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7——时光凝结成了永恒

    更新时间:2017-10-27 22:40:13本章字数:3057字

    我擦去脸上的泪,微笑着发过去一段话,我能把你怎样?只能说我自己傻。不过上天至少待我不薄,至少让我今日发现了。不然我还会一傻到底,岂不可笑可悲。谢谢你,让我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傻,有多可笑。发完这句话,她半天没有回话。然后我很直接很坚定的删掉了她的qq号码。不过很快我就收到了她发过来的一封邮件,上面是一连串的对不起!对不起有什么用?我接受,但是我不需要。我直接禁止了她的邮件传送。她的电话又接着打来了,我没接,直接将她的电话号码拉入了黑名单。然后将关于京城来的号码全部拉入黑名单。然后又将我的qq空间中有关于我和她的一切都清除干净,一点不剩。说我愤怒也好,怨恨也罢,我就是我,说断就断。因为从一开始到结局,她都对我隐瞒和不诚实。自那以后,我们再也没有联系过。时至今日,我依然不明白,她为何要那样做。

    莫小雨幽幽轻叹,有些人缺少爱,渴望爱,所以极力的索求爱。不过,我也不懂,也许你该听听她的解释。

    很多事情,错了便是错了。解释也不过是掩饰。对于感情,我眼里并非揉不得沙子,而是无法接受别人将我当作傻子白痴般玩弄。我喜欢她,她可以接受,可以拒绝,但不能将我的感情和尊严随意的践踏在脚下。我索求的是高洁而温暖的爱,不是卑贱而残缺的爱。

    我想欺骗你,失去你,对她来说是最愚蠢的决定,也是她今生最大的损失。我想今日,她肯定没有和那人在一起,因为她欺骗你的同时,也在欺骗别人,欺骗自己。莫小雨温柔而恬淡的看着我说,都过去了,伤害会让你快速成长成熟,你现在这样很好。好了,聊了这么久,你该去洗洗保温杯了。

    我微微一笑,你说的对,我再也不会那样傻那样蠢了。

    我现在就觉得你挺傻挺蠢的。莫小雨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呵呵。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相信我现在看人的眼光还是不错的,不至于这样倒霉。那个,我想问你,你喜欢水果吗?

    我想,没有女孩子不喜欢水果的吧。

    那好。我不再说什么,转身钻进厨房里洗保温杯去了,出来后,往保温杯里装了半斤提子和那两个洗好的苹果,再次用晾衣杆挑着搁放在对面的窗台上。然后我将两扇窗门推到一边,用抹布将窗台擦拭了一遍。窗台宽约45厘米,算是很宽的了。

    我自柜台的角落里拿出草席,垫在窗台上,又取下简易衣柜上面的薄被子垫在草席上面。拿起看了一半的《平凡的世界》,爬上窗台,倚靠在窗台上面。地方不大,但够用。寒冷的冬天,每次休息,只要无事,我都会这样干。温暖和煦的阳光在身上流淌徜徉,皮肤,血液,骨头都感觉惬意和慵懒。

    莫小雨走到窗前,看见我躺在窗台上,略微惊讶过后,便似笑非笑的打量着我。那时的她已褪去了一身睡衣,换上了一身冬天家居服饰,灰白色棉质保暖休闲衣,很贴身的衣服,可以略微衬显她美好的身材,依然扎着马尾辫。

    她自然也看见了没有盖盖子的保温盒,伸出白皙修长如青葱翠玉一般的手指过去轻柔的捻起了一颗玛瑙一般的提子,细细剥去皮,送进口中,咀嚼后吞入腹中,吐出三颗细小的子,随后转身去房里捻出来一个蓝色的垃圾篓放在窗边,娄里罩着一个黑色垃圾袋子。

    莫小雨又捻起一颗玛瑙提子,玩弄着手中的提子,看向正在看着她的我,微微笑道,看不出来,你这样懂得享受。

    一辈子这么短,如果不懂得享受,岂不白来世上走一遭。我将书本搁在胸前。看着她那张近乎完美无暇的脸,温热的阳光散落在她的脸上,熠熠生光,闪闪动人。我笑着问,好吃?

    她点点头,很甜。

    今天可有事?

    无事。

    那不如你也学我,躺在这窗台上晒晒太阳,看看书,听听音乐,吃吃水果,还可以和我聊聊天,实在是一种无与伦比的享受。我满眼期望的望着她。

    她一边细细的剥着提子皮,一边轻声回答,好主意。

    没有比这更好的主意了,给个皇帝当也不换。

    真要有个皇帝给你做,说不定你换得比换脸还快。莫小雨说完将去好皮的提子送进朱唇之中,微微咀嚼,优雅迷人。一双蕴含着星辰的美目微微含笑,有星光轻柔绽放。

    看着她眼眸中绽放的星光,一时间我忘记了言语。

    你这样直直的盯着我看,莫非我脸上有花?

