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84——映媚的请求

    更新时间:2017-11-27 22:33:41本章字数:3325字

    对面三十米外,已经没有了魂魄,只剩下躯体的剑倾城,在身体尚未沉入江中之前便轰然破碎开来,化成了无数的银色光点,那些光点迅速飞入夜空之中,凝化成一柄银色光剑,划破夜空,留下一道淡淡的银色轨迹,而后消失不见。

    我轻轻道,就算不复存在了,也要回家吗?看着那光剑消失的夜空,我静默了许久,然后缓缓转身,看向五十米外的那艘小船。

    我笑了笑,一步一步走向那艘小船,魔笛和映媚张大嘴巴,呆呆的看着我,半天也没回过神来,我对映媚淡淡道,走吧。

    映媚猛然回过神来,急忙恭敬无比道,是。

    我淡淡的看了有些魔怔的魔笛一眼,嘴角微微上翘,然后转身踏着江面,直接往对面走去,一江之隔,便是雪城。

    在经过心无涯的身边的时候,他也同样在发愣,我对他笑了笑,继续向对岸走去,映媚紧紧跟随在我的身后。

    十步之后,心无涯突然怪叫一声,轻轻嘀咕道,阿弥陀佛,这世上咋啦,怎么如此多的变态怪物,简直是妖孽横行啊,不行不行,小僧得回去修炼才行,不然迟早没得混啊。

    我淡然一笑,转头看向心无涯,他也正好看着我,我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一丝似笑非笑的笑意。

    心无涯急忙摸摸光头,讪笑道,夜兄,夜大哥,夜大侠,小僧绝没有骂您的意思,小僧只是仰慕您,对您的仰慕之情犹如这淘淘香江之水,绵延不绝。

    看他那副滑稽搞笑的模样,我淡淡道,滚。便再也不理他,大步往河对面走去。

    心无涯急忙道,我滚,我滚给你看,夜兄,我正在滚呢,你看看呀。

    我摇摇头,嘴角微微上翘,我也算见过泼皮无赖,但是却没见过他这样的破皮无赖。

    上了河岸,映媚突然快步小跑到我的面前,直接跪地乞求道,请您帮帮我。

    我微愣,不解道,你想让我帮你什么?

    映媚凄凄道,我想让您救救我的夫君。

    我嘴角微微上翘,淡淡道,我为什么要救你的夫君,我可不欠你的。

    映媚抬头看着我,媚眼含泪,神色悲戚道,我知道您不但不欠我的,还对我有大恩,但是我夫君快不行了,请您去救救我的夫君。她咬咬牙道,只要您能救活我的夫君,我愿为奴为婢,终生伺候您,您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我沉默片刻,冷笑道,你不是不愿意吗,说我要是敢欺负你,你就马上自杀,这会儿怎么求着为奴为婢的伺候我?

    我!她脸色苍白,微微颤抖道,可我不想我夫君死,只要他能活着,我做什么都可以。

    我不再说话,静静的看着她美目中那份怯弱,那份委屈,那份哀伤,那份苍凉,那份渴求,这一刻,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忍不住暗叹道,真是个傻女人。随后淡淡道,走吧。

    她大喜过望,激动不已道,您答应了?

    我淡淡道,我可以去看看,但救不救得了,我不负责。

    她急忙点头道,谢谢您,谢谢您。

    我淡淡道,带路。

    好。她急忙起身,身体化作一道黑影,奔走如风。

    我不紧不慢的跟着她,半个小时后,来到一片荒郊野外的杂草丛里,她拨开草丛之后,露出一个斑驳的井盖,她右手轻轻一挥,井盖飞起,然后对我恭敬道,就在这里面。

    我略微惊讶,不过一想到她是蜘蛛精,也就释然了。

    她脸色微红,轻声道,还请您不要见笑,暂时委屈您一下。

    我淡淡道,带路吧。

    她直接跳入那井盖之中,我也跟着跳了进去,那井盖便自行盖上,悄无声息。

    井不大,水很凉,也很深,若不是我控制好身上的阴暗之气,恐怕会被我的阴暗之气直接凝冻成冰。

    下了大概有百来米,井壁上出现一个深蓝屏障,想必是隔绝井水用的,她直接穿透而过,屏障完好无损,我淡淡一笑,随之进去,也没有破坏那道屏障。

    过了屏障便是一条刚好一人来高、可容两人并列走过的通道,通道有百来米长,通道的尽头又是一道深蓝色屏障,隐隐可以看到里面传来亮光。

    我和她一起进入那道屏障里面,然后我看清楚了里面的一切。这是一间方形石室,长宽高差不多都有7米的样子,四面墙壁都镶嵌着黑色石块,顶端正中镶嵌着一颗鸡蛋大小的明珠,散发着乳白色温暖而迷人的光辉。

    这是夜明珠,也是灵石的一种,只不过很是稀少珍贵,这么大的一颗,恐怕价值连城,但我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对于一只活了八百年的妖精来说,弄一颗夜明珠并不算什么。

