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9——碎

    更新时间:2017-10-31 08:00:27本章字数:3021字

    有冰凉的液体沿着我的拳纹缓缓流淌,坠落在风雪之中。我张开手掌,手心里的雪花已变成冰屑。扬手往香江中抛去,侧耳倾听,毫无声息,只有风雪呼啸撕裂。

    很快,我的头上,肩膀上,鞋面上再一次堆满了雪花,我笑了笑,懒得去抖掉,随他们意愿。那一刻,我并没有感到有多么的冷。自是心里的空洞和寂寞一如这漫天风雪,铺天盖地。

    我抽出一支黄河烟,想要点燃,点了五次才点燃。我傻笑着,狠狠的吸了一口。吸得太急了,肺腑十分难受,便剧烈的咳嗽起来。我弓着腰,无法压抑的咳嗽着,漫天风雪中,我的咳嗽声尖锐而凄凉。咳的时候感觉全身都在发热,身上的雪花也抖落掉了不少。

    当肺腑平静,呼吸顺畅之后,我直起腰来,静静地凝望着宁静而深邃的江水,凛凛江水向东流淌,生生不息。听说这江中自古以来栖息和封印着不少阴魂,不知今夜是否都出来赏雪了。

    那一刻,我觉得莫小雨对于我来说就是一场迷人的雪,看得见,却只能短暂的抓在手中,然而一遇见温热,便要融化。只是不知,是她的温柔浅笑融化了我,还是我的固执愚蠢融化了她。

    我融化了,再也很难凝聚成型,她融化了就融化,直接从我的掌纹流失。其实,到头来,我根本不曾抓到过,哪怕丝毫。

    然后脑海中蹦出南风这陌生而又熟悉的名字,大而亮的黑眼睛,前凸后翘的超棒身材。很快在我脑海中流过。我也想抓住,却怎么也抓不住,哪怕片刻也不得。我一直在想,南风到底是谁,跟我什么关系?可是纵然想破脑袋,也不得其意。

    抽一口烟,身上已覆盖了一层白色雪衣。我实在懒得去抖掉他们。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一种奇特的感觉,感觉今夜,就在这漫天风雪中,一切都会结束。没有喜悦,没有悲痛,没有不舍。也许这就是宿命。当然了,朋友们,不要以为我会自杀。我是不会自杀的,自杀的都是弱者。看这风雪多美,我还未看够,怎能去死?

    只是有些疲累而已,人生在世,难免会有累的时候。很想睡一觉,然后我便缓缓合上了眼睛,耳边有风雪悲鸣,依稀间听见无数的阴魂哀唱。仿佛,每一片雪花都是一缕阴魂幻化,只为被天地间带来短暂的一点素净,义无反顾,不顾一切。

    唉!灵魂深处突然传来一声苍凉而寂寞的叹息。那是莫小雨的叹息声,我急忙睁开眼,然后看见了莫小雨。她一袭白衣,面带微笑,眉目如画。自香江中,踏着风雪向我飘来。她飘浮在我的身前,临空而立,温柔而恬淡的凝望着我。

    我轻轻的吸了一口烟,柔声询问,你终是肯来见我了?

    我一直都在,只是你看不见而已。她温柔浅笑,美目里隐匿着悲哀和沉痛。

    我笑着说,我倒是夜夜梦见你。

    我知道。她温言软语,你可后悔过?

    为什么要后悔?我反问,我从不做后悔的事情。

    她凝望着我,许久,才轻声道,我早说过,认识我是你的不幸。

    可认识你,我感觉我很荣幸。我依然笑着,只是风雪扑打着我的脸颊,那笑容可能不太好看。我说,我一直都想问你一个问题?

    我知道你要问什么?我早已告诉过你,你不知道而已。

    真的?我很激动。

    她轻轻点头。所以,你再问我,我也不会再回答你了。她停顿片刻,突然问我,你相信这世上有妖魔鬼怪吗?

    相信。我的回答简洁而坚定。

    为什么?

    我一直觉得你不像人,飘渺而虚无,简直不食人间烟火。

    如果我告诉你,我真的不算是个人,你还会爱上我吗?

    我爱你,和你是不是人有什么关系?

    她笑了,那一刻,她的笑纯真而无邪。我第一次见她那样笑,我想那才是她真正的笑容,让我感觉真实和温暖。

    我笑着说,你能告诉我我夜夜梦见你都只是梦吗?

