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1——回家

    更新时间:2017-10-19 23:00:24本章字数:3034字

    我叫阿轩,29岁,一年多以前就死了。如果我没死,今年我应该30岁了。可是我死了,所以我的年纪永远的停留在了29岁。

    我是7路公交车司机。挣钱不多,不过足够养活我自己。存款有,但不多,不过足够应急所需。没有外债,没有不良嗜好,单身,生活有规律有节制,有点小资,有点自恋。长相颇得父母遗传,虽算不上貌若潘安,好歹也算不坏,中等偏上。进得厨房上得厅堂,能唱歌会跳舞,如果有女孩子喜欢我,拉出去绝对不丢脸。

    平日里23点30分这最后一趟7路公交车一般也是我开的。每天晚上,那时候搭车的人基本都不多,当然双休日的时候还是比较多的,甚至有时候会爆满。一般的时候都只有十来个乘客,有时候甚至只有两三个乘客。

    不管乘客多少,我都很认真的开车。不能说喜欢开公交车,可能是习惯了。习惯一旦形成,便很难改变,也懒得去改变了,人总是有惰性的。

    我开公交车有快7年了。在我死的那天晚上,刚好整整7年。我并不喜欢7个这个数字,在我看来这个数字颇为诡异。因为7总是代表着一个轮回的结束。我死了之后,我的残魂一直都呆在香江水中,也就是风雪桥下的江水中。

    我并不知道原因。

    我还记得那天晚上天气很冷,风很大,居然没有一个人上车。当我把车开到风雪桥上的时候,下雪了,那一天是我认识莫小雨的第49天,七七四十九,这是一个很大的诡异的可怕的轮回。因为下雪,我停车在风雪桥上想要赏雪。

    当时很疲惫,很困倦,一支烟还没抽完,我就快睡着了。熄了烟,望着窗外茫茫白雪,我感觉很孤单很寂寞,很想念莫小雨。不知不觉间我就睡着了,等我醒来,有意识的时候,我已在水中。

    还是水中的一些阴魂告诉我,我死了。至于怎么死的我后来才弄明白。我死之后,我的灵魂原本应该被引路人带走的,可是好像有一股诡异的力量将我封印在这冰冷刺骨的寒水之中。真的好冷,不管我们如挣扎都无用。

    然后小雨来了,她替代我开着7路公交车。再次见她,她十分憔悴,却依然温婉动人。最让我难受和痛苦的是她的左脸上有一个十字交叉形的可怕伤疤。她虽然看不见我,但是她能准确的感应到我,甚至能听到我说话。

    在我的一再追问下,她告诉我那是她自己划的。因为那张脸太美,太吸引人,所以她不知不觉的害死了许多人。她不想再继续害人了,只想平平淡淡的和我在一起。所以自我毁容,那样就不会再有人来纠缠和死亡。

    我死之后,我租住的房间再也无人敢住,小雨以我女朋友的身份搬进去了。

    我无法私自离开冰冷的江水,只能夜夜苦等小雨的召唤。后来小雨告诉我,若要强大,若要离开这里,若要不灭,便要学会吞噬。然后我吞噬掉了身边许多同样被呆在水中无法离开的阴魂。有老有少,有男有女,有古有今。

    江水中,那是一个沉闷、冰寒而寂寞的地狱。吞噬阴魂,是无奈和残忍的,可我没办法,我知道到最后我会变成邪灵,会丧失神智,会永世不得超生,可我无所畏惧。

    每一夜她都准时开着7路公交车达到风雪桥,被封印的我就能暂时的突破,离开冰冷的江水,随她回家。即便离开的那一刻我发现我的灵智会被压制,我会逐渐变成没有神智的狂躁嗜血邪灵,我也心甘情愿。

    因为可以夜夜与她相伴,随她归家。我再也不会感到无助和孤单。只是随着时间推移,我的神智几乎完全消失,偶尔才会有片刻的清醒。很多时候,我甚至不会认得她。但是看到她就会感觉安稳和温暖。

    在灵魂深处,我好像是认识她,有些印象,又好像不认识。只是对她感觉熟悉和依赖。每天夜里,我都会随她回家。她看不见我,可是她能清楚的感受到我的存在。每一夜我都躺在她的身旁,她都会温柔的跟我说许多话,跟我讲故事。我听不懂,但是我很喜欢。

    那时候我不会发脾气,也不会狂躁不安。我会很乖的陪着她直到天明。天亮了就会有一种奇异而又无法抗拒的力量拉扯着我回到了江水中,然后我静坐在冰冷的江水中抬头仰望着那似乎不遥远的水面发呆。

