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3——魔杀

    更新时间:2017-10-07 23:45:00本章字数:3086字

    那间咖啡吧很小,不过二十平米,装修的倒是十分雅致,老板是个长相普通的中年男人,看到林婉儿进去,点头微笑,像是老熟人。

    我隐匿去身上所有的气息,站在对面的柳树下,通过玻璃窗,静静的看着林婉儿。

    很快,老板就给她端了两杯咖啡,看口型,她说了一声谢谢。

    一杯咖啡给了她自己,另一杯咖啡居然给了那只小白猫,小白猫趴在桌上,用舌头一点一点舔着咖啡。

    她看着小猫喝咖啡,脸上的笑容温柔而又宠溺,伸出右手,轻柔的抚摸小白猫那一身柔软细腻的白毛,自己倒是没喝几口。

    二十分钟后,有个带着帽子,遮住了边半脸面的男子,拿着一束白玫瑰花走进了咖啡店里,老板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就低头继续玩他的手机去了。

    那男人直接将白玫瑰花送给了林婉儿,她稍作迟疑,就签收了,男人道一声谢,转身快步离开了咖啡吧,很快就消失在夜色里。

    她盯着那束白玫瑰看了四五分钟,轻轻从中拔出一朵白玫瑰,凑到鼻前闻了闻,沉默片刻,而后起身,带着那朵白玫瑰花,右手抱起小白猫,朝老板笑了笑,径直往门外走去。

    右转,直接隐进了黑暗中,看起来很慢,其实她走的很快,我急忙跟上她的步伐,兜兜转转,到了一个名为福临天下的别墅区,避过所有的保安和监控设备,我跟着她一起翻身进了小区里面。

    一直不敢动用灵识,因为那只小白猫是一只通灵灵兽,稍微不小心,就会暴露我的踪迹。

    她精确的找到了中间一栋别墅,计量了片刻,便将那朵白玫瑰咬在口中,抱着小白猫悄无声息的上了二楼,客厅有一扇窗并没有完全关闭。

    她轻轻推开那扇窗,没有发出一点声响,带着小白猫闪身进入客厅,我咬咬牙,也跟着她上了二楼,还不曾进入客厅,因为我已经看见他们了。

    她口中咬着那支白玫瑰,右手中握着一柄不过寸许的匕首,匕首漆黑如墨,散发着一丝丝阴邪的气息。

    至于那只小白猫则是呆在她的身旁,前爪前扑,身躯虽小,但样子十分凶恶,有猛虎之势,浑身闪烁着淡淡的白色灵光,好一只灵兽。

    与这个女人这只灵猫对峙的是一个中年男子,男子相貌十分俊朗,眉宇间颇具书生气,身穿白色睡袍,右手握着一柄利剑,寒光凛凛。

    男子身上隐隐有淡青色灵光闪烁,凝结成一个单薄的光茧守护己身,一边警惕着对面的一人一猫,柔声笑道,不知姑娘深夜到访,有何贵干?

    这男子竟拥有凌绝明灵的修为,看样子至少也是三品,至于林婉儿,身上也有灵气波动,不过那灵气呈现阴黑色,阴暗而邪恶,无法断定她的修为,不过我知道她修炼的一定是某种邪功。

    林婉儿温婉浅笑,因为嘴里咬着玫瑰,不能说话,她也不想说话,脸上有浅淡的黑气萦绕,不复之前的清雅美丽,仿佛邪魔附身。

    她紧握着那柄邪恶匕首的右手有黑雾滚滚,宛如一条阴恶的魔蛇,正在吞吐着黑色的毒气,她猛然朝男子甩出那柄邪恶的匕首,匕首携带着一股黑雾,刹那间就出现男子的面前。

    男子神色微变,手中利剑青光暴涨,挥剑猛然劈向那柄匕首,碰的一声脆响,男子手中的利剑居然一断为二,剑尖那一段飞落在地板上叮咚作响,久久不绝。

    男子神色剧变,再不复之前的温文儒雅,眼里尽是惶恐,想要避开,那柄可怕的匕首却已经狠狠的射在他体外的淡青色光茧之上,那光茧只不过坚持了三秒钟,便直接破碎,化作数道淡青色灵光,消散在空气中。

    而那柄匕首狠狠的插在男子的咽喉上,已经洞穿了男子的咽喉,男子瞪大双眼,绝望的看着林婉儿,缓缓倒在地面上。

    那只灵猫一个跳跃便落在男人的身旁,张开一双幽深而又诡异的黑色眼睛盯着男子光芒渐渐涣散的眼睛,男子的魂魄缓缓离体,飞进了灵猫的双眼之中。

    男子的身体颤抖了几下,便不再动弹,死不瞑目。

    林婉儿轻步过去,从口中取下那朵白玫瑰花,轻轻搁在男子的胸前,蹲下身来,轻轻从男子的脖子上拔出那把邪恶可怕的匕首。

    匕首上面没有一滴血液,但是上面翻滚着的阴恶黑雾却更加浓郁了两分,她轻轻将那把匕首插进右腿的黑色靴子里面。

    林婉儿随手抱起那只能够吞噬魂魄的小白猫,正要转身离开,不远处那扇门突然开了,一个穿着粉色睡袍的美丽女子冲出来,扑到已经死去的男子身上,紧紧的抱着男子,没有哭,只是不停的流着泪,眼脸里只是悲凄和绝望。