    石室里除了那颗夜明珠之外,地上只摆着一张木桌子,四把木椅,桌上放着一个白玉茶壶,四个白玉小茶杯。

    一面墙壁上摆着一个红木书柜,造型古朴典雅,书柜上面摆满了各种各样的线装书籍,看样子都是古物珍本,粗略扫过,不下一千五百本,就这些古书,恐怕价格也不比那颗夜明珠差了多少。

    书柜前面一张古朴的红木书桌,配着一张红木靠椅,桌上有毛笔笔架,笔架上摆放着六支型号不一的毛笔,还有一个很精美的暗红色砚台。

    看到这些所有人都会觉得这是一间书房,的确算是书房。

    然而,这些东西我都是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我的眼睛一直都盯着对面的那边黑石墙壁,那墙壁之上有一个巨大的白色蜘蛛网,那网应该经常被映媚吐丝加固,所以看起来十分坚韧,蜘蛛网的中间有一个巨大的白色丝茧,就像一个白色蚕茧,不用魂识,也看不见丝茧里面有什么。

    映媚轻步过去,右手轻轻贴着那丝茧,手掌上爆发出一团璀璨的深蓝色灵光,那原本白色的丝茧渐渐变成一种近乎透明的水蓝色,然后我看到那里面正有一个男子静静沉睡。

    那男子一身白色儒袍,一头银发,面目苍老,满是皱纹,但恬淡宁静,安然祥和,嘴角还带着一抹恬美而又安逸的浅淡笑意。

    这是一个老人,一个很老很老的老人,但再老他也是个男人,一个已经死去的老男人。

    我颇为意外,我以为那里面沉睡的会是一个风神俊秀的年轻男子,不过看这老人的模样,年轻的时候应该长得不差。

    映媚痴痴的望着那沉睡的老人,眼神是我从未见到过的柔情与悲伤。

    我轻步过去,隔着那水蓝色丝茧,缓缓释放魂识,笼罩住整个水蓝色丝茧,细细感受着丝茧内沉睡的老人。

    我忍不住微微皱眉,那老人看起来只是沉睡了,其实早就没有了呼吸和心跳,早就已经死了,而且应该是老死的,死了不下于二百年。

    他之所以还能不腐不烂,还能保持栩栩如生的沉睡模样,只是因为这个守护着他的丝茧。

    当然,最重要的是映媚定然在这二百年里不停的耗费自身的灵力和修为来维持着他如今的模样,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映媚明明是修炼有成的妖精,却只有惊世魂灵八品的修为之力,想来这二百年为了这早已死去的老男子,不惜亏损境界修为,境界从御空皓灵一直慢慢滑落。

    我暗叹一声,看着映媚那深情而又悲伤的模样,我实在不敢开口对她说他已经死了,不用再浪费修为守护他了,就算她耗尽修为,他也不可能再复活了。

    我怕说了之后,她便再也没有了活下去的目的和意义。

    映媚看着我,轻轻跪下来,红着眼,凄凄道,我知道您修为强大,堪比真仙,请你救救他,请您帮我将他唤醒。

    我沉默片刻,轻轻道,你先起来。

    她乖乖起来,满目期待的看着我,我决定骗她,先骗着吧。

    我淡淡道,我现在还不能救他,我的实力还不够。

    她失望道,那您什么时候才可以救他?

    我淡淡道,如果我能活着从仙人墓出来,应该就可以了。

    她目光灼灼的看着我,急忙道,那请您一定要活着出来。

    我嘴角微微上翘,淡笑道,我当然会活着。然后转身看着那早已死去,却仿佛活着,却又堪比枷锁一样死死的锁着这只痴情的妖的老人。我轻轻道,其实他这样睡着也挺好看的。

    映媚轻轻抚摸着那水蓝色丝茧,就像抚摸着那男子恬秀的脸,动作温柔而又甜蜜,她柔声道,他醒着的时候更好看。

    我很想说,他就算还活着,那也是垂垂老矣,能好看到哪里去?不过情人眼里出西施,我当然不会这么说,每个人都有去爱和被爱的权利,妖当然也有,至于爱上谁被谁爱上,那是他们自己的问题,与他人无关。

    我也不想知道一只妖和一个凡人之间的故事,轰轰烈烈也好,平平淡淡也罢,中就一切都会成为过往。

    尘归尘,土归土。

    我淡淡道,走吧。不等她说话,我直接便往那道屏障之门走去,等我从井中出来,看了附近那并不好看的风景将近有五分钟她才出来。

    看到我,她愧色一笑。

    我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化作黑色残影消失在数米之外,她急忙跟上,我们的速度很快,不过因为怕她跟不上,我故意压制了速度,只是我真正速度的三分之一,到得香城师范大学也不过只用了三十分钟。

    夜已深,已经将近凌晨三点,我想小诗肯定已经睡觉了,只是不知道她在哪个宿舍,不过很简单,因为我的本魂黑莲在她的身上,我能轻易的感应到她在哪里。

    当我站在校园之中,缓缓闭上眼睛,细细感应,我感觉她存在的位置已经远远超出了学校的范围,我敢断定她不在学校,这么晚不再续宿舍睡觉,跑去了哪里,难不成又去找我去了,不过,方向明显不对,她的人还在雪区。

    我微微皱眉,脸色渐渐阴沉。

    映媚见我脸色不对,不敢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