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41——雾隐-梦醒

    更新时间:2017-11-06 23:37:00本章字数:3358字

    枯风看着男子,脸色的淡笑逐渐变成了冷笑,那双漆黑如狱仿佛可以吞噬掉一切光亮和温暖的眼睛直直的盯着男子,幽幽说道,我观察了你很久,你每夜都等候着她开车到来,那表明你很喜欢她。现在她老了丑了,难道你就不喜欢她了吗?

    不,不,是,是……男子结结巴巴的回答着,想要逃避枯风那诡异而深邃的目光,却发现自己无法移开眼睛和面孔,联想到枯风那黑色的血液,惨白的断手,以及神奇可怕的左手重生,便无法克制的颤抖着,脑海一片空白,面色惨白的看着枯风,一时说不出话来。

    唉!枯风轻叹一声,充满讥讽和嘲笑的笑道,这世上,又有几人一生都只爱一人,一生都痴情不变呢?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也不过是痴心妄想罢了。枯风说完,突然上前一步,右手轻飘飘的伸出,迅即而精确的掐住了男子的咽喉,缓缓用力,男人惊恐而痛苦的看着枯风,呼吸渐渐急促困难,想要挣扎,却发现手脚僵硬,无法动弹,只能满眼惊怖和哀乞的看着枯风。

    枯风冷冷笑道,像你这般心志不坚,用情不坚,以貌取人,胆小懦怯的男人,活着也不过是浪费空气和粮食。如果让你活着,谁知你会伤害多少女人。不若,现在就死去,也算防患于未然。枯风说完,右手力度渐渐加大,男子脸色惨白,呼吸急促,双眼外突布满血丝,看样子枯风再不住手他便要被活活的掐死了。

    我微微蹙眉,原本我也是十分欣赏这个男人的,但是对于他刚才的表现我也十分失望。不过怎么说他也是个大活人,怎能就这样被枯风给杀死。一旁的香儿也惊恐的对我说,白,救救他吧,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选择,他没有做错什么,不该死。

    我轻轻点头,正准备阻止枯风,夜突然淡淡传音,白,不要去,这个男人不是什么好东西,死了不可惜。

    这,他罪不致死。我依然准备出手。

    枯风,住手。萧诗突然吼道,快步跑到枯风的身旁,看着快被窒息而死的男子对枯风焦急说道,枯风,你放开他。

    枯风淡淡的看着萧诗,冷笑道,像他这般不可靠的男人,难道不该死?

    他该不该死,不是你所能决定的。再说了,天下间那么多负心人无情人薄情人,你能管得过来杀得过来吗?

    我不管别人,但遇见一个,我心情不好,就要杀掉一个。

    萧诗怒吼道,你凭什么杀人?你不是法官,不是警察,你什么都不是。不要把你的意志强加在别人身上。说完,她就伸手想要去扳开枯风正掐着男子的右手。

    枯风神色复杂的看着萧诗,然后笑了,温柔而灿烂。然后右手缓缓松开了男子的脖子。得救的男子瘫坐在座位上,大口大口的贪婪的呼吸着,确认自己不会死之后,看着枯风的时候,就像看着一只可怕的魔鬼。无法克制的颤抖着,脸色苍白,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该做什么。

    萧诗狠狠的瞪了枯风一眼,看着惶恐不安的男子,微微笑道,大哥,你没事吧。

    男子急忙点头,又急忙摇头。

    萧诗微微笑道,没事了大哥,你别怕,如果没事,你就走吧。

    男子偷瞄着满脸纯真笑容的枯风,一时间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萧诗微微皱眉,看着枯风,轻咬下唇,而后一把抓住男子的衣袖,微微笑道,走吧,大哥,打的回去也好,走回去也好,比这里好。说完便不顾枯风,拉着男子往驾驶座旁边的车门走去。男子本不敢走的,看枯风并没有阻挡的意思,便颤巍着跟萧诗离开了。

    我,夜,香儿,还有枯风看着下车的萧诗和那个男子。神色不一。

    夜忍不住骂道,这个蠢货,怎么哪里有事哪里就有她?简直是多管闲事。她以为她是谁?

    我苦笑着,不想接夜的话茬。我怕他等下迁怒到我。

    下车之后的萧诗对那个男子说了一些什么,那个男子看了一眼正在坚持儿固执的攀爬着栏杆的莫小雨,而后咬咬牙,转身快步离去,像一条得生的鱼,快速的钻入昏暗阴冷的夜中,很快便不见了人影。

    正在用力抓着栏杆想要上去的莫小雨,也注意到了逃离的男子,只是淡淡的笑了笑。便继续攀爬,她本该放弃的,却一直不肯放弃。是想证明什么吗?也是她不过是想要证明自己的选择是对的,证明就算没有了青春美貌财富自己也能自由自在的活下去。

    萧诗一步一步走近莫小雨,隔着一方栏杆,一老一少静静相望。萧诗柔声笑道,小雨姐姐,我来帮你。

    莫小雨淡然浅笑,温柔而慈和。在萧诗的帮助下,顺利的攀过了栏杆。当她们上车之后,萧诗坐回原来的位置,莫小雨坐在驾驶座上。

    因为突然的苍老和萎缩,那一身墨绿色司机制服此刻穿在白发苍苍的莫小雨的身上看起来颇为诡异与不和谐。莫小雨回头,那双并没有苍老的依然美丽的却宁静孤独的双眼逐一从我们的脸上扫过,停留不过一二秒钟,古井无波,最后停落在南风那张苍白无暇的脸上。

    雾隐,梦醒。繁华落尽,容颜谢后,一切都回归真实。最后所剩下的也不过是千帆过尽的沉寂,以及万籁俱静后的孤独,铺天盖地,无边无垠。

    莫小雨看向南风笑了笑。

    唉!南风哥轻叹一声,轻轻笑道,你还能开得动这辆车吗?

