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49——地下赌场

    更新时间:2017-11-10 22:39:01本章字数:3365字

    哦,妇人柔声笑道,那双媚眼一直打量着我,许久才微微笑道,华子,欢哥不是有事让你做的吗,你怎么这时候来这里?

    这朋友刚才找到我,说想来见识一下,因为他没什么时间,再说欢歌交代的事情,那小子已经去筹备,我现在闲着也是闲着,所以就领来了。

    华子的话让我很满意,这小子还算聪明伶俐,是一把演戏的好手,不去当演员,有些可惜。

    那位妇人明显相信了华子的说辞,微微点头,看着我柔媚笑道,小帅哥,一回生二回熟,以后有时间多来玩,嫂子我陪你。

    多谢,我微笑着。

    好了,去吧,等下嫂子过去瞧瞧。那妇人一举一动都是透漏着一种成熟而迷人的风韵,恐怕一般人面对她还真吃不消。

    谢二嫂。华子朝我说道,万少,走吧。

    我朝那妇人轻轻点头,跟上华子的步伐,华子领着我进了后屋,这是一间十来平米的厨房,餐具一应俱全。

    我悄悄释放魂识,笼罩整个房子,那看门的二爷依然自得其乐的听着收音机,至于那妇人,看着我消失的背影,舔舔红唇,微微笑道,好俊的家伙,好嫩的鲜肉,找个时间,一定要尝一尝才好。然后坐在沙发上,点燃一支烟,翘着腿,百无聊赖的看着电视里的肥皂剧。

    我微微一笑,华子领着我推开厨房里面的一扇门,门内是一间五平米左右的卫生间,看起来没有什么特殊,华子在主墙壁上先轻敲三下,后重敲三下,然后一轻一重各敲一下,稍后五秒钟,那原本完好无损的墙壁突然整体凹进去,向左缓慢移动,露出一个空间。

    华子朝我微微一笑,率先进去,原来里面是向下而去的楼梯,有泛黄的灯光。

    我紧跟进去,随着华子一步一步下了楼梯,身后那扇门又悄悄的关上了,不露痕迹。

    楼梯只有十二级,然后是一条暗道,暗道顶端每隔五米便有一个泛黄的小灯泡,我和华子好像身处在某个陵墓的地道之中,阴森而诡异。

    我微微笑道,华子,这地方不错。

    呵呵,华子傻笑道,这地方即隐秘又安全,警察也找不到。

    你们这是跟警察斗智斗勇啊。

    不斗不行啊,要是被端了可就完蛋了。

    这条暗道不长,也不短,大概三十来米,尽头无门,只是一面白色墙壁,华子这次敲打的方式完全颠倒过来,等候五秒,那面白墙又轻轻往左移开,露出向上的阶梯,华子率先进去,我跟上他的步伐,同样的十二个台阶。

    台阶的尽头,又是一扇看不到门的白色墙壁,这一次,华子重重的敲打了九下,每一下间隔一秒,等候五秒,那扇墙壁又在轰隆声中向右缓缓移动,露出一扇门,华子率先出去,我再一次跟上,那扇墙壁缓缓合并,恢复原样,好像从来都不曾出现过。

    此刻我站在一间不到二十平米的小房子里,左右两边是两名身穿黑色西装的壮汉,一看就是练家子,旁边还有四台电脑,后面分别坐着四个黑色西装大汉,正盯着电脑屏幕看着,粗略看去,个个都是练家子。

    我微微惊讶,但也只是微微惊讶而已。

    那两个壮汉拦住了我和华子的去路,华子微微笑道,两位大哥,这是我带来的万少。

    皮肤略黑的壮汉微微点头,然后拿出一个扫描器看着我,严肃但是又不失恭敬的说道,万少,您是初来乍到,为了所有人的安全和您能够玩的尽兴,这是我们这里的规矩,还请您见谅。

    我微微笑道,理解理解。

    那壮汉拿着扫描器将我的衣服从上到下扫描了一遍,没有任何异状,

    微黑壮汉做了请的姿势,恭敬道,万少,请。

    华子神情火热的看了我一眼,在前面引路,前方不远处是一扇做工精美档次极高的镶金嵌玉琉璃门,门边是两位身穿红色刚好遮住屁gu的旗袍的美女,隐隐可看见黑色蕾丝nei裤,五官精美,皮肤白皙,双腿挺直修长,白嫩如玉,身高不低于一米六五,穿着红色高跟鞋子,满脸笑容的看着我。

    华子看到这两位美女,双眼放光,下意识的吞咽着口水,喉头滚动。

    我不动声色,不过已经确定这位欢哥绝对不是一般的黑哥,恐怕势力和实力都不小。

    两位美女帮我拉开房门,然后各自做了一个古典而又诱人的万福,柔声笑道,欢迎光临。可以很清楚的看见她们暴露出来的女人的nei裤,左边蕾丝黑,右边蕾丝红。

    我微微一笑,随着华子进去,放眼望去,空间并不大,二百来平米,但是却极尽奢华,富丽堂皇,顶上吊着八盏绚丽璀璨的水晶大吊灯,地上铺着珍贵柔软的羊毛地毯,壁柜上放着价值不菲的古董玩物,每一张桌椅都是极品红木精雕细琢。

