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92——梅魂

    更新时间:2017-12-02 21:35:46本章字数:3354字

    我微微笑道,香儿,睁开眼睛。

    当香儿睁开眼睛,看到熟悉的环境,眼里只是闪过一丝讶异的色彩,并没有过多的震惊,很快就恢复了镇定与平淡,不过,这样的她才是真正的她。

    她静静的看着我,轻轻道,小苏,这就是你那特殊的力量?

    我微笑着,轻轻点头。

    东方丹丘西太华,朝游北海暮苍梧。这是神话里传说的瞬移吗?

    我微微笑道,你说的是真正的神仙手段,只要想到哪里,瞬息就能到达,那才是瞬移。我这不是瞬移,只是速度很快,一般人看不见我穿行的轨迹而已。

    她轻轻点头,抬头看向这颗枫树,柔声道,你上次就站在这里看我?

    我不好意思的摸摸右耳垂。

    她的眼里露出一丝浅淡到不易察觉的微笑,上前一步,右手轻轻挽住我的左手,柔声道,上午没有课,听说梅园的梅花开了,我们去看看?

    说到梅,我便想到了那记忆里五百年前的扶风和泠雪,泠雪原本是那株雪梅王树,如果那转生而来的魂真的变成了香儿,不知道她是否还有关于前世的丝毫记忆。

    上次来这里并没有注意四周的风景,今日和香儿悠闲漫步,才发现这香城大学的风景敢自称第二就没人敢称第一并不是虚言。

    只见这里处处亭台楼阁,流水小榭,身处其中,好像穿越到了几百年前的某座优雅古典的山庄,不必动用魂识,也能感受到这里很多事物散发出来的古老而沧桑的气息。

    我忍不住赞叹道,真是个好地方。

    香儿轻轻道,这香城大学的前身是雍睿王府,是大庆帝国第四位皇帝雍和帝登基之前的府邸。

    我思索片刻道,这雍和帝,好像听过,似乎很有名气。

    香儿轻声道,这雍和帝是大庆12帝中名声最大的一位皇帝,也是最具争议的一位皇帝,有人说他是明君,有人说他是暴君。

    我好奇道,为什么争议这么大?

    香儿道,说他是明君,他在位15年,励精图治,政治清明,出现很多能臣明吏,出台多项利国利民的政策,收效巨大,开创了大庆第一盛世,老百姓最是纪念他的好。说他是暴君,他在位期间,最是憎恶贪官污吏结党营私,一经查明惩治最是严厉残酷,什么腰斩、剥皮、点天灯、下油锅等等酷刑比比皆是,而且往往牵连甚广,经常灭杀一族甚至三族五族,血流成河,所以在世族官宦的眼里他是暴君恶魔。

    这很正常,有人欢喜,自然有人厌恶,是明君还是暴君,留给后人评说,再说了自古以来贪官污吏最是可恨,本来就该杀,虽然牵连族人有些过了,但若是我,恐怕也会那样。 我微微停顿道,想来歌颂他是明君的一定很多。

    香儿微微笑道,那是,老百姓最是高兴,若是这些,也没什么,他还不至背上暴君的骂名,他之所以被称为暴君,真正的一点是他弑兄夺位,而且现在已经证实。

    弑兄夺位?我微微一愣,讶异道,香儿,你的意思是他杀了他的大哥才坐上皇位的?

    香儿点点头。

    我忍不住轻声嘀咕道,这么狠?

    香儿沉吟片刻道,他如果不狠,唯一的下场就是死,因为他战功卓绝,权势滔天,在老百姓口中声名极好,我们天宇几千年来,功高震主人从来都没有有好下场的,他不想死,那么就只能让别人死,自己做皇帝了。

    我轻叹道,无情最是帝王家。

    不知不觉间,我和香儿已经到了梅园的入口处,因为还早,学生大多都去上课了,游客也没有这么早到来,所以看起来显得十分冷清。

    梅园的入口处有一个售票亭,本校学生凭学生证象征性的收费一元,外校学生凭学生证半票十元,像我这种既不是本校生,又不是学生的,自然是全票二十元了。

    看门售票的是个五十多岁的大爷,正在看报纸,见到香儿,微微笑道,小姑娘,又来了?

    香儿淡淡一笑,轻轻点头。

    那大爷注意到了我,微微眯起眼睛打量着我,我恭敬道,大爷,您好。

    那大爷微眯的眼睛渐渐张开,露出一抹精光,微微笑道,小伙子不错。又看向香儿道,小姑娘,你男朋友?