    我想问题不大。莫小雨随意的瞥了我们一眼,淡然笑道,不过,如果你们嫌弃我这个老太婆腿脚不灵便,怕出车祸,我不会介意你们现在就下车的。不过,车费是不退了的。

    啊?回学校?好啊,好啊。萧诗露出小梨涡,谄笑着。

    我直接转身向主驾驶座走去,拧开旁边的门,直接跳下车,转身淡淡的看着萧诗。

    萧诗也急忙抬脚往主驾驶位走来,经过莫小雨身边的时候,她止步望着莫小雨,张了张嘴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神色颇为暗淡悲伤。

    她笑了笑,转身走到主驾驶座,望着门外的我,柔柔浅笑,便往门外跳来。

    外面昏暗一片,根本看不清路,落地的时候一个不稳,随着惯力往前一个踉跄,要不是我手急眼快一把抓住了她的衣领,将她提住,估计她会直接来个狗吃屎。

    本来我是准备抓住她的手的,但我不想再一次冻伤她。

    有惊无险的站稳身子,她急忙拍拍自己的坚挺的胸脯,吐着粉舌,呵呵傻笑道,谢谢你。

    我放开她的衣领,懒得和她搭腔,然后转身,沿着风雪桥往雪区走去。

    等等我。萧诗追我之前,还不忘回身将车门给关上。

    她很快便追上了我,狡黠道,你要送我回去?

    我止步,转身看着她,淡淡道,不需要?

    需要,需要,太需要了。她欢快道,我一个人,害怕。

    你会怕?我冷笑,不等她说话,转身,开动脚步。

    她一边追赶我的步伐,一边毫无节操的献媚道,怕,当然怕,我是个女孩子嘛,怎么能不怕呢?

    你若是真怕,不至于这么晚还不回去。

    我……她一时气结,暗自狠狠嘀咕道,还不是因为你这个冷冰块。她说的很小声,以为我听不见,其实一字不差的进了我的耳中,我浅浅一笑,却不理会她,只顾往前走着。

    喂,别走那么快嘛,等等我嘛。她追的有些吃力。

    不是我快,是你太慢了。其实我的步伐的确是有些快了,所以稍微放慢了一些速度。

    你急着去投胎啊。她咬着下唇,煞是可爱。

    我止步转身,她尾随而至,刚好撞进我的怀中。我急忙后退,与她拉开距离,微微皱眉,看着她,冷冷道,如果你不急,你可以在这里等到天亮,我还有事要办,恕不奉陪。说完我便错过她往来路回去。

    她急忙一把想要抓住我冰凉的右手,我闪身躲过她的右手,平淡而冷漠的看着她。

    她见我一再躲避她,轻咬下唇,盯着我,表情异常的哀伤和幽怨,她轻轻道,你就这样讨厌我吗?难道我身上有虱子,有病菌,有剧毒,难道我是瘟神,是灾星,你碰都不愿意碰一下?

    我暗叹一声,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不打算做任何解释。解释也没有用,因为她懂,我不想冻伤她。

    我转身,准备往来路回去,准备结束这不该发生的一些。

    她快步过来,张开双手拦住我的去路,咬着下唇,哀求道,对不起,我真的怕,不要丢下我,我知道你怕冻伤我,可我不怕冷,我只怕你不理我,丢下我。

    看着她眼泪汪汪的样子,我的确不舍,也狠不下心来。我并不是真的要撇下她不管,只是想要吓吓她罢了,毕竟将她一个人留在这里,太危险。一时间,我们就这样僵持着。

    一辆出租车缓缓在我们的身旁停下,车窗自动下滑,露出一张平凡的中年男人的脸。中年男人温和笑道,两位要去哪里?

    我看向萧诗,淡淡道,哪里?

    萧诗赶紧收回眼泪,柔声笑道,香城师范大学。

    中年男人笑赞道,好学校,上车吧。

    我想也没想,过去一手拉开后车门,看着萧诗,示意她上车。

    她却有些踌躇的看着我,又看看中年司机。

    中年司机一脸和善的微笑着说,丫头,放心,叔不会多收你钱的,三十块钱就可以了。叔的女儿和你差不多一样大,是你们学校对面香城大学的学生。

    香城师范大学是全国重点大学,那么香城大学就是重点中的重点,今年排名在全国位列第5,全世界位列第64,是名副其实的世界名校。难怪中年男人说到她女儿的时候一脸的疼爱和骄傲。

    听到这话,萧诗却还是一副踌躇的样子,丝毫没有上车的意思。

    我很是疑惑和不解,有些恼怒的看着她,她却咬着下唇,看着我,眼神有些哀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