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88——惩罚

    更新时间:2017-11-29 21:51:09本章字数:3400字

    面包车停在一条巷子里,我找到了那六个人所在的方位,一栋二层老房子,他们都在二楼的一间房子里,用魂识一扫,然后我笑了,除了他们六人之外,还多了两个人,其中一人便是那凤舞九天溜冰场门口那个一脸横肉的魁梧保安,还有一个很容易猜出来,自然就是那位夏大公子夏鑫。

    我直接导出一股灵气悄无声息的毁掉了门锁,大大方方的推开了那扇门,看到我和我背上的小诗,他们八人就跟见鬼了似的。

    至于小诗早已被我如风一般的速度给惊呆了,到现在还迷迷糊糊的,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我背着小诗,轻轻进去,扫视众人,最后目光锁定了那最魁梧的保安,嘴角微微上翘,淡淡道,拿了我的东西,是不是该还给我?

    我为什么对他说,因为他坐在中间,位置最显赫,很显然是这帮人的头子。

    魁梧保安呵呵笑道,是是是,拿了先生您的东西,自然是要还给您的,但先生您可是自愿给我们的。说话的时候他向那壮汉他们六人使了个眼色。

    壮汉看着我神色略微复杂,暗叹一声,领着五人围住了我。

    我没说什么,只是动用一点点阴暗之力,悄无声息的冻住了那六人,六人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冰封,无法动弹,不能说话,只能惊骇无比的看着我。

    那魁梧保安和夏鑫,我并没有冰冻他们。

    我一步步走近那魁梧保安,淡淡地看着他,嘴角微微上翘,冷冷道,我的东西,你现在可想要还了?

    他脸色惨白,眼神惊恐,冷汗直冒,一脸的横肉不可抑制的微微抖动着,仿佛一座颤动的小山,被挤在中间的红鼻子,就是那小山上唯一的光秃秃的丑陋小山头。

    他哆哆嗦嗦道,还,还,现在就还给您。急忙拿出电子刷卡器,开始转账,我报了一个账号给他,然后看着他,嘴角微微上翘,似笑非笑道,你拿了我多少?

    他急忙道,十万。

    我轻轻笑道,只十万?

    他咬咬牙道,二十万。

    我不说话,只是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他从二十万一直加,加到了八十万,然后跪下来,一把鼻涕一把泪道,我只有八十万,还请先生高抬贵手饶过小人这一次。

    沉吟片刻,我觉得差不多了,遂而点点头。

    他长长的喘了一口粗气,一边擦汗,一边转账,让我确认无误后就转了,而后瘫软在地,如同一堆肉泥,表情比死了爹妈还难看。

    我不再理会他,看向一直坐着的夏鑫,夏鑫脸色苍白,神色惊惧,放在膝盖上面的双手微微抽动着,不敢面对我和小诗,许久,他才吐出一口气,满脸颓丧道,我认栽,你要多少?

    我看了那胖子一眼。

    夏鑫轻叹一声,咬咬牙道,我给。而后过去从胖子手中拿过电子器,开始拿卡转账。我报了一遍刚才那个银行账号,他转账的时候我一直盯着他,他的动作很慢,冷汗如豆,滴落在右手背上,按键的手指微微颤抖着。

    我微微扯动嘴角,冷笑道,人在做,天在看,看不见的不等于不存在,神话未必是虚构的,传说未必是传言。

    是是是。胖子擦去额头上的冷汗。

    夏鑫一直低着头,沉默不语。

    我看着夏鑫冷笑道,你不过是个凡人,虽然算计我和萧诗,但是看在你和萧诗是同学的份上,我饶你一次,不过如果还有下次,我会让你从这世上消失。

    夏鑫依然低着头,沉默着,身体却是猛地的抖动了一下,放在膝盖上面的双手骤然握紧,手背青筋突暴,又缓缓松开,归复平静。

    我转身轻轻挥手,解除了那位大柱哥身上的冰封,恢复自由的他,看着我神色恐惧而惊疑,但是强忍着,不低头,也不求饶,是个不错的汉子,这种人留着还是有用的。

    我看向他,淡淡一笑。

    他缓缓挺起胸膛,朝我抱拳一拜,咬咬牙道,夜先生,刚才是我不对,只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放过我这几个兄弟,我愿一人承担所有罪过,我愿用一只手给先生您赔礼道歉。

    他说完,去角落里掏出一把钢板打造成的厚实砍刀,明晃晃的看起来十分锋利,然后当着我的面,咬咬牙,直接狠狠的砍向了自己的左手。

    一直沉默不语的萧诗急忙道,不要。

    我轻轻挥手,一道阴暗之气径直飞出,冻住了他整只右手手臂,也冻住了那把砍刀。

    他惊骇的看着我,深呼吸,咬咬牙道,如果夜先生您觉得一只手不够,我可以给你一条命,只请你饶过我手下几个兄弟,他们跟着我不容易,请您高抬贵手。

    萧诗在我耳边柔声道,夜,算了,我们没有什么损失,这大哥看着人也不错。

    他急忙朝萧诗恭敬道,多谢小姐求情。

    我嘴角微微上翘,看着他淡淡道,你不错,你的手我不要,你的命和你兄弟的命我也不要,救你和你这几个兄弟的不是我,是你自己。

    听到我话,他一脸欣喜,态度比之前更加恭敬,沉声道,多谢夜先生,以后先生但有吩咐,赤柱无所不从。

    我淡淡一笑,柔声对背上的小诗道,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

    嗯。她轻轻点头。

    我转身,没有多看他们一眼,轻轻挥手散去了那几人的冰封,背着小诗,化作一道黑色的光影,眨眼间消失不见,出现时,我和小诗已在楼下。

    但我的魂识仍然笼罩着那间屋子,想要看一看他们的反应。

    那魁梧保安瘫软在地上,心有余悸,那夏鑫颓然坐在椅子上,身体微微颤抖着,沉默不语,神情最为轻松自在的反而是那个赤柱,他一一检查了手下的五个兄弟,都没事后才放下心来,过去打开一瓶罐装啤酒,一口气喝完,哈哈大笑道,爽。