    四周昏暗,有些许阴魂飘荡。不敢靠近我,他们都怕我,因为我吃掉过很多的阴魂。他们叫我阴魔。时间越久,我越安静,记忆消退严重,有时候混乱不堪,令我狂性大发。我在水中哀嚎咆哮,除了那些阴魂,无人能听见。

    也许模糊而又深刻的记忆中她能听见。所以我很期待,夜夜都很期待,期待着那个镌刻在灵魂深处永不褪色的温婉女子来呼唤我,接我回家。

    我要回家。是的,灵魂深处有个声音依稀的回荡,我要回家。可是我自己找不到来路和家门,夜夜都只能苦苦等候她的到来。不知过去了多少时日。我几乎沦陷成了一个没有有记忆没有智商的邪灵。只是冥冥中有一种期待,冥冥中只要听到那温柔而凄凉的呼唤声,我就会离开囚禁我的牢笼。与她回家。

    回家!

    我活着的时候挺喜欢《回家》这首歌曲的。每个人一生中都在寻找和组建一个家。可是到最后,很多人却忘记了家,忘记了归家的路。

    还清清楚楚的记得第一次认识小雨。那一天夜就像现在一样寒冷。我照常开着最后一趟7路公交停靠在世界广场站。那天因为星期六,世纪广场又来了某个三流歌星举办演唱会,虽然是个小小的三流,但好歹也是个歌星,总比九流好那么一点,而且在网络上颇有名气,所以人特别多。

    大多都是学生,在香城学生最多的自然是雪区大学城。到世纪广场站的时候已经是23点25分,演唱会在22点半的时候就已经结束了。很多人搭车回去了,也有很多人在等候我这趟7路公交。

    当我停好车,因为无人下车,所以只开了前门。车里面当时只有6个乘客。等车的大多是学生,一眼看去不下五六十个,我刚开前车门,他们就一窝蜂的往里面挤,一个个赶着投胎似的。

    我转头看着他们上车,监视他们买票。那年头跟这年头一样,很多人都喜欢偷奸取巧浑水摸鱼。学生也是人,也不例外,因为我碰到过好几次。我一边微笑着说,不拥挤,位置多得狠。没得坐有得站,总之哥会安安全全的将你们拉到目的地。

    这帮学生倒是挺老实的,一个个买好票就急忙抢座位去了。看这场景我想起了每逢节日的超市,那些拼命抢夺特价货的大妈大姨,一个个看起来老胳膊老腿的,动作却是如狼似虎。我看上车的大部分都是女孩子,也只有女孩子才那么爱追星。

    小雨是偏后上车的,第一眼看见她就觉得她不一样,先不说长相好看不好看,养不养眼,光看她那份淡定从容,不急不躁,云淡风轻,就不是一般人可比的。况且那时候的她十分青春美丽,长发披肩,眉宇间带着股淡然而又锋利的英气,五官比较西方化,线条明朗,很有立体感。一眼看去便和普通的女孩颇有区别。所以我就多看了她两眼。

    看到好看的女孩子,男人总免不了多看几眼的,她注意到我看她,也看我,我对她笑笑,她也对我笑笑。我笑的很温和很灿烂,虽然我自己看不见,但肯定笑的不比盛开的花儿逊色。

    可能因为开公交车,每天总是见到各种各种形形色色的人,所以胆子比较肥,脸皮比较厚,见到好看的我都会看看,就当养眼了,连专家都说都看看美女帅哥,有助于身体健康。

    她笑的很清爽很自然,毫不羞涩,大方得体。就是她那一笑,吸引住了我,让我一直没法忘记她。就像李建《传奇》里唱的,只因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从此再也未能忘掉你容颜。

    7路公交车人本身偏小,因为乘客中规中矩,座位满打满算35个,我算了下大概有70人,所以是一半站着一半坐着,当然相好的一个坐着椅子,一个坐着腿子也是可以的。这一点我不管,只要他们不为座位打起来,不要干太出格的事情,我只当作没看见。我这人不太爱管闲事,闲事管多了没讨到什么好,大多反而还会遭人厌。

    原本就不算大的车子挤得满满当当的,像怀孕了7、8个月的孕妇,鼓鼓荡荡的。因为车子比较老旧,人又过多,行驶的时候稍微快点,就像摇篮一样摇晃不定。我无所谓,因为我开这破车开习惯了,再一个对自己的技术比较自信,所以一边开着还一边哼着小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