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44——幽魔

    更新时间:2017-11-07 23:45:32本章字数:3333字

    南风眉头紧皱,冷冷道,看来,小哥哥,你非要和我作对喽?虽然你有点像我的小哥哥,可是也只是像,终究不是,所以我可是会杀你的哦。笑意间,女人的眼里已带着浓重的煞气和杀意。

    我毫不在意,争锋相对,女人就是麻烦,就是话多。我缓缓调动所有的灵力,身上至阴至寒至暗之气渐渐浓重,如有实质,准备一场厮杀。

    围绕着南风的风也渐渐狂暴,她一头魔发如狂魔乱舞。眉宇间,杀意渐重。魔瞳中魔气翻滚,如同煮沸的墨液。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平静和温柔。她就那样淡淡的看着我,神色平静,许久才轻叹一声,小哥哥,你又何必多管闲事?

    我说过,她的命是我,谁也不能拿走。

    南风咬咬牙,轻轻道,我知道你能感觉到我身上有股特殊的力量,而你也需要我这股力量,只要你将她交给我,我便把这股力量给你,如何?

    我微微一愣,随后嘴角微微上翘,淡淡道,你的条件很有诱惑力,但是,还是不行,我要你的力量,我自会夺取,无需拿她人来做交易。

    你?南风怒道,你也不是什么善良之辈,你成长到今日这般地步,不也吞噬过无数无辜生灵。你和她毕竟不同,她只是个小小的凡人,人生最多不多百年,而你只要足够强大,可以接近不朽。你护着她又能怎样,百年之后,她终究化作一捧尘土。你是阴暗之灵,只能在黑夜中出没,你又能改变什么,又能给她什么?如果有一天,她知道你的真实面目,还会要你吗?

    女人的话像利剑一样刺着我的心,我感到有些痛。是啊,她说的对,我就算暂时能拥有这副躯体,但毕竟我不是我,不能生长在阳光之下,不能像个正常人一样。时间一到我就得龟缩在白的灵魂本源印记之中,像只老鼠。

    可是,我不甘。我冷冷的看着女人,淡淡道,你说的对,可那又怎样?我做事全凭本心,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其余的一切我不在乎?即便注定了不能在一起,我便护她一路安好。

    呵呵呵,你不在乎,她会在乎的。你身体的冰封,随着你修为的高深,会一点一点彻底的冰封,到最后你会完全变成一个冰冷的幽魔,这是上天对你这种暗夜生物的惩罚和诅咒。就算你强行解除封印,就算这个小丫头能溶解你心魂的冰封。你的心魂也会粉碎,就算不灰飞烟灭,也会被打回原形,进入混沌无知的长眠,几乎无复苏的希望。

    呵呵呵,就算你们真心相爱,你却也得不到她,她也得不到你。就像彼岸花,有花无叶,有叶无花,花叶永不相见。你们就只能永远这样彼此看着彼此。看起来是可以拥抱,可以接吻,可以触摸。可是就是只能看着,傻傻的看着。不然你会冻死她,她会融化你。

    哈哈哈,你说,你们是不是很可怜?你现在背着她,耗费你的本魂力量掩盖你的阴寒,你又能抱多久,你又有多少本魂之力可以浪费,等你的本魂之力耗尽,你也就完蛋了。不如放手,放开她,放了你自己,她做她的人,你做你的暗夜幽魔,去追逐你的至高天路岂不更好?

    女人说的都是实话,但每一句都像锋利决绝的刀,狠狠的刮着我被那颗被诅咒被冰冻的心,刮下一点又一点冰屑,一点又一点融化而后灰飞烟灭。没有人会明白这种痛,到底有多深,有多重,有多持久。

    女人的话彻底的激怒了我,我知道她是在故意刺激我,想让我癫狂,然后寻找机会下手。可我毫无畏惧,我本是被天地诅咒的怪物,还有什么可怕的。

    我的灵魂无声的咆哮着,全身阴气滚滚,汹涌沸腾,极阴极寒极暗之力仿佛骤然打开的水龙头,瞬间喷薄而出,化作无数支黑色利剑洞穿冰凉的空气,一齐射向对面的南风。

    空气中潮湿的水分瞬间被我的极阴极寒极暗之力冰冻,化作一滴滴冰晶,冰雹一般坠落,砸满地面,噼啪作响。

    南风轻笑一声,身体迅速化作一股黑风,瞬间自我解散开来,我狂暴一击连她一根毛发都不曾伤到。黑色阴莲瞬间钻出我的眉心,悬浮在我背后的萧诗的头顶,轻轻旋转着,幽光熠熠,包裹着她的黑色光茧,渐渐凝实,她就像一个沉睡在一颗黑宝石之中的精灵。

    我那击空的极阴极寒极暗之力飞溅在对面不远处的一颗桃花树上,那桃花树瞬间凝冻,化作了一颗绿色的冰晶体。它身体中的所有水分一瞬间全部都凝结成了冰晶,在清脆的咔嚓声中一点一点裂开,而后轰然破碎,散落开来,只剩下满地的绿色冰晶颗粒。

    小哥哥,你别这样生气吗?耳边传来女人充满戏谑的娇笑声,小哥哥,别这么狠嘛,一出手就想要我的命,你怎么能这样狠心的对我出手呢?

