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5——桥

    更新时间:2017-10-26 23:02:45本章字数:3093字

    哼,臭小子,无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啊?

    不是,我正准备给您打电话呢,爸人呢,您俩老身体还好吧?

    我和你爸很好,我们刚下班,今天你刘叔请我们吃饭。

    刘叔?哪个刘叔?我一边爬楼,一边询问,一时没想起刘叔是谁?

    你爸部门的那个刘叔。

    哦,我翻腾记忆,终于想起这么个人,貌似是老爸手下的一名中级技师,年纪比我爸还大,看起来老实巴交的,每次我去厂里,都会给我买饮料喝的。在我印象中是个不错的大叔。我说,妈,刘叔有事?刘叔人不错,你们要是能帮衬着就帮衬一下。

    不用你说。刘叔家里有喜事。

    啥喜事?

    刘子你知道吧?

    我知道,一起玩过。

    刘子回来几天了,还带回了一个不错的女朋友,准备结婚,今天刘子他爸妈请客,就是因为这事。

    好事啊。那妈你等下帮我给刘叔刘子带一声恭喜。

    阿轩,刘子比你还小一岁吧,人家都快成家了,你什么时候给爸妈带回家一个?

    我就知道没好事。我暗自嘀咕一声,随后笑道,妈,快了。

    真的?

    真的,儿子什么时候骗过你?我想,这次还真不算骗,最惨我不过是单相思。

    姑娘咋样?老妈一下子来来兴致。

    漂亮如仙女下凡,气质高贵典雅,身材近乎完美,智商与我不相上下。总之一句话,绝世美人一枚。

    这么好?你别忽悠老妈啊?

    没有,绝没有,哪天我发张彩照给您俩瞧瞧。

    那姑娘在哪,你得手没?

    近在眼前,就住我对面。这么好的姑娘,岂能那么容易得手。我掏出钥匙准备开门。手上提的东西太多,我将东西搁在门边,一边开门一边和老妈聊着。

    姑娘这么好,我都忍不住想要瞧一瞧了。老妈很兴奋。

    得,妈,八字还没一撇,您千万别胡来。我真怕老妈一个兴奋就杀到了我这里,原本有希望的事反而搅黄了。老妈年轻的时候原本安静恬淡。却不知这年纪越大,反而越活波好动,有返老还童的趋势。

    妈知道,你这臭小子,赶紧加把劲。早点带回家,让妈和你爸也高兴高兴。

    那当然,好不容易遇上一个好的,自然是不能放过的。我笑着。

    好了,你爸换好衣服了,要跟你说话。

    哦。我一边将东西提进屋里,将菜放进厨房的小水池里,水果搁置在门边,等下要去卫生间里洗。注意到电话那头换成了老爸,我才笑着说,爸,您最近怎么样?

    很好。老爸说话一向平淡简洁。

    我也很好,您不用担心。

    你这么大的人,爸有什么好担心的。不过,你妈方才说的,你得记住,赶紧办。

    是。保证完成任务。

    那好,你不小了。在外工作,外事小心。开车的时候,不能喝酒走神。

    我知道,您别担心。

    好了,你妈还有话跟你说。爸话音刚落,手机就被老妈给抢去了,老妈说,儿子,今天上班不?

    今天休息。我刚买菜回来。我靠在窗边,对窗依然紧掩着。

    那你要买点好吃好喝的,补补身子。

    你儿子啥时候会亏待自己,有鱼有肉,准备美餐一顿。

    那好,儿子,钱够用吗?

    够用。您儿子我也不是啃老族。

    那当然,我儿子最棒。儿子,要是钱不够用,记得给妈打电话啊。

    知道,您别担心。

    你刘叔来电话催了,妈得和你爸出门了,你自己乖哦,吃完饭出去逛逛,想买什么就买,不用省钱,家里就你一个,该给你准备的都准备好了。你不要亏待自己。

    我知道,您和爸注意身体,吃好喝好,别让我担心就好。

    唉,你说你,要不今年干完就回来,再也不出去了,就在家里上班好吗?

    等我回家再说好吗?

    那好,妈挂了。

    嗯。

    电话里一阵忙音,静谧无声。我笑了笑,深呼吸,随手将手机搁在懒人桌上面,又掏出口袋里的钱包扔在懒人桌上。转身走进厨房,厨房虽小,但五脏具全。

    忙碌了十四分钟,终于做出 三个色香味具全的菜。清炒上海青,青椒炒肉,红烧鲫鱼。这些都是我喜欢吃的。那瓶菠萝啤有小半瓶用在红烧鲫鱼上。收拾好懒人桌,将三个菜端放在懒人桌上。饭早已煮好,不过比平时多煮了一份。没多想什么,只是想多煮一份,所以就多放了几把米。

    当我把饭碗筷子和米饭端过来的时候,对窗的窗帘突然被拉开了。然后我看见了莫小雨,她也看见了我。我们相视而笑,她将两扇玻璃门推至中间,给房里通风过气。我笑着问,今日不上班?