    香儿轻轻而坚定的点点头。

    大爷朗声笑道,小姑娘,原本老头子我以为这世上无人能配得上你,今日见到你这男朋友,才发现果真有龙凤配。

    香儿满脸欣悦,我微微笑道,多谢大爷。

    大爷淡然笑道,你不用谢我,老头子我虽然老了,但是眼光还算可以。随后朝我们挥挥手道,去吧去吧。

    我与香儿对视一眼,一起朝那大爷说了一句谢谢。不是谢他给我们免去了二十一块钱的门票,而是谢谢他那一句龙凤配。

    梅园很大,有白梅红梅上千株,每一株屈曲盘旋的枝干,长满了片片鲜红娇嫩的花瓣,一丛丛鹅黄娇媚的花蕊,组成一朵朵玲珑别致的梅花。每一朵梅花都润滑透明,像琥铂或碧玉雕成,冰清玉洁,灿烂芬芳。

    这是一片醉人的红梅花海,花海中,梅花或仰,傲然娇媚;或倾,羞羞答答;或倚,优雅从容;或思,天真烂漫;或舞,柔情款款;或语,欲语还休;或倚戏冬风,大方高贵。奇姿异态纷呈,令人流连,难以侧目。

    满园清香股股,弥荡不散,清逸幽雅,别具神韵,沁人心魂。

    我和香儿手牵着手在这梅园之中漫步前行,她明明就在我的身旁,然而在她跨入梅园的第一步开始,她整个人便好像与这千株梅树融合在了一起,自然而然,好像她就是梅,梅就是她。

    她真的就是前世里转生而来的那一缕梅魂吗?

    我释放魂识,横扫出去,瞬间便笼罩住整个梅园,整个梅园都出现在我的脑海之中。

    这个梅园看去并没有什么特意之处,然而我却感受到了一丝玄妙的气息,还有一丝浅淡紫气,虽然若有若无,然而那丝紫气却带着一种俯视天下、至高无上的尊霸之气。

    细细感受,那丝紫气并不是仙灵之气,也就是说并不是修为已经达到了九霄雏凤玄灵灵仙所留下的,而是自身原本就附带有一种高贵至极的紫气。

    那丝紫气静静地守护着整片梅林,看似微弱,也没有什么攻击力,但是一旦被激发,便是镇元太玄真灵强者也会受到可怕地反噬,恐怕要吃不了兜着走。

    在那满园的红梅树中,期中有一颗灵气颇为浓郁,已经呈现出深黄色,很快就会变成淡青色,而我和香儿正走向那颗红梅树。

    那颗红梅树比一般的红梅树要高大挺拔许多,枝繁叶茂,满树红梅,不但多,而且更加娇艳,灵气氲氤,如烟如雾,仿若仙树。

    我和香儿静静地看着那株红梅,香儿轻轻道,小苏,每次看见这棵树,我总觉得它是活的,我能感觉到它的呼吸、心跳,我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它,依稀间会听到清幽的琴声和呢喃细语,仿佛有一对情人,正在树下弹琴歌唱,翩跹起舞。

    我微微笑道,这棵树已经通灵。

    成精了吗?

    算是,但不完全是,有两个魂附身在它的上面,与它相依相伴,相守相生,已经完全融为一体。那两个魂,一男一女,男子已成为梅身,女子已成为梅魂。

    我释放魂识,缓缓笼罩着这颗红梅树,然后我的脑海之中出现了一幅一幅画面。

    当年那座辉煌华丽的王府,有多少凄美的传说,又有多少的悲凉的眼泪,然而当年那里面的一切,如今都不过是多少烟雨迷离中的魂。

    本是官家小姐,父亲和哥哥突然被杀,母亲上吊自尽,家中奴仆跑的跑、死的死、卖的卖,她也逃不出被卖或者被充为官妓的命,然后她被买了,她没想到买自己的是雍睿王世子。

    如果不是雍睿王,父亲和哥哥不会死,母亲不会自尽,家也不会散,而她定然还是官家大小姐,然而那位权倾天下的雍睿王只是一句话,就让她家破人亡,失去一切,她做梦都想着报仇雪恨。

    然而她万万没想到雍睿王世子会买下她,她知道他是故意的,先是恐惧,然后是欣喜,她知道自己杀不了那位雍睿王,但是如果有机会杀了他的儿子,也是一件快事。

    第一眼见到那位世子,她以为他跟他的父亲一样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可是真见到了,感觉却完全相反。

    他恬淡谦和,温文儒雅,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然而最出色的还是弹得一手好琴。却几乎足不出门,因为他自小身体不好,发病的时候痛得撕心裂肺,可是却从不叫喊一声。

    他命不久矣,自小就被断定活不过20岁。

    他不喜欢他父王的阴狠毒辣,更不喜欢他父王娶一个又一个的女人回家,他记得母亲就是因为忍受不了父王的滥情而忧郁致死,所以和父王关系不好。

    但是他的父王却一直都十分宠爱他,因为那死去的女人终究是他最爱的女人,天下间也只有他敢跟他的父王争锋相对,甚至怒骂他父王是混账王八蛋。

    他的父王虽然生气,但是反而更疼爱他,因为这世间只有他才是真性情,才最像当年的自己。

    只要他要的那位权势堪比皇帝的父王没有不答应的,即便他要把一个仇人的女人,一颗随时随刻都可能爆炸的定时炸弹放在身边,父王也在怒气滔天中答应。

    谁知道他想做什么,其实没什么,他只是想帮一帮那可怜的女孩,只是想给她一条活路,只是想给父王积点德,甚至只是想和父王斗气,也许只是无聊的想要与命运做一下抗争。

    她很美,很美,那是他见过的最美的女孩,可是每次她看见他,那双原本清澈明亮的眼睛都带着毫不掩饰而又浓烈深沉的恨意。

    他知道自己改变不了她对他的恨,而他只是想要她活着,只是想内心好受一点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