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64——回魂

    更新时间:2017-11-17 23:00:14本章字数:3407字

    作为魂体的我静静的看着商婉晴,一步踏入那绚烂的星空之中,伸出双手,插入虚空之中,全身猛然爆发出光明之极的银色圣光,双手狠狠一撕,那一刻我感觉我的眉宇间传来一阵撕裂般的疼痛,感觉眉心被撕开了一道裂缝,有血液缓缓流出,而那原本绚烂的星空好像被我凭空撕出一道黑色裂缝,深呼吸,稳定神魂,直接一步踏入那黑色裂缝之中。

    那黑色裂缝之中,没有光,什么都看不见,仿佛只有无边无际沉重无比的黑暗,那些黑潜伏着无数看不见感受不到的怪物,它们伸出锋利至极的爪子和牙齿,不停的抓挠撕咬着我,在我的魂体之上留下一道道看不见的但是却疼痛无比的可怕伤痕。

    我咬紧牙关,一步一步往前走去,虽然速度很慢,但是绝不停止,也绝不后退,任凭那些看不见的怪物抓挠撕咬着我的身体,我的身上猛然腾起一股浓烈至极的银色光芒,我的魂体好像燃烧了起来,耳边传来数声惨叫声,身上的疼痛和压力猛然骤减,我欣喜而咆哮一声,燃烧着的魂体化作一道银色流光,划破照亮了那黑色的世界。

    然后我看到了一线微光,虽然微弱,但我却兴奋异常,加快步伐,魂体直接穿越那道微光,魂体之上的疼痛和压力全部都在一瞬间消失无影,而我已经离开了印记星空,此刻正静立在那朵白莲之上,轻轻回身,看向我自己的身体,此刻那身体的眉心间有一道一厘米长的细小伤痕,隐隐带着血迹。

    我看着身体脸上那平淡但是无比坚定的神情,微微一笑,转身面对着商婉晴,魂体幻化成一条银色光线,轻轻钻入她的眉心之中,然而还没进去,她的眉心灵魂印记突然爆发出一团耀眼夺目的金色灵光,幻化成光线的我也忍不住失声惊呼道,灵魂之光?

    所谓灵魂之光,便是一个人一出生,灵魂便附带的守护灵光,千万人之中,不知道有没有一个,而这种人一般便是魂力强大,意志坚定,纯正善良,邪魔外道难以污染控制她的灵魂,如果那位媚娘想要对她施展魅惑之眼,恐怕效果很差,或者根本就没有作用。

    而这灵魂之光是我和夜很需要的力量,这一路走来,所遇到的人,不管是他人安排好的,还是偶然碰上的,仿佛都连成了一条线,会不会最终头尾相接,变成一个圆?

    那金色而圣洁的灵魂之光阻挡着我,不让我轻易进去,正当我无助的时候,那灵魂之光居然自我消散隐没不见,好像同意了我进去,我不禁大喜,来不及多想,便直接进入了她的灵魂本源印记之中门里,同样没有光,黑暗深沉,但是却也没有那些看不见的怪物,什么都没有。

    我已经重新凝聚成魂体,浑身散发着银光,踏着那黑暗的虚空,一步一步往前面走去,不多久,发现前面有一道看不见的隔膜挡住我的去路,我知道已经碰到了她的灵神本源神液,那里面便是她灵魂的居所,她应该就在里面。

    深呼吸,我轻轻伸出双手,抓住那看不见的隔膜,稍微用力一撕,感觉撕开了,但是却什么都看不见,里面没有一丝亮光,没有一丝声响,寂暗至极,仿佛万丈深渊,我神色未变,难以想象姐姐的魂魄如果呆在里面会是何等的孤寂、空洞与可怕。

    我不再迟疑,直接踏步进入,因为什么都看不见,我轻声呼唤,姐,你在吗?

    没有人回应我,只有我自己轻柔而又飘渺的呼唤声。

    我克制着心头的担忧和慌乱,轻轻释放魂力,身上的银色圣光越来越亮,我不惜魂力,点亮魂体,当魂体亮到极致,我仿佛已经化身为一轮银色的太阳,照亮了这整个黑暗死寂的灵魂居所。

    然后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全身上下一丝不挂,静静的飘浮在黑暗的虚空中,不知是沉睡了还是已经死去,一动不动,一头青丝飘散开来,仿佛一朵怒盛的黑莲。

    我大叫一声,姐。快步冲过去,在我身上银光的照耀下,我看清楚了她的样子,她就是商婉晴,只是此刻双眼紧闭,就像童话故事里的睡美人,清婉绝俗,不染纤尘,可是她的面容却是我从未见过的哀伤和落寞。

