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8——隔岸的烟火

    更新时间:2017-10-22 23:45:21本章字数:3074字

    你来了。老板娘依然跟我打招呼。

    我点点头,脸上带着笑,内里却是莫名的失望和落寞。嘴上开口,照旧。走过去坐在昨夜坐过的位置,两瓶矿泉水搁置在桌面上。有些呆傻的看着对面的空位置,脑海中回旋着她低头吃面的样子,安静而矜持。

    蓦然的觉得她真的很美,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带着特有的韵味。隐秘而纯洁,虽笼罩着一层淡薄的迷雾,浸透着隐隐的忧伤。看清真切明了,反而愈加吸引人。脑海中蹦出两个词,慎独高雅,孤芳不群。不知觉的套在她的身上,觉得十分合适和贴切。

    老板,给我打包吧。我恍惚迷离的丢出这一句。

    好勒。老板娘回应着,很快便将番茄鸡蛋面打包好递给我。我接过面,递给她一张五元,她找给我一元。我笑了笑,左手提着两瓶矿泉水,右手提着面,向店门外走去。

    在铁门前,我将两瓶矿泉水放在冰冷的水泥地上。转用左手提着面条,右手掏出钥匙开门,锁有些生锈,稍微费力才打开。过道里的自动感应灯因着我弄出的动静而闪亮,推开门,右手提着两瓶矿泉水,进门后用脚带上门,确认门已经关上才向27栋多大门走去。这年头想不劳而获的人很多,所以小心一点并不为过。

    一口气爬到7楼,打开707的防盗门,借着楼道上泛黄的灯光,将矿泉水和面条搁置在地板上,开启灯,进门脱掉鞋子,袜子不臭但还是随手扔进卫生间里。关好门,穿上棉质拖鞋,进卫生间用冷水冲了一下手,水冰冷异常,寒意刺骨。

    放了半桶水,开始用热得快烧水。出了卫生间,我掏出大衣里面的手机钥匙钱包等零碎杂物,过去放在懒人桌上,脱掉大衣扔在懒人桌旁的紫色靠枕上面。这才长长的呼了一口气。

    转身看向被窗帘掩盖着的窗台,对面的灯亮着,依稀仿佛看见一袭淡淡的模糊的身影立在窗前。我转身过去提起面条和矿泉水,面条随手放在懒人桌上,矿泉水照常放在床头的木椅下。

    我蹲在懒人桌边,打开塑料袋,揭开泡沫盖子,迎面一股酸甜面香。我闻了一口,让人食欲大开,我抽出一次性竹筷,端起面条,热量自泡沫碗传递到我的手掌中,微微化散手指的冰冻。

    我端着面条走到窗前,拉开窗帘。隔着玻璃窗,对面亮白的灯光扑面而来,让人觉得温暖。有人说有光的地方就有温暖。

    然后我看到了她——莫小雨。她静静地立在窗前,玻璃窗开启了一半,寒风时而拂乱她披肩的长发,摇曳生香。她和我一样没有穿外套,穿着红色的高领毛衣。她右手端着一个和我手中一模一样的塑料碗,正在吃面。静静地,缓缓地,一口,又一口。面色恬淡宁静,无喜无悲,无忧无怖。

    碗里的面热气腾腾,她却仿佛早已脱离凡尘,不染烟火。黑白分明的一双美目中,涟漪不起,波澜不惊。

    她就是这样静,静的时光仿佛在她的身边停止了流转。可时光终是时光,就算停滞不前,却也看不见,摸不着。隔着两扇窗,两米远,却仿佛隔着千山万水,隔着万古今朝,隔着天地两端。

