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77——不愿做棋子

    更新时间:2017-11-24 22:44:22本章字数:3389字

    而此刻我无法动弹,就漂浮在它的面前不远处,它又不屑吃我,很奇怪的我也不感到害怕,反而异常的淡然和宁静。

    然后我想到了小灵鱼儿,她和我一样,也正静静的看着灵仙一般的它,如果这个世上真有灵仙,那么它一定算是。

    小灵鱼儿看着它,不但不感到害怕,反而还向它眨了眨眼睛,娇俏而可爱,这一刻,我看到它眼中的那股凶戾和残暴竟然隐隐退散消逝,那双血红色的眼睛一点一点变成了玄黑色。

    虽然他凶恶狰狞的样子没有改变,睨视天地的气势没有收敛,但是它那双眼睛却已经回归了恬淡和宁静,看着小灵鱼儿,就像长辈看着欢喜的晚辈,哥哥看着疼惜的妹妹。

    小灵鱼儿六彩鱼尾轻轻一摆,便松开了我,但我的身上还被一团六彩灵光笼罩守护,漂浮不动,不至于沉坠下去,也不至于被这阴冷入魂的江水给冻死。

    小灵鱼儿眨眼间就出现在钩蛇的面前,六彩鱼尾轻轻一摆,撒娇般盈盈旋舞,娇媚而优雅,那一刻我看到钩蛇的眼中居然现出了一抹无奈,它转动眼睛冷冷的看了我一眼,然后轻轻转身往深水里游去。

    原本静止不动的我突然感到有一股无形的力量笼罩着我,带着我往深水里沉去,那只小灵鱼儿围绕着我旋舞一圈,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然后停落在我的右边肩膀上面,乖巧而恬静,这一刻我的内心感到一股从未有过的安然和宁静。

    很快便到了这名副其实的万丈深渊的底部,没有看到什么宝物,也没有淤泥水澡,什么都没有,钩蛇自顾自的盘旋成一座小山,抬起脑袋淡淡的看着我和我右肩的小灵鱼儿。

    我魂念微动,白莲直接出现,漂浮在我的面前,白光熠熠,温暖圣洁,小灵鱼儿看到白莲,好奇的盯着看了半天,腰肢轻轻扭动,围绕着白莲优雅旋舞。

    那原本平静淡漠的钩蛇看到这白莲,那双玄黑色的眼睛瞬间充血,变成赤红色,汹气滚滚,猛然暴起,狰狞的脑袋眨眼间就出现在白莲的面前,那一刻我从它的那双赤红色的眼睛里看到了犹疑,忌惮,警惕,还有激动和向往,等等多种复杂情绪混合在一起,只是很明显它不敢靠得太近。

    它眼神复杂的盯着白莲看了十来分钟,眼中的赤红色渐渐退去,恢复成玄黑色,然后冷冷的看着我,眼神同样十分复杂。

    我知道它绝不是简单的凶兽,观察它这么久,我知道它的智商一点也不会比我低,毕竟他成长到如今这个地步,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年的艰苦修炼。

    只是有一点很奇怪,不论是它,还是小灵鱼儿,真正的实力早已超越了御空皓灵,而它钩蛇的实力绝对在镇元太玄真灵之上。

    这九天世界,除了人,任何生灵只要机缘巧合修炼到御空皓灵级别便可随意的化身人形,它们的实力强大至斯,为什么却不化身为人,是不愿意,还是因为某些原因而不能?

    它就那样看了我十来分钟,身体再次盘旋在一起,然后缓缓合上了双眼,再也没有了任何声响,想来是要睡觉了。

    我微微皱眉,盯着它看了几分钟,也没瞧出个所以然来,索性不看了,看向小灵鱼儿,它围绕着白莲戏耍了一会,大概是喜欢那上面散发出来的温暖而圣洁的气息,张开小嘴巴轻轻咬向一片花瓣,没有咬动,一双紫宝石般的眼睛滴溜溜的打转着,不知道它在打什么主意,不过她那精灵古怪的姿态实在惹人喜爱。

    我魂念微动,白莲眨眼间就放大了三十倍,小灵鱼儿微微睁大眼睛,好奇的看向我,我微微一笑,白莲一闪而出现在我的身下,我因为不能动,只能瘫软在莲花之上,感受着莲花散发出来的温暖而圣洁的气息,身上那刺骨入魂的阴寒之气渐渐散去。

    可能是因为太冷,身体有些麻木,全身骨头即便是断碎成一块块也没感觉到多么的疼痛和难受,然而随着身体越来越温暖,失去的温度渐渐回归体内,那碎骨之痛便越来越深沉浓烈,到最后疼得我全身都忍不住微微颤抖着。

    我魂念微动,白莲释放出的白色光芒渐渐浓缩凝化成一个白色光茧,将我笼罩其中,缓缓的修复着我身上的碎骨,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完全修复。

    而我也不能一直呆在这万丈深渊里,我毕竟不是水中的生物,在这里呆得太久,对我只有坏处没有好处,而且我还没有到五谷不食,吃风饮露的天人地步。

    脑海之中突然传来夜的声音,他淡淡道,白,你看起来不太好?

    我苦笑道,夜,你终于醒了,我以为你会一直沉睡不醒呢。

    你才沉睡不醒,没有黑莲守护,我沉睡的时间很长,也很难苏醒,不过这才多久不见,你怎么就搞成了这副凄惨的样子?

    被一个镇元太玄真灵强者追杀,若不是小灵鱼儿,我恐怕已经死了。

    夜微微沉默,凝重阴沉道,你怎么招惹了那种老怪物?

