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78——六彩天泪

    更新时间:2017-11-24 22:52:51本章字数:3388字

    小灵鱼儿停下来,化作一道紫光,嗖的一下便直接出现在六彩光茧之内,静静漂浮在我的面前,双眼一动不动的凝视着我,十来分钟后右眼轻轻眨动了一下,宛如精灵般可爱而又迷人。

    一滴绿豆般大小,散发着六彩灵光的眼泪自她的右眼中缓缓流出,那六彩泪珠静静地漂浮在我的面前,如同六彩宝石,闪闪发光,绚烂夺目,玄妙不可方物。

    夜惊讶传音道,六彩天泪?

    六彩天泪?我伸盯着那颗六彩泪珠,疑惑道,这是什么东西?

    夜轻叹道,应该是传说中的天地灵鱼的眼泪,我早就有所猜测,只是她并未完全成长起来,不敢确定。它的尾巴已经完全长成六种彩色,一种色彩代表一种级别,一种色彩代表一次蜕变,那么她便是六彩灵鱼,她的实力恐怕已经是镇元太玄真灵九品巅峰强者。

    天地灵鱼,天灵派中好像有所记载,不会是那种一旦成长起来实力强悍无比的天地灵鱼吧?我好奇的盯着这条小小的但是美丽的六彩灵鱼,不说她实力的高低,光是她身上的灵气以及双眼中的睿气,便知道是难得的神异灵物。

    夜感叹道,想来不会错了,没想到现如今还能看到这种传说中的秉承天地而生的灵物,传说天地灵鱼的泪珠是天地至宝,便是传说中的神和仙都垂延不已。天地灵鱼的每一滴天泪都蕴含折强大无比的天地灵气和神妙用处,可惜才六色,一旦成长到九色,那便是超越了九霄雏凤玄灵灵王的无上存在。

    稍作沉吟,夜赞叹道,传说天地灵鱼的天泪,只要一颗,便能杀死任何一位九霄雏凤玄灵灵仙,只要一颗,便能让死人复活,只要一颗,便能让一个凡人直接成就灵仙仙位,不过一条天地灵鱼要成长到九色齐全,至少需要五千年的漫长时光,想来她至少修炼了两千年以上了。

    这么神奇?我睁大眼睛盯那颗如同六彩宝石一般的细小泪珠,然后想到了夜那一句至少修炼了两千年,不禁急忙问道,你说她至少修炼了两千年?

    夜淡淡回应道,是的,两千年修炼出六种色彩已经实属不易,后面三种颜色,一千年能修炼出一种,就是极致了。我知道你怀疑她是五百年前你救过的那只小鱼儿,但我可以告诉你,绝不是。

    我怅然若失的盯着小灵鱼儿,轻叹道,你真的不是她吗?

    小灵鱼儿一动不动,只是静静的凝视着我,我知道她能听懂我的话,只是不明白她为何从不作答。

    夜淡淡传音道,不过是一条小鱼儿,而且那条鱼儿只是一条平凡的小鱼儿,即使那时候她已经有些许的灵智,但也不可能短短的五百年就成长到如今这种地步。

    那她为何一而再再而三的帮我救我?

    看上了你啊?夜似笑非笑的盯着我。

    我朝夜翻了一个白眼,因为不能动弹,只能静静地凝视着小灵鱼儿。

    夜轻轻传音道,只可惜,传说中每一条天地灵鱼只有九十九片神麟,一旦流下一滴泪,神麟便会少去一片,一旦神麟全部失去,就会被打回原形,陷入混沌,永世不得苏醒。

    我急忙看向那条灵鱼,用魂识小心翼翼的包裹住她细小柔软的身体,她一直盯着我的眼睛,想来因为没有感受到我的敌意和恶意,所以并未作出反抗,而是一动不动的任由我的魂识查探她的身体。

    果然,她的腹部少了一片精美的紫色神鳞,露出小指甲盖般大小的一片乳白色肉身,对于她原本纤细的身体来说就像一道可怕的伤口,我不禁有些心疼和难过,急忙道,小灵鱼儿,这怎么行,我谢谢你的好意,不过,这可是你力量的本源,是你千辛万苦才修炼得来,你赶紧收回去,不然身上多出这么一道伤疤,多难看,我死不了,休养一下便好了?

    夜轻轻道,没用的,既然已经消失,就代表不存在了,你还给她,也没有用的,也不补回来,对于她来说,少一片神麟便是少去了一片,只有付出百倍千百的努力修炼方能补全,等我们足够强大,好好守护好她便是。

    我轻叹一声,不能动,便只能用我的魂识轻轻的抚摸她腹部那块伤疤,她能感应到,但没有躲避,任由我的魂识轻柔抚摸着她娇柔的身体,紫宝石一样的眼睛轻轻地眨呀眨的,娇态可掬,可爱调皮。

    那一刻我有一种很异样的感觉,仿佛在抚摸一个女子的身体,我甚至能感受到她的羞涩和好奇。

    不过,她只让我摸了三下,腰肢轻轻扭动,轻盈而优雅的逃离了我的魂识,然后看着漂浮在我面前的那颗六彩泪珠,轻轻眨动眼睛,好像在跟我说,你快点吃了它。

    我微微笑道,你是要我吃了它?

