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56——真正的九少

    更新时间:2017-11-13 23:45:52本章字数:3382字

    我盯着他的眼睛,微微笑道,九少,你用得着跟我学本事吗?

    华子听到我叫他九少,微微一愣,随后不解道,白先生,我叫华子,一个小混混而已,您怎么叫我九少啊,这我可承受不起。

    呵呵,因为你本来就是九少啊。

    白先生,您说开玩笑了,九少那是谁啊,那是欢哥的老大,我的老大的老大。

    你那房子不错啊。我似笑非笑的盯着华子的眼睛。

    还好,可惜不是我的,朋友的。华子依然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痞子模样。

    你那女朋友不错,身材好,长相好,一身的名牌。

    呵呵,那可都是我辛辛苦苦打拼买给她的,可她就是个婊子,认钱不认人,都说戏子无情,婊子无意,这话一点都没错。华子满脸的愤恨。

    可那婊子却愿意跟你回家过夜,早上起来还随便让你上。

    华子苦笑道,那是因为我接到了监视您的任务啊,一百万啊,她看上了一百万呗,不然理都不会理我。

    你跟欢哥关系如何?

    我不过是个小混混而已,跟着欢歌混一口饭吃。

    看来欢哥对你很好啊。

    一般般,欢哥对手下都比较好。

    看样子欢哥不但对你好,还十分信任你啊?

    我们都是欢哥带出来的。

    所以你接到了监视我这么一个艰巨的任务,但中途却可以带一个连身份都不敢确定的人轻易的进入那家地下赌场。我注意着华子神情的一丝一毫变化。

    华子有点激动道,白先生,您别以为那很容易啊,那守门的二爷和二嫂,可都是厉害人啊,一般人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如果通不过他们那一关,是不可能进去的,还有可能丧命。

    看样子你经常进去啊?

    哪能,总共才进去过几次,这次还是跟着您才能进去瞧一瞧,那里可是销金窟,逍遥天堂,那里面的美女,一个个可都是极品啊。华子一边说,一边双眼放光,好像要流口水的样子。

    可是你看见那些美女的时候,不是很渴望啊?我依然满面微笑。

    华子苦笑道,当然不能表现的太渴望啊,不然被欢哥发现,还不得挖掉我的眼睛。

    哦,你放心,欢哥再也不会挖你的眼睛了。

    为什么?

    因为他死了啊,化成了灰烬。说话间,我右手腾起一朵青色烈焰。

    华子看到我手中的青色烈焰,既有羡慕又有惊惧。

    我淡淡笑道,忘了告诉你,那二爷二嫂也成了废人,还有那个赌场被一把火烧成了灰烬。

    华子脸色渐渐苍白,吞了口口水,然后拿起已经冰凉的水,一口喝去半杯。

    你好不容易离开赌场,为什么不跑呢?

    我倒是想啊,回来正准备收拾点东西,却被抓了。

    我给了你两百万,不算少,应该没有必要带东西吧。

    华子尴尬道,我这人比较念旧。

    他们抓住你后,只是稍微打了几下,一点内伤都没有,又不杀你,对于叛徒,倒是特别宽宏大量啊?

    那还不是为了等您。

    呵呵。我沉默片刻,凝视着华子那双平淡中带着点怯弱的眼睛,然后看了一眼淡淡笑道,我去了灵江九号,我抓住那位九少,威胁他放任,那马脸只是其中一个黑衣壮汉去令人,那黑衣壮没有立马去,反而迟疑了片刻,看了你一眼,才去领人。

    不会吧,白先生,我怎么没看见啊,可能是您看错了呢。华子有些错愕道。

    是啊,可能是我看错了。我缓缓起身,轻轻走到华子的面前,华子不敢动,只是有些惶恐和疑惑的看着我。

    我笑了笑,然后伸出右手轻轻的拉着华子脖子上面的红绳线头,露出隐藏在里面的一块深蓝色挂饰。

    华子看到自己脖子上挂着的这块蓝色挂饰,神色微变,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嬉皮笑脸,满脸谄媚道,白先生,您要是看得上这块配饰,您就拿去,反正不值几个钱。

    我静静的看着这块深蓝挂饰,轻轻握在手中,那上面还残留着华子的体温,我用手指轻柔的摩挲着挂饰上面的纹饰,那上面雕刻的是一只五爪天龙,正在层层云从中穿梭翻腾,翱翔畅游,看起来栩栩如生,活灵活现,每一笔每一划都精雕细琢。

    配饰的背后雕刻着一朵花儿,拥有九瓣,花蕊之中雕刻着一个颜字。

    我静静的看着那配饰上面的天龙,然后看着华子,微微笑道,这配饰不错。

    呵呵,那说明我眼光不错,几年前我在淘宝街里淘来的。

    呵呵,我一边把玩着那块配饰,一边随意道,华子,你可知道什么叫做主辱臣死?

    华子不解道,电视里老有这句话,不就是说主人的生命和尊严若是受到威胁和侮辱,做臣下的必须用死来维护嘛。

    是这么个意思。我轻轻放开那枚蓝色配饰,直起身来,盯着华子那双看起来纯净的眼睛,微微笑道,你看,那位九少被我逼着跳进水中,他那些手下可没有一个跟我拼命啊,便是那厉害的马脸看起来也无动于衷。

    华子神色微变,谄谄一笑,却没有接我的话茬。

    你知道什么是蓝晶吗?我似笑非笑的盯着华子。

    华子急忙摇头道,不知道,没听说过。

    那我可以告诉你,你脖子上戴着的这枚配饰就是蓝晶。

    蓝晶是什么,很值钱吗?