    她轻轻点头,然后看见了懒人桌上面的三个菜。颇为惊讶,不禁微微笑道,你还会做饭?

    那当然,我可是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经济适用型好男人。我厚脸皮的的自吹自擂,其实也算是实话。不说别的,就凭我这一手厨艺,就能征服不少的美眉。都说想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先要抓住他的胃。其实这话反过来也是成立的。

    看不出来。你今天也休息?

    是啊,看来你我的缘分还真是逆天。

    缘分逆天?这话有意思。她微笑着,你慢慢吃。说完,她就要离开。

    我急忙说,那个,要不,我请你吃饭。

    她停步,盯着我的双眼,十来秒钟后才笑着说,我不喜欢和别人吃饭,更不喜欢去别人家里。

    你不用来我家里。我灵机一动,急忙说,你也不用和我一起吃饭,我们各吃各的,如何?

    各吃各的?怎么说?她颇为意味的看着我。

    如果我有办法让你不来我家也不和我一起坐着吃饭,我们各吃各的,你吃不吃?我盯着她清光流动的美目。

    她稍做沉吟,柔声笑道,好。

    好,我原本就煮了你的那一份。说完,我转身钻进了厨房里。记得去年买过一个不锈钢的保温杯,摆在厨房的小橱柜里。我拿出保温杯,高二十公分,可以装汤,自然可以装饭。还有两个小盒子,可以装菜。我用洗洁精里里外外仔仔细细的清洗了一遍,有用清水冲洗了十来分钟,确认里外干净,无丝毫异味,又用卫生纸将水滞擦拭干净。

    她已不在窗边,不知忙碌什么去了。我蹲在懒人桌边,先往保温杯里装了三小碗米饭,也就是我煮的饭的一半。往米饭上面盖了厚厚一层青椒炒肉。一个小盒子里装了半条鱼,尽是鱼肉。另一个小盒子里装了满满的一份清炒上海青。我闻了一下保温杯里的饭菜,很香,让人食指大动,盖上盖子。

    我起身过去拿起晾衣杆,将保温杯挂在晾衣杆上面举起晾衣杆试了一下,完全没问题。但仍然不放心,又找来一根两米来长的带子,将保温杯系紧在晾衣杆的一端,将带子缠在右手上,握紧晾衣杆,举着保温杯小心翼翼的穿过窗门外的钢筋防护罩,保温杯刚好通过,而后顺遂人意的穿过了对窗的钢筋防护罩,安全的着落在对窗的窗台上面。

    我深呼吸,微笑着用晾衣杆敲了敲对窗的钢筋防护罩。莫小雨听到声响,从卫生间里出来,看她样子已洗刷完毕。我不无得意地朝她笑笑。她也笑了笑,然后看见了窗台上的保温杯。眼里有一闪而过的一丝惊喜,虽然很快,但还是被我给捕捉到了。

    这下,你可以吃饭了。我笑着说。

    莫小雨走到窗前,双手捧住保温杯,感受到保温杯的温热。而后小心翼翼的揭开盖子,首先看见的是热气腾腾的青菜。那一瞬间,她有些失神,神色也颇为复杂。缓缓盖上盖子,解开带子上面的活结。晾衣杆就那样搭在两扇窗台上面,那一刻看起来仿佛临空搭起了一座悬桥。桥的两端是两扇窗,以及两个人。

    莫小雨感受着保温杯的温暖,盯着我的眼脸,很平淡的说,谢谢。这次她没有笑,不过我感受到了一种深厚的诚挚。

    不用谢,一个人吃饭很没意思,有人分享,那才有味道。其实,人做很多事情,成功后都希望有在乎的人来分享,那样才有意义。

    你帮过我,应该是我请你吃饭的。

    我很期待你请我吃饭的。

    那下次,我请你。她很真诚的说。

    你若请我,我绝不客气的。

    不过我厨艺不太好,上不得台面,你到时候可莫要介意。

    我敢肯定我不会介意。好了,吃饭吧,冬天,饭菜冷的快。

    她点点头,提着保温杯,转身往屋里走去。

    我也转身过去开启电脑,然后点开了酷狗音乐,放了一首刘家昌的《只要为你活一天》,很老的歌曲,但韵味很够。

    我率先吃完了饭,喝完了那半罐菠萝啤,几乎没剩下什么,肚子鼓鼓的,今天都不必再吃饭了。将锅碗瓢盆洗刷干净,又洗了两个苹果和那斤提子。将苹果和提子装在一个大不锈钢盆子中,然后搁在懒人桌上。

    我丢了一颗提子在口中,一边咀嚼,一边走向窗边,莫小雨刚好从厨房里出来,手中提着保温杯,走到窗边,略带歉意的对我说,我还未购买做饭的工具,连洗洁精也没有。

    我明白她的意思,我将提子皮和子吐在右手中,笑着对她说,我来洗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