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89——温柔

    更新时间:2017-11-30 10:00:53本章字数:3462字

    当我再次用魂识看她的时候,她已经洗好澡,连头发也洗好了,用白色毛巾包着,靠躺在床上。

    黑暗里,她的双眸此刻仿佛变成了一对透明的琉璃,里面盛载着两汪神水,清澈纯净,水波盈盈,依稀有灵雾徐徐升腾,盘旋缭绕,妩媚迷离。

    因为刚洗澡,她脸上的皮肤看起来细润如脂,圆润如玉,粉光若腻,毫无瑕疵,吹弹可破,那是传说中的神祇精心雕造的最昂贵、最华丽、最精致、最伟大的艺术品,让人只敢用眼睛享受,用语言赞叹,绝不敢也绝不愿有丝毫轻薄和亵渎。

    自她身上散发而来的淡雅清香,在这幽静的夜里,无声无息的弥散开来,仿佛一朵朵悄然绽放的鲜花。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开心的事情,她的两颊渐渐绽出两个绝美的笑涡,有醉人的涟漪轻轻荡漾开来,让人情不自禁的沦陷进去,无法自拔。

    我一动不动的盯着脑海之中的她,感觉怎么看也看不够、看不腻,她可能是太困了,靠着不过十来分钟便缓缓合上了眼睛,脑袋微微倾斜,脸上带着柔媚而甜美的笑意,就这样进入了梦乡。

    我轻叹一声,缓缓合上双眼,魂体自我的眉心出来,漂浮在我的眼前,化作一阵温柔的风直接飘向了503的阳台,通过那留着缝隙的门进入了宿舍里面。

    我悬浮在她的床头,静静地凝望着渐渐沉睡之中的她,一阵轻柔无比的风刮走了她包着头发的白毛巾,白毛巾自动飞到它该呆的地方。

    她那一头湿漉漉的头发顿时披散开来,依然有水雾腾腾,我右手轻轻抚过她的头发,她头发上面的水分全部自动脱离她的头发,在我的右手上方凝聚成一个小水球,水球不停的压缩,最后变成了一颗弹珠大小的小冰珠,她的头发已经干透,绀发浓于沐,一根根如同最柔软华丽的丝绸。

    随着我手指的舞动,灵气转化为一股轻柔的风,托起她的身体,漂浮在空中,轻柔而缓慢的飘落在床的正中,我左手在那粉色丝绸棉被之上轻轻拂过,棉被便自动给她盖好。

    整个过程中我都悄无声息,没有惊醒过她,她一直都睡得很香,很甜,很美,就像一个乖巧的孩子。

    我很想亲亲她光洁的额头,吻吻她鲜红的嘴唇,可是我怕冻醒了她,所以这些绮丽的梦想便只能作罢。

    当我的魂体离开她,离开503宿舍的时候,已经将近三点半。

    魂体回到身体,我缓缓睁开眼睛,看着右手中那颗小冰珠,我轻轻握了握,身体渐渐淡化,完全隐没在冰冷的空气之中,十秒钟之后,我已经出现在香城师范大学正大门北门之外,静静看了一眼那简约却不失气势的校门,不再迟疑,转身轻步离去。

    我一个人孤独的行走在空阔清冷的人行道上,内心却有一种从未有过的安稳和宁静,凌冽的寒风围绕着我撒欢和跳跃,感觉反而十分舒畅和惬意。

    我准备就这样走一走,一直走下去,走到天亮,然后和白交接身体,我们现在已经算是真正的强者了,我知道他要去见慕幽香了,是该去见一见了,两年不见了,他想她真的快想死想疯了。

    当我再次控制这具被夜用之后便冷冰冰的躯体,只需要短短的五分钟我就能完全的操控与适应,我轻轻推开阳台的门,站在阳台上,摸了一下脖子上的辫子变成的围巾,那上面依稀还残留着妈妈曾经的味道,只是很淡很淡了,也许终有一天会彻底的消散吧。

    我知道夜希望我能解开心结,可是一日找不到那个男人,我的心结便无法解开,当我找到了那个男人,该结束就让他彻底的结束,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罢了。

    我轻叹一声,缓缓取下脖子上的辫子,揭起外套,将它作为一根腰带,缠绕在我的腰上,然后整理好衣服。

    夜静静的看着我,微微沉默,淡淡道,这是兰桂苑,你不打算去看一看?

    我微微笑道,我先去看一眼晴姐和小月,然后就去找她,从今以后,就再也没人能将我和她分开了。

    夜的嘴角向上微微一翘,身体渐渐隐没在星空之中,脑海之中的星空也随之消失不见。

    我淡淡一笑,身体也随之淡化,完全隐没在空气之中,再次出现,我已经站在兰桂苑的外面的桂子河边,旁边有一块方石,正是当初我和香儿坐过的地方,我在那块方石上面静静的坐了十分钟,当我的身体再次消失,十分钟后,我已经出现在风区江滩。

    不作任何迟疑,我直接转身往江滩外面走去,远远的,便看到了晴姐,她正在忙碌着煮汤圆,生意看起来很好。

    小月就像上次一样乖乖的坐在一旁,只是看起来有点无精打采,颜华正蹲在小月的身旁,手里端着一碗汤圆,一边吃,一边眉飞色舞的逗弄小月,只是小月对他爱理不理。

    我微微一笑,轻步过去,最先发现我的不是颜华,不是晴姐,而是小月,她看到我之后,先是一愣,而后大声欢呼道,哥哥。整个人像一只玉蝴蝶一样扑向我,我张开双手将她抱起来,她紧紧的抱着我的脖子,我轻轻刮了一下她的小琼鼻,怜爱道,想不想哥哥?