    蓝晶是一种灵石,很值钱,不论是在古代还是现代都很值钱,当然,在现代,它更值钱。

    华子捏着那枚蓝晶,好奇问道,那它得值多少钱?

    呵呵,我笑而不语,摊开右手,掌心腾起一朵青色烈焰,静静的看着华子,微微笑道,颜华九少,说吧,你到底想要什么?

    华子轻叹一声,颇为复杂而又颓败的看着我,把玩着那枚蓝晶配饰,稍作沉默,淡定而从容道,白先生,看来我即便是不承认我是九少,你也一定认定我就是九少了?

    你承认也好,否认也罢,你是不是九少,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说你是九少,你就是,即便你真的不是,你也得是。我收起了笑脸,淡淡的看着华子。

    看样子,白先生你要杀我?华子微笑着,有恃无恐的样子。

    我不喜欢别人戏耍我,更不喜欢别人威胁到我和我身边的人。我右手中的那朵青色火焰瞬间扩大了五倍,占据了我的整只右手掌,熊熊绕烧起来,散发着诡异而又可怕的高温。

    华子神色也渐渐凝重和深沉,但仍然毫无畏惧,神态依旧优雅从容,哪里还有半点流氓痞子的样子,与我对视片刻,他呵呵笑道,白先生,你如此年轻,便有如此实力和心智,实在了不起。

    我淡淡笑道,彼此彼此,你如此大费周折,定有图谋,打开天窗说亮话。

    呵呵,很简单,白先生来帮我,还有白先生这玩火的活儿不错,我想学一学,还要请白先生不吝赐教啊。

    呵呵,从来都只有我为主的。我满脸微笑,左手伸出,不紧不慢的抓向华子的脖子,华子静坐不动,身上却猛然腾起一团深青色光团,将他笼罩,迅疾地浓缩而凝化成一个深青色护身光茧。

    我微微惊讶,看不出来这位九少年纪轻轻居然达到了凌绝九品巅峰修为,而且心机深沉,难怪对我控制着的凌绝五品修为,却一直表现得如此从容镇定、云淡风轻。

    看到我脸上的惊讶,他并没有表现出丝毫自得与傲慢,更没有丝毫的轻视,反而还一脸的颓唐和郁闷。

    不错,他的确有骄傲的本钱,也有成为真正强者的潜质与心态。

    但那又怎样,他隐藏了修为的气息,我一直发现不了,按理说这不太可能,除非他修炼有隐藏气息的神妙功法,还有就是他身上佩戴有隐藏气息的宝物。

    可我也压制了境界呀。

    我的左手在他的护身光茧之前停顿,并没有直接按下去,我微微笑道,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你可以如此完美的隐藏你的修为气息呢?

    华子咧嘴,灿烂笑道,这得多亏这块蓝晶呀,这可是我们家老祖宗的宝贝啊,只有一块,赐给了我,可惜,你认出了它,我实在不该佩戴它的。

    我微微笑道,那说明你很优秀,不过,你也的确很优秀,也值得拥有它,不过我觉得你戴着它是对的,不然,你恐怕就会被烧成灰。

    华子神色微凛,随后笑道,的确。

    我好像没听说过蓝晶拥有隐匿气息的作用?

    那是因为它里面有一个强大的隐匿气息的阵法。

    我笑了笑,左手再次伸向了他的脖子,他神色不变,笑脸如花的看着我,仿佛看戏似的,然后我的左手直接穿透了他的护身光茧,毫无阻碍的伸向了他的脖子。

    第一次,看见他真正惊骇失色,脸色刷的一下惨白,双眼瞪大如铜铃,不可置信的看着我,哆嗦着问道,你不是凌绝明灵五品修为,你是惊世魂灵强者?

    我淡淡笑道,你发现的太晚了。眼看着我的左手就要掐住他的脖子。

    他脸上所有的惊慌失措竟然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对我的火热和喜爱,那样子就好像看见了一件什么绝世珍宝,便是想方设法不惜一切也要弄到手里。

    而我的左手却没能抓住他的脖子,因为他的体表再次出现一个深蓝色的光茧,那光茧已近乎完全实质化,就像一套深蓝色光甲将他的全身上下每一寸地方覆盖在内,那套光甲直接挡住了我的左手,不得寸进丝毫。

    我微微皱眉,感受着这套深蓝色光甲的防御力,已达到惊人的惊世魂灵九品巅峰,这不是惊世魂灵的灵修者所能够释放的,只有达到御空皓灵以上境界的灵修者才能释放。

    这套光甲自然是从那枚蓝晶里面释放出来的,能够将自身的灵力封印在一块珍稀的蓝晶之中,也只有御空皓灵以上的真正强者才能做到,看来这九少口中的那位老祖宗是御空皓灵强者?

    看我无法破开他身上的护身光甲,华子咧嘴一笑,自信而灿烂道,白先生,虽然我断定你不只凌绝明灵五品修为,但是也无法想象你居然是惊世魂灵强者,呵呵,失敬失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