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3——萤火虫

    更新时间:2017-10-18 23:00:29本章字数:3092字

    南风沉默片刻,微微喜爱道,那可未必哦,你守得了她一时,还能守她一世吗?

    这个不劳你担心。我淡淡的看着她,防备她突然出手。

    咯咯咯,哥哥,你太自信了,可有时候自信过头就是愚蠢的哦。南风那纯真的声音一下子显得异常的深邃悠远,飘飘散散的,她说,因为我有筹码,而你,什么都没有,所以,她的灵魂之果我一定会得到的,你守不住的。

    什么筹码?我急忙询问,神色阴沉。

    嘻嘻,你对我不好,我不告诉你。

    这一刻,我怒火腾腾。我知道这女人不简单,手段层出不穷,一直防备她留有后手,还是我不知道的后手,这让我感觉受制于人,十分难受。

    我缓缓紧握拳头,冷冷的盯着南风,此刻,我也发现了,为什么总有人说眼神杀人,如果,眼神能杀人,我一定毫不犹豫的灭杀了南风。

    南风微微笑道,哥哥,你生气了?嘻嘻,不过哥哥你生气的时候依然很帅气很好看。

    我一字一字道,什么筹码?

    我好怕哦,南风轻拍着丰伟的胸脯,坏笑道,哥哥,你一吓唬我,我就忘了。

    我只是冷冷的盯着她,不再说话,说的再多,也不过是被她当着猴子玩耍。

    她要是还有手段,自然会使出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都接着就是了。

    暗暗深呼吸,我抬脚起步,一步一步走向萧诗,看着她,淡淡道,来我身边。

    萧诗明白我的意思,小心翼翼的绕过冰冻的小雨,躲在我的身后,柔声道,你能不能放了小雨姐姐,小雨姐姐其实很可怜。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刚才若非我出手,你早已血溅当场香消玉殒。我盯着她,厉声冷冷质问道,此刻,你还来为她求情,你脑袋难道被驴踢过?

    她轻咬下唇,并无生气,只是神色悲伤,轻声叹道,我不怪她,都是可怜人罢了。

    我冷哼道,你,如果有时间,还是可怜可怜你自己吧。说完,我伸手轻轻点向小雨的眉心灵魂本源印记之处,魂识狂涌进她那奇特的灵魂本源印记之中,瞬间瓦解她魂识和身体的冰封。

    她身体上面的冰封迅疾瓦解消融,很快,她便恢复过来,看到我和平安无事的萧诗,很快便明白发生了什么,也不多说,只是软弱而无力的看着阿轩。

    南风盯着小雨,神色平静,沉默不语,不知道又在张罗着什么阴谋诡计。

    看到小雨恢复,阿轩十分欣喜,看着小雨,一如既往的温柔和怜爱,他微微笑道,小雨,不要做傻事了,今生就算我对不起你,没能陪你走到最后,没能救你自由让你解脱。忘了我,好好活着,活着就有希望。

    阿轩抬头深深的看了南风一眼,轻声笑道,小风,你知道吗,在我死前的那一刻,小雨对我说你对我很好很好,要我永远记住你,不要忘记你,虽然我有时候迷糊狂躁,但是清醒的时候我都记得你,纵然不记得你对我说过什么,做过什么,但只要想起你的身影和名字,还有你那双美丽的大眼睛,我就会莫名的感到欣慰和温暖,我的灵魂告诉我,我喜欢你,你若是我亲妹妹多好。

    说完后,阿轩温柔而又深情的看着小雨,只听到砰的一声巨响,阿轩的魂体在一瞬间猛然爆裂开来,化作无数流光,纷纷扬扬,像夏日里漫天飞舞的萤火虫,漫天飞舞。

    我愣住了,萧诗愣住了,南风愣住了,白也愣住了,一时间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很快我们就清醒过来。

    南风低头傻傻的看着自己的右手,神色一瞬间特别的苍凉和哀伤,她随手抓住一片阿轩自爆后破碎的灵魂碎片,呆呆的看着那片闪烁着薄弱光芒的碎片,凄凄自语道,哥哥,你,还是这么傻,我说过我不会伤害你的,你为什么不相信我?为什么要如此极端?