    有多少人白日做梦呢?什么又是真?什么又是假?什么又是虚?什么又是实?她轻叹,你做梦的时候也许你醒着,你醒着的时候也许你正在做梦。看得见的不一定是真的,你灵魂深处的那才是真的。

    那我和你?我不好意思说下去。

    她笑了笑,羞涩而甜美。没有说话,却说明了一切。许久,温柔而平淡道,你早已做出了取舍,结局我无法改变。

    那便自然而然可好?我微笑着,心里颇为满足,虽然真正想要的不曾得到,但要懂得知足常乐。

    好。她依然笑着,却不再带着面具,悲伤和凄凉真切的浮现。

    你知道南风吗?我望着她的眼。

    她微愣,随后柔声笑道,我知道,你要记住她,不要忘记她,她对你很好。

    我知道。我微微笑道,我可以握握你的手吗?说完后,满脸期待的凝望着她。

    她凝望着我,眉眼温柔,深婉如水,缓缓向我伸出了她纤细如玉聪一般的右手。很久没动过,身上积雪盈尺,感觉肢体有些僵硬。我缓缓抬起右手,张开手指,伸向她的右手,在我快要触摸她的指尖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急切而哀伤的女声,不要,不要碰她,不要碰她,不要碰她……

    我微微停顿,灵魂柔声询问,南风,是你吗?

    不要碰她,不要碰她,不要碰她……脑海中始终回荡着这焦切中带着悲伤和惶恐的四个字。

    南风,是你吗?我会记得你的。我的灵魂微笑轻语。然后我那僵硬的右手握住了莫小雨的右手,缓缓用力,缓缓握紧那只温凉如玉的小小右手,然后,我笑了,满足而喜悦。然后我看见一滴眼泪自莫小雨的脸颊上轻轻滑落,划过面颊,破碎在她温柔而优雅的唇角边。

    我笑着说,不要哭,一切都会好的。

    说完后,我感觉自己碎了。

    是的,我碎了。

    我的身体毫无征兆的破碎开来,化成无数碎片,那些碎片如同流星,闪闪发光,化为一股闪光的星群,全部飞向莫小雨,钻进了她的身体里。

    当我的眼睛破碎之前,我看到莫小雨紧紧的捂着嘴巴,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我很想对她说,不要哭。

    可是我已没有嘴巴。

    喀嚓一声,我的双眼也破碎了。

    然后,就没有了然后。

    当我再一次感受到自己的时候,我发现我飘荡在水中。

    水很冷,冰凉刺骨,我竭尽全力的想要游出水面,可是不管我怎么游,离那水面仿佛隔着千万里。

    然后我看见了成百上千的和我一样的人被困在水中,他们都在往上游,可是怎么游却都只是在原地打转。

    然后,我听到了他们的哀嚎,嘶吼和悲泣,那声音汇聚在一起,无比恐怖和可怕,真正应对了鬼哭狼嚎这个成语。

    起初,我很害怕,后来渐渐习惯了。

    有时候他们会安静下来,呆呆的坐在水中,沉思冥想。

    我也安静下来,我在想爹娘,想莫小雨,想很多很多人。

    我记得快要过年了,我还要回去过年呢。

    新来的。一个面色惨白的男子鄙夷的问我。

    我看向他,不解问道,你叫我?

    不叫你叫谁?这里最近就你一个新来的。他言语十分不屑傲慢。

    那请问大哥,这是哪里?我虚心请教。

    哪里?哈哈哈,江里。

    江里?我不懂,急忙询问,哪个江里?什么江里?

    傻逼,自然是香江。

    我震惊失色,你的意思是说我们现在在香江江水里?

    不然呢?

    我为什么在江里?我茫然自问,猛然惊醒,急忙站起,大声呼唤,我要出去。

    小子,别鬼叫了,你出不去的。不远处一长发披肩的大爷淡淡的说。

    为什么?

    你已经死了,你的灵魂被镇压封印在这江水之中,没有召唤,是出不去的。

    死了。我无法相信,我怎么会死,怎么会死,怎么会死?

    只要是人,就会死。大爷说完,再也不搭理我,自顾自的沉思冥想去了。

    我死了……我恐惧而癫狂的重复着。

    没人再愿意搭理我,渐渐的明白过来,我是真的死了,不然岂能活在如此冰冷的水中。

    可我是怎么死的,我不知道,我不甘心,我想要死个明白。

    然后我再一次向水面游去,四周的灵魂都不搭理我,他们应该是早已习惯了。

    我不知道游了多久,直到累的无法动弹才消停。

    我呆呆的麻木的躺在水底,空洞而无力的望着那仿佛就在眼前一伸手就能触摸到的水面。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我听到了呼唤声,那声音熟悉而飘渺,好像是莫小雨的声音。

    我猛然坐起,然后化作了一团黑雾,向水面冲去。

    不知道用去多少时间,我冲出了水面,然后,我看见了我熟悉的风雪桥。

    依稀间听到了汽车启动的声音,那声音也很熟悉,那是7路公交车的马达声,嘶哑却依然有力。

    我化作的黑雾冲向了风雪桥,然后看见了缓缓离去的7路公交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