    她轻轻眨了下右眼,然后点了一下小脑袋。

    我不禁大喜道,果然是通灵聪慧啊。

    夜嘴角微微上翘,传音道,你也太小看九彩灵鱼了,她生来就是天地灵物,智商随着修为高深而增长,虽然不懂世事,但智力绝不会比你我低。

    我盯着天地灵鱼,柔声笑道,谢谢你。

    她又眨了一下右眼,小腰柔柔款摆舞动,如美人起舞,翩跹不绝,让人爱之深切,不忍伤害半分。

    深呼吸,我朝六彩灵鱼真心诚挚道,谢谢你今日舍身救我,来日我定十倍报答。

    她又眨了一下右眼,六彩鱼尾轻轻一甩,飞出一道六彩灵光,包裹住那颗六彩天泪,径直飘向我的嘴前。

    我微微一愣,深深而又温柔的看着小灵鱼儿,然后张开嘴巴,那颗六彩天泪轻轻飘入我的口中,直接滑落我的咽喉,进入腹中。

    果然,腹中传来一股极其舒服的温热,仿佛形成了一个温暖的气团,很快便沿着血脉,扩散到全身每一处地方,所过之处,所有受损的五脏六腑奇经八脉都迅速愈合,断碎的每一块骨头都快速对接粘合在一起,大概过了一个小时,我感觉全身上下再无丝毫的疼痛和难受,反而说不出的轻盈和畅快,感觉自己好像得到了一种新生。

    我直接坐起身来,感觉全身上下每一处地方都充满了使不完的力量,很想张开嘴巴大声长啸,轻轻运转灵力,体表外腾起一股银色灵光,双拳微微握紧,骨节清脆炸响,我知道我已经痊愈了,力量更加的凝练和自如。

    看向天地灵鱼,我柔声笑道,谢谢你小鱼儿。

    她眨眨右眼,纤柔的身姿轻轻旋转,翩然起舞,曼妩而绝世。

    这一刻,我很想再一次摸摸她的身体,但我没有做,既然她的智商不低于我,我再去摸她,感觉跟轻薄差不多。

    我微笑着传音道,夜,果然神异,不但伤势痊愈,还更胜从前。

    那是,不过,这种事情也只有你才遇到了,天地灵鱼啊,传说中的东西,居然真的存在,她可是天地的宠儿,听说即便是抓住了,她若不心甘情愿的把天泪给你,你即便是杀了她吃了她也没有任何作用,传说不但无用,她的身体和神麟还在临死前产生一种剧毒,可以毒杀一切。

    那岂不是无人无物敢招惹她?我好奇的盯着六彩灵鱼。

    可以这么说,不过总有那种不怕死不要命的,人心最是贪婪,传说中有不少强大的灵仙为了得到更大的力量和更高的仙位,也会不顾一起的抓捕她们,但都没有什么好下场的。

    她们很多吗?

    夜嘴角微微上翘,邪邪道,这种天地灵物,你觉得会很多吗,九天诸界,一天一条,能有九条,便是极致了。

    看着六彩灵鱼,我柔声笑道,小鱼儿,听到了吗,你可是天地灵物,所以,一定要小心啊,千万不要被那些坏人给逮住了。

    她听懂了我的话,微微眨动了一下右眼,围绕着我舞来舞去,欢快轻盈。

    魂识微动,我的身上腾起一股银色灵光,那笼罩着我的六彩光茧直接散去,消失无影,我缓缓起身,轻轻道,破茧成蝶。

    已经恢复自如的我,脚下那四十七片白莲化作一道白光直接没入我的眉心之间,进入魂界星空之中,渐渐隐没不现,六彩灵鱼乖乖的趴在我的右肩之上,我微微一笑,轻步走向那即便是睡着了也威武霸气的钩蛇面前。

    他即便是盘踞着,也像一座小山,我站在他的面前,如同蝼蚁,他若要弄死我,估计也就是张张嘴巴的事情,就如我们按死一只蝼蚁一样不费吹灰之力。

    我抬起头来凝望着他,自然而然便充满敬畏。

    夜也抬头凝望着他,神色凝重而警惕,轻轻道,果然是钩蛇。

    我微笑传音道,他那些钩子尖刺可不是假的啊。

    夜瞥了我一眼,没好气道,那些钩子尖刺,你若能拥有一把,便是神兵利器,九霄雏凤玄灵灵仙之下,任凭灵气多么浑厚雄浑,护体光茧多么坚硬强悍,一戳就是一个窟窿。

    我咂咂嘴吧,传音笑道,要是能有一把,那就好了。

    夜冷冷道,你做梦吧你?

    我呵呵笑道,意yin一下也不行?然后我感觉到两束冰冷至极、凶悍滔滔的目光锁定了我,不用想不用看也知道定是那钩蛇睁开了眼睛,正冷冷的没有丝毫感情的看着我。

    我暗暗深呼吸,抱拳朝着钩蛇深深一拜,万分敬畏道,多谢前辈救命之恩。

    钩蛇只是冷冷的看了我一眼,然后看向我右肩之上的六彩灵鱼,冷冰的眼神渐渐化为温柔和无奈,六彩灵鱼却朝他眨眨右眼,就好像一个小姑娘在跟自己的大哥哥调皮和撒娇,娇态可掬。

    钩蛇转动眼睛,淡淡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再次缓缓的合上了双眼。

    我暗暗松了一口气,恭敬道,小子谨记前辈的救命之恩,不过小子尚有要事去办,他日定来拜望前辈,小子这就告辞了。

    钩蛇一动不动,根本就懒得或者不屑搭理我,我也正乐得这样,这万丈深渊,与这么一尊凶神呆在一起,我时时刻刻都有种胆战心惊惶恐不安的感觉,还是早些出去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