    魁梧保安狠狠瞪了他一眼,恨恨道,你还爽?

    赤柱大笑道,为什么不爽?还活着,能吃能喝自然爽。

    魁梧保安沉思片刻,轻叹道,也对,还能活着真好,也伸手去拿啤酒,打开后狠狠的喝了一口,又开了一瓶,递给夏鑫,苦笑道,夏大少,压压惊吧。

    夏鑫愣了愣,缓缓醒过神来,脸上多了一点血色,动作僵硬的接过那罐啤酒,僵硬的喝了一口,然后一仰头将那听啤酒一饮而尽,神情和动作才渐渐活络起来,看着右手中的空酒罐,自嘲而苦笑道,谢谢。

    魁梧保安也苦涩道,夏大少,你这可是害苦哥哥我了啊,没抓道狐狸,反惹一身骚,赔了夫人又折兵。

    夏鑫扔下空酒罐,又拿起一罐啤酒直接打开,轻轻的喝了一口,定定神,神色颓唐道,你的损失我会帮你补上。

    魁梧保安大喜道,那就多谢夏大少你了。

    赤柱看着夏鑫,有些不屑和冷笑道,夏大少,夜先生为人光明磊落,又宽容大度,我劝您以后还是不要去招惹他了,你夏家虽然有钱,但是您可知道他的卡里有多少钱?

    夏鑫抬头看着赤柱,微微皱眉,神色不悦道,多少?

    赤柱没有说话,只是做了一个手势,夏鑫和那魁梧保安看到之后,震惊无比,张大嘴巴,半天也没能回过神来。

    我微微一笑,对那赤柱魂识传音道,话太多不好。

    赤柱微微一愣,然后猛然抬头看着窗门,面色瞬间惨白无血,手中的啤酒灌子直接砸在地板上,乒砰作响,急忙朝着窗户深深一拜,躬腰将近九十度,诚惶诚恐道,夜先生请恕罪,小人不是有意多嘴的。

    小心祸从口出,我淡淡传音道,去香堂找吴忧,就说是白衣沽寒让你去的。说完之后,我便直接收回了魂识,对背上的萧诗柔声道,我们走吧。

    小诗点点头,羞涩道,夜,你背着我这么久,累不累?

    我淡笑道,那你想不想被我这样背着?

    想。她的声音温柔但很坚定,羞涩中带着莫大的喜乐,微微紧了紧环抱着我脖子的双手,气息如兰,幽韵撩人。

    我微微一笑,不再说话,背着她,一步一步渐行渐远。

    我一直把她背到香城师范大学南区女生宿舍第九栋,已经将近三点,宿舍楼早已经关门了,还有四个多小时天就要亮了。

    我看着她,微微笑道,你住哪一间?

    她指着五楼其中一间道,五楼503。

    我释放魂识扫了一眼五楼503,阳台里的门并未完全关闭,留有缝隙透气,我柔声道,天都快亮了,回去休息吧,女孩熬夜不好。

    她轻轻点头,没有说话,看着我眼里尽是深情和不舍,我知道她想我一直陪着她,陪到天亮,但是她已经连连熬夜,身体这样下去迟早要垮掉。

    我怜惜道,你该好好休息了,今日就不去上课了。

    她轻声道,今天没课。沉吟片刻,咬咬下唇,盯着我的眼睛,含情脉脉道,今晚你能来看我吗?

    我微微笑道,无事,我一定会来看你。

    那我等你。

    我轻轻点头,释放魂识,确认无人主意,便横抱着她,直接御空飞行到五楼503的阳台上,怀中的她做梦般呆呆的看着我,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我淡淡一笑,轻轻放下她,柔声道,快睡觉。

    她还没从我刚才带着她飞翔的震撼中回过神来,只是傻傻地点点头。

    我淡然浅笑,魂识扫过,见无人之后,转身直接飞身而下,飘然落地后我抬头静静的看着她。

    她醒过神来,急忙趴在窗边看着我,就这样我们静静地对视了十来分钟,我向她传音道,快睡觉吧,我只能在夜里出现,只能在夜里来看你,你要小心保护好你自己。

    她点点头,笑容满面,然后向我挥挥手。

    我也向她挥挥手,转身走到她看不见我的转角处,释放魂识感应着她,她在阳台上傻傻的站了五分钟,痴痴的看着我消失的地方,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然后她轻轻推门进了宿舍,开始轻手轻脚的拿毛巾和换洗衣物,又轻轻返回阳台进了卫生间,我知道她在洗澡,不好意思再继续看。

    收回了魂识,我抬头看着天空,看了将近四十分钟,什么都没有,当然也不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