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51——欢哥的恐惧

    更新时间:2017-11-11 23:03:55本章字数:3390字

    欢哥神色不变,淡定而又从容的看着我,五秒钟后才云淡风轻道,如果万老弟你要偷袭我,可能会得手,但是你已经告诉我了,再想杀我,那基本上希望不大。

    呵呵。我笑了笑,轻轻一甩手中的红桃j,红桃j以一种很慢很慢的速度旋转着飞向欢哥的脖子,欢哥神色剧变,想要逃离,却发现身体无法动弹,虎目怒睁,咆哮一声,身体外表猛然出现一个淡青色的光茧,将他紧紧包裹守护。

    那张红桃j轻而易举的击碎了欢哥的护体光茧,直接从他的脖子边飞过,在他的脖子上留下了一道浅显的痕迹,有鲜血缓缓溢出。

    那张红桃j径直插入欢哥背后的红木椅背里,就像插入豆腐中一样,完全陷入进去,看起来简单而又自然。

    欢哥面色惨白,冷汗如雨,微微颤抖着,喉头滚动,满眼尽是惊惧的看着我,不敢动弹。

    在场的所有人,都呆呆的看着那张完全切入红木椅背里面的红桃j,便是那什么都不懂的两个老色狼和那个阴柔男子,也知道了我的可怕,一个个面色苍白,神色惊恐的看着我。

    至于那位已经是出尘启灵八品的媚娘,此刻已完全敛去了脸上的笑意,那双幽深的媚眼直直的盯着我,一动不动。

    我对她笑了笑,她也笑了笑,勉强而又警惕。

    至于那位修为凌绝明灵五品的书生第二次扶眼睛,只是那只扶眼睛的右手明显有些颤抖,而且一直扶着眼镜,没有拿下来,我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他白皙的额头渗出了数颗细密的汗珠。

    欢哥深呼吸,强迫自己稳定心神,看着我强颜笑道,万老弟,你这是何意?

    我微微笑道,我只是想试一下看能不能用一只扑克杀死你呀。

    欢哥苦笑道,万老弟,这个玩笑不好玩啊。一边哆嗦着擦拭额头上的冷汗。

    是不太好玩。我转头看着呆若木鸡的甜甜,微微笑道,甜甜,你站起来。

    甜甜神色苍白的看着我,那双清纯干净的美目中有掩饰不住的慌乱和惶恐。

    我轻轻摸了一下她的面颊,柔声笑道,不用怕,站起来。

    她看着我的眼睛,然后轻轻点头,缓缓站起身来,又想看我,又有些畏惧。

    我轻拍红木椅子的左边扶手,微微笑道,站在这里。

    甜甜依言,乖巧的站在我的左手边,就像一个美丽的人偶,任我随意摆布和揉搓。

    我缓缓伸出右手,轻轻拿起面前那张底牌,揭开一看,竟然是黑桃A,我微微笑道,底牌我最大呀。目光从对坐的媚娘依次扫过,最后停留在欢哥的脸上,即便是媚娘和眼镜男,与我的目光对视,也都畏惧而退缩。

    我似笑非笑的看着欢哥道,欢哥,你不喜欢开玩笑?

    欢哥急忙摇头,强颜笑道,不喜欢。

    我淡淡道,我也不喜欢。

    那万老弟,我们接着赌,玩笑就不要再开了。

    我玩弄着手中的黑桃A,看着欢哥,轻声笑道,欢哥不喜欢开玩笑,我也不喜欢,可是,欢哥,你,为什么要开我的玩笑啊?

    欢哥神色剧变,却实在不解,哭丧着脸问道,万老弟,哥哥不明白,哥哥可没跟你开玩笑啊,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你好啊。

    真的吗?我盯着欢哥那张快要崩溃的脸,冷笑道,你抓了我的女人和孩子,还是为我好吗?

    欢哥听到我的话,真正的惊骇而惶恐,颤抖着看着我,张了张嘴巴,却一个字也没有说出来。

    至于对面的媚娘已经调动身上所有的灵力,体表隐隐有深黄色的灵光流转,那双幽深的眼睛此刻看起来更加幽魅和深邃,仿佛两个小漩涡,能够吞灭一切。

    魅惑之眼。我笑了笑,知道这个女人定然也参与了,看着女人那魅惑之眼里有诡异而迷人的黑色幽光微微流转,就像两朵绝美的花儿,即便是道行高的人,如果不注意,一旦被吸引,都可能吃大亏,但我,自然是无所畏惧的。

    我嘴微微一笑,魂念微动,眼眸渐渐变成了银色,盛开成两朵银色的莲花,莲花快速旋转,形成两个银色小漩涡,媚娘那双魅惑之眼里面的魅惑之光突然涌出她的眼眶,尽数被吸入我的双眼之中。

    我一时大喜,这魅惑之光居然是我需要的力量,于是我再也不客气,疯狂吞吸,魂界星空中那些原本黯淡安静的彩色星点好像被通电了一般,一颗接着一颗渐渐明亮起来,当所有的星点亮到极致,对面的那位媚娘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媚娘双手紧紧捂住眼睛,瘫软在椅子上,身上的深黄色灵光骤然溃散,消失无影,所有人都看着她。

    当她拿开双手,她那双原本迷人的大眼睛看起来完好无损,那里面幽深和诡魅的光芒却已经全部被我吸收殆尽。

    那双原本让人迷恋和沉沦的大眼睛,此刻看起来显得呆板和无神,里面已经被恐惧完全占据,她蜷缩在椅子上,微微颤抖着,不敢看我。

    只是女人的魅惑之力尚未真正强大浑厚,不然我也不会这么容易摄取了,所以我那魂界星空之中那千万颗彩色星点亮到到极致之后不到三秒钟就快速黯淡下来,恢复原样,而我坐下的圣莲又增加了三片雪白色的花瓣,变成了三十五瓣。

    我沉默片刻,不知道夜怎样了,他那朵本魂黑莲会不会同时也增加了三片花瓣,我想应该会增加的。

    微微定神,看向对面的媚娘,我淡淡笑道,媚娘姐姐,好好一双眼睛,为什么不用来欣赏这世上美丽的景物,为什么不好好用来看你喜爱的男子,为什么要用来魅惑他人呢?

