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45——本源神液

    更新时间:2017-11-08 22:56:31本章字数:3397字

    我突然很想摸摸萧诗那白嫩清纯的脸,可当我的手指只差一点点就要碰触到的时候,也许相差就那么一毫米,我却怎样也摸不下去了。然后我打定了一个主意,说做就做。

    我收回右手,起身直腰,抬头凝望着东方天空中那抹渐渐明亮的浑白,看了一眼南风我的嘴角微微上翘,轻声笑道,我说过,只要有我在,你便没有机会,你便得不到。

    南风微愣,下意识的感觉不妙,直勾勾的盯着我的一举一动。

    我不再搭理她,魂念微动,那朵守护着萧诗的本魂阴莲接到我的指令,开始飞速旋转起来,而后慢慢缩小,变成一朵精致小巧的黑色莲花,缓慢而轻柔的烙印在萧诗那白皙光洁的眉宇间,那里正是萧诗的灵魂魂本源印记之处,小巧的黑色阴莲一点一点隐没进去,黑光一闪,消失不见。

    我魂念微动,萧诗的额间缓缓浮现出一朵黑色小莲花的印记,好像原本就盛开在她的眉宇间一样,栩栩如生,雍容精致,莲花印记闪烁了几下,渐渐隐没不见。

    深呼吸,全身的灵气仿佛在刹那间流失了大半,虚软无力,疲倦不堪,很想坐着或者躺着好好休息一下,但我没动,纹丝不动,依然静静的站着,盯着萧诗的眉心,直到她的脸上并没有出现什么异样和波动,我才深深的吐了一口浊气。

    然后,我笑了,起身转身,抬头静静地看向南风,我嘴角上翘的弧度越来越大,想来此刻我一定笑的十分灿烂和放肆。

    你疯了?南风死死的盯着我,因为极度的不甘和愤怒,她的身体忍不住微微颤抖着,尖叫道,你这个疯子,你怎么可以这样,你怎么可以这样?

    围绕着她的黑风,刹那间便成了狂风,疯狂的翻滚着、呼啸着,怒不可遏,杀气腾腾。

    我淡淡的看着处于暴怒边缘,面目有些扭曲而变形的南风,微微笑道,我说过你没有这个机会,你便没有。

    她微微颤抖着,一双幽眸,渐渐幽深,黑宝石一般的瞳孔缓缓转动起来,化为两个诡异而可怕的黑洞,有黑色的魔风自黑洞中缓缓溢出,如同黑色的风泪。

    但她并没有真的爆发,依然极力克制压抑着不让情绪失控,盯着我,咬牙切齿道,好,好的很,好的很,小哥哥,你够狠,你真够狠。居然用本魂去封印镇压她的灵魂印记,你不要命了吗?

    她道声音渐大,而后变得有些歇斯底里,你这样做值得吗,值得吗?你这个蠢货疯子,你本前途大好,纵使被诅咒,纵使只是颗棋子,就算他日失败,也是无上强者,也是一颗强大的棋子。何苦为这么一个凡人不顾生死?

    她轻叹道,你果然不一样,但却是个不折不扣的笨蛋。本魂一旦破碎,你就等着灰飞烟灭吧。今次,我认输,在你有生之年,我都动不了她。可我告诉你,若非我不够狠心,即便什么都得不到,我也会杀了她。你祈祷着下次还能遇到一个像我这般心软的吧,不然,纵使有你本魂守护,她还是会死。

    我皱眉,喃喃道,还有下一个吗?

    南风轻叹道,这世上妖魔鬼怪何其多。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轻笑着,终于支撑不住,一屁股坐到在冰冷的地上,吃力的盘腿坐好。我看着南风,轻轻道,今夜的戏彻底落幕,你可以退场了。只是很抱歉,结局没有让你满意。

    南风神色复杂的看着我,轻轻的长长的叹了一声气,身躯渐渐散开,渐渐淡薄,而后彻底的隐匿在冰冷的空气中。一阵温柔而寂寞的风徐徐吹来,吹拂我冰冷的面庞。耳边传来她那落寞而忧伤的声音,小哥哥,你太傻了也太蠢了。当有一天,你明白一切的时候,可千万莫要为今日的行为后悔。人都是自私的,感情对于他们的来说不过是游戏。你好自为之吧。小哥哥,你真的很像我的哥哥,我好想他,你要多多保重哦。

    那阵温柔的风消散在天地间,再也捉摸不到。我苦笑一声,猛然惊醒,伸手一摸脖子,却发现围在脖子上面的辫子已经不见了,不用想也是被南风刚才给顺手牵羊了,有些后怕,但更多的愤怒,那辫子是白的逆鳞之一,却被南风拿走,我如何跟白交代,暗叹一声,浑身虚软乏力,缓缓合上双眼,渐渐收敛魂识,默默静修。

    夜,你怎么了?脑海中传来白关切的声音。

    我缓缓张开眼睛,天空中那么鱼白明亮了许多,轻声苦笑道,白,我很好,只是,对不起?

    你恐怕不太好,你的本魂阴莲呢?为什么要说对不起?

    你自己看。

    原本盘坐在圣莲之上的白,猛然站起身来,睁大眼睛,神色阴沉,冷冷道,夜,你怎能将阴莲烙印在她的灵魂本魂印记之上,你不要命了吗?