    小雨呆了片刻,然后发出一身撕心裂肺的哀嚎声,她疯癫一般扑过去,张牙舞抓着想要扑捉那些萤火虫一般的灵魂碎片,不过即便是抓到,也很快就熄灭了,然后化作灰飞,彻底归于虚无。

    这是灵魂的自爆,如果这世间真有神仙的存在,或许还能挽救。

    可是这世间从来都是传说神,却从不见神。

    一个人真要寻死,谁也拦不住,一个灵魂想要自爆自毁,同样谁也拦不住。

    我们生来无法选择出身,无法选择性别,甚至无法选择爱侣,但却可以决定自己的生死。

    这是一种尊严,一种最后的最决绝的尊严。

    南风自然也没有办法,许久之后,她只能轻叹道,对不起,小雨姐姐,这不是我想要的。声音稚嫩中带着浓烈的忧伤和倦意,看不出丝毫的假意。

    小雨癫狂着,哀嚎着,咆哮着,疯狂的扑捉着那些萤火虫,竭尽全力却也抓不住一片,便将滔天的怨恨对准了南风,冲向南风,将手中的利刃狠狠的插进南风那丰满诱人的身体里。

    南风不为所动,任她发泄,自顾自的收回惨白的双手,虚软无力道垂落在身侧两边,声音一瞬间变成了哀怨的妇人,幽幽轻叹,何苦!说不出的凄凉和迷离。

    小雨可能是刺累了,南风却是毫发无伤,自然不见滴血,她瘫软在地上,抬头傻傻的看着弥漫整个车厢里的闪闪发光的萤火虫,眼泪一颗一颗的无声坠落。

    夜,可有办法,帮帮他们吧。白的声音在我的脑海中轻轻回荡。

    我不是神,连我们自己的灵魂都救不了,又哪里救得了他。

    我身后的萧诗虽然不懂灵魂自爆,却也知道不是好事,急忙揪着我的衣袖,焦切而乞求道,帮帮阿轩哥?

    我轻轻摇头,苦涩道,灵魂自曝,这是只有真正的傻子疯子才会干的事情,我无能为力。

    我真不明白,原本不必如此的,也许,是他发现最后的真相,已然发现了无生趣,就像最后一根将骆驼压死的稻草。

    唉!我暗叹一身,轻轻道,我试试看,能不能保留一缕残魂。不过就算成功,他也只能跟婉儿一样,轮回里也不会再有他了,但至少还可以融进别人的魂里成为另外一个人的一部分,终究不是彻底的湮灭吧。

    我魂念微动,隐没在印记星空之中的黑莲自眉宇间轰然飞出,旋转着飞向那些一闪一闪即将熄灭的灵魂碎片,快速的扑捉着,用我的本源力量笼罩封禁,而后温养,希望能留下一星半点。

    虽然这样对我来说有不小的损害,但是我想这样做,不为别的,只为他是个真人。

    什么是真人?在我看就是不做作不虚假,有真情实意的人吧。

    南风一动不动,静立在那里,凝视着那些一闪一灭的灵魂碎片,幽幽轻叹,你有这个能力吗?那双原本纯净的眼眸,刹那间黑雾滚滚蔓延,变得无比的深邃和幽远,如同魔狱。

    我知道她在跟我说话,冷冷道,我没有,难道你有?

    我不行,那个恶魔一定行。南风的声音说不出的落寞和悲凉,完全的褪去了一个少女的纯真稚嫩,变成了一个成熟怨妇。

    那个恶魔是谁?我和白都很清楚,她们口中哪个恶魔,很有可能就是这一切事情的幕后黑手。

    南风看着我,轻轻道,你很快就会见到他的,不必着急。

    我冷笑道,今日若不是你,岂会造成这种局面,你今日造成这般因果,三生三世都撇不清了。

    因果?我岂会怕?我岂会在乎?只是多了个可怜可悲人罢了。

    你也是女人,何苦为难女人?没见过你这样无耻的女人。明明是你造成的,纵使千般推却,万般狡辩也无用。

    那又如何?若不是你阻止小雨杀她,也不会如此了。

    强词夺理,你要杀人,凭你的本事,杀个凡人易如反掌,即便是我,也未必挡得住你,你何必借助他人之手,无非不愿沾惹因果报应。

    南风轻轻摇头,看着我,黯然笑叹,我早已得到报应,我也早已不是我。她那双如黑洞一般的眼眸凝视着我,深邃和幽远缓缓退尽,消散,渐渐恢复了纯真和无邪,仿佛又回到了十五六岁的花季雨季。

    她轻柔而温纯道,哥哥,你动情了是不是,你喜欢上了凡人是不是?呵呵,哥哥,你我都是同类,我们虽然强大,却没有爱人和被爱的权利。

    说完,她缓缓的向我走来,更准确的说不是走,而是飘,脚不着地,像一阵轻柔的风,她的目光一直盯着我身后的萧诗,我知道她的目标是萧诗。

    萧诗并无恐惧,安然而恬淡的凝视着她。

    我眉头微皱,上前一步,想要挡住南风的去路。

    南风轻柔浅笑,身体突然破碎开来,化成一股黑风,越过我的身体,在我的身后重新凝聚成了她的样子,温柔而诡异的笑着,一步步逼近萧诗。

    我的魂识和身体再次紧绷,猛然转身,无穷杀意瞬间锁定和笼罩南风,冷喝道,你不要挑战我的忍耐力。

    南风听到我话,并不搭理我,只是盯着萧诗,温柔的嘴角噙着一抹似笑非笑,意味深长。

    萧诗咬着下唇,神情复杂的看着南风,而后又看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