    媚娘自然不敢回答,只是环抱着自己,惊恐而警惕的看着我。

    然后我听到了此起彼伏的女人尖叫声,是那些穿着暴露的美人,是除了媚娘意外,所有在场的美人,她们仿佛做了一场梦,梦醒之后,看到自己穿成这般暴露羞愧的模样,下意识的失声尖叫。

    然后18个黑衣壮汉拿着警棍冲进来,其中10个团团围住这张赌桌,余下8个去威胁那些尖叫奔跑的美女。

    一瞬间,这里完全像是乱套了,到处都是身着暴露的美人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奔跑躲避,然而在那八个凶神恶煞的保安的威胁和驱逐下,全部被都赶到了一角落,一个个蜷缩着,花容失色,满眼惊惧,有的已轻声啜泣起来。

    至于欢哥他们面前的五个美女以及那位荷官最是惊惶,一个个像从噩梦中苏醒,看到那10个凶恶的保安,不敢逃窜,全部蜷缩在红木桌下,像一群受到惊吓的小鸟儿,彼此紧紧依靠在一起,不敢哭出声来,只是默默流泪。

    至于我身边的甜甜也仿佛梦醒,短暂的迷茫之后,便清醒过来,也尖叫着也想要躲进桌底,我轻轻抓住她的小手,温柔的看着她那双被恐惧填满的眼睛,柔声笑道,不要怕,有我在,不要怕。

    她剧烈的挣扎着,想要挣脱我的右手,但是看着我的眼睛,便慢慢安静下来,然后上前紧紧抱着我的脖子,颤抖着哽咽道,我怕,我怕,我怕。

    我轻轻拍打着她温软滑嫩的后背,柔声安慰道,不用怕,噩梦已经醒了,醒了就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过去了。

    她轻声抽泣着,久久无法平复,我只是轻轻的抚摩着她的后背,过了两三分钟,她才镇定下来,缓缓放开我,那双明亮纯净的眼睛却仍然不敢直视我,也不敢看周围的情况。

    我缓缓起身,紧紧地握紧她的右手,许久她才敢看着我,看着我的眼睛,一颗颗晶莹剔透的眼泪,无声的滑落着。

    我怜惜道,不哭,已经醒了,以后再也不会做这样的噩梦了。

    她缓缓点头,上前一步,紧紧靠着我,双手紧紧抓着我的左手,就像抓着救命的稻草。

    我随她抓着,右手轻轻捏着那张黑桃A,一一扫过在坐的那几人的面容,该明白的自然明白,不明白的想一想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一个个脸色苍白的看着我,像是罪犯,正在无比痛苦和煎熬的等待着我最后的宣判。

    至于那些不过是凡人的保安盯着我的时候,倒没有那么恐惧,准备随时将手中的电棍砸向我,因为无知所以才无惧。

    我淡淡的看着面色颓败,眼睛无光黯淡的欢哥,冷笑道,这十几个光长身体不长脑袋的东西,需要我帮你一一收拾掉吗?

    欢哥神色苦涩,缓缓起身,朝我深深鞠躬,无比的谦卑恭敬。

    我冷冷道,我姐和小月呢?

    你是白先生吗?欢哥试探性的问我,他依然不相信我就是他勒索的对象。

    我淡淡一笑,灵气运转,头发缓缓变成了黑色,变短,身上的衣裤鞋子都一一变成了白色,完全恢复成我原来的模样,在场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我这天翻地覆如梦似幻的变化。

    欢哥,媚娘,以及那位书生看着我,一个个倒吸凉气,他们知道我能做到这一步,实力可比他们强大许多许多,多到不是他们能够揣测和撩拨的。

    欢哥惶恐不已,咬咬牙道,白先生,小人有眼无珠,商小姐和小月小姐,不在小人这里。

    不在你这里?我的声音瞬间冰冷,杀气腾腾,整个厅堂里面的温度瞬间提升数度,仿佛置身火炉,除了那些受害的女子,一个个都战战兢兢,汗如雨下的看着我。

    欢哥颤抖着,强忍着没有下跪,苦涩道,小人句句属实,商小姐和小月小姐真的不在小人手里。

    我冷冷道,那在谁的手里?猛然调动全身的灵力,控制在凌绝明灵九品,然后疯狂释放出来,瞬间充斥着整个厅堂。

    欢哥直接被冲击出去,摔倒在三米之外,趴伏在地上,像一条丧家之犬,却仍然不敢抬头看我一眼。

    我牵着甜甜的小手,缓缓地走到欢哥的面前。

    那些保安见识了我刚才的变化,以及欢歌他们对我的态度,此时看着我时,一个个神色惊恐,像看着杀神恶魔,下意识的退开让路,丝毫不敢阻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