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87——打劫

    更新时间:2017-11-29 20:50:36本章字数:3352字

    我很快就明白了她的意思,虽没吃过猪肉,好歹也见过猪跑,我知道她在说调皮话,但也是真心话,柔声笑道,我不知道,但我不希望你受伤和不快乐。

    她含情默默道,只要你要我,我就绝不离开你。随后挥舞着小拳头,坚定而自信道,就算你不要我,我也要缠着你,缠着你一辈子,你怕不怕?

    我嘴角微微上翘,微微笑道,你觉得我会怕?

    她稍作沉默,微微泄气,幽幽道,可我怕,我怕你真的不要我。

    我轻轻道,我若真的不要你,就不会来找你。

    是哦。她惊疑道,夜,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啊?

    我似笑非笑道,我有千里眼顺风耳啊,不管你在哪里,我都知道。

    真的呀?她满脸惊讶的看着我。

    你真信?

    她点点头道,我信啊,认识你之后,我知道这世上有很多无法用科学来解释的事情,也许神话传说根本就是真实存在的,而且我知道你很厉害,所以我相信你啊。

    我没好气道,我说什么你都信啊?

    她点点头,像小鸡啄米,娇态可掬,灵动俏皮。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她有时候的确装傻,但是这一刻在我的面前,我知道她绝没有伪装自己。

    暗暗深呼吸,我柔声笑道,走吧,不早了,我送你回去。

    哦。她有些不情愿道,那我们慢慢走。

    夜太深,连车辆都很少,毕竟是冬夜凛寒,便是路灯都一一熄灭了。

    我和小诗就这样牵着手,慢慢前行,就算不说话,但却能清楚的感受到彼此的心意,就像她说的,只要在一起,只要牵着彼此的手,无论在哪里,无论去哪里,都是天堂,

    只要有你,哪怕地狱也是天堂;如果没你,哪怕天堂也只是地狱。

    一辆面包车突然在路边停下,冲下两个男子,拿着刀不由分说的架着我和小诗往面包车走去,小诗有些害怕,我对她眨眨眼睛,她马上就领会了我的意思,她也知道我的手段,很快便安静下来,不再挣扎和抗拒。

    上了面包车,面包车悠悠开动,车里还有四个男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看着我和萧诗,都面色不善,尤其是看着萧诗的时候,除了那貌似领头的寸板头壮汉,其余人的目光中都带着一丝yin亵。

    萧诗毕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即便有我在,还是十分害怕,脸色微微苍白,紧紧地握着我的右手,身体微微颤抖着。

    那些人的眼神实在不好看,眼睛实在该挖掉,我知道我干得出来。

    我轻轻拍了拍小诗的手背,柔声笑道,不怕,没事,你要相信我?

    她点点头道,我不怕,我信你。

    我淡然笑道,真不怕?

    她深呼吸,柔声道,有你在,我什么也不怕。

    寸板头壮汉看着我淡淡道,要亲热,等下选地方,这里不太合适。

    我看着壮汉,微微笑道,这里是不太合适,你找我们有什么事?

    壮汉淡淡道,看你样子,你好像很有钱?

    我似笑非笑道,如果我没有钱怎么办?

    壮汉凶狠道,没有钱,就吃一顿拳头。

    对,没有钱,就只能挨打了。其他的几个流氓起哄着,其中一人盯着萧诗,yin笑道,用女人抵也可以。

    萧诗猛的打了个多哆嗦,紧紧抓着我的右手,纯净的眼里尽是慌乱和恐惧。

    我凝望着她,柔声安慰道,别怕,你要相信我,你是我的女人,这世上谁也伤不了你。

    她看着我的眼睛,渐渐平静下来,紧要着下唇,重重点头道,我信你,我不怕。

    我抬头冷冷的盯着那刚才说用女人抵也可以的痞子,嘴角微微上翘,他看到我的眼神,冷不丁的打了个哆嗦,避开我的目光,不敢与我对视。

    那壮汉回头冷冷的看着那痞子,怒骂道,你他娘的说什么,不知道老子的规矩吗?老子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做坏人也要有坏人的规矩,你他娘的当屁放是不是?如果你闲活腻了,杀人放火你随便干去,老子可不敢陪你。

    壮汉继续道,要钱可以,打人也可以,但别的不能干。记住了,我们都是爹生娘养的,都有兄弟姐妹,都有亲人,凡事不要做得太绝太狠。下次老子再听到你说这种话,直接废了你。

    那痞子惶恐而哆嗦道,是,大柱哥,我记住了,下次再也不敢了。

    最好不要有下次。壮汉回头看着我,淡淡道,小老弟,生活不容易,我们也是为了一口饭吃。

    我点点头,发现这叫大柱哥的还挺有意思的,这年头有意思的人并不多见,就他那一句做坏人也要有坏人的规矩,便看得出来他本心不坏,而且做人做事讲规矩、有底线,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也知道人和qin兽的区别。

    看着他那双蕴含精光的虎目,看得出来他刚才说的都是真话,也看得出来他应该是个练家子。

    这人不错,我很喜欢,我淡淡道,你们想要什么?

