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39——枯风

    更新时间:2017-11-05 22:59:42本章字数:3334字

    此刻,黑袍人已准备对萧诗动手,萧诗却不知道。等他采摘完萧诗的灵魂之果,保不齐就会将贪婪残忍的罪恶之手伸向香儿。我敢肯定,他一定早已发现香儿的灵魂之果纯净圣洁,只是我不明白她为何没提,而是将目光转向了萧诗。

    转转念至此,我下意识的握紧了香儿有些冰凉的右手。香儿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我笑了笑,我也笑了笑,尽量掩饰住我内心的担忧和害怕。如果黑袍人真的向萧诗动手,夜一定要动手,我也一定要动手。就算夜今日不在,我也会竭尽全力守护香儿和萧诗的。我和夜一起冷冷的看着一步便靠近了萧诗的黑袍人,只要他动手,我和夜会同时发动全力一击。

    黑袍人缓缓落地,悄无声息的静立在萧诗的身旁,虽然看不清的脸,但是他一定在打量着萧诗。萧诗,却是不知道自己早已被恶魔给盯上。因为黑袍人收敛了自身的气息,就像一道看不见的影子,没有了恐怖的威压和邪气。车里的萧诗和那个男子都感到来轻松和平静,对于刚才那莫名的看不见的仿佛来自灵魂的悸动和恐惧,褪去之后,他们都有些虚脱,却依然强忍着,不曾倒下,也不曾逃离。也许,他们想过要跑,却是不敢,也没有那个力气。

    萧诗和那男子今夜之所以上车,大多是为了莫小雨。这一刻,他们都盯凝望着车外苍老的莫小雨,莫小雨虽然可恨,但是这一刻无疑是极为可怜可悲的。看起来时间好像过去了好久,其实从一切发生到现在,不过四十分钟。

    此刻,苍老丑陋的莫小雨仍然傻傻的看着飘浮在面前的那个金项链,不知道该做什么选择。其实,萧诗和那个男子不明白事情的经过,只是看见那个原本被抛弃的金项链不但自己飞回来,还飘浮不动。而莫小雨也在刹那间变成了一个老太太。他们自然想不到这是一个艰难而绝望的选择。是继续做一个工具,还是做回自己。是永生不死,成灵成神。还是为了自由,哪怕只能活一天也不悔?

    其实,这是个没得选择的选择,两种答案都不是自己想要的。黑袍人早就算定好了,他根本就不是给莫小雨选择。但是不管莫小雨最后怎么选择,我想我和夜都不再会怪他的,而阿轩也不会怪她。并经这个世上真正伟大和疯癫并存的人极少。她若是选择戴上金项链,你是对命运的无奈和退让。如果选择彻底的遗弃金项链,那么我很想对她说声佩服。并经舍弃青春,美貌以及财富,甚至是生命,这需要的不仅仅是勇气,还有一种和命运抗争到底的意志。

    所以,莫小雨一直都无法选择。只是呆呆的跪在那里。

    再说黑袍人,他伸出手,右手食指指尖轻轻的点向了萧诗的眉间,萧诗似有所感,微微皱眉,她感到好像有人点了一下子的额头。但是因为看不见,又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所以便没有动,也没有回头,只是关注着莫小雨。

    在黑袍人伸出右手食指的那一刻,我和夜已经调动了所有的力量,但是我们并没有妄动,因为有夜的本魂阴莲守护儿封印着萧诗的本魂印记。除非黑袍人毁灭夜的本魂阴莲,那就相当于杀死了夜。我和夜都在赌,赌到底是我和夜对黑袍人重要,还是灵魂之果对黑袍人重要。

    黑袍人的右手食指指尖刚刚碰触到萧诗的眉间本魂印记之处,只见夜的本魂阴莲悄然浮现,轻轻旋转着守护着萧诗眉宇间那扇开始本魂印记的纯白玉色的小门。黑袍人手指微动,明显愣了一下,随后幽幽笑道,原来如此。

    此时我和夜下意识的放缓呼吸,身体略微紧绷,直直的盯着黑袍人。黑袍人并没有继续强取萧诗的灵魂之果,只见他缓缓的收回了右手。而后,双手背负,一动不动,沉默不语。因为看不见他的脸,自然无法看到他的表情,看不到表情自然无法判断猜测他到底在想什么。不过我和夜都同时松了一口气。只要证明了我和夜比灵魂之果重要,只要断定他不想我和夜现在就死。我和夜就不怕他,我也不用怕他强取香儿的灵魂之果。

    我悄然传音给夜,夜,放松,你先好好养伤,我们不用怕他。

    夜轻轻点头,其实我知道结果,但是这个恶魔不能用常理度之。你要小心他对香儿下手。夜说完,缓缓盘腿坐在阴shui水面上。没有急着疗伤,双眼一动不动的盯着黑袍人。因为事情还没有结束,谁知又会出现什么变故。