    小月在我脸颊上轻轻吻了一下,甜甜笑道,想。然后把小脑袋埋在我的脖颈里,亲昵的蹭了蹭,像一只乖巧而又灵动的小兽。

    我抱着小月走向晴姐和颜华,他们这时候也看到了我,晴姐脸上露出温婉而又清柔的笑容,眼眶微微泛红;颜华短暂的惊讶之后,便急忙将手中碗里的汤圆吃完,扔进一旁不远处的垃圾桶里,然后快步向我迎来。

    颜华正要对我躬身行礼,我急忙笑道,不必了。

    颜华轻轻道,是。不过却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我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微微笑道,华子,想说什么说便是。

    颜华不露痕迹的打量了我一眼,试探性的问道,少主,您还好吧?

    我看了他一眼,似笑非笑道,你觉得我哪里不好吗?

    颜华窘迫,急忙道,没有没有。

    我微微笑道,你不用担心,我很好。

    听到我这么说,颜华暗暗呼出了一口气,一边走,一边还是忍不住打量着我,昨天他就无法看出我的境界和深浅,今天就更加不可能了。

    在他眼里,现在的我就是个普通人,可越是这样,他眼里的震惊就越大, 他很清楚我看起来越是普通,不是境界太高,就是已经渐渐返璞归真,才一夜不见而已,我感受到他情绪的变化,敬畏中带着一种真正的谦卑。

    我淡淡问道,折九阴那个老杂毛怎么样了?

    听到我的话,颜华微微愣了一下,嘿嘿笑道,那老杂毛丢了一只右手,伤得不轻,肯定躲回去养伤去了。颜华稍微停顿,小心翼翼问道,少主,那老杂毛是不是您?

    我知道他的意思,但我没有明说,只是淡淡笑道,折家,我很快就要去一趟,那不要脸的老杂毛,丢一只手太便宜他了,他不是很阴吗,我以后就让他再也阴不成了。

    颜华听到我的话,眼里露出狂喜,不知不觉,我们已经走到晴姐的汤圆摊位前,她静静地看着我,神色温柔而又深情,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柔声唤道,姐。

    晴姐轻轻嗯了一声,声细如蚊,脸颊上露出两抹浅淡而又柔媚的晕红。

    颜华看着我面露愧色道,少主,那个晴姐非要出来卖汤圆,我也不敢阻拦。

    我微微笑道,没事,晴姐喜欢就好。看向晴姐,我柔声问道,姐,这汤圆以后就别卖了。

    晴姐微微沉默,柔声笑道,我觉得卖汤圆挺好的,自由自在。她停顿片刻,轻轻道,而且因为卖汤圆,才认识你的。

    我微微笑道,既然已经认识我了,那就不用再卖了。

    晴姐脸色更红,正好有人要买汤圆,她便借机转身忙去了。

    小月一直不说话,只是乖巧而又安静的呆在我的怀里,听我们说话,一双小手却一直紧紧的搂抱着我的脖子,不肯放开,我也由得她。

    颜华这时候面露担忧之色,恭敬道,少主,你昨天大杀折家高手,让折家损失惨重,而且昨晚剑门门主和一个叫夜的强者大战,最后身死道消,已经引起五家五门的重视和恐慌,今晚,五家五门会召开灵修大会。

    我淡淡的看着颜华,微微笑道,你的意思是五家五门想要联手对付我?

    颜华愤恨道,还不是怕少主您侵犯了他们的利益。

    我想到了那花戏天,微微笑道,花戏天人呢?

    颜华面露愧色道,少主,您和那老杂毛离开后,花家老祖宗花夜语亲自来领走了花戏天,不过花夜语感谢您留下花戏天那娘娘腔的小命,承诺以后绝不会跟你为难。

    我略微沉吟,看着颜华,淡淡道,你觉得这些老东西的话可信?

    颜华沉默不语。

    小寒,先吃点东西。晴姐将一碗热乎乎的汤圆递给我,柔声对小月道,小月先让哥哥把东西吃了,哥哥吃饱了才有力气抱你对不对?

    小月轻轻点头,我放下小月,接过那碗红枣味的汤圆,微微笑道,谢谢姐。

    晴姐浅浅一笑,清婉幽绝。

    我吃下一个汤圆,酸甜香糯,味道极好,低头看着小月,微微笑道,小月要不要吃?

    小月抬头看着我,奶声奶气道,哥哥,我不吃,我已经吃饱了。她拉着我的衣服,扑闪着一双大眼睛道,哥哥,你坐着吃。说完,就放开我去搬她那个小凳子。

    我微微一笑,轻轻坐好,凳子太小,也太矮,能坐下去都不太容易,不过我感觉坐着很舒服。

    我舀起一个汤圆,微微吹凉后,送到小月的嘴边,疼惜道,来,小月吃一个。

    小月甜甜一笑,张开小嘴,将勺子里的汤圆含在口中,一双大眼睛盯着我,一闪一闪,如同星辰,明亮而灵动,俏媚而可爱。

    颜华静静蹲在一旁,也不说话。

    看小月吃下汤圆,我自己也吃了一个,看了一眼颜华,我淡淡道,华子,你们颜家肯定要参加的对不对?

    颜华尴尬道,颜家只是去做个样子而已,少主放心,颜家自是鼎力相助您,谁敢对您不利,就是和颜家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