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75——逃命

    更新时间:2017-11-23 21:13:02本章字数:3346字

    很好。他的话音刚落,身体已从原地消失,我却没有看见他行动的轨迹,我不相信有这样快的速度,除非他能瞬移,可是瞬移便是连我也做不到,恐怕只有那已经千年不曾出世过的镇元太玄真灵强者才能施展出来。

    出现时,他已经在我的面前,与我几乎面对面,我还不曾作出反应,他已经一拳轻轻的打在我的腹部,我闷哼一声,身体像一片落叶,无法控制的飞出将近百米才堪堪停下,张嘴巴,猛然喷出一股鲜血,身体直接砸向水中,魂识微动,白莲直接出现在我的身下,接住了我。

    我单腿跪在莲蕊之中,轻轻抹去嘴角的鲜血,缓缓抬头冷冷的看向百米之外的折澜轩。

    他神色不变,只是恬淡而又平静的看着我,幽幽叹道,你太慢了,也太弱了。

    我呵呵一笑,缓缓起身,身体再次燃烧起来,全身覆盖光明烈焰,仿佛化身成烈日天阳,似要焚天灭地,我银火腾腾的双眸冷冷的盯着那诡异而可怕的阴魔。

    这澜轩轻轻道,这样才有点意思。

    我微微笑道,我喜欢有意思的事情。

    那就让他更有意思一点。

    他话音刚落,我身上的光明烈焰已经爆射出去,凝化成上千支光明火箭,齐齐爆射向他,于是在香江江面上突然出现千道流光,在河面上空划出优美的弧度,全部奔流到一点,而那一点因为太黑,根本就看不见。

    只有我们靠的近的拥有灵力才能看见那一点其实是个浑身漆黑,诡异可怖的瘦弱老人。

    折澜轩静立不动,让千支光明火箭直接临身,当所有的光芒消失,他看起来依然完好无缺,只听他轻轻叹道,不错,伤了我的皮毛。

    我眼皮微微跳动,魂识微动,脚下的白莲直接旋飞到我的面前,挡住我的身体,形成莲花御盾,轻轻旋转着。

    折澜轩一步踏出,身影骤然消失,出现时,已经在莲花御盾之前,右拳再次轻飘飘的击打在莲花花蕊之上。

    莲花急速旋转起来,四十七片花瓣齐齐爆发出耀眼白光,那白光不如太阳炙烈,但是却比太阳温暖;那白光也不比太阳绚烂,但是却比太阳圣洁;那白光不比太阳光明,但是却比太阳温润。

    那白光只要照在人的身上,仿佛便能净化和驱除人内心以及灵魂里的一切罪恶和阴暗。

    那白光仿佛是这世上最本源的神圣之光。

    那白光凝聚在一起,形成一个乳白色的光茧,包裹着折澜轩,随着白莲的转动,他身上的黑色便一点一点的褪去,越来越白,他身上那诡异而可怕的气息也在一点一点消散,他正在被净化,正在一点一点的恢复到原样,也许还不止。

    我静静的看着正在一点一点恢复到正常的折澜轩,他好像从梦中苏醒,一动不动,呆呆的看着前面那急速旋转着的白莲

    是的,便是我也是第一次发现这白莲居然拥有如此可怕强大的神奇力量,不但可以吞噬他人的力量,居然也可以净化他人身上的邪恶与阴暗。

    当白莲停止转动,当折澜轩身上的乳白色光茧淡化消逝,露出折澜轩的身影,所有人看到他都不禁睁大了眼睛,他原本的一头黑发,此刻全部变成了银丝。

    他仿佛大梦初醒,怅然若失的看着我,苦笑道,你赢了,可以动手了。

    我轻叹一声,并没有准备出手,耳边突然传来一声怒喝,蠢货。

    然后我看到一只淡金色大手,破空而来,轻轻一把抓住了折澜轩,一闪而不见,再次看到折澜轩,他已经出现在数米外的水面上的一叶扁舟上。

    扁舟上一个黑袍男子盘膝而坐,一头黑发随意披散在背后,看起来年岁不大,仿佛只有三十来岁,容颜却是风神清朗,俊逸至极。

    他淡淡的看向我,那双眼睛恬淡而宁静,却仿佛看尽了世间百态,人世沧桑,深邃而悠远,一如从遥远的时空里看向我,隐隐散发着一股诡异而又可怕的淡金色灵光,我感觉头皮有点发麻,强忍着不让自己的身体颤抖。

    那折澜轩看到黑袍老者,急忙跪下,低头不敢言语。

    黑袍男子轻轻道,没用的东西,打不过就寻死,你活了一千多年,活到狗的身上去了不成。

    折澜轩此刻就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头只差没低到船板上去,微微颤抖着,不敢言语。

    黑袍男子轻轻道,我一直叫你们安守本分,不要自以为是,肆意妄为,你们不听,活该有今日之祸,今日这一战,折家高手十去其五,折损一半,看你们以后还怎么嚣张跋扈,受了教训以后就该老老实实安安稳稳的做人做事,须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不然到时候只会给折家带来灭顶之灾。

