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45——你就要了姐姐

    更新时间:2017-10-06 23:40:01本章字数:3036字

    那姐姐给你好不好?

    我也想要姐你啊,因为我是个正常的男人。

    那你就要啊,姐给你。

    姐,为什么你要给我?

    因为姐想给你,这是姐唯一能够给你了,只要你瞧得上。

    我紧盯着她的眼睛,姐,你真的要给我?

    她踮起脚尖,轻轻吻了一下我的额头,柔声笑道,姐真心想要给你,心甘情愿,无怨无悔。

    我能问下为什么吗?

    她的脸上现出一抹娇羞,缓缓伸出双手,轻轻抱住我,姐姐也喜欢你。

    可是,姐,我感觉得到你不开心,也不快乐,我感觉得到你的哀伤和绝望,姐,你是不是觉得,我帮你,只是想要得到你?

    她轻轻摇头,幽幽叹道,姐已经看错过两个男人,所以不会再错第三遍,第一眼见到你,便知道你不是那种贪念姐的美色的人,姐虽然不知道你到底是谁,但是看得出来你若想要女人,什么样的女人都会自动送上门的。

    停顿片刻,她娇柔羞怯道,姐除了身体,便再也没有别的了,给了你以后,这一辈便再也不想别的了,一心一意将小月抚养长大。

    她踮起脚尖,用她微凉的脸轻轻贴着我的脸颊,柔声笑道,这一辈子,除了我妈妈谁也不曾像你这般待我,妈妈死后,我以为再也不会有人这样真心对我了,直到你出现,我不再怨天尤人,我已很知足,从今以后,我会把你放在心底,直到我死去。

    有炙热的液体流过我的脸颊,灼烈而滚烫,我知道那是她的眼泪。

    她抬起头来,我看着她泪眼朦胧,梨花带雨的俏脸,然后轻轻擦去她脸上的泪迹,我柔声笑道,姐,别哭。

    姐不哭。她柔声浅笑,小寒,那你就要了姐,姐以后就彻底的归于平淡和宁静。

    是不是也会彻底的消失在我的面前?我逼视着她那双总是温柔而又忧伤的美目。

    她没有说话,只是轻轻咬牙,微抿嘴唇,神色间的哀伤和落寞,如同涟漪,一圈一圈荡漾开来。

    我轻轻叹道,姐,你这么想要给我,只是想要我走开,或者你已准备暗自离开了,姐,你是不是真的以为,我这样对你和小月,只是想要得到你?

    她急忙道,没有,姐姐没有这么想过,姐姐给你是心甘情愿的,姐姐终究老了,还有孩子,你还小,你终究有你自己的生活。

    我微微笑道,姐,你想太多了,我微微用力,抱紧她,然后将脸埋在她的颈窝间,轻轻吮吸着她脖子上传来的清香,我柔声笑道,姐,我只是想要这样抱抱你,抱抱你就好,从小到大我妈妈都不喜欢我,也不爱我,在她死前,我从未抱过她,她也从未抱过我。

    听到我的话,她身体微微颤抖,然后微微用力抱紧我,柔声怜爱道,想抱,姐姐就给你抱,你想对姐姐做什么都可以,会不会觉得姐这样很坏,很不知廉耻?

    不会。

    为什么?

    我知道姐心疼我。

    呵呵,姐也不知道为什么想要给你,姐觉得自己是个坏女人,但姐就是想要给你,想要做一次你的女人,然后姐就再也没有任何遗憾了。

    姐,可我,并不是个好男人。我抬头看着她,突然觉得有些哀伤和无力。

    她轻轻抚摸着我的脸颊,微微笑道,姐觉得你好就好了。

    如果有一天,姐姐发现我真的只是个怪物,还会这样喜欢我吗?

    就算你是怪物,姐也会很喜欢你。

    如果姐跟着我,有一天因我而死,还会这般无怨无悔吗?

    姐如果跟着你,有一天便是死了,也会开心的。

    我不会让姐死的。我柔声微笑,紧紧抱着她,心里感到一种莫名的安稳和恬静,这一刻,不再有孤单,也不再有寂寞,有的只是一种满足。

    姐好喜欢你。她柔声娇羞道,好喜欢你。

    姐,我也好喜欢你。

    那你要了姐,姐想做一夜小寒的女人。

    姐,我不要你。

    姐知道姐配不上你。她的声音凄迷而又落寞。

    姐,你想太多了。我知道,我一旦要了姐你,我就一定会失去你,所以,我不要你,因为我不要失去你。

    她沉默不语,我们静静拥抱着对方,就像两个无家可归的孩子,在大冬天里彼此拥抱着取暖。

    姐,冷吗?

