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59——化血魔虫

    更新时间:2017-11-15 20:55:57本章字数:3392字

    然后我笑了笑,华子看到我的笑脸,眼里的恐惧更加深浓,随着我的每一步靠近,他的脸色更加苍白,冷汗流的更多,呼吸更加急促,心跳更加剧烈。

    我伸出右手轻轻的抚弄着他头顶上那朵即将熄灭的圣阳烈火,随着我手指的拨弄,原本快要熄灭的火苗渐渐旺烈起来,从淡蓝色渐渐恢复成深蓝色,从一小朵,变成了一大团覆盖住他的整个头顶,她仿佛戴着一顶蓝焰之帽。

    九少,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我淡淡的看着九少。

    九少强颜哀笑道,白先生,您能不能先把这怪火收走?

    能。我停顿片刻,淡淡说道,但是你知道该怎么做?

    知道,知道。

    你在小月身上下的什么毒?

    化血魔虫。

    我神色不变,却在搜索着化血魔虫,把所有关于虫的记忆过滤了一遍,也没有化血魔虫的记载,我传音问道,夜,可知道什么是化血魔虫?

    夜摇摇头道,没听说过。

    我轻轻坐在华子对面的茶几上,盯着华子的眼睛,淡淡道,九少,不用我说,你一定有办法对不对?

    是是是。

    那么你现在告诉我,为什么我姐的灵神本源印记会自我消散封禁?我直直的盯着华子的眼睛,我的眼中有两朵蓝色火苗缓缓跳动。

    华子苦笑道,她应该吃了控神散。

    我神色瞬间阴沉,眼中的两朵火焰猛烈跳跃,极剧燃烧,两团深蓝色的火焰完全取代了我的眼眸,若不是我压抑克制,恐怕便要喷薄而出。

    便是夜的眼眸中也瞬间布满阴寒,冷冷传音道,果然狠毒,恐怕这控神散不是给她吃的,是给你准备的,当然也是无意中为我准备的。

    我知道控神散,天灵派的毒药密集中有记载,天下百种绝顶毒药排名第十八,好像并不高,但是却非常霸道,里面有一味主药噬魂草,生长在不见天日的阴邪之地,需要千年方能成熟有用,且有强大魔物看守,是魔物最喜欢的食物之一,可以大幅度提升魔物的修为力量。

    在古时候就非常难以寻觅,现代这世界恐怕已经灭绝,控神散是专门用来对付御空皓灵境界以下的灵修者的,只要灵婴不能离体,一旦食下控神散,解救不及时,灵修者便会渐渐丧失灵识神智,便是修炼出灵婴的惊世魂灵强者,灵婴也会失去灵智,结果只能任由他人操控。

    真是打的好主意啊。我冷笑道,九少,你想控制我?

    华子冷汗直流,哆哆嗦嗦着不敢回答。

    你是灵修者,修为达到凌绝明灵九品,自然灵魂已经向更高级别的灵识转换,可以短距离的释放灵识,所以你知道当那个小乞丐将纸条递给我之后我一定会用灵识探查,而你监视我也是做给我看的。

    我若是能够发现你,你便能确定我的修为至少达到了凌绝明灵八品,值得你花大价钱拉拢和控制,如果我发现不了你,你还是会收服我,只是不会看重,当我发现了你,你直接带我去找欢哥,你原本的打算是想让我取代欢哥,将整个赌场送给我,作为招募我的第一个价码。

    我每说一句,华子的神色便苍白一分,眼里的惊恐也更甚一分。

    我继续淡淡说道,那赌场虽然不大,但是却很赚钱,还有无数的美人,那位媚娘你也是为我准备的,只是你没想到我不但灭杀了欢哥,还毁灭了赌场,根本不领你的好意,所以你还准备了第三步,那便是我姐和小月了,你知道我很在乎身边的人,他们都是我的逆鳞。

    我微微停顿,注视着华子脸色的细微变化,他胆敢如此伤害我身边的人,杀他太便宜了,我就是要一点一点缓慢的摧毁它的灵识和意志,一点一点的将他推向万丈深渊,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一步步掉落进去,却无法动弹和反抗。

    我继续淡淡道,你事先让小月吃下化血魔虫,以此要挟商静婉,让她找个机会给我下控神散,却没想到她宁愿死,也不愿意害我,所以她自己把控神散吃了,我姐知道,她死了,我一定会想方设法保住小月不受伤害的。

    说到这里,该说的都已经说了,我盯着华子的眼睛,冷冷道,现在,请九少你告诉我,凡人吃了控神散有什么后果?

    华子躲闪着我眼睛,结结巴巴道,凡人若吃下控神散,听说灵神本源印记会被腐蚀消散,灵魂被永远囚禁在虚无黑暗死寂的魂界之中,死后,死后……他不敢继续说下去。

    我冷喝道,死后会怎样?

    死后灵魂会随着化为虚无,不得进入荒古冥狱,不得进入轮回之门。

    那便是灰飞烟灭了?我的声音很冷,冷到了极致。

    华子颤抖着,不敢看我,也不敢回应。

    解药。

    没有解药。

    没有解药,你哪里来的控神散?

    家中流传下来的,是家祖无意中得到的,只知道是控神散,但没有解药。

    我沉默的看着华子的眼睛,我知道他没有说假话,其实,我已经不需要解药,因为我耗费了灵神本源神液救她,而且这个方法是天灵派一位丹药师祖推测出来的,我试了一下才知道有用。

    你家里还有控神散?

