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38——逆鳞

    更新时间:2017-11-04 23:45:49本章字数:3371字

    车厢里看起来一直都很安静,没有人知道我和夜在与一个黑袍人斗法。等那凡人看不见银黑二光消散静止。我的灵魂本源印记猛然暴动,剧烈摇晃,有溃散的迹象。我深吸一口气,全力压制,灵魂本源印记少做平稳,喉咙一甜,下意识的张开嘴巴,有吐血的冲动。我眉头紧皱,闭紧嘴巴,生生将汹涌出来的一股鲜血给吞了进去。五脏六腑,灵识,本魂都传来一阵又一阵尖锐而可怖的疼痛。

    我满头的银黑二色长发迅速收缩,变短,重新变成了一厘米左右的银色短发。感觉双眼的异色夜迅速退去,恢复成平常的颜色。那种被阴寒附体的感觉也全然消散。我不敢乱动,沉着而坚定的冷冷凝视着虚空中的黑袍人。却是无比的担心灵界阴湖中的夜。

    夜从昏暗的空中直直的坠落在阴湖之中,溅起一大片黑色的浪花。

    我灵识焦切而慌急的传音问他,夜,你怎样了?

    夜虚弱而无力的飘浮在黑色阴shui上,面色惨白,几近透明。神色萎颓,虚弱不堪。猛然张开嘴巴,喷出一团带着冰渣的黑色液体。我不确定那是血液,因为没有见过黑色的血液。亦或者是灵魂本源。对,夜的灵魂本源天生就是黑色,至阴至寒至暗。不用多想,也知道那一团黑色液体是什么了。灵修之人都知道灵魂本源的珍贵和重要。那是一位灵修者能够走到哪一步的根本和凭证,也是一个凡人的智慧和力量的源泉。一旦受损严重,重则断命,轻则变成傻子白痴,最要命的是能将一个超凡入灵的灵者打入凡尘,变成凡人,灵路永断。

    我的灵识惊叫着,夜,你可还好?

    夜无力的睁开暗淡飘忽的眼睛,苦笑着说,我没事,不用担心,只是受了点轻伤,这个星期的闭关全废了。

    那不打紧,灵魂本源可有受损?

    还好,我懂得分寸,你无需担心。我只是想要试一下,看看他到底有多强。

    那你也不用拼命吧,可试出来了什么?

    很强。夜淡淡笑道,但是,不是完全没有办法,如果我们能够境界一致,进入真灵静,真正形成阴阳太极,联手便能克制他了。

    真的?我很是欣喜,但是一想到传说中的真灵境,那已是可以和传说中的荒古冥王同起同坐的王者境界了。便让我感到一阵无力和无语。在这个被物质欲望完全破坏的世界,能修得魂灵境,已是十分不易了。而真灵境,简直是无法想象的。若不是夜吞噬掉那么多的阴魂,我也不可能从空明境踏入明灵境了。强大如夜,也不过是刚刚从明灵境半步踏入魂灵境,要想凝聚出魂体,都不知是猴年马月的事情。想到这,我感到一阵颓败。不禁黯然轻叹。

    夜强撑着盘腿而坐在阴shui水面上,平顺呼吸,看向我,微笑着说,不用想太多,我最怕的是没有希望。现在有希望了,便有办法。你放心,我们总有办法的。

    对,人最怕的是活着没有希望了,只要有了希望,便要一直奋斗下去,奋斗不息。夜,你刚才那是与强行合体吗?那对你会造成可怕的伤害,你以后莫要再做了。

    我知道。你看看他吧。他不是不能撼动的,我们刚才其实已经撼动他了。这让我很惊喜。总有一天,我们会很恨的修理他的。夜的声音平淡而自信。

    香儿在我的趴在我的腿上,一直都没睡着,她突然伸出手,抚向我的右边嘴角。随后脸色巨变,猛然起身,看着她的右手食指,指尖沾粘着一点鲜红的血迹。自我的唇角溢流出来的。她脸色苍白,眉目尽显深切的忧愁。柔声问我,白,你到底怎么了?

    我装作不禁意的握住她她的右手,趁机擦去她食指指尖上的血迹,微笑着说,牙齿不舒服,牙龈流血了。

    真的?香儿看着我,满目怀疑,那你脸色为什么这么苍白?

    我冷冷的瞥了静立在虚空中沉默不语的黑袍人,微笑着对象儿说,你又不是不知道,牙痛不是病,痛起来要人命,我脸色自然不太好的。

    香儿微微蹙眉,虽有狐疑,但已勉强相信了我的说辞。柔声笑道,那明天我们去医院看一下可好?

