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30——灵魂之果

    更新时间:2017-10-31 10:00:48本章字数:3031字

    车,还是那辆车,司机却不是我,而是莫小雨。

    我猛然钻进了车中,沫雨似有所感,回过头来看向我,温柔而酸楚的说,你终于来了?

    来了。我温柔的回应着。

    我一直在呼唤你。

    我一直在等候你的呼唤,我听到了,所以我来了。

    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我们再也不分开了,好吗?

    好!我的灵魂激动不已,真的吗?你再也不会离开我了?

    真的,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

    我突然发现她左边脸颊上那个十字形深刻而丑陋的疤痕,急忙怒问,你的脸?

    她笑了笑,不用担心,这样就没有人觊觎我了。我这样是不是很丑,很可怕?

    我想抚摸她的脸,可是我办不到。

    如果灵魂会哭泣,我一定大哭一场。

    我咆哮着追问,谁做的?我化成厉鬼也不放过他。

    她笑,伸手向我抚摸我的脸,却也办不到,可是她的神情很满足。

    她笑着说,我自己划的。只要你不嫌弃我,从经以后我只属于你一人。

    我怎么会嫌弃你,你这样一点也不丑,在我心里,你永远都是那么的温柔淡雅和美丽。

    那我们回家吧。

    我轻轻点头,微笑着说,我们回家。

    她扎着马尾辫,穿着司机的制服,安然而恬静的开着车。

    我静立一旁,痴痴的凝望着她。

    她的脸庞消瘦了许多,神色间添了几分淡漠,即使左边脸颊上有那道可怕的伤疤,在我心里依然是世间最美丽动人的女子。

    我伸出手,想要抚平她脸上的伤疤,黑雾化作的手,却再一次穿过了她的脸颊。 

    我根本就摸不到她。

    如此反复摸了几十次,都不过是徒劳,我忍不住嘶吼咆哮。

    她仿佛听见了,柔声道,不要生气,不要怕,一切都会好的。

    她的话让我渐渐平静下来,我是那样的思恋她,有那么多的话想要跟她说,正要一诉相思的时候,我发现我化作的黑雾散成了无数块,充满了车里的每一个角落,同时我失去了神智,忘掉了一切。

    无数个破碎的我在7路公交车里肆意冲撞,咆哮,哀嚎不止。

    冥冥有感的莫小雨回过头来,凝望着在她眼中空洞无物的车厢,一边流泪,一边强颜笑道,乖,不要害怕,我会一直在,永远在,你会好的,我们回家,永远都在一起。

    读到这里,关于阿轩留下的记忆已被我全部读取。

    说实话,很平淡的故事,很平淡的情爱。

    但是静静地读着,却有一种神奇的魅力,透漏着淡淡的忧伤和凄凉。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坚持和守护,外人不该轻易评论,但是,我依然为阿轩觉得不值。

    不过,我很佩服他,也很可怜他。

    至于其他的,我不想多说什么,事情已经发生,结局已经无法更改。

    他也已经消散,这个世上再也没有了他,只有这么一点悲伤的记忆存在。

    只希望如果真有来世,他不要想起这段记忆,不要想起这一世里遇到的这些人,那样可能会更好。

    我轻叹一声,深呼吸,耳边传来萧诗的声音,她还在劝说莫小雨。

    说到莫小雨,我相当无语,我不明白在她眼里到底什么是爱,什么是真爱。

    也许她根本就不明白。

    她不过是一个自私自利又可悲可怜甚至可恨的女人。

    送给她的她不要,随意践踏。

    失去了又变态而扭曲的强留。

    害苦别人,又害苦自己。

    简单的说,她就是没活明白的神经病。

    我转头看向萧诗和小雨,思绪颇为混乱。

    看着苦口婆心的萧诗,我的情绪居然渐渐好转和平稳。

    如白所说,她是很可爱的,就算我不能去爱她,也不能接受她的爱,但可以这样看着她,也是一种享受。

    我不禁出言逗弄她,你说了这么久,不累不渴?

    岂知她听完后,稍作思索,竟然很郑重很正经的点点头,从背包里掏出一瓶怡宝矿泉水,在我目瞪口呆的眼光中狠狠的灌了一口。拧好瓶盖,放好水,又准备进行她漫长而崎岖的劝慰道路了。

    我急忙道,你别说了,让她安静一下岂不更好?

    你错了,她一本正经的说,我在给她唤神呢。

    你相信有鬼?

    刚才不是看见了吗?她一副你是白痴的眼神看着我。

    我真恨不能抽她一巴掌。我说,那不是鬼。

    她好奇的追问,不是鬼是什么?

