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95——杀上折氏

    更新时间:2017-12-05 21:00:00本章字数:3385字

    我张了张嘴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只是呆呆的看着晴姐,看着她的容颜,宛俏生时,然后我笑了,笑着笑着眼泪便一滴滴的流了出来。

    香儿微红着眼睛,静静的看着我,眼神哀伤而又心疼,她轻柔的擦拭着我的眼泪,一句话也不说。

    我猛然想到了小月,小月不见了。

    我敢断定晴姐的死,是因为守护着她的那股灵魂之光,这世上除我只有那幕后之人和折家的人知道,那幕后之人定然不会杀了晴姐,要杀晴姐他也希望由我来杀,那么就只有折家的人知道了。

    折家在我的手中吃了大亏,折九阴那个老杂毛更是因为我而失去了一条小手臂,而且折子钰一直都在打晴姐那灵魂之光的主意,所以折家人有足够到不能再足够的理由杀死晴姐,抓走小月。

    我咬牙切齿道,折家,新仇旧恨,我这次一起跟你们算,我要灭了你们折家,我要你们折家从这世上除名。

    香儿紧紧握住我的右手,我将左手覆盖住她的右手,看着她,轻轻道,我没事。

    她柔声道,我不怕。

    我要去杀人。我的言语不带有任何感情色彩。

    有些人总是该杀的,既然该杀就杀了。很难想象她会说出这种话来,恬淡却很冰冷。但我知道,她是为了我,而且她也知道我已经愤怒的极致。

    谢谢。我的声音很轻,松开了香儿的右手,静静地看着沉睡一般的晴姐,仿佛只要睁开眼睛,便会清醒过来。

    我的脑袋里空洞洞的,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

    香儿将左手中那十支红玫瑰轻轻放在晴姐的身上,我轻轻握住晴姐已渐渐冰冷的右手,一团光明而温暖的银色灵光以我握着她的右手为中心,悄无声息的荡漾开来笼罩住她的身体,她看起来就好像沉睡在一个银色水泡之中。

    我轻轻道,晴姐,你好好睡觉,我现在就去把小月给带回来。

    我再次释放魂识,以我为中心,涟漪一般快速荡漾开去,随着涟漪的扩散,所过之处,脑海中出现无数的画面,最后只留下一辆黑色华宇轿车,颜华就坐车里,闭目养神。

    对于晴姐的死,以及小月的消失,他以及他那几位手下,很明显毫不知情,从这方面说明,杀死晴姐,带走小月的人至少也是御空皓灵强者。

    从一开始我就错了,我应该一直呆在她们的身边,或者将她们一直带在身边,可事情已经发生,已经无法挽回,唯有希望小月安然无恙。

    我并不想惊动颜华,因为这事情不怪他,就算他当时在场,他也没有能力阻止。

    收回魂识,我轻轻对香儿道,走吧。

    香儿点点头,随我走出卧室,一路走过,我随手打下了数个防护光茧,除非实力远高过我,不然很难进入这里。

    根据扶风的记忆,扶风在那八年的游历里,曾经去过一次折家,那并不是个很美好的地方,至少扶风不喜欢,也不愿意去,想来就算过去了五百年,折家的老巢也不会变动。

    折家的老巢在阴琢——阴灵的坟墓。

    历史上有明确记载,阴琢是一片古战场,发生过数次大战,最大一次规模的战争有三十万兵力投入,血流成河,阴琢的土地被浸泡成了暗红色,阴琢之上堆积着无数的尸骨,可谓尸山血海,无数的阴灵盘桓不去,将阴琢变成了一个极阴极凶之地。

    而三千年前,有一个折姓阴修者看中阴琢浓郁至极的阴邪之气,凭借强大的修为便将阴琢占据,建立阴门,更是借助阴琢的阴邪之气修炼得道,成为一位阴仙,折氏阴门遂而成为雄霸一方的大势力,折氏阴门就此落叶生根,一直延续至今,在五门五家之中是最为神秘和可怕的家族。

    我牵着香儿的右手,静静地悬立在阴琢的上方,看着下方那座巨大的黑色如同坟墓一样的城堡,虽然已经过去了二千多年,那凝聚不散的阴气已经凝化成黑色阴雾阴云,如有实质,笼罩守护着那座巨大的坟墓,是为最好的天然屏障。

    而折氏阴门的老巢,就在那巨大而可怕的坟墓形城堡之中,昏暗中那坟墓形城堡像一只巨大而邪恶的凶兽,等待着随时吞噬他人的灵魂。

    香儿疑惑道,小苏,折家就在这里?

    我点点头道,就在那座巨大的坟墓里面。

    香儿凝重道,还没有靠近,就能感受到那些黑气还有那座坟墓的邪恶与可怕,这折家一定是邪门歪道。

    我冷笑道,折家修炼靠的就是阴气,那些黑气就是阴气,那些阴气都是无数的阴灵化成,折家阴门就是阴修,虽然阴修并不一定都是坏的,但是也绝对不会是好的,靠着阴灵的阴气修炼,本身就有违天和。

    我伸出左手,掌心腾起一股银色光焰,光焰渐渐变大变亮,璀璨而浓烈,然后凝化成一个银光火球,静静漂浮在我的掌心之上,银光腾腾,如同一轮燃烧着的银色小太阳。

    魂识微动,我轻轻道,去。银色小太阳飞离我的手掌,化作一道银色流火,在昏暗的夜空中划出一道银色轨迹,洞穿那层层叠叠的阴雾阴云,如同一个火弹,轰的一声直接撞击在那座巨大的坟墓之上,发出一声震天的巨响,当火光熄灭,那坟墓上被击中的地方已经出现一个不大也不小的黑洞。

    何方狂徒,敢来我折氏阴门寻衅闹事?