    她就那样静静的漂浮在我的面前,但我却能感受到她的孤独和凄楚,我的心脏涌起一阵尖锐而又剧烈的疼痛,我柔声唤道,姐,我来了,我来接你回去。

    我轻轻的抚摸着她那始终凝聚着哀伤和凄楚的秀雅眉目,她安静如同一个熟睡的孩子,让我感到疼痛和心酸。

    然而,她是因为我,才将自己的灵魂彻底的放逐、囚禁。

    为了我,她宁愿灵魂陷入永久的沉睡,将自己的灵魂埋葬在这黑暗而有孤独的虚无之中。

    相识不过一日,纵使枉然一生,却也毅然决绝的倾尽所有的温柔和情愫,只为护我安好。

    从此沉沦一生,直到化为虚无,自愿甘堕沉沦,不入荒冥,不入轮回。

    你可知,我若救你不及时,你那一句若有来生,我愿在来世里等你,只会成为一种永远也无法实现的奢望。

    既然已拥有今生,何必期待来世。

    今生都无法确定是否真实存在的,但至少它在,可以看见和感受到,甚至可以抓到,所以要好好珍惜;来世却是虚无缥缈的,看不见也感受不到,更抓不到,所以根本不必期待。

    是的,我承认。

    今生我无法许诺你相依相偎,携手问年华,漫步到白头。

    也无法许诺你不离不弃,静看岁月流逝,依偎到永远。

    甚至无法许你长乐久安、无忧无惧,尽一世欢喜。

    纵使红丝错千重,路不同归不同,那我便禁锢时空,握住容颜,让你期待的最美凝固成永恒,地老天荒。

    纵使控神散锁住年华和命运的轨迹,让你的天地为我而静止寂灭。

    纵使生与死、爱与恨的转轮不再流转,那经殿香雾中的字字真言却依然在耳边回荡。

    纵使红尘路断红颜悴、相恋无望相思碎,那匍匐在山路中的身影和印迹也已深刻烙印在灵识心间。

    我知道我无法给你太多,但我会紧紧的握着你的手,小心翼翼的领着你走过人生的荆棘和泥泞,送你步入平静和恬淡的原野。

    放开眼,你会感受到那风的自由,还有那 花的芬芳,以及那溪流的温柔。

    姐,这一刻,我紧紧的握着你的手,你可感受到了我手掌的宽厚和温暖,你可感受到了我对你的怜爱与痛惜。

    姐,我的右手食指指尖轻点你的眉心,我的灵识在那扇门的门口徘徊回荡,声声呼唤,凄凉悲切,你可曾听见?

    一声一声,醒来,回归,不再伤感,不再畏惧,也不再迷茫。

    因为我就在这里,就在你们的身旁,成为你们最坚强的守护和依靠。

    姐,你听见了吗,小月无事,我就在你身边,我在等你醒来,看一看我,看一看小月,只要你看一眼,你就会明白和相信,再也不愿就此迷失下去。

    唉。当年,死去的妈妈也是这样的静静的躺在床上,闭着眼,不论我如何呼唤,终究没有再睁开眼醒来,看我一眼。

    我轻轻伸出双手抱着她的魂体,将我身上的银光凝化出一件银色长袍包裹着她,又将一部分银光一点一点的输送进她的魂体之中,带给她温暖和力量。

    这原本黑暗的灵魂居所渐渐亮起来,天空中出现成千上万颗彩色星点,那些彩色星点越来越亮,散发着璀璨而绚烂的光芒,我和她沐浴在那彩色星光之中。

    我怀中的她那扇贝一样的睫毛轻轻动了几下,在我的温柔的注视下,她终于轻轻睁开了双眼,那双宝石一般的黑色眼眸从原本的呆滞渐渐恢复澄澈和温婉。

    看到我,她愣了片刻,然后眨了眨眼睛,才发现不是梦,而是真的看见了,再也顾不得矜持,惊呼一声小寒。便伸手紧紧的搂抱住我,呜咽呢喃道,小寒,真的是你吗?

    我紧紧搂抱着她,柔声笑道,姐,是我,我来将你唤醒,唤你回归。

    因为魂力耗费太多,我身上的银色灵光渐渐微弱,不过幸好她的魂体已经清醒,魂界也被点亮,只要她将自己的魂识散开融入到整个魂界星空之中,她自然就能苏醒了。

    此刻我全身暗淡,再无半点银光,便是包裹着她的银色长袍也渐渐淡化,几乎透明。

    她呜咽了好长时间,才渐渐平息,轻轻松开我,脸上已挂满了泪花,每一滴泪水滑落在星空中都会变成一个彩色流星,一闪而过,在星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

    她猛然注意到自己的身体,虽有一层银袍覆盖,却单薄至极,犹如透明,但又不完全是赤裸的,所以看起来更有一种致命的魅惑。

    她急忙用手护住那她圆润而娇美的胸脯,俏脸羞红一片,姿态温婉迷人,不敢看我,我感觉到她的魂体都在微微的颤抖着,呼吸心跳剧烈起来,狂乱而有劲。

    我不好意思的摸摸右耳垂,轻轻放下她,尴尬道,对不起,姐,我魂力不够,不能维持你身上银袍的样子,我不是故意的。

    话音刚落,我才想到我自己的身体,急忙看向自己,发现自己身上的银色长袍也几乎透明,我急忙运转魂力,身上散发出淡淡的银光,原本透明化的银袍终于缓缓凝实起来。

    我暗暗深呼吸,伸出右手,正要点向她的眉心,传输一部分魂力给她,让她身上的银袍也凝实起来,她却已经抬起头来,羞涩但是温柔的凝望着我,一双美目春波流媚,柔情无限,仿佛能滴出水来。

    她紧紧握着我的右手,含情脉脉,柔声软语道,姐姐相信你,姐姐也不怕,姐姐本来就想把自己给你,现在被你看一看也没什么,这一辈子,姐姐再也不会爱上任何别的男人,姐姐永远都是你的。她说完,上前一步,紧紧的抱着我,那么的用力,那么的极情,仿佛要把我融进她的身体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