    壮汉神色微凛,淡淡道,有钱当然要钱,没钱,就只有对不住老弟你了,你就要吃一顿皮肉之苦了。

    我微微笑道,幸好,我有点小钱。

    壮汉喜道,小兄弟不错,识时务者为俊杰,破钱免灾,是聪明之举。

    我淡淡道,你们想要多少?

    壮汉道,你有多少?

    我微微笑道,不算很多。

    壮汉道,那是多少?

    我淡笑道,我身上现金不多。

    壮汉道,那就去取?

    我道,取也只能取一点,有限制,你不懂?

    其中一人道,那当然是把你的卡给我们,密码给我们。

    壮汉点点头道,对,银行卡和密码。

    好主意。我微微一笑,掏出钱包,抽出我那张华宇金卡递了过去。

    壮汉接过卡,一看之下大喜道,这卡看起来就很漂亮,不错,老弟,你很会做人,哥也是个讲究人,绝不会为难你们。说完就拿出一个电子刷卡器,找我要密码,我直接给了。

    我觉得越来越好玩了,这年头连犯罪都高科技啊,随身携带刷卡器,不过我很奇怪,用刷卡器会留下线索,要是真查很容易查到他们的头上,他们就不怕?不知道是真傻,真不怕,还是有别的办法?

    小诗向我眨眨眼睛,我用魂识对她传音道,放心,你不觉得大柱哥很好玩吗?而且我们刚出溜冰场没多久就碰到这种事情,有点不正常?

    小诗微愣,眼睛缓缓睁大,看着我,不动声色的点点头。

    当壮汉用我的密码查看到卡里的钱,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瞪大眼睛看着刷卡器上显示的账目余额,愣是痴呆了半天,才回过神来,他艰难的吞咽了数口口水,抬头神色复杂的看了我一眼,哆哆嗦嗦的转完钱,将华宇金卡毕恭毕敬的递还给我。

    我接过卡拿在手里把玩着,嘴角微微上翘,似笑非笑的看着壮汉。

    壮汉神色微凛道,老弟,你不错,我很喜欢你,我知道你不是平凡人,今日多有得罪,还请别放在心上。我是个粗人,但不是狠心人,也不是贪得无厌,这笔钱就算我借你的,以后若有缘,我一定帮你一次。

    我微微笑道,人心不足蛇吞象,人有时候太贪心是要被撑死的。

    壮汉点点头,然后靠近路边停车,让我和萧诗下车。

    站在车外,我看着壮汉微微笑道,你说的不错,我也有点喜欢你了,你的确不太贪,只转了十万而已。要是别人,不说全部转走,恐怕也不会少转,你不错。

    壮汉腼腆一笑,对我和萧诗挥挥手,关上车门,面包车一溜儿跑远了,我已经在那辆车上,以及车里的每个人的身上都留下了我的魂识标记。

    萧诗盯着我的脸,震惊道,他转走了你十万,还不贪,还少啊?

    我微微笑道,十万换个平安无事,多不多?

    萧诗微愣,点点头道,不多,可是你根本不怕他们呀?

    我轻叹道,都是为了生活而已。

    萧诗愤愤道,他们是坏人啊?

    我微微笑道,坏人和好人的界限很模糊,我今日帮他,说不定他日他就会帮我。

    萧诗稍作沉思,点点头道,也有道理啊,那大柱哥挺有意思的。

    我淡淡道,有意思的人并不多,这世上大多人都很枯燥乏味,看起来还活着,其实早已死了,只是行尸走肉罢了。

    萧诗咬咬下唇,盯着我的眼睛道,看样子你很有钱对不对?

    我淡笑道,有那么一点。

    萧诗转溜着大眼睛道,恐怕不止一点吧?

    我似笑非笑道,我有钱不好吗?

    她沉思片刻,失落道,有钱人容易变坏,你又有钱,又长得帅,又厉害,我怕你会不要我。

    我伸出右手紧紧握住她的右手,轻轻道,我和他们不一样。

    她沉默片刻,轻轻点头,柔声笑道,我知道,我相信你。

    我嘴角微微上翘,轻轻道,想不想我背你?

    她俏脸晕红,红潮娇嫩,似有桃风吹拂向香腮玉颈,朵朵桃花悄然轻绽,芳香袭人,两颊笑涡风华荡漾,醉人心魂。

    她点点头,她是聪明人,知道我肯定有我的用意。

    我身上腾起一股无形的屏障,一如隔膜,阻隔着我身上的阴寒之气,背着她的时候,她就不会感觉到太冷,虽不能肌肤相触,但能够这样背着她,我也感到心满意足了。

    她乖乖被我背着,双手环抱着我的脖子,下巴轻轻抵触着我的右肩,我双手背后相扣,自然而然承托着她的身体,只是我刻意的避免碰触到她浑圆挺翘的臀部。

    她仍然微微一颤,呼吸渐渐急促,吐气如幽兰,兰香如同缠mian的情丝悄无声息的chan绕着我,不禁令我心神微微荡漾。

    她的心跳也渐渐加快,我能清晰的听到,扑通扑通的,如同急骤而又紊乱的鼓点,但听来强劲有力,让我感觉十分安稳。

    我微微笑道,我带你去看一场好戏,你要跟着我,以后就要习惯很多事情。

    她点点头,乖巧道,我知道。

    然后我加快了步伐,背着她化作一阵残影在黑夜中极速穿行,很快我就找到了那辆面包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