    这澜轩依然不敢言语,只是不停的颤抖着,仿佛恐惧到了极致。

    不但是他,此刻所有看到了黑袍男子的人都仿佛面对天威,无人敢动,无人敢说话,甚至连呼吸和心跳都被一种无形的压力压制得很慢,天地俱寂,万籁无声,我感觉有些口干舌燥,想要喝点水,或者说句话,但是却仿佛没有力气,浑身不能动弹。

    那黑袍男子看着我,似笑非笑道,小家伙,你很不错,光明之子,呵呵,万年都难得一见啊,你那朵莲花很有意思。

    我暗暗深呼吸,发现自己可以说话了,强迫自己看着那男子,不卑不吭道,前辈过奖了。

    呵呵,我可没有过奖,你当得起,不过,你今日杀了我折家这么多人,折家一半的势力都被你一人给灭掉了,下手有点狠啊。

    我苦涩道,我若不杀他们,他们定要杀我,我还想活着,所以我只能杀了他们。

    黑袍男子呵呵笑道,也对,杀人者,也要有被杀的觉悟,我就不怪你了,不过,你那朵莲花不错,借给我玩几天怎么样?

    我神色微变,暗骂道,果然没一个好东西,想要老子的东西,做梦去吧。打定主意,我沉默着,静静的与那黑袍男子对视着。

    黑袍男子微微笑道,小家伙,我只是借你的东西玩几天,你不会不答应吧?

    我深呼吸,微微笑道,如果我不答应呢,前辈,您会怎么做?

    不答应?他微微皱眉,似笑非笑道,如果你不答应,那很简单,我就自己拿呀。话音刚落,他的右手轻轻探入空中,看起来很慢很慢,但是那只手却已经出现在距离我的十米之外,泛着淡淡的金光,径直抓向我的白莲。

    我嘴角扯出一个弧度,白莲瞬间消失,直接回到了我的魂界星空之中,那只淡金色的大手抓了个空,因为感觉意外而微微停顿了片刻,耳边听到那男子轻咦一声,微微笑道,果然有点意思,那就把你抓回去。那只大手再次向前移动,刹那间就出现在我的面前,直接掐向我的脖子。

    我大怒道,老杂毛。直接闪身,一头扎进香江水中。

    耳边传来那老杂毛的轻笑声,跑得了吗,我看上的,你便是上穷碧落下黄泉,也逃脱不了。

    他好像成心戏弄我,并不想直接抓住我,那只淡金色大手一直跟着我沉入水中,相距不过半米,不管我在水中如何奋力前行,都无法摆脱,只保持着那半米之距。

    我咬咬牙,并不多想,只能奋力在水中前奔,然而水中阻力很大,我的速度要比外面慢了许多,不管我跑到哪里,只要我一回头,就能看见那只淡金色的大手,他仿佛能够延伸到无限。

    我暗骂道,狗杂毛,你今日这般戏弄我,只要我今日不死,他日我若是不杀你誓不为人。

    呵呵,小家伙,我劝你还是省点力气,别跑了,我说过你就算上天入地都不行。你看看你,杀了我们折家几个绝顶高手,还杀了我最喜欢的后代子钰,我都没杀你,只要你一朵莲花把玩把玩而已。

    我一边逃跑,一边魂识传音,怒吼道,去你妈的,我杀他们是因为他们要杀我,是他们该死,是他们技不如人。

    呵呵,你说的也对,所以你现在遇到我,我比你强大,我是不是就能杀你,然后抢夺你的宝物?

    我传音怒骂道,要杀就杀,屁话那么多,真以为老子怕你。我猛然止步,整只右拳都燃烧成一团银色光明烈焰,狠狠一拳砸向那只淡金色的大手。

    呵呵,小家伙,你敢对我动手?他轻笑着,食指伸出,轻轻点向我燃烧着的拳头,我拳头上面的火焰快速熄灭,手腕传来一阵剧痛,整只右手的骨头好像断碎成一截截,我感觉我的右手被废了,虚软而无力的垂落下来,再也无法动弹。

    我闷哼一声,咬着牙,再也顾不得怒骂,转身继续急速奔逃。

    那只淡金色大手再次移动,很快就追上了我,与我还是保持着半米之距。那轻佻而又讽刺的声音再次在我的耳边响起,他呵呵笑道,小家伙,意志不错,不过,你能逃几时,你能逃到哪里呢?算了,不跟你玩了,你虽然不错,但玩起来还是没什么意思。说完他再次伸出食指,轻轻一指不紧不慢不轻不重的点在我的后背心。

    我再也忍不住惨嚎一声,身体在水中却依然摔飞出去十几米远,当我的身体不再向前飞去,却也动弹不得,感觉全身的骨头都都被打断了,那种痛钻心刻骨,无法言语,鲜红的血液沿着我的嘴唇汹涌而出,汩汩不绝,染红了我周遭的寒江水。

    我的身体在寒江水中缓缓下沉,一点一点沉入那深邃而又阴冷的江水之中,这一刻,我就像一根浮萍,没有根,没有方向,没有前途,没有未来,我就像一只被搁置在掌间的蝼蚁,任他人揉捏和玩弄。

    苦笑着,我就要死了吗?真不甘心啊,还没有找到那个抛弃我和妈妈的男人,还没有找到那个幕后的操控者,还没有真正的和香儿在一起,还没有帮夜变成一个真正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