    伸出手,却仿佛绵延到了永恒,怎么够也够不着,哪怕使出吃奶的劲,累到吐血,也是徒劳。

    唉!没来由的,我轻叹一声,只有我自己才能听见,哀婉而凄凉。

    看到我,她微微抬头,轻柔浅笑,淡薄如烟。

    我也笑了笑,推开半扇窗,让寒风肆虐,冰冷却异常清醒。

    再次看她,发现她又有不同,至少这会儿仿佛沾染了烟火气,距离也不再那么遥远。仿佛一伸手,轻易就能触摸到。只有我知道,看似近,其实远在天边呢。

    笑过,她不再理会我,继续吃面,保持着刚才的姿势和动作。

    我静静地看着她的一举一动,仿佛有一种神秘而诡异的力量,让人会自然而然而又悄无声息的沉沦进去。一时间我又忘记了吃面。

    吃面吧,冷了,就不好吃了。她突然看着我,幽柔的笑着,美轮美奂。

    哦,好,吃面,吃面。我尴尬的回应着,盯着一个人看总归是不太礼貌的。所以我赶紧吃面,吃的有些快,有些急,有些囫囵,所以就呛着了。

    要不是我急忙捂住嘴巴,恐怕会喷出来,那估计不会很好看,也会很丢人。

    我的脸大抵憋得通红一遍,好不容易咽下那口面,真想钻进卫生间里不出来,可我又实在舍不得她,只想多看看她,于是恬不知耻的坚持着。

    呵呵,你慢着点吃,又没人跟你抢,你急什么?她巧笑嫣然,顾盼生辉,令人不忍亵渎。

    没事,没事。我挥挥手,小心翼翼的喝下一口热汤,才感到舒服和顺畅。看着她,总觉得颇为尴尬和不安。

    她就像仙子,我不过是个凡人,面对高高在上纤尘不染的仙子,纵使爱慕不已,也只敢匍匐膜拜,不敢视亵。

    董永与七仙女的美丽故事,终究不过是世俗的传说罢了,你想想,若果你是超尘脱俗的神仙,你会自降神格去爱一个低等的凡人?那无异于一个人爱上一条狗。

    虽然在我看来人和狗并无什么不同,人比狗也高明不到哪里去,甚至很多地方不如狗,可还是没有人会选择去爱一条狗。

    就算去爱,那也不是情爱,而是某种虚无缥缈的寄托和慰籍。

    所以,我敢肯定,纵使七仙女自降神格下嫁董永,也不是董永有多么好多么优秀多么孝顺,而是董永抓住了她的把柄和软肋,可能就是那件飞天羽衣。

    不管这世上有仙无仙,但在仙的眼中,我们这些所谓万物之灵的人,就像在我们眼中的狗一样卑贱。

    韦小宝够贱吧,可是有一点不得不承认,韦小宝的眼光很好。

    美丽的东西,美丽的女人,他都会想方设法弄到手占为己有,纵使他不懂,也不会像那些文人骚客咏叹,但他也会欣赏和喜爱,所以就无耻下流不折手段的去霸占。

    人岂不都是如此,所以董永霸占了七仙女,所以韦小宝霸占了所有的美眉还有大把的财宝,所以我十分佩服董永和韦小宝之流的无耻和下流,放眼天下,那真是惊天地泣鬼神,传说千万年,也不灭不绝啊。

    有句话说得好,这天下间,没有一个男人不想做韦小宝。包括我,因为我也是个正常的男人,自然也时常意yin一番,至于那些不正常的,我只能说一声妖孽。

    而此刻,面前的仙女,如果是董永和韦小宝,我想他们定然有办法拿下。可是我,我却无从下手,不是我不够聪明,也不是我不够无耻和下流,而是,纵使我伸出手,也摸不着。

    看得见摸不着,这也是令人十分苦闷的。

    她,根本就不像生活在这个时空里,好像自远古穿越而来。

    我一边吃面,一边思索着该如何与她搭讪。如果我不自主自强,跟她说话往往就会莫名其妙的断碎在某个时空里。好像一只精美的瓷器突然被打碎了,又好像一匹精美的绸缎突然被撕裂开。有一种近乎凄迷和残酷的美。

    眼看着她碗里的面条即将吃尽,我急急忙忙的丢出一句,看来,我们实在太有缘分。

    她吃掉最后一根残面,看着我淡然笑道,你不觉得缘分这种东西太过虚幻?所谓缘分深浅,跟水深水浅不一样,看不见摸不着。

    我一时没明白她的意思,只是有些尴尬的说,只是觉得你我有缘。

    话音刚落,遥远的天空,突然有烟火绽放,一朵接着一朵,彩色的烟火在昏暗的天空中徐徐绽放开来,绚烂绮丽。如霓裳广带,似天女穿空。

    花,总在最美的盛绽之后凋谢。青春,总在最残酷的艳丽中破碎。再美,也在那芳华绝代中决绝。燃时容易,燃后就成了一堆堆冰冷的灰烬。

    我和她一起抬头,凝望着那烟火绽放之地。十来分钟后,原本璀璨迷离的夜空再次陷入了沉寂。芳华谢后,山河一片冷寂,比刚才的灿烂夺目更加令人感觉孤独寂寞。

    她凝望着那昏沉阴森的夜空,月华清冷,清辉熠熠,洒在她那有些苍白的脸颊上,似铺上了一层白霜。唇角微微上翘,一抹冰凉的笑意在深夜里悄无声息的轻绽,悲伤迷满流转。

    再美,也不过是隔岸的烟火,终会湮灭,化为尘土。她的声音冷清寂然,不沾染烟火,却显得凄哀悱恻,廖廓冷落。轻轻的,柔柔的,涟漪一般不着痕迹的涤荡着人心,有霜雾绵延,深婉而幽缈。

    唉!我似乎听到她心底的叹息,悠长辽远,似有若无。抑或是我心底的叹息。我说,你若喜欢,我放给你看。

    我不喜欢。她摇摇头,轻声呢喃,太美的东西,存在往往太过短暂,仅仅一瞬罢了,细水长流多好。她回过头来,轻柔而婉约的看了我一眼,似有话说,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而后轻轻掩上了窗门,放下窗帘,只余留我一摸萧瑟孤凉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