    不冷,你的身上好暖和,抱着你像抱着火炉。说这话的时候,她的脸上娇红一片,渲染开来,仿佛抹上了两抹最娇艳的胭脂。

    我突然横腰将她抱起,她微微一愣,但没有挣扎,只是脸上那两抹胭脂缓缓扩散开来,渐渐占据了她整张脸,娇艳如花,倾国倾城。

    我微微一笑,后退一步,轻轻坐在沙发上面,就那样抱着她,她伸手搂抱着我的腰,将脸蛋深深的埋在我的怀中,就像一个小女孩。

    我身上温暖的气息一直笼罩而包裹着她,我感觉到她的血脉、身心、灵魂都在渐渐放松,渐渐归于平和与宁静,很快,她便睡着了,她睡觉的样子看起来很安静,嘴角带着一抹浅淡而又柔美的笑意。

    她好像很久没有睡得这般安心和甜美了,可以想象,有郁无为那么一个连畜生都不如的丈夫在时刻的骚扰和威胁着她,她一定时时刻刻都在提心吊胆。

    我轻轻抚摸着她幽柔的眉目,一点一点抚平她内心深处的悲伤和恐惧,她睡的如此深沉与宁静,在我的怀中,安静的仿佛一个孩子。

    我抱着她缓缓起身,轻轻推开了小月睡觉的那扇房门,床上的小月睡得也很沉静甜美,这对母女连睡觉的样子都一样。

    我抱着她轻轻走到床边,轻柔的揭开被子,将她轻柔的放在床上,然后帮她脱掉拖鞋和袜子,本来想帮她脱掉裤子的,虽然我知道她不介意,但我想想还是算了,帮她盖好被子,看着这对母女安然沉睡的样子,我的内心一片安稳和恬静。

    我轻轻俯身,在她们的眉头各自留下浅浅一吻,轻悄退出房门,将房门关好,然后重新在沙发上面坐好。

    办好了?夜冷淡的声音再一次回荡在我的脑海之中。

    我早就知道夜已经醒了,他静立在属于他的那朵三十二瓣黑莲之上,面无表情,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我没有说话,只是魂识内敛于魂界星空之中,彻底放弃对身体的掌控权,凝聚出魂体之后,静坐在属于我的那朵三十二瓣白莲之上,漂浮于那暗淡的星空之中,与夜静静对视,我淡淡一笑。

    夜缓缓抬头,淡淡的看着我,冷笑道,白,你雅兴真好。

    我站起身来,扭扭脖子扭扭腰,微微笑道,还不错。

    一个慕幽香,你都搞不定,又想招惹一个?

    说到慕幽香,我马上就不知道说什么了,苦笑道,你觉得我是那种人?

    你不是?夜那双墨玉色的眼眸里有一丝讽刺。

    我幽幽轻叹道,我喜欢她,但不是爱,她是我姐,永远都是我姐,我怎么能去碰我的姐姐,我永远只爱香儿一个女人,以前我没有能力保护好妈妈,我希望我有能力保护好她们。

    夜神色复杂的看了我一眼,冷冷道,你有你自己的主意,我不多说什么,只是莫要辜负她们一番情意。

    呵呵,你想多了,她只是憋得太久,只是想要发泄而已,不可否认她喜欢我,但是却绝不会如香儿一样爱我。

    你明白就好,不过这个女人,我看未必。夜只说了一半,便不再言语,我和他一起盘膝而坐。

    他缓缓地闭上了双眼,座下的黑莲散发着极冷而诡异的黑光,其中有丝丝缕缕竟如实质般,仿若玄黑至极的光汁,光汁变幻莫测,仿若一个个玄妙的符文,在黑光之中盘旋起舞,妖邪诡异。

    黑光缓缓将其笼罩包裹,再次凝结成了成一个黑色的光茧,那些黑色的光汁符文因为黑到极点,竟散发出邪魅而神奇的光来,远远看去,仿若一颗巨大而又漂亮的黑色宝石,静静地悬浮在暗淡的星空之中,其上有无法认识的符文时隐时现。

    我看着那颗黑色宝石,微微一笑,然后也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四个小时后,当我撤去封禁光茧,张开眼睛,白依然还在光茧之中沉眠,我嘴角微微上翘,缓缓起身,一步踏出,轻轻融入那暗淡的星空之中,魂识渐渐占据这具尚余温暖的身体,又耗费了将近半个小时,才将这具身体的温度降低到完全适应我的入主。

    黑色头发再一次缓缓变长,白色衣服再次变成黑色,我再一次取下系在腰间的那根辫子,围在脖子上,那上面依然残留着那个女子的味道。

    其实我和白一直都觉得,那个女子还没有彻底的死去,灵魂还在,只是我和夜看不见,很多次我就在想她的灵魂是否就栖息在这根辫子上面。

    可是,不论我和白如何用灵识探查,辫子里虽然有她的气息,但绝没有她的魂魄,而且那气息颇为阴邪。

    已经过去七年了,那女子留下的辫子却依然如旧,丝毫不见枯萎衰败的迹象,仿佛依然还长在那个女子的头上,柔软而细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