    赌桌并不多,也就八张,但每一张数十平米,每一张配有八张椅子,此刻赌客并不多,只有一桌,六人,五男一女,五男中两个年纪较大,至少也有五十几岁。

    左边当头的坐着一个中年,白衬衣,脖子上戴着一条小指粗的黄金项链,五官端正,颇具霸气,神色镇定从容的看着对面的女人,双眼里偶有一丝yin邪和贪婪,不过掩饰的很好,一双大手偶尔粗鲁的揉捏着怀中美人的丰xiong圆tun,美人娇羞嗔笑不止。

    还有一个青年,长相普通平凡,穿着也普通平凡,戴着一副金丝眼镜,颇具书卷气,看起来最是安静恬淡,不曾对怀中的美人动手动脚,像个谦谦君子。

    还有一个看起来与我差不多大,一身量身定制的白色昂贵服饰,十分贴身合体,不长不短的头发染成了黄色,只看见一个侧面,线条俊秀但是阴柔,身前跪着一位美人,正在温柔细致的给他捏脚。

    至于右边当头那个女人,则是一位少妇,一身雪白半裹胸短裙,xiong脯鼓荡丰盈,犹如两个硕大的仙桃,没有戴文胸,可以清楚的看见暴露出来的半圆球胸器,让人无法挪开视线,口干舌燥。

    少妇一头黑发聚拢在头上,高高盘起,高贵而又优雅,绚烂的灯光下,女人的皮肤很白,如敷春雪,反射着象牙般的迷人光泽,只能看见左脸,不过我肯断定,女人长相一般,但身材火爆,蜂腰圆tun,雪白的双腿叠放在一起,笔直而细腻,且富有弹性,手感应该极好。

    这些都是一眼扫过,便出现在我的脑海之中,没有人注意到我的进来。

    这些都不是最惹眼的,最惹眼自然是那五个男人身边的五个美人,她们身上穿的异常稀少和暴露,堪堪遮掩住三点,不用说,这五个女人都是百中挑一的美人,不论是身材,肤色,还是样貌都是上等。

    然而,此刻,在那五个男人的怀中却只不过是玩物,那五个男人想怎么玩弄他们便怎么玩弄他们,最让我震惊的是,左便最外面那个看起来年纪最大,头发已经花白的老男人,此刻一绝色丽人正跪在他的身前,卖力的用她的玉手和红唇鼓捣着他那又小又短的枪具。

    老男人因为刺激,脸色涨红,时而呻yin一声,右手看着手中的几张扑克,左手却伸向了美人那硕大肥美的仙桃,狠狠地揉捏揉搓着,丽人也偶尔呻yin着,听着不知是痛苦,还是快乐。

    我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的yin乱而又放肆的画面,即便是死而复生、淡定从容的我,一时间竟也有些失态。

    前面带路的华子看着那几位任人玩弄的美人,眼神都有些直了,只差没口水横流,不过,他克制的很好,顶多只是偷看,绝不逾越。

    我急忙转运灵力,游转全身,神se情绪以最快的速度恢复正常,看着那张赌桌上面的男男女女,又看看前面引路的华子,感觉有些意思。

    我知道,这里恐怕不是一个简单的赌场,这里简直就是销金窟、逍遥窟,yin乱透骨,销gu噬hun,到这里来的人,恐怕身心和灵魂都会得到一种最原始最病tai的释放,继而入邪入魔,不可自拔。

    恐怕每一个第一次来到这里的人,身心灵魂都会受到一种无法言说的剧烈冲击,而后沉沦其中,无法自拔,即便只是看着,也难以醒悟和逃离,仿佛毒品,尚未吸食,只闻其味,便已入血入骨。

    华子把我领到赌桌上左边当头的那个中年男人的身旁,男人只是淡淡的看了我和华子一眼,继续看手中的牌,继续揉捏着怀中美人的芳香蟠桃。

    华子凑近男人的耳边,轻声道,欢哥,这位是万少,说要来见识一下,因为时间充裕,我便带来了。

    欢哥扔下手中的扑克,一边蹂lin怀中的美女,一边抬头看着华子,眼中划过一抹凶狠,冷冷道,华子,你胆子不小啊,敢擅离职守?

    华子脸色微白,急忙恭敬道,欢哥息怒,您交代的事情我华子不敢耽误,只是这位万少也是个讲究人,二爷和二嫂也见过了,没有问题。

    欢哥脸色渐渐平静,抬头淡淡的看向我,气势渐渐攀升,虎目中精光爆射,身上有一股淡青色灵气缓缓流转。

    我神色不变,浅淡微笑,这欢哥果然不凡,修为竟然达到了凌绝明灵三品境界,算是一个高手了,不过在我的面前却还远远不够看。

    见我毫无畏惧,神色也没有任何变化,欢哥神色渐渐凝重,虎目一直逼视着我,我恬淡自然的与他对视。

    那几位赌客也破具意味的打量着我,特别是那个女人。

    那女人果然长得不是很漂亮,长相一般,脸盆有点大,但是那个女人却有一双很大的眼睛,圆大而乌黑,宁静而深邃,透着一股幽深而魅惑的光芒。

    女人的睫毛也很长,很漂亮,睫毛弯弯,如同两把精美的刷子。

    不是很漂亮的女人,但是第一眼看到这女人的眼睛,会让人忍不住多看几眼,越看越喜欢,仿佛有一种吸引人的力量,让人沉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