    我眼看着那些黑风再次凝聚成了女人的模样,已然知晓这个女人不是目前的我能够彻底灭杀的,便忍住没有继续出手。我的本魂之力倒是可以伤害她,但是我的本命阴莲现在正在守护我背后的萧诗,我不想她有任何损伤,我冷冷的和那诡异的女人对峙着。

    女人掩嘴媚笑道,小哥哥,不要生气嘛。你对我出手,我不怪你。可你要记住,我是风,虽然你看得见我的本体,可你打不到我,伤不了我。呵呵,我是风啊,风无痕迹,来无影去无踪,你莫要白费力气了。乖乖的放下她,走吧。找你该找的人,有生之年希望你能解除诅咒,能够真正掌控自己的命运。否则,你跟我一样,是没有真正的自我和自由的。

    我缓缓摇头,冷冷道,只要我在,你便休想得逞。

    唉!女人幽幽轻叹,声音柔弱悲伤,何必,就算我是风,可也不过是别人口中吹出来的一团风,不是这天地间那真正自由自在的风。而你,跟我一样,也不过是一枚棋子。你能护她到几时。今夜,明夜,还是一个月,一年,十年,五十年,一百年?你做不到。所以她的灵魂之果我必采摘之。你终归挡不住,早晚都要面对,不如早点面对吧,免得日后更加伤心难过,岂不更好。

    背上的萧诗睡梦中轻轻动了一下,我抱着她翘tun的双手微微用力,将她抱得更紧。本魂阴莲悬浮在她的头顶,轻轻旋转着,时刻守护着她,也帮她抵挡我身上散发出来的极阴极寒极暗之力,不让她受到丝毫伤害。

    虽然本魂之力不断的悄然损耗,但我还撑得住,面前的南风看样子也不准备我和我厮杀到底,大概也知道杀我不易。我看着南风,冷冷道,你说那么多没有意义,如果你要动手,我奉陪到底。如果你自知傻不啦我,讨不到便宜,那么便请不要多做纠缠,我也不送了。

    南风看着我黛眉轻皱,虽是皱眉,每一道皱纹却都颇有意味。但在我眼里,每一条皱纹都很危险,犹如毒蛇,时刻寻觅着时机对萧诗动手。许久,她轻声呢喃道,你这样做,值得吗?你这样做,不会后悔吗?

    我淡然笑道,我做事从不问值得不值得,也从不曾后悔过。如果要问值得不值得,后悔不后悔,我便不会去做。

    我突然真的有些喜欢你了,小哥哥,你这样子真的很像我的小哥哥,可惜,我帮不了你,她的灵魂之果我必须摘取。

    可我不喜欢你,蛇蝎美人便是用来描写你这种妖女的。说完,我屈膝将萧诗轻轻放坐在木椅上,有我本魂阴莲的守护,她轻易不会醒,更难以受到伤害。可我还是非常轻柔,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样温柔了。

    有些事情她不应该知道,也不能知道。看着她蜷缩在木椅上面的样子,面色红润,睫毛偶尔微颤,呼吸平顺。就连睡梦中偶尔也会轻咬下唇。其实我最喜欢她轻咬下唇的模样,最是可爱迷人。纵然我嘴巴不会承认,我的灵魂却是承认的。

    愿这一生,她都能无忧无虑,平安喜乐。

    你既然不愿意放手,那么我便等你。南风抬头遥望东方,那里已渐渐浑白,还有一个时辰,天就要放亮了。她那绝美嘴角,缓缓绽放出一丝优雅而迷人的笑容,她柔声道,小哥哥,你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了。

    我蹲下身来,安然而恬静的凝望着萧诗的面容,淡淡道,我是幽暗之灵,你便是幽灵,也无法出现在日光之下,你又能怎样?

    南风轻笑道,小哥哥,你真傻真天真,我虽然和你一样白天不能出现,但并不代表别人白天也不能出现啊。

    我猛然回头冷如冰刀的逼视着南风,一字一句道,莫要逼我疯狂,否则,我会不顾一切的让你魂飞魄散,灰飞烟灭。

    南风看着我愤怒至极的样子,知晓我不是在开玩笑,她微微笑道,你疯狂我也不怕,我是风,来无影去无踪,你不过白费力气。小哥哥,这世上有人贪权,有人贪财,男人,十有八九都很好色的。小到十五六岁,老到七八十岁,无一可免。我刚才也跟你说了,你也看见了,我是个很美丽很有资本的女人,天下间有不少男人为了和我一亲芳泽而不顾一切的。

    我明白她的意思,白天她不会也不方便自己动手,可只要随便迷惑一人找个机会,便能轻易的结果了萧诗的性命。不论白天还是黑夜,都令我防不胜防。

    更何况我白天是不能出现的,就算是夜里我也不可能时刻守护在萧诗的身旁。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可要让我眼睁睁的看着她死,甚至被当作果实给吃掉,那我也是万万做不到的。抛开情感二子,就拿她一个女孩子,不顾一切的寻找我追随我的脚步,我便做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