    女人几次张开嘴巴,想要哭,却哭不出声来,然后放开了男人,踉踉跄跄过去抓住那把断剑,只见一道道深黄色的灵气疯狂的涌入断剑之中。

    林婉儿缓缓回过身来,神色平静的望着已经癫狂的女人。

    那女人将所有的灵气都灌输入断剑之中,她的头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白,原本美丽的容颜迅速苍老,不过十来秒钟便布满了一条条深刻而丑陋的皱痕。

    女人看着林婉儿,还算清明的泪眼里灌满了仇恨和决绝,那把断剑剑身已经呈现出深黄色,黄光闪闪,灵气逼人,看起来异常锋锐。

    女人手持断剑,前冲,猛然刺向林婉儿的心脏。

    林婉儿没有动,怀中的小白猫挣扎着,喵了一声,林婉儿轻轻抚摸着小白猫的毛发,轻声道,没事。

    只见林婉儿的身上腾起一股阴恶至极的黑色雾霭,笼罩而包裹着她,她没有任何动作,不躲避,也不反击,只是静静地看着疯狂地女人,就像一个冷酷无情的勾魂使者。

    断剑刺向了她的心脏,然而,却是没能刺进分毫,相反那黑色的雾霭还缠住了断剑,只不过眨眼间,就将那柄断剑腐蚀且同化成了黑色的雾霭,被林婉儿身上的黑雾吸收。

    女人的手上只留下一个剑柄,呆呆的看着毫发无损的林婉儿。

    林婉儿淡淡道,我刺了你丈夫一刀,你刺了我一剑,我们扯平了。

    女人笑了,无声却凄厉的笑着,踉踉跄跄转身,想要看看丈夫,却发现她丈夫的尸体已经化作了一团黑色的烟雾,渐渐消散在空气中,女人呆愣了片刻,跪在地上,拿起那截剑尖,直接狠狠而决绝的割断了自己的脖子。

    女人虚软无力的倒在地板上,脖子上那道触目惊心的伤口鲜血汩汩,无法抑制。

    女人就那样瞪大双眼,死死的盯着林婉儿,有无声而又无穷的怨恨随着眼中最后一点光明消逝而传递在天地间,隐隐可闻那凄厉而可怖的哀嚎,仿佛诸天恶魔的诅咒。

    我握紧拳头,又缓缓松开,终究什么也没做。

    白轻叹道,好狠,这林婉儿简直就是恶魔。

    我沉默不语,白说的不错,这女人不光对别人够狠,对自己也够狠。

    林婉儿一直都没有动,表情一直都那样平静而温柔,她看着女子的眼神渐渐涣散,彻底熄灭,只留下两片可怕的空洞,许久她才轻声说道,死了也好,有个伴儿。

    吱的一声,又有一扇门开了,从里面跑出来一个十五六岁的俊秀少年,他穿着白色的睡衣,冲到女人的身边,紧紧抱着女人,流着泪,颤抖着,一声一声凄凄呼唤道,妈妈,你怎么了,你别死,别抛下我。

    那男孩子居然已经超凡入灵,一眼便看出已达到四品。

    超凡入灵,虽是初入品级,但已经和凡人不同。

    林婉儿沉默着,温柔而又寂寞的看着那悲哀的少年,没有任何动作。

    我已经隐隐调动体内的灵气,如果她敢对少年动手,我会直接出手击杀她,即便我喜欢她,我也无法容忍她对一个孩子出手。

    可她至始至终都没有任何动作,转身前,右手食指轻轻一弹,一点黑雾轻飘飘的落在那死去的女人的身上,她说,想要报仇,每个月15号或者30号晚上12点以后,去时光雕刻咖啡吧找我。

    说完,林婉儿抱着那只小白猫,轻步走向窗户,轻轻跳到地下的花园里,扫视四周之后,便化作一道黑色的影子,如风一般往小区外掠去。

    而那女人的尸体也开始一点一点化作黑色烟雾,漂浮在空中,少年已经忘记了哭泣,只是不停而又疯狂的抓着那些黑雾,想要留下一点,哪怕丝毫,可是片刻后,所有的黑雾都不复存在,完全消散在空气之中,好像这个人从来都不存在过。

    少年张开双手,手里却什么都没有,他呆呆的看着自己的双手,神色空洞绝望,没有一丝少年人的神采。

    我静静的看着那悲绝而又可怜的少年,不知道该说什么。

    白轻轻叹道,走吧,路要自己走,我也是这样活过来的。

    我沉默片刻,知道白说的是实话,轻轻跳下阳台,落在花园里,当我站在别墅的围墙之上,我转身看向那少年。

    那少年还没有动,只是呆呆傻傻的看着自己空无一物的双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