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1——历史的真凶

    更新时间:2017-10-11 23:47:15本章字数:3071字

    听到这里,我和白对视一眼,对老魔口中所说的那枚玉佩倒是大有兴趣,不知是什么神奇宝物,不过想来肯定不简单,等下一定要弄到手。

    老魔自言自语道,后来问我才知道,只要我想,那没玉佩就会出现,它随着我的意念和灵识而动。然后我偷偷离开了天香湖,躲在一个无人知晓的地方开始潜心修炼,因为我要报仇,原本资质低劣的我,好像开窍了似的,进步神速,静修一年之后,我竟然晋级到出尘启灵九品巅峰,只差临门一脚就踏入凌绝明灵之境,我们林家凌绝明灵统共也不过五人。

    呵呵,老魔轻笑道,我欣喜不已,但我知道这一切都是那枚奇怪的玉佩所赐,再过两年,我终于踏入凌绝明灵九品巅峰,这时候,我的脑海之中突然出现了一些奇怪的信息,我知道那一定是那枚玉佩给我的启示,看到那些信息我激动异常,但也恐惧不安,最后我还是决定去做,我不要再做蝼蚁,我不要在被人踩在脚下,我要成为至强者,我要站在这个天地之巅,我要将所有人都踩在脚下。

    老魔笑道,我偷偷潜回家族里去看了一眼,我那漂亮而又狠心的表哥表嫂修为没有什么变化,还不如我,她们生了个女儿,一家人看起来很幸福很快乐,而我呢,根本没人记得我的生死,要不是因为他们,我也不会变成活死人,当时我强忍着没有动手报仇,因为族中老祖乃是惊世魂灵五品高手,所以我只能暂时退去,不过我发誓,我一定会回来,等我回来的时候,我会灭掉这个价,灭掉这个没有任何温暖、不值得丝毫留恋的仇恨之地。

    老魔长叹一声,轻轻道,离开之后,我花了一年时间收集了很多东西,然后我将这天山旅游开发集团的幕后老板收为了亲传弟子,在他的协助下打造了这艘那玉佩里出现的血魂之船,我开始潜藏在这血魂之灯中闭关修炼,血魂之船可以吸收天地阴煞之气,可以吸收天地阴魂,吸收到一定的地步,会成为强大的法宝,我还可以借助那些阴煞之气和阴魂修炼,八年之后,我出关了,那时的我已经是惊世魂灵七品修为,当我再次回到家族之中,我那表哥还只是凌绝明灵五品,我那表嫂也不过是凌绝明灵二品,在我眼里,他们就跟蝼蚁一样,那时候他们的第二个女儿也出生了,已经六岁。

    我和白再次对视一眼,不得不感叹,这真是风水轮流转,莫欺少年穷。

    老魔轻声笑道,然后,我在一夜之间灭杀了表哥表嫂两家所有曾经欺辱过我的人,将他们的精血和魂魄炼化成血魂烛,正好助我修炼。我还当着我表哥的面奸污了我那美丽动人的表嫂,表嫂不堪侮辱自尽身亡,可死怎么行,我用抽魂大法将她的魂魄抽出来,又将表哥的魂魄抽出来,让他们永世不得在一起,永世不得超生。

    听到这里,我和白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这人因为从小受到的不公平待遇,心态和神魂已经完全扭曲变态,干出那种事也是正常的,当初他们残忍的杀害了他,他报复回去,不论手段如何血腥残酷,其实都没有什么可说的。

    不过终于明白,这艘血魂之船是从何而来了,也终于明白这艘血魂之船的作用,只是当时的我隐隐觉得,这艘血魂之船恐怕远远不止老魔口中所说的那么一点作用。

    老魔继续道,我留下的都是当时对我母亲和我好的人,至于表哥表嫂那一对美丽的女儿我当时也没有杀,然后我让我的另一个徒弟出手,当着那姐姐的面将那妹妹给残忍的杀了,然后我及时出现杀了我那听话的徒儿,救了那姐姐。

    老魔笑叹道,那姐姐体质纯阴,非常适合培养成为药人,用来炼制我将来晋级御空皓灵所需要的聚魂丹最好也不过,我还将我那表哥表嫂的魂魄全部练成了药液,给她服用了。

    说到这里,他不说了,因为该说的他已经说了,不该说的他也都说了。

    白也不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我,脸色一点一点阴沉,眼里的杀戮一点一点凝聚,然后充斥了他整个眼睛,化成了两团深蓝色烈焰,熊熊燃烧着。

    我也不说话,是因为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我也不生气,是因为生气已经没有任何作用。

    我只是难过和心疼的看着被我冰封住的林婉儿,我看到她那双眼睛里布满了无法形容、漫天漫地的悲哀和绝望,有黑色的眼泪流出,一滴又一滴,却没有被冰封,而是直接腐蚀了她脸颊上的冰霜。