    伴随着数声愤怒至极的咆哮声,那屹立在坟墓前面高达十米的黑色巨大石碑,萦绕着石碑的阴雾阴云突然剧烈的翻滚沸腾起来,好像有一只大手在其中胡乱搅动,当阴雾阴云被完全搅散开去,露出石碑的伟岸真身,石碑上面有一个巨大的阴字,围绕着阴字雕刻着许许多多的阴灵恶魔,狰狞可怖。

    数十道黑色身影从那石碑之上一闪而出,领头的正是那与我有过交手的折澜轩,他漂浮在石碑之上,看到是我,五官扭曲,愤恨不已道,是你?

    我淡淡道,是我。

    折澜轩怒道,我们折氏阴门不去找你,你居然敢自己跑来找死?

    我微微一笑,左手隔空探出,轻轻一抓,天空中出现一只银色大手,转眼间就已经出现在折澜轩的身前,折澜轩猛然瞪大眼睛,无法置信的看着我,原本就苍白阴沉的脸色瞬间白到透明,写满惊涛骇浪,一时间竟然忘记了还手或者逃避,只是呆呆的看着我,连话都说不出来。

    我微微扯动嘴角,眼看着就要掐住折澜轩的脖子,一直淡金色的大手突然从那黑色石碑里面探出,瞬间就迎向了我的银色大手,两手在空中相击,金光银光荡漾交缠,双双直接破碎,形成一股无形的狂暴能量,轰然爆射开来,整个虚空都在晃动不休,折澜轩被余波波及,惨叫一声,身体如断线的残叶,直接撞向那黑色石碑。

    石碑上猛然爆射出一团淡金色光芒,瞬间笼罩住折澜轩,牵引着折澜轩安然落地。

    我冷笑道,折九阴,你这个老杂毛,舍得出来了?

    呵呵,小友何必如此动怒?话音刚落,一道黑色身影已经静立在那黑色石碑之上,抬头静静的看着我,那人脸上带着复杂而又惊疑的表情,不是别人,正是折九阴,看他双臂齐全,看来断去的那一条手臂已经长出来,断肢重生,这是镇元太玄真灵强者才有的能力。

    折九阴沉默片刻,向我微微抱拳,苦涩道,恭喜白小友晋级镇元太玄真灵。

    我冷冷的盯着折九阴,冷笑道,老杂毛,你不要跟我来这些虚的,你也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我为什么来这里?

    折九阴摊摊手,坦然笑道,白小友,说实话,老夫还真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来我们折氏阴门?

    我微微皱眉,冷冷的盯着折九阴的那双灰色的眼睛,看他的神情好像真的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像他这种活了上千年的老怪物,早已练就厚颜无耻和心智如妖,就算是伪装,我也未必看得出来。

    我再次冷冷问道,你真不知道?

    折九阴微微笑道,老夫的确不知道,白小友不妨直说来意。

    我盯着他的眼睛,沉着而冷静道,我晴姐突然魂飞魄散,守护灵魂的灵魂之光也消失不见,小月亦被掳走,折子钰觊觎我晴姐的灵魂之光,折九阴,你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

    折九阴脸色微沉,轻叹道,白小友,这事,老夫知晓,不过钰儿已死,一切罪过便已经抵消了,但是商小姐灰飞烟灭,灵魂之光消失不见,以及小月姑娘被掳走,与我折氏阴门毫无关系。他停顿片刻,看着我,严肃而凝重道,老夫重伤,小友你最是清楚,何况折家实力在你的手中将近损耗一半,在五家五门之中恐怕已经垫底,自保尚显不足,哪里还敢寻衅肇事,我早已下令家人固守阴琢,不得随意外出。

    我沉默着,我与折家的确算是有深仇大恨,但是折九阴的话却也不无道理,可我依然无法相信这事情跟折家毫无关联。我冷冷道,折九阴,你以为光凭你几句话,我就会相信你?

    折九阴淡然笑道,光凭几句话,白小友你定然不会相信,白小友不妨进入阴琢查探一翻,老夫有没有说假话,你一探便知。

    我静静的与折九阴对视,他话中的真假先不去考虑,只是他这个人我是半分都不相信的,一个半分都不值得相信的人,他说出的话又有几分值得相信的。

    香儿在我的耳边轻轻道,小心有诈。

    我淡然一笑,缓缓用力握住香儿的右手,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眼神。

    折九阴微微笑道,白小友是怕老夫使诈?

    我嘴角微微扯出一个弧度,淡淡道,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的阴谋诡计都毫无用处。

    魂识微动,白莲离开魂界星空,从我眉心飞出,围绕着我缓缓旋转飞舞,散发折光明而圣洁的白色灵光,我清晰的捕捉到在折九阴在看到我的召唤出白莲的那一刻,瞳孔略微收缩,一抹贪婪以及忌惮一闪而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