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3——诡魅的女孩

    更新时间:2017-10-29 10:00:08本章字数:3082字

    抽完那支烟,我又发呆了半个小时,关好窗拉上帘,上床,脱光衣服,裹紧被褥,准备睡觉。睡不着,也不愿意合上双眼。脑海中强迫自己接受莫小雨离开的事实。不知不觉间,睡着了。莫小雨再一次出现了。

    她依然一丝不挂的站在我的床边,我依然看不见她,但是却能感受到她的一切。她依然温婉而优柔的笑着,轻轻的询问我,你真的喜欢我吗?

    我依然口不能张,舌不能动,浑身麻木僵硬。只能用灵魂呐喊,我真的喜欢你,我真的爱你。

    可是她依然听不见。见我半天没有回应,她的笑容变得凄凉而绝望,幽幽轻叹,你终是不爱我的,你终是会忘记我的。

    不。我的灵魂咆哮着,我爱你,就算忘了我自己,我也不会忘记你。

    她不再说话,俯身上前,在我的额头留下浅浅的一个吻。轻叹一声,转身离开了。

    当我挣扎着醒来的时候,我再一次发现不过是一场梦。我几乎夜夜梦见她,我想她,无时无刻都在想她。纵使在梦里相见也是好的。可是我每一次梦醒之后,得到的不是慰借,而是更加深邃和沉重的空虚与寂寞。

    我用力的抓扯着头发,痛到清醒,才松开手,呆呆的盯着窗户那边,困兽一般无声而压抑的低声哀嚎起来。

    在吴枚搬进那间房里的第二夜,我回来后,对窗紧掩着,黑灯瞎火。但晾着黑色内衣裤表示那里住有人。没有听见女孩子说悄悄话,我想那个叫萧诗的有着可爱梨涡的女孩没有来。

    这样很好。不见人,不闻声,我还可以自欺欺人,只当做那房里依然住着她,她依然在。她依然一丝不挂的站在窗帘后,温柔而恬淡的看着我的窗门。忙碌完,我依然习惯性的站在窗前,点一支烟。

    如果时间能够倒流,那么我就能见到莫小雨。可是时间无法倒流,所以注定了我无法见到莫小雨。如果时间能够停止,那么我也能在梦里见到莫小雨,将梦中最美的那一刻永恒静止。可是时间无法停止,所以也注定了我无法和莫小雨在梦里常相依偎。

    都说人最是无情冷漠的动物,其实远远比不上时间。这世间,时间才是最无情冷漠的。因为时间高高在上,一如神祗冷眼俯视着人间。时间能将世间一切腐朽,我期待着时间将我腐朽的那一日快点到来。

    在不见莫小雨的第25日,我仍然开着7路公交车。23点50分停靠在世纪广场站。有9人上车,看样子都是大学生。虽然9人中没有莫小雨,但是其中的两个女生还是让我颇为意外的。您稍微猜测就能猜到是谁。那便是住在我对房里的吴枚以及她那可爱率真的表妹萧诗。

    吴枚看见我,略微意外,但没说什么,只是矜持而造作的向我微微浅笑。我注意到紧跟着她上车的是一个长相平凡,身高如竹篙的四眼田鸡。那眼镜的度数之高厚度之厚,导致他的眼窝深陷,颇为畸形。

    我想如果去掉他的眼镜,他能否看见是个大问题。他们手牵着手,表明他们的关系。我轻轻点头。

    紧接着上车的又是两对情侣。接下来上车的是一个男生。男生皮相不错,只是脸色略微苍白。穿着也很时尚,且都是名牌。一身下来不少于5000块,看样子家底殷实丰厚。不过看他的样子,我想到了十二个字——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外加纵欲过度。

    不消说,这是个节操不太好的富二代或者富三代,他直接从皮夹里掏出一张20元纸币,并没有急着塞进投币箱里,而是站在一旁,对我说,所有单我买。我没说话,只是淡淡的看着他。紧接着他上车的是萧诗,不过看萧诗的样子,似乎不太高兴。她轻咬着下唇,那模样十分可爱,可以看出她的性情十分坚持固执。

    萧诗上车后,便要投放三个一元硬币,却被那个富二代给拦住了,富二代讨好道,小诗,说好了我来。

    都说无事献殷情,非奸即盗,看他的样子,我百分之一万肯定他对萧诗不怀好意。只不过萧诗对他好像不感冒。

    萧诗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淡淡道,不劳夏大公子的好意。我家虽然不是大富大贵,但是还没穷到连公交车费都付不起。说完便将手中的三个硬币给塞进了投币箱里。富二代吃瘪后,一张脸憋的通红,神色尴尬,桃花眼里闪过一丝怒意和淫意。

