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86——执痴

    更新时间:2017-11-28 22:18:42本章字数:3391字

    那夏鑫却再次拦住了我和萧诗的去路,看着我怨愤道,你是谁?

    我淡淡的看着他,嘴角微微上翘,淡淡道,我是谁,与你何干?

    他狠狠道,当然有关,我喜欢小诗。

    我看着小诗,微微笑道,那你喜欢他吗?

    小诗摇摇头,看着我柔声笑道,我说过,我只喜欢你,你是我的男人,我是你的女人,只是他一直纠缠着我不放而已。

    我看着夏鑫,淡笑道,你现在明白了?

    很多人在一旁围着看热闹。

    那两个站在了夏鑫左右的男生,神色不善的看着我,俨然打手的架势。

    不过在我眼里,他们只是那地上的爬虫,根本不屑一顾。

    夏鑫眼里闪过两抹凶光,冷冷道,小诗不喜欢我没关系,但是没有规定规定我不能喜欢她。

    我轻笑道,我没有说你不能喜欢小诗,因为你喜欢谁是你的事情,但你不能影响别人的生活,更不能让她不快,你可以喜欢小诗,但小诗却可以不喜欢你,可以拒绝你。萧诗喜欢的人就是我,是我的女人,所以,你纠缠着有男人的女人不放,你是在挑衅我,还是无视我的存在?

    萧诗听我亲口说她是我的女人,一张脸因为激动和羞涩而晕红盛绽,皎若太阳升朝霞,似有霞光万丈,宜喜宜嗔间,转盼流光,尽态极妍。

    我看着夏鑫,淡淡道,我和小诗想必已经说得很明白了,你可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

    夏鑫冷着一张脸,紧握双拳,咬牙切齿道,我不满意。

    说来听听?我饶有兴趣的看着夏鑫。

    因为我觉得你不配。他盯着我的眼。

    小诗愤怒道,夏鑫,配不配是我和夜的事,与你何干?我喜欢夜,我爱夜,跟你没半毛钱关系。

    夏鑫一张脸涨的通红,看着我冷笑道,她爱你我管不着,但是我觉得你不配,她也管不着对不对?

    对。我淡淡道,可是我配不配得上她,就像小诗说的与你何干,与你有半毛钱关系吗?

    夏鑫一张脸已经成了猪肝色,额头青筋凸暴,眼里怒火阴毒燃烧,只是尽力克制压抑着不让其爆发,许久,才狠狠道,的确与我无关,可你觉得你配得上吗,没人知道你的存在,没人看见过你,你就这样突然冒出来,向所有人宣布小诗是属于你的,谁能信服,小诗天天都不开心不快乐,你要真是爱她,又怎会让她不开心不快乐?

    我看着夏鑫,又看向小诗,认真而诚恳道,关于你说的这一点,我承认,我做的不好。

    你承认?夏鑫有些意外的反问我。

    我点点头道,我承认,错便是错,对便是对,我从不推卸任何责任。

    小诗抓紧我冰凉的手,柔声笑道,夜,我不怪你,我知道你忙,你有事。其实,我今天已经很开心很快乐了,因为你终于亲口说你喜欢我,说你是我的男人,承认我是你女人,有你这句话就足够了,有你这句话,所有的等待和坚守都是值得的。

    我缓缓握紧小诗的右手,柔声笑道,所以,你以后不用再胡思乱想了,也不用不开心不快乐,因为我不管在做什么,在哪里,始终将你放在心里。

    谢谢你。小诗喜极而泣。

    为何谢我,那我是否也该谢谢你?

    谢谢你喜欢我,谢谢你做我的男人。

    那么我也谢谢你,谢谢你一直喜欢我,一直惦记我,谢谢你愿意做我的女人。

    够了。夏鑫突然爆吼一声。

    我和小诗抬头看向夏鑫,小诗满脸怒意,我淡淡笑道,怎么够了,不够,还远远不够的。

    还有今生,来世,永生永世都要喜欢,都要相爱,都要在一起,这样才叫够了。小诗的话轻而柔,但却深情款款,沉重无比,就像对着诸天万界、满天神佛许下的最古老的不可更改的誓言。

    旁边围观的人都忍不住为她的勇敢、为她的深情、为她的执着鼓掌喝彩。

    夏鑫狠狠道,我不会放弃的。

    我冷笑道,我没有让你放弃。我盯着他那张充满怒火和怨毒的眼睛,冷冷道,你知道我为什么浪费这么多的口舌跟你说这么多吗?

    夏鑫不说话,只是恨欲狂的盯着我。

    我冷漠如刀道,我跟你说这么多,是希望你不要纠缠小诗,不要让她不悦,不要让她难做,你是男人,就要像个男人。要懂得尊重女人,尊重感情,尊重别人的选择。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不要去强求,因为你强求不来,还会惹人厌恶。

    夏鑫怒道,你敢骂我不是男人?

    我似笑非笑道,我有说吗?

    小诗怒道,夏鑫,你还有完没完?夜是我男朋友,是我男人,关你什么事?

    夏鑫隐忍着怒气,柔声笑道,小诗,你心思单纯,不知道这世界人心险恶,我怕你吃亏。

    我不等萧诗发飙,淡淡笑道,你的意思是我心思不纯,那么请问你,你的心思很纯吗?

    夏鑫怒极,冷冷道,我没有说你心思不纯,我只是担心小诗,不可以吗?