    黑袍人沉默了许久,缓缓转身,面向我,微微笑道,不错,夜,我知道你在的,我也知道你能听见。看来这小姑娘对你很重要。

    夜冷哼一声,不说话,也不动,只是冷冷的透过灵界盯着黑袍人,

    黑袍人柔声笑道,夜,看来你动情了。不然你不会这么做的对不对。白,还有夜,你们要明白爱情会让你们变得软弱和愚蠢。女人会成为你们的软肋。如果你们想要打败我,最好忘情弃爱。最好远离她们。不,不,不,远离不够,最好杀了她们。只有自己亲手断情绝爱,才能达到忘情弃爱的境界,那样你们才能真正的毫无顾虑的勇往直前。

    我没有说话,冷笑着看着黑袍人,俯身在香儿光洁白嫩的额头上留下浅浅一吻。而后抬头直视着黑袍人,我笑着说,这是我们自己的选择,不劳你大驾。

    呵呵。小家伙,不听话的孩子可是没有糖吃的哦。

    我们不是小孩子,你也不是我们的娘。如果你有糖,不如多舍点给路边的乞丐,好为自己多积点德。我口唇相讥,毫不退让。我即便打不过他,也要恶心恶心他。

    呵呵,有意思。黑袍人幽幽笑道,你们真的以为我没有办法吗?

    我和夜微惊,轻轻皱眉,冷冷看着黑袍人,我沉着而冷静的传音,我知道你有办法,不过,我告诉你,你敢动手,我就敢自爆。

    黑袍人沉默良久,才轻声说道,为了两个女人,你们就用命要挟我。你们目光如此短浅,心智如此幼稚,意志如此薄弱。何谈未来?何谈打败我?区区两个女人,便让你们这般束手束脚,投鼠忌器,你们又能成什么大事?

    我和白都冷笑着,我冷冷传音,你不用激将我们,目光短浅也罢,心智幼稚也罢,意志薄弱也罢,只要能对付你,能要挟你,能让你不爽就好。

    呵呵,很好,很有个性,我很喜欢。区区两颗灵魂之果而已,本座只要想要,就能轻易得到。世间蝼蚁万亿,几颗纯洁完美的灵魂之果还是有的。不过,本座不喜欢被威胁,也没人能够威胁本座,威胁本座都是需要付出代价的,这代价你们可承受得起?

    我和白对望一眼,都沉默不语。然后我坚定而固执的传音道,有什么阴谋诡计,尽管使来。

    很好。黑袍人轻声笑道,很快,你们便会知道,很快,你们便会来求我的。很快你们便会明白,我是你们所不能抗拒和违逆的至高存在。黑袍人说完,缓缓转动身体,将面目移向了车厢最后一排的最左边角落的位置,淡淡喝道,既然早来了,还要本座请你出来吗?

    只见一团黑风突然从那角落里飞出,落在黑袍人的身前不远处。那团黑风眨眼间就化成了南风的样子。枯风依然一身黑色单薄连衣裙,赤脚穿着那双黑色高帮小球鞋。此刻,她正乖巧而温顺的跪在黑袍人的面前,丰满而迷人的娇qu微微颤抖着。低着头,不敢面对黑袍人那看不清面目的脸。看得出她对于黑袍人畏惧至极。

    南风拜服在地,哆嗦着柔声说道,奴婢知罪,奴婢拜见主君。

    南风是魔,境界相当于魂灵境大成。一旦现出本身,自然再也无法隐匿。我和夜自然能够看见她。香儿,萧诗,还有那个男子看到突然出现的南风,脑子一时都没有转过来。在他们眼里只看见倾城绝美的南风自顾自的跪伏在地上,只差五体投地了。她们除了震惊还是震惊,还有无法理解。

    香儿已离开我的双腿,直起身来,靠着我,不解而惊疑的看着突然出现的南风。我握紧她的双手,向她笑了笑,示意她不要担心和害怕。

    枯风,你真的知罪?黑袍人淡淡反问。

    枯风知罪,请主君惩罚。原来她不叫南风,叫枯风。只是不知道是哪个ku。如果是哭泣的哭,那么这个名气就泰国凄厉了。我想这个可能不太大,据我猜测应该是枯萎的枯。枯萎的风,是个凄美的名字。然而她的确是风,黑风,只是为何却是枯萎的?从这个名字,我感觉这是个有故事的伤心的悲凉的女人。此刻,她一直拜服在他的面前,不敢起身。一如古代臣子贱妾面对君王,不敢丝毫的违逆和不敬。

    你罪在哪里?黑袍人淡然询问。

    奴婢罪在不该贪婪灵魂之果,不该私自行动。请主君惩罚。

    哼,你做什么,本座都知道。本座说过,只要你乖乖听话,你想要的,总有一天自然会赐予你。但你若敢私自行动,坏了本座的大事,便是活腻了。

    奴婢知罪,奴婢再也不敢了。枯风颤抖着,一直都不曾起身。

    既然知罪,该怎么罚,你自己罚。

    谢谢主君。枯风终于抬起头来,依然不敢面对黑袍人那张隐没了面目的脸。只见她抬起赤裸的左手,轻握成拳。右手缓缓抬起,咬着牙,右手成掌,隔空向左手那纤细而好看的左手手腕狠狠崭去。自她右手中飞出一道黑色的凤刃,一闪而逝。她的左手自手腕上平直而断,快速利索。有黑色的血液自她左手腕上平整的伤口里喷薄而出,飞溅一地,斑驳而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