    我苦涩道,南风才刚走,我杀不死她,她却一定要杀萧诗,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萧诗死,我已经失去了婉儿,不想她再出任何意外。

    白沉默片刻,苦笑道,果然都是命啊。

    这没什么。我歉意道,妈妈的辫子也被那女人顺手拿走了,不过你放心,我会找回来的,那女人,我迟早要杀她。

    白轻叹道,我看见,但我知道妈妈已经死了,不存在了,那只是个纪念,找回来就是,而你比那辫子重要千万倍,我不希望你有事。

    我没事,只是有些累。

    没有本魂黑莲护体,你不累才怪,那你赶紧回来休息。

    那朵本魂黑莲是我力量的源泉,全部用来封禁萧诗的灵魂印记了。那样我才能保全她,即便她真的死了,灵魂本源也不会被夺,至少还能确保她的灵魂不灭,也许轮回虚无缥缈,但我相信。

    这世上连我这样的怪物都已经存在了,还有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是不能够存在的。不过如果有人连我的本魂白莲也给打碎毁灭了,那么我也无能为力,如果真的走到那一步,我也会灰飞烟灭,倒也没什么。

    我静静的看了熟睡中的萧诗一眼,微微一笑,缓缓合上眼睛,魂识全部内敛,主动让出身体的掌控权,当我的魂体在魂界星空之中一点一点凝聚出来,没有了黑莲,我只能盘坐在那万千暗淡的星点之中。

    我缓缓张开双眼,看向白,他正充满关切和担忧的看着我。

    我淡淡笑道,你无需担心,我很好。

    我不担心,你觉得可能吗?白神色复杂道,夜,才不过几个小时,我便发现你变了许多。

    人总是会变的,我打趣道,只是不知是变好了,还是变坏了?

    你变得爱笑一些了,看起来也没有那么冰冷了。

    我淡然笑道,我也很奇怪,一旦改变,怎会如此之快?

    白呵呵笑道,不过,对于你的变化,我很高兴,因为,你看起来心情不坏。

    我沉默着,通过身体的印记之门,静静的看向睡梦中的萧诗,看她睡得如此香甜和安稳,我也感到一种奇妙的平静和舒适

    夜,你好好休息,我先去了。

    我一步跨入星空之中,化身万千星点,迅速融入那具冰冷的躯体。

    那身体太冷了,冷若万年玄冰,每一次只要接触这具被夜用过的躯体,我的心里就感到一种难受。

    诅咒也好,恶魔也好,幽暗之灵也好,终有一天,我会和夜一起将他们打破毁灭,掌控属于我们自己的人生。

    我缓缓用力,握紧双拳,调动所有的圣明之力来温暖溶解这具如冰雕一样的身体,当黑发变短,黑衣变白,我缓缓睁开了眼睛。

    整个东方都已亮堂,不用看时间,也知道有六点半了,校园里已经有人开始晨跑。

    我轻叹一声,天,亮了。盯着东方看了五分钟,我才起身,随意扭动一下依然有些僵硬的身体,感觉身体有了一丝暖意,才把注意力转移到那个正在木椅上睡觉的可爱女孩。

    我一眼就看到了在她眉心灵神本源印记之处,隐没着一朵黑色莲花,静静怒绽,释放着神妙的黑色微光,那些黑光全部向黑色莲蕊集中,仔细看,莲蕊之中有一滴无比清澈纯净的小水滴,静静地飘浮在莲蕊之上,如同一滴天露,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奇特之处。

    但那却是灵神本源神液。

    每个人生来都拥有一滴天地赐予的灵神本源神液,虽然属性不一样,但是这一点却是公平的,别看一滴小小的灵神本源神液,那却是你先天的智慧和灵魂的本源。

    天地间会孕育出一颗颗天地灵种,天地万物都有机会吸收,比如我们人类,因为从小到大成长的环境等等方面都不一样,成就也不一样,有的机缘巧合能够吸收灵种,开启灵觉,但大多数人都只能做一个平凡人,都在凡尘的沉浮和争渡之中失去了最初的灵觉和色彩。

    而原本纯净的灵神本源神液开始变得浑浊,肮脏,恶臭,甚至有毒,随着灵魂的一天天污染,随着生活的一天天消耗,那一滴灵神本源神液早已失去了原来的神奇和色彩,萎缩,直至最后干涸,然后灵魂枯萎、消散,身体腐朽死亡,一生就此过去。

    如果有下一个轮回,便再一次开始。

    至于一旦吸收了灵种,灵种便会自然而然的落入灵神本源神液之中,然后吸收天地灵气自我培植孕育,不过十有八九都会死去和湮灭,有的人机缘巧合或者灵魂一直保持纯净圣洁,导致灵识大开,灵种发芽成长,甚至长成参天大树,开花结果。

    其实每个人生下来的时候,那一滴灵神本源神液都是澄澈明亮,毫无杂质的,能够很好的沟通天地神秘的力量。只是渐渐长大,有的渐渐被外界的物质环境所污染,而愈发变得浑浊;有的脏污不堪,有的甚至发出恶臭之味,有的甚至孕育出阴毒邪恶,有的却能一生保持洁净,芳香扑鼻。

    这个女孩的灵魂本源神液,和香儿一样澄澈无比,散发着淡雅的清香,蕴含着强大无比而有光明圣洁的神奇力量,听说可净化壮大他人的神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