    萧诗讽刺道,我跟你不熟,也不需要你的担心,再说,我就是喜欢夜,我就乐意被夜骗,被夜欺负,与你又有什么关系?

    围观者,听到萧诗的话,都睁大眼睛看着萧诗,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就连我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不禁有些狐疑的看向萧诗,什么叫乐意被我骗,什么叫乐意被我欺负,天地良心,我可是到现在为止还没有真正的摸过她一下。

    萧诗也感觉自己的话说的太过彪悍,俏脸娇红,娇媚如花,紧紧咬着下唇,然后看着我,羞涩道,夜,我们走。

    我点点头,牵着她的手再次往门外走去,说实话,我心里已经对夏鑫动了杀机,他要是再不知好歹,一而再再而三的做拦路屎,我不介意教训他一下。

    不过还好,直到我和萧诗走到门口柜台,他们都没有跟上来,魂识微微一扫,夏鑫那双充满怨毒的眼睛正死死的盯着我和萧诗的背影,有熊熊怒火燃烧,只可惜他不是白,可没有白那种凭空放火烧人的本领。

    柜台上我退了溜冰鞋,看了萧诗一眼,她柔声道,我无聊的时候已经过来退掉了。

    那娇艳的女人看了一眼萧诗,又看看我,意味深长的向我眨眨眼睛。

    我微微一笑,直接牵着萧诗的手往门外走去,爬上那十六个台阶,回到人行道上,一下子感觉清静了许多。

    已经是深冬,深夜的风有些凉,虽然手上有结界隔离,可是给她的触觉还是十分冰冷,我本想放开她的手,她却微微一笑,反而紧紧握着我的手指,柔声笑道,不冷,我喜欢你牵着我的手。我的手是热的,我给你温暖。只要能和着你牵着手,无论是什么时候,无论是去哪里,我都感觉是在天堂。

    我突然很想摸摸她的脸,但是我却不敢,我真的怕冻伤了她,所以我只能静静的看着她,哪怕就这样看看她也是好的,原来她真的这么美,美得不可方物,美得我生怕她稍有损伤。

    她见我盯着她的脸看,俏脸娇红,春波流媚,如软玉温香,轻轻咬着下唇,柔柔道,我好看吗?

    我点点头,柔声道,好看。

    那你喜欢吗?她的声音有一种奇特的魅力,让我浑身微软,渐渐沉沦。

    我点点头道,喜欢。

    然后她上前一步,踮起脚尖,轻轻吻住我冰冷的唇,鼻息间,喷气如兰,令人沉醉。

    我一时间愣住了,忘记了召唤结界,也忘记了推开她,只是睁大眼睛,呆呆的看着她那双柔情似水、含情凝睇的眼睛。

    在我的视线中,以她的唇为中心,有一层淡薄的冰霜迅速蔓延覆盖住她整张香娇玉嫩的脸。

    我猛然清醒,急忙后退一步,离开她的嘴唇,她脸上的冰霜又快速的退却消散。

    她面色微微苍白,却毫无恐惧,只是静静的看着我,眼里有好奇和疑惑。

    我神色微冷,淡淡道,你有没有事?

    她以为我生气了,轻咬着下唇,摇摇头。

    我心里突然涌起一阵尖锐而又剧烈地疼痛和难受,这一刻,我很怨恨我为什么是黑暗之灵,我很想做一个正常人,就像那沐月一样,我想看一眼太阳,我想好好感受一下太阳的温暖和炙热。

    我很想抱一抱眼前这个胜过世间一切美景的娇俏女子,我很想感受一下香肌玉体的温暖和柔软。

    可是,我不能,牵牵手都不能,她只是吻我一下,就被冻住,就被冻伤。

    这一刻,我想大声咆哮,大声怒嚎,大声咒骂。

    她轻咬下唇,看着我,柔声道,对不起嘛,你别生气,我不是故意要亲你的,我只是有点情不自禁、难以自持。

    我握紧她的右手,柔声歉意道,你不该说对不起,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我没有怪你,我没有生你的气,我只是怪我自己,我只是生我自己的气。

    她急忙道,你干嘛生自己的气,干嘛怪你自己嘛?

    我轻叹道,你应该能感觉到,我不是个正常人,或者说我根本就不能算是个人。

    她柔声笑道,那有什么,我喜欢你,跟你是不是正常人,或者是不是人,没有多大的关系,我喜欢的就是这样的你,如此而已。

    我盯着她那双涎玉沫珠的眼,轻轻道,可我什么都给不了你。

    她微微笑道,谁说的?她握紧我的右手,轻轻道,你不就在牵着我的手吗?

    我沉默片刻,轻轻道,那是假的,我知道你知道我们根本就没有触摸到彼此的肌肤。我不能真正的牵着你的手,不能真正的抱着你,不能真正的吻你,不能给你想要的温暖,我们就只能这样看着彼此,却什么也做不了。

    她温婉浅笑,痴痴道,没事啊,你知道吗,只要能让我一直这样看着你,静静的看着你我就觉得很开心很快乐了。

    我苦涩道,也许,一天,一月,一年,两年,三年都可以,但是十年,二十年,三十年,甚至更久,你受得了吗?

    她不正面回答,娇羞道,那你受得了吗?那双剪水星眸,盯着我,一闪一闪的,微嗔微羞,如同呼吸的星星,流光溢彩,撩人心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