    魂识意念,也可以说是残魂吧。总之你说是鬼也无不可,怎么简单怎么理解。

    你怎么知道?你还这么厉害,连鬼都怕你?她一副不解和好奇的看着我。

    我缓缓起身离座,走到她的身前站定,俯身盯着她,嘴角微微上翘道,我说过,我不是人的,你不怕吗?

    我的脸一点一点逼近她的脸,四目相对,只见她一双星眸转动,流光溢彩,轻咬下唇,思索片刻才傻笑道,我还是挺怕的,不过我相信你,你看看,你就站在我面前,有心跳有影子,哪能不是人?

    我冷笑着,一动不动,直盯着她的眼,想看穿什么,但是我什么也看不到,这让我感到挫败和恼火。我说,那体温呢?你为什么不说体温?像我这样的你觉得是个正常人吗?我知道你知道,你也想问,只是你不敢,你怕自己失望,对不对?

    她笑着说,你的身体好冰冷,可每个人的体质都不一样啊,我有个女同学浑身滚烫如火烧呢,那有什么可奇怪的。再说了,你这么厉害,有点像外星人,说不定你是外星人投胎转世而来的呢。看她一本正经脸不红心不跳却在胡说八道的样子,真不知道她是装傻,还是原本天真至此,这实在让我相当无语。

    见我不说话,她伸手一把别过我的脸,不顾我皮肤上散发出来的至阴至寒,将我的脸推开了几分。在我的脸颊与她的手指接触的瞬间,我感觉到了一种异样的柔软和温暖。至于她,还是忍不住被冻了一个哆嗦,只不过强行压制镇定,佯装无事罢了。

    她摸我脸颊的那种感觉很奇怪,我无法用言语来描述。又是喜欢,又是厌恶。又是眷恋,又是畏惧。只是刹那间,我像被毒蛇突然袭击,条件反弹似的猛然直腰,迅即无比的将我的脸脱离她的魔爪。随后,冷漠如霜的盯着她。

    她大概也知道自己的冒失让我十分不快,颇为尴尬。我很清晰的从她的神色里捕捉到了一丝隐藏得并不太好的落寞和忧伤,本想发火的我却硬生生的隐忍了下来。

    她有些尴尬和僵硬的收回右手,左手轻轻的抚摸着被突然冻伤的右手,咬咬下唇,仰头凝望着我,坚强而微笑道,就算你真的如你口中说的不是人,那又有什么区别?这世上,有些人套着一副好看的人皮,却装有一颗恶毒邪恶的心,根本就不能算是人,连畜生都不如。

    你错了,畜生也是生灵,不比你们这些所谓的万物之灵人要低下多少。我淡淡的看着她。而后想起一个问题,便问她,小雨刚才想要杀你,你现在却一心只想救她帮助她,你不觉得荒唐?

    荒唐?女孩反问,她要杀我也是被逼无奈,再说了我不是没死,还好好的活着吗?我帮她,那是因为她值得我帮忙。小雨姐姐其实很可怜,她做这一切都是为了阿轩哥哥。她看着木头一样的小雨,满脸悲伤。

    我想起阿轩留下的记忆,不禁微微蹙眉,看着小雨,冷笑道,可怜之人自有可悲可嫌可恨之处。不知道你是真傻还是装傻。但我告诉你,想想你上车不久,那时候狂暴的阿轩看见你就要夺取你的灵魂之果,我阻止他的时候,莫小雨是什么表情和反应。

    女孩听完我的话思索了片刻,咬着下唇,略微犹疑道,你这话什么意思?当她这么问,我便知道她肯定明白了很多事情。

    没什么意思?我玩弄着手中的利刃和血晶。将发生的事情和阿轩的记忆都细细回想一遍。她见我似乎在想什么也没打断我,只是若有所思的看着我。

    我打量着左手心中的血晶,冷笑道,你不傻,你应该明白。从一开始,你就被南风给惦记上了。你读书的时候肯定有无数男生追求你,只不过都被你拒绝了对吧。

    是有很多。她脸色微红。

    那些男生恐怕有很多都是南风安排的收买的,只是你不懂。南风既然知道你的灵魂之果纯圣无比,莫小雨自然也会知道的。

    可我不认识莫小雨,从未见过。萧诗看着我,似有所思。

    你没见过她,不认识她,她未必没见过你,不认识你。我冷笑着看着她。

    她为什么要我的灵魂之果?灵魂之果到底是什么?萧诗看着我,期待着我的解释。

    也许是她自己需要。不过,看来,是阿轩需要,她想让阿轩阴灵不灭,成为真正的阴魔。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她背后的那个所谓的恶魔需要。说到这里,我想起了阿轩在梦境中看见的那个恶魔,只可以这只是阿轩的残破记忆,我根本就没有看清那恶魔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