    没有了。华子急忙摇头。

    我不再问话,缓缓站起身来,凝视着华子,淡淡问道,化血魔虫的解药拿来?

    华子咬咬牙道,只要白先生你放我回去,小月身上的化血魔虫自会死亡。

    我笑了,轻轻道,你跟我讲条件?

    华子苦笑道,不敢,我只是想活着。

    我微微一笑,伸出右手,食指轻轻拨弄着华子头顶上那朵深蓝色烈焰,他以为我是在考虑他的条件,其实我是在想着怎样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然后我轻轻抓住了他的天灵盖,那团深蓝色火焰瞬间膨胀开来,化为一股深蓝色流火,从他的头顶上倾泻而下,瞬间便包裹住了他的全身,却不伤及他屁股下的沙发丝毫。

    那一瞬间,他就像身上穿上了一套蓝色烈焰火甲,守护着他身上的那套已经十分薄弱的光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浅淡下去,最后完全透明。

    华子惊恐失声道,白先生,求你饶我一命,我马上就帮小月解毒。

    我淡淡说道,已经晚了,不需要了。

    华子惨叫一声,呼吼道,祖爷爷救我。

    眼看着他身上的光甲已经完全消散,而后破灭,深蓝烈焰瞬间就能包裹住了他,他脖子上那块蓝晶猛然爆发出一团深蓝色的光芒,那些光芒化作一道道蓝色利剑,疯狂的冲击着我深蓝烈焰。

    我神色渐渐凝重,盯着那枚蓝晶的变化。

    眼看着我的深蓝烈焰火甲背那无数的蓝色利剑洞穿破碎,化为数团小火焰,往四面八方溃散而去,我灵识微动,那数团小火焰急忙飞回我的右手掌中,渐渐凝聚成一朵深蓝色烈焰,如同一朵蓝宝石雕刻而成,玄妙而瑰丽。

    我原本就没有打算直接焚烧华子,只是想要看看他最后的底牌。

    从死亡边缘走了一趟的华子瘫软在沙发上,面色惨白无血色,眼里尽是惊恐和后怕,看起来有些失魂落魄。

    他脖子上的那枚爆发出强烈蓝色灵光的蓝晶自行脱离了那条红绳,悬浮在他的面前,渐渐变大,形成一面深蓝色蓝晶护盾,护住他的全身,上面雕刻着的那条天龙,此刻好像活过来一般,在蓝色云丛中盘旋遨游,灵识中依稀传来一声高亢而又嘹亮的龙吟之声,响彻我的整个灵界。

    盯着那枚变成护盾的蓝晶,还有那条在我的灵识中活过来的蓝色五爪天龙,它那一双蓝宝石一样的硕大龙眼,冷冷的看着我,说不出的冷漠和不屑。

    我镇定心神,丝毫不惧,冷冷的与之对视,它仿佛感觉自己的尊严受到了挑战,发出一声震荡九天的嘹亮龙吟,我感觉自己的灵识都在剧烈动荡,混乱不安。

    我冷冷道,不过留有一丝龙威,也敢造次。

    我猛然运转全身惊世魂灵九品巅峰的灵力,整个身体都腾起一股深蓝色的圣阳烈焰,便在这时候左手臂上那道青蛇印记剧烈的挣扎蠕动起来,好像要破体而出,身后背包里的那两把龙魂塔钥匙也躁动不安的跳动起来,传达出欣喜和激动的情绪。

    难道?我盯着那方蓝晶护盾,盯着那条龙吟不断的蓝色天龙,用力克制内心的激荡,那条天龙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停止了咆哮,一双蓝蓝宝石一样的龙眼颇为疑惑不解的盯着我看一会,然后发出一声激越的龙吟,接着猛然翻腾,将身影隐没进蓝色云层之中,恢复了原先的模样,一动不动,仿佛再次化为了雕塑。

    那条天龙隐没之后,蓝晶护盾再次爆发出一阵耀眼的蓝色灵光,灵光中走出一位身穿深黄色长袍的老者,老者童颜鹤发,一派仙风道骨,看着我微微抱拳,从容而温和的笑道,小友,颜惶有礼。

    我轻轻抱拳,淡淡道,白衣沽寒。

    身后的华子看到蓝晶中出现的颜煌,就像看到了救星,急忙呼唤道,祖爷爷,救我。

    颜煌怒喝道,孽畜,看你做的好事,还不跪下。

    华子不敢反驳和违背,急忙翻身跪在我的面前,神色却没有了之前的惊恐和畏惧。

    我不理会他,只是警惕着这从蓝晶中出现的颜煌,我知道不是本人,应该是一缕灵识,想到这,我不禁神色凝重,因为便是如今的我也做不到将灵识封印在其他的物体之中,能够做到这一点只有御空皓灵以上的强者,而且还是御空皓灵巅峰强者。

    看着颜煌这缕灵识,我看不穿他的修为,用灵识扫过,除了细微的灵识波动,感觉不到其他的什么东西。

    颜煌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微微笑道,白小友,无需多想,事情的经过我已经知晓,是我颜家的后辈无辜招惹你在先,老朽代为道歉,还请小友看在老朽的面上,饶我这后辈小孙子一命。

    老者的话语诚恳而真切,我知道他一缕灵识没有攻击力,不得不低三下四的求我,如果是他本人来,恐怕就不是这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