    好。我轻轻点头,来,乖乖睡觉。

    香儿乖巧而顺从的再次枕在我的大腿上,却不闭眼,温情脉脉的凝望着我。我对她笑了笑,灵识一直锁定着那黑袍人。

    夜,果然说的不错,刚才我们那合力一击,的确已经撼动了他。他的右手臂安然无事,但是右手臂上却是赤luo着,没有袖子遮蔽。因为那只黑色宽大而雅致的袖子已化为了灰飞。

    不错,真不错,实在不错。黑袍人微微笑道,听他的语气表示他十分欢快愉悦。这让我和夜都不禁皱眉。很显然我们与他时敌人,总有一天会你死我活。发现我们有超越和击败他的潜力,他不但不担心,还是十分快慰。这实在有违常理。但我和夜都只能隔着灵界虚空对望一眼,实在看不懂他想要玩什么把戏。不过确定的是我和夜是他编制的一个大阴谋中的很重要的两枚棋子,甚至是主要的不可或缺的。这让我和夜情绪十分震怒,不管是谁,明知道自己被人利用,却没有办法反击和摆脱。这实在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唯一让我和夜可以接受的事他在阴谋不能得逞之前不会对我们动手,留给我们强大起来的时间和空间。真不知是该感谢他,还是辱骂他。其实,我和夜都很明白,这是来自于他强大的自信。

    我冷笑着传音黑袍人,我也觉得不错。所以,我建议你现在就杀了我们。不然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黑袍人微微笑道,你不用以退为进,我不会杀你们的,至少不是现在。我会等你们足够强大之后再来杀你们,那时取你们的血,抽你们的魂,炼你们的本源,对我才有大用。现在弱小如蝼蚁的你们,不过是我精心圈养的灵物,待到成熟之日,自是摘取之时,现在你们无需激怒我。

    他的话非常刺耳,对我和夜来说是一种赤luo裸的蔑视。纵使生气愤恨,我们也只能压制。在这个强者为尊弱肉强食的世界,有钱有权有势才是大爷。对于灵者来说,灵力和修为的高低才是决定地位和权势的根本。

    我冷笑着传音,你不怕,那一天已控制不住我们?

    呵呵。黑牌人微笑着,仿佛听到这世上最好笑的笑话,他不屑而又愉快的说,如果那一天你们比我强大,你们自然可以反过来掌控自我的命运。只可惜,你们不会有那个机会的。

    哼,我冷哼着传音,那是自然,恐怕你不会让我们活到那一天。

    所以,你们要尽快强大起来。这个小世界虽然已堕luo肮脏,灵气纷杂淡薄,但是曾经也极度辉煌过。我可以告诉你们,这座称为灵城的城,不是看起来这样简单的,如果你们有能力有机缘,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说不定很快你们就会达到我这个等级。

    黑袍人的话,让我和夜陷入了深思和沉默。他无疑实在指导我们。可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从来不会安什么好心。他告诉我们这些,一定有某种不为我们所知的企图。

    黑袍人见我半天不传音。伸出右手,隔着虚空往身后一抓,一只凡人看不见的苍白大手刹那间便探入灵江之中,眨眼间那只大手便收回了。回来时那只大手抓着一个黑色阴魂,因为有阴雾笼罩,看不清面目。因为对黑袍人的恐惧而微微颤抖着,不敢吭声,也无法吭声。

    黑袍人轻轻而随意动捏碎了右手中的阴魂,那个阴魂连惨叫都来不及便轻轻破碎了,化作一团黑色的雾气,围绕着他的右手缓缓流转着,化作一条黑蛇,盘旋在他的整只右手臂上。那只右手臂除了露在外面的手,手臂完全被黑雾遮蔽,眨眼间,那遮挡手臂的黑雾便化作了一只黑色袖子。和原先那只黑色袖子一模一样。与他身上的黑色袍子十分吻合。再次看去,那只右手袖子仿佛从不曾破碎消失过。我在想,他那件优雅的黑袍,是不是都是阴魂凝化而成?不过,看样子,应该八九不离十。

    一个可以随意残杀阴魂,随意用阴魂织就衣袍的灵者,是多么的强大和邪恶。我不知道,但是我很想杀死他。

    黑袍人轻轻甩动右手袖子,似乎那只柚子颇为满意。然后不理会我,转身将看不清的面目投向了强装镇定的萧诗。随后自顾自的微微笑道,此女不错,灵魂本源如此纯净圣洁,所结灵魂之果亦是完美无瑕,且刚成熟不久,灵力最是充沛圆满,正是采摘的好时候。看来,本座今日运气不错,很不错。

    当他看向萧诗的时候,我就知道坏了。原本萎靡不振的夜,不顾伤势,猛然立起,直直的冷冷的盯着黑袍人,至阴至寒至暗的气息滔天而起,咆哮轰鸣。我轻叹一声,知道他不会坐视不理。如今的萧诗对于他来说就像香儿对于我,都是我们的逆鳞,所谓龙之逆鳞,触之即死。我一点都不怀疑,如果黑袍人敢强行出手摘取萧诗的灵魂之果,夜便是拼却魂飞魄散,也会全力出手。其实,换作是我的香儿,我也会这样做的。作为男人,如果连爱自己的人都保护不了,还有面目面对天下,谈何报仇雪恨。

    我猛然想到香儿也是天生纯阴之体,洁净无比,灵魂本源也是纯净无暇,而且夜早已告诉我香儿的灵魂之果已经成熟,他日稍加引导,教她自我炼化掉灵魂之果,便能超凡入灵,踏入空灵境,只是我一直不想带她进入灵者的世界。

    灵者的世界是个充满未知恐怖血腥杀戮,妖魔鬼怪横行肆虐的世界。我尚且无力自保,又怎能拉她沦陷,不如让她做一个平凡人,平安恬淡度过一世,才是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