    这时候,前面的吴枚突然转过身来瞪了一眼萧诗,微微笑道说,小诗,夏学弟是一片好意,你不能这样没礼貌。

    萧诗也狠狠的瞪了一眼吴枚,似笑非笑,调皮讥诮道,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表姐,你这夏学弟的风流名声在我们学校可是大大的,简直振聋发聩。

    吴枚眉头微皱,眼里闪过一丝怒意,脸上却带着微笑,淡淡道,那些都是道听途说。

    夏大公子,一张秀气的脸由红转至黑,像黑锅底。桃花眼里怒气汹涌,却克制着,尽量保持风度和优雅,他诚挚无比道,小诗,那些都是别人瞎说的,你别相信。时间久了,你就会知道我的为人了。

    你的为人和我没有半毛钱的关系。萧诗不屑而又鄙夷的瞥了他一眼,这时候她才注意到我,先是一愣,而后睁大眼睛,盯着我看了几秒,随后大笑道,是你啊,你就开这辆车啊?

    我轻轻点头,看她说话的样子,脸上丰富而动人的表情,我原本沉闷的心情居然舒畅了几分。我微微笑道,这么晚了,还不回学校?

    我姐今天拉我逛江滩和夜市。她笑颜如花,脸上两个小梨涡,十分可爱醉人。你不是说,我打你的车不要钱的嘛?

    我点点头,从口袋里掏出三块钱纸币递给她。

    她微愣,随后急忙笑道,我跟你开玩笑的啦,你不要当真啦。

    我正准备说什么,那个吴枚过来了,她一把抓起萧诗的手,克制着怒气,淡淡道,小诗,过来和姐一起坐。不等萧诗同意,便拉着萧诗往后车厢走去。

    我淡然一笑,不知道该说什么。耳边传来萧诗不悦的声音,姐,别拉我,我又不是孩子。

    夏大公子冷冷的看了我一眼,也没多说什么,将手中的20元纸钞塞进投币箱中,转身就要去后面找座位。

    我淡淡道,慢着。

    夏大公子回头,神色冷煞的看着我,凛凛问道,有事吗?

    我安然而恬淡的看着他,抬手敲了敲投币箱上面的一排红字。

    他秀眉微蹙,将冷煞的桃花眼移到我手指的那排红字,上面写着,上车三元,不设找零八个红字。他原本黑锅底一般的脸一下子黑得快冒出烟来。因为羞愧和愤怒,他有些微颤的从皮夹里掏出一张十元纸币,当着我的面十分不耐烦的塞进投币箱里,冷冷道,够了吧?

    我没有说话,只是冷冷的看了他一眼。

    他咬咬牙,撇撇嘴,怒气冲冲的往后走去。

    还有一位乘客一直静静地站在车门前,没有上车。看到夏大公子走后,才抬脚上车。那位乘客当时给我的感觉颇为奇诡。那是个女孩子,一眼望去,幼小而纯真的女孩子。穿着一袭黑色连衣裙,是那种陈旧但很经典的老款。

    不过穿在她的身上味道十足。最让我意外的是她光着脚穿着一双黑色高帮小球鞋。总体来说她穿的很少,她这一身更适合在春秋时节。严寒隆冬,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这般清凉打扮。

    当我仔细看她的脸的时候,发现她异常漂亮,一双眼睛漆黑如墨玉,大大的圆圆的盯着你看的时候有一股诡异的吸附力。脸盘很小,皮肤光嫩如玉,但有些病态的苍白。下巴尖细,琼鼻精巧,唇形精美,弧度精绝,只是唇色有些黑,黑中带紫,虽不如鲜红艳丽,但却有另一番邪气的迷人的韵味。齐刘海,海藻般的黑发披肩飞扬,发上别着一只活灵活现的红色蝴蝶结,展翅欲飞,仿佛要飞过沧海,只可惜沧海早已桑田。

    看那张脸,看那一身穿着打扮,她就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女。可是给我的感觉却很是怪异诡秘,而一时之间我也不知道到底怪异诡秘在哪里。

    别看她只有十五六岁,被黑色连衣裙包裹着的身材却是十分突出,真正的前凸后翘,完美的s型,不光男人看了流口水,女人看了也要流口水。

    那一瞬间,我不得不怀疑她是否真的只是所表现出来的十五六岁,而不是童颜巨乳?

    那一刻,我想到妖孽俩字。对了,就是妖孽。那个女孩给我的感觉就是妖孽,而不是人。我想一个正常的十五六岁的少女不会在大冬天里穿得这般古怪清凉。

    女孩注意到我盯着她看,她也盯着我看,脸上的笑容纯真而灿烂,一双大眼睛扑闪扑闪的,比天上的星星更加闪耀动人。我突然有些不好意思,故而咳嗽两声,转头看了后面的乘客一眼。发现不论男女老少都在盯着女孩看。男的流口水,女的也流口水。其中最明显的无外乎那位夏大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