再也没有任何感觉,只要花的开心快乐,怎么花都好。

    商婉晴没有说话,我隐隐猜测,不论气质,长相,还是言谈举止,她都绝不是那种穷苦人家的孩子。

    商婉晴仔仔细细的帮小月穿戴好一套,看去俨然是个溜冰小选手了,有模有样的。

    小月看着场地里翩跹起舞的小朋友,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我又花了二十块钱,找老板租用两双溜冰鞋。

    商静婉急忙道,我不会溜冰。

    不会可以学啊。我微微笑道,小月,你说哥哥说的对不对?

    小月点点头,一把拉住商婉晴的纤秀玉手,撒娇道,妈妈,一起玩嘛,好不好?

    商婉晴为难而又羞涩道,可妈妈不会呀?

    不会学呀,小月也不会呀,妈妈,就一起玩嘛?

    试一下?我看着商婉晴,眨眨眼。

    商婉晴咬咬牙,抿抿嘴,轻轻叹道,真拿你们没办法。

    穿36码?我轻声问道。

    她微愣,随后点点头。

    我找老板要来一双42码和36码溜冰鞋,将36码溜冰鞋递给了商婉晴,她接过,坐在一旁开始换鞋。

    我也坐下来,麻利的换好鞋子,站起来试了一下,还好。

    对于现在的我来说,溜冰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如果当初我能像现在这样强大,是不是那一次也能够带着香儿在溜冰场上盘旋起舞,翩跹不绝?

    我轻轻滑到小月的面前,向她伸出双手,她乖乖的扑入我的怀中,我轻轻抱着她,然后腾出右手,递给商婉晴。

    商婉晴坐在凳子上,不敢起身,双颊布满霞光,便是耳根也微微泛红,这一刻,在我面前的她,一如怀春少女,娇羞可爱。

    我柔声笑道,来,不用怕。

    她暗暗咬咬牙,将纤细如玉的左手轻轻交到我的右手中,手指微凉,微抖,通过手指我可以感受到她的血液流速变快,心跳变快,呼吸变快,眼神微微躲闪,不敢直视我的眼脸。

    脸皮也太薄。我暗自轻笑,怎么看她都不像是个已经做妈妈的女子,如此的温婉幽静,娇态可掬,只有蠢到没边的男人才不知珍惜,不知疼爱。

    落谁手里,恐怕都恨不得当宝贝一样供着,怎舍得稍微摧can和践踏?

    这人啊,太多身在福中不知福,太多身怀重宝却不自知,实在可笑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