    先不说这个,你看看我们现在在哪里?

    咦,夜惊诧道,这是水中,香江里?

    香江之中的一个万丈深渊。

    盘坐在虚空之中的夜这时候才注意到那只仿佛沉睡了的钩蛇,猛然睁大眼睛,直直立起,便是一向淡定冷漠的他,也不禁失声道,什么怪物?

    你自己看?我有气无力的回应着。

    夜的双眼腾起阵阵阴气,冷冷道,钩蛇?

    你猜对了。我苦涩一笑。

    上古神兽,也是有名的凶兽,被称为杀戮凶神,怎么在这里?

    我对夜翻了个白眼,魂识传音道,你问我,我问谁去?

    夜疑惑道,他竟然没吃了你?

    吃了我,也就等于吃了你,你我还能这样从容交流?

    不至于啊?

    小灵鱼儿跟他好像很熟,托小灵鱼儿的福,那位钩蛇老兄才不吃我,估计也是不屑吃我。

    我怎么感觉你成了一堆烂泥?

    全身骨头都断了,没死已经不错了,真得多亏小灵鱼儿和钩蛇兄啊。

    那位镇元太玄真灵老杂毛遇到了钩蛇?

    呵呵,这钩蛇兄太凶残了,一口便咬掉了那个老杂毛一条小手臂。

    夜嘴角微微上翘,冷笑道,这是一只已经完全成年的钩蛇,不知道在这里盘踞了多少年,不过最少也有三千年了,即便是镇元太玄真灵强者,在他面前就像惊世魂灵以下的修炼者在我们的面前一样不堪一击,他能逃走,已经是运气了,不过想来那打上你的老杂毛要老实很长一段时间了。

    看得出来。我撇撇嘴,传音道,这钩蛇兄也太霸道威武了。

    如果这世上还真有灵仙,它便是,能够与他对战的只有真正的九霄雏凤玄灵灵王。

    九霄雏凤玄灵灵王?

    达到九霄雏凤玄灵灵王境界,方为真仙,不过这世上还不存在这样的强者吗?夜喃喃自语道,九天诸界,一天九霄,一霄一王,九霄九九八十一王。

    我不是很懂,但大概明白了,沉吟片刻,那一直将我们玩弄于股掌之上的幕后黑手是个什么境界?

    不好说。

    九天世界,每一天只能有九位九霄雏凤玄灵灵王吗?

    是,这是天道所限,谁也不能更改。

    那如果我们有朝一日晋级了九霄雏凤玄灵境界呢?

    那也不过是九霄雏凤玄灵灵仙,不是灵王,每一位灵王都会得到天道的认可和加持,远远不是一般的九霄雏凤玄灵灵仙所能抗衡的。

    只要我们不断的努力和进步,我们就能把他揪出来,看看他到底是谁,到底要干什么,不但散布仙人佩在你的手里,还散布我认识你,不然我也不至于被追杀到这样惨。

    你能活着已经不错了,想要再进一步,谈何容易,我们和他们一样,需要不停的吞噬我们需要的力量,那幕后黑手故意引诱那些拥有我们需要的力量的人前来截杀我们,反而被我们所杀,成为我们进步的垫脚石,看来他很想让我们快速成长起来,你说,他就不怕我们超越他,然后他杀了他?

    我沉思片刻,淡淡传音道,想来他一定有所依仗。

    会是什么依仗?

    夜冷冷传音道,我猜不到,也不必猜,该知道的时候自然就知道了。

    我苦笑道,时候到了才知道,会不会太晚?你不要跟和尚一样打机缝。

    与其费力猜想,不如好好养伤。看你这样子,我今日是不可能用这具身体了。

    我呵呵笑道,如果你不嫌这身体是滩烂泥,用一用也无妨啊。

    没有兴趣。夜再次盘腿缓缓坐好,淡淡的看着我。

    我淡笑道,恐怕你要等很久了。

    等很久总比死了要好。

    我沉吟片刻,轻叹道,也许从一开始我们都不过是棋子,但棋子也有棋子的尊严。

    夜冷冷回应道,我不做棋子。

    我微微笑道,我也不做棋子。

    那便找个机会把棋主给杀了就是。

    如果有这种机会的话,我绝不会放过的。我似笑非笑的看着夜。

    那条小灵鱼儿静静地盯着白色光茧之中的我,眼神恬淡而又温柔。

    我微微笑道,小灵鱼儿,谢谢你又救了我。

    她不动,只是静静的看着我。

    我微微笑道,能不能告诉,你到底是谁?你是不是五百年前扶风救过的那条小鱼儿?

    她依然不动,只是静静的看着我。

    我暗叹一声,轻轻道,我现在不能动,不能陪你玩,你自去玩耍好吗?

    她自然知道我受伤了,一双紫宝石眼睛眨了眨,腰肢轻轻扭动,便围绕着那笼罩着我的白色光茧旋转起来,每旋转一圈,尾巴轻轻一甩,便有六彩灵光自她的尾巴上散发出来,迅速覆盖在那白色光茧之上,数十次之后,那白色的光茧已经变成了六彩之色,绚丽如同瑰宝。

    那六彩光茧散发出来的六彩灵光,一丝一丝缓缓钻入我的皮肤其中,仿佛一粒粒微小的六色光点,在我的血脉之中温柔流转,我感觉好受了许多,不再那样疼痛。我知道她在用自身的灵气帮助我疗伤接骨,我微微笑道,谢谢你,小灵鱼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