    然后我听到那老魔继续轻叹道,婉儿,你真是个傻孩子啊,其实,我那表哥表嫂就是你的爸妈啊,呵呵,你们一家子,所有人都将为我晋级御空皓灵做出贡献,然后我会踏入镇元太玄真灵,我会成为真正的灵仙,你们都为我的成仙之路作出了莫大的贡献,也算死得其所了。所以,傻孩子,我可能无法为你报仇了,毕竟我不能杀了我自己呀。

    我轻叹一声,伸出了右手,食指轻轻点在林婉儿的眉心,散去了她身上的冰封,我知道就算我不出手,她身上的阴毒之气也能腐化冰封,我也不想她将悲伤和绝望憋的太久,不然还没有爆发,还没有报仇,她自己就先杀死了自己。

    解除了冰封的她并没有马上爆发,只是看着我,静静地看着我,双眼不停的流着一滴又一滴黑色的眼泪。

    那老魔继续轻轻道,婉儿,我的乖徒儿,你就好好的做聚魂丹的药魂吧,下辈子我让你杀了我,不过我要是成了灵仙,估计很难有下辈子了,所以你千万莫要埋怨为师。

    林婉儿不动,也不说话,只是就那样看着我,却让我感到一种不安和恐惧,然后她笑了,嘴角轻轻上扬,绽放出一丝温柔而又凄凉的笑容,她柔声道,夜,好好活着。

    然后,她的身上开始冒出一团浓黑的阴雾,那阴雾瞬间充斥了整个丹炉,不停的释放,释放到极致,我整个人也被那股黑色烟雾笼罩住,身体渐渐发软,好像所有的力气都被腐蚀掉了,不能动弹。

    那黑色阴雾砰的一声直接顶飞了炉盖,黑色阴雾冲天而起,她的身影跟着黑色阴雾消失不见。

    我脸色苍白,拼命的运转着体内的至阴至寒至暗之气,想要驱散那股黑色阴雾。

    白惊呼道,夜,你怎么了?

    我无力回应道,婉儿故意想要瓦解我的力量,她要单独对付那老畜牲,你放心,我没事,很快就好。

    我咬紧牙,疯狂的运转着体内的灵气,只是因为那股诡异的黑色阴雾,我的灵力凝滞,运转非常缓慢。

    那股黑色阴雾渐渐凝聚,重新幻化成了林婉儿的样子,她就那样的静静的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神色巨变的老魔。

    老魔呆愣了片刻,才醒过神来,无法置信的问道,你,你,你……

    林婉儿流着黑色的眼泪,轻笑道,我报仇来了。她的声音很平淡,平淡到听不出任何的悲伤和情绪,好像在说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可是听来却让人感到害怕和恐惧。

    她轻轻道,既然你无法帮我报仇,那我就自己报仇好了,当年我爸妈杀你,你杀了我爸妈,很公平,我不怪你,可你杀了我妹妹,那我就杀了你,这也很公平,至于其他的那些人,你杀了就杀了,与我没有多大关系。说完后她的身体就动了。

    她的速度很快,几乎一眨眼就出现在老魔的身前,右手已经抓着那柄黑色魔刃,狠狠的刺向老魔的心脏。

    老魔已经回过神来,轻声叹道,婉儿,这一次,你可不太听话啊。老魔任凭那把魔刃刺进心脏,然而身体却在瞬间化作了一团黑色烟雾,分出一股轻轻缠上了林婉儿握着魔刃的右手,仅仅几秒钟,林婉儿的整只右手就消失不见了,林婉儿脸色瞬间惨白,却是连吭都不吭一声,只是冷冷的盯着老魔。

    当老魔的身影再次出现,右手中却握着那把魔刃。

    老魔轻轻叹道,婉儿,别忘了我可是你的师父,你的所有本领都是为师教的。可不可以告诉为师,你怎么会没事,还是你早就知道了?

    林婉儿淡淡道,我不知道,我只是猜疑。

    所以,你故意进入丹炉内,只是你知道我的性格,知道我最后一定会自己说出来对不对?

    是。

    如果我不说呢?

    那我就做你的药魂好了。

    呵呵,千算万算,算错了一步,看来人不能太得意忘形,话也不能太多。不过,没有关系,你还是要做师父的药魂的。老魔说完,身体化作一道残影,出现在林婉儿的面前,左手却已经掐着林婉儿的脖子,直接提着林婉儿一步一步走向丹炉。

    啊!丹炉中的我仰天咆哮,终于驱散了所有的黑色阴雾。

    这时候老魔刚好提着林婉儿走到丹炉旁,正探头往丹炉内看,他没想到我还活着,即便是听到了我的吼声,所以一时也没能反应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