    咳咳,没有,因为你的脸比花要好看。说完后我觉得有些后悔,感觉自己像个登徒子。

    呵呵,她轻笑着,你是不是经常这样钓女孩子啊?

    没有,绝没有,我只不过是实话实说而已。那个,你不准备试试?

    试什么?她将手中的提子皮和籽随手扔进垃圾篓里,而后转身钻进了卫生间里,传来细细的流水声,我想她应该在洗手。很快她就出来了,双手在阳光下闪烁着水光。她盯着我的眼,绝美的颜容自有一番倾世的芳华。

    我拍拍身下的薄被子,微笑着说,自然是试试这比当皇帝还要美好的享受了。

    那可未必,当皇帝有什么不好的?她双手环抱自己的胳膊,脸上虽然带笑,但那一刻给我的感觉却是缺乏某种安全感。

    太平盛世当皇帝还可以。其他时刻真不太好。想要当个好皇帝,实在不容易,想想古来多少帝王,好的被活活累死或者被害死。坏的放纵至死或者也被害死。能够寿终正寝的屈指可数。说好听点九五至尊,统御天下,却掌握不了自己的命运,岂不是最大的笑话。

    你说的不无道理,不过,这世上又有谁能真正掌握自己的命运?如果在古时让你选,你是选择低微卑贱的平民,还是选择高高在上的帝王?

    我稍作思索,自然是选择帝王。往日不同今时,如果非要选择,我自然宁可让人跪拜臣服在我的面前,而绝不愿向他人跪拜臣服了。

    这就是了。莫小雨笑了笑,转身向屋里走去,没多久,她就拿着一方蓝色的毛巾出来,细心的将窗台上的瓷砖擦拭了一遍,而后转进卫生间清洗脏毛巾去了。出来后,径直走向屋里抱着一床蓝色薄被和一张蓝色被单。我心中一片欢喜。

    她将被单垫在窗台上,又将蓝色薄被垫在被单上面。做完这些,她看着我,脸上的笑容温柔而婉转。她转身拿了一本装桢精美的薄书搁在蓝色薄被上,而后利索的爬上窗台,倚靠着窗台,从身下摸出那本薄书。看着她一连串的动作,那一刻,我发现我对她的爱慕又增添了几分。

    什么书?我询问她。

    她向我扬了扬手中的薄书,我看到上面写着《八月未央》,署名安妮宝贝。我知道这个女作家,名气很大,不过关于她的争议也很大。我没看过她的书。曾经有个同学跟我说,少看她的书为妙,看她的书有时候会让人觉得颓废、虚无、阴冷决绝,越活越活不明白。

    网上有很多人称她的书为毒药。我倒是不在乎,看书之后得到什么,在乎个人的感受,不能因为作品而去攻击作品的作者。我问她,好看?

    她看着我,没有说话,唇角绽笑,缓缓眯上眼睛,阳光在她白嫩的脸上缓缓流淌,光影浮动,暗香迷离。我也不说话,捕捉阳光在她脸上流动的轨迹,觉得她实在是美,但美得有些说不出的孤独和寂寞,美得有些让人难以理解,美得有些虚幻和不真实。

    说实话,我不太了解,也无法一时半会的深入了解,只希望这光明温暖的阳光能够一点一点渗透进她的身心灵魂,能够带给她心灵深处需索的温暖和归宿。

    她就那样的倚靠着窗台嘴角带笑,双眼微闭,面容宁静,呼吸均匀,仿佛睡着了一般,恬静优雅,一如沉缅在温暖的时光记忆中的美人。

    我静静的痴痴的凝望着她那张洁净如雪莲花一样的脸,身心异常的宁静平和,仿佛时光在那一刻凝结成了永恒。而我,在不知不觉中随着她的步伐,走进了一场雾轻云薄如梦似幻之中。所有的疲惫,所有的倦怠,所有的不甘,所有的失落,所有的疼痛,所有的怨憎,所有的一切,在那一刻都仿佛渐渐远去,渐渐消散,身体灵魂,一切都被清空,只留下飘渺舒适的空白。并不空洞和麻木,而是一种从未有过的轻松愉悦。然后,我合上了双眼,彻底随着她,自我放逐。这种放逐,让我感受到了真正的自由和喜乐。

    没有梦,神思清明,仿佛与天地融合,得大自在大解脱。

    两扇窗,一双人,静卧窗台,天地同眠,柔情流转。

    醒来时,夕阳西下,只余一抹凄美的残霞,无力的挂在远处的大楼一角,固执的向大地挥洒最后的光辉和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