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98——仙

    更新时间:2017-12-08 21:49:17本章字数:3308字

    他满头的黑发无风飘扬,根根直竖,凌乱狂舞,第三阴变之身从他的身体剥离而出,化作一道黑光径直没入紧箍着我脖子的黑色光圈之中,原本已经渐渐松动的黑色光圈再次缓慢收缩起来,紧接着第四、第五两道阴变之身也从他的身体剥离出来,化作两道黑光径直融入黑色光圈之中,黑色光圈收缩的速度再次变快,已经碰触到了我的脖颈。

    我魂识微动,那守护着香儿的白莲花旋转到极致,肉眼看去仿佛静止了似的,只见温暖而圣洁的白色圣光、如同潮水一般流过夜空,笼罩而淹没了我,我沉浸在那温暖而圣洁的白色灵光之中,体内近乎枯竭的灵力迅速丰沛充盈起来,体外再次腾起熊熊银色光焰,那银色光焰渐渐变成淡金色,然后变成金黄色。

    黑色光圈感受到了危险,恐惧而剧烈的颤抖起来,迅速变大,想要挣脱飞离我的双手和脖颈,我知道此刻我身上的金色光焰可以直接熔炼了它。

    能杀我的时候,紧箍着我不放,打不过了就想逃跑,这天底下哪里有这样的好事。

    当然没有这样的好事,所以我不会放手,我凝聚了所有的力量来煅烧那黑色光圈,只要烧掉它,折九阴即便不死,也会变成一个废物。

    任凭那黑色光圈如何挣扎,我也绝不放手,我感觉到它已经渐渐开始融化,折九阴浑身颤抖着,五官已经开始扭曲变形,仿佛我抓着黑色光圈,就抓住了他的脖子,抓住了他的命门,抓住了他的灵魂,他的一切都不由他自己。

    此刻他的眼里,只有浓烈而有深沉的痛苦、恐惧以及哀求。

    我冷笑道,此时此刻,你才知道害怕,可是已经晚了,我的晴姐已经死了,不管是不是你杀的,你都必须为她陪葬。我骤然发力,狠狠撕扯,那黑色光圈直接断裂开来。

    折九阴发出一声不似人声的凄厉惨叫,只见他的眉心突然崩裂,将他的额头直接一分为二,鲜血狂喷而出。

    折九阴痛吼道,先祖救我。

    他话音刚落,那块高达十米、宽达三米的黑色巨碑突然爆发出一团淡紫色灵光,直接投射到我的身上,我全身的灵力骤然停滞,停止运转,双手中已经断裂的黑色光圈如同一条黑色的蛇,剧烈挣扎着,终于挣脱了我的双手,回到了折九阴的脑后,首尾相接,想要再次凝聚成一轮光轮。

    不过看样子难以成功,折九阴脸色惨白,咬咬牙,身上最后的两道阴变之身直接离开躯体,融入那断裂的光轮之中,终于缓慢的融合到一起。

    折九阴的气势和境界迅速跌落,被打回原形,持续下降到一品,才堪堪停止,依然十分不稳定,如果我趁机攻击他,他定然会从镇元太玄真灵跌落到御空皓灵境界。

    我被那道淡紫光定住了三秒,待灵力恢复,身上的金色光焰狂涌向我的右手,右手紧握成拳,隔空一拳狠狠砸向折九阴,一只燃烧着金色光焰的巨大拳头闪电般击打向折九阴的脸面。

    便在这时,那块黑色巨碑拔地而起,直接挡在折九阴的面前,我那一拳直接砸在了黑色巨碑那个阴字之上,那阴字紫光大放,巨碑轻微的晃动了几下,便静止不动,毫无损伤。

    巨碑之上那些围绕着那阴字雕刻的邪恶阴灵好像被我那一拳给打醒了,一只只复活过来,咆哮着,带着滔天的邪恶阴气,飞离巨碑,直接扑向我。

    我一连挥出上百拳,每一拳都金光腾腾,每一拳之后都会听到一声凄厉的惨叫,每一拳之后都会有一只邪恶阴灵被击碎被焚毁成虚无,那巨碑之上雕刻的邪恶阴灵便会凭空消失一只。

    与此同时,那团淡紫色灵光产生了一种强大的吸扯力,任凭我如何挣扎夜摆脱不了,我直接被吸入那黑色巨碑之中,出现在一个充斥着黑色雾霭的陌生地方。

    在我的面前伫立着一尊黑色巨大雕像,高达十来米,雕像雕刻的是个年轻的男子,一身黑袍,面貌清俊,栩栩如生,拔尘脱俗,那雕像的脑后有一轮淡紫色光轮,若隐若现,玄妙无比。

    那雕像看着我,眼神恬淡平静,宁和从容,明明只是一尊雕像,却好像一个活人,我释放魂识缓缓笼罩住那雕像,那雕像脑后的淡紫色光轮却阻挡了我魂识的查探。

    我不敢乱动,沉着而冷静的与那雕像默默对视,雕像给我的感觉相当危险,远远比折九阴发动第七阴变之后还要危险数倍,如果我猜的不错,这雕像应该就是折家阴门的那位先祖,那位先祖在成为阴仙之后,将自己的一缕神识封印在这雕像之中,虽然只是一缕神识,但却是灵仙的神识,那也远远比任何一位镇元太玄真灵强者的魂识要强大和厉害。

    每一个凡人都拥有灵觉,被激发出灵力之后加以修炼,灵觉变成灵识,灵识可以外放,根据灵力的强弱,外放的距离范围也有强弱。

    而一旦踏入御空皓灵境界,灵识便会晋升为魂识,魂体可以暂时离开本体,即便是本体死去,只要魂体不灭,便不会彻底死去,可以经过修炼重新凝聚身体。

    魂识之上才是神识,而只有度过灵仙之劫,踏入灵仙之境,魂识才会转化为神识。

    最明显的区别就是神识如同本体,拥有强大无比的攻击之力,灵仙以下境界不管多么强悍、所发出的攻击对于灵仙的神识来说都没有丝毫作用,传说修炼到高深境界,会自然而然舍弃本体,唯神识存在,受天地眷顾,享人间烟火。

    魂识与神识,一字之别,却是天差地别,宛如云泥。

    我现在才明白折家阴门除了被我直接灭杀的那九大阴奴,这石碑之中的阴仙雕像恐怕才是折家最大的底蕴和依仗。

    就在这时,魂界星空突然出现在我的脑海之中,我以为是夜苏醒了,但我没有看到夜,我看到了另一个身影,就是那座雕像雕刻的黑袍男子,他静立在我的魂界星空之中,神情和那座雕像一模一样,恬淡如水,宁静无波。

    他正抬头看着我的灵魂星空,看着那千万颗已经十分璀璨绚烂的彩色星点,轻轻赞叹道,本仙第一次见到如此美丽玄妙的灵魂星空。

    我稍作沉默,淡淡道,你若喜欢,不妨多看一下。

    他保持着仰望星空的姿势,平平淡淡道,我的确很喜欢,所以我改变了主意,不杀你。

    我淡然笑道,那我是不是应该感谢你的不杀之恩?

    他淡淡道看向我,淡淡道,难道不该?

    我冷笑道,我的命是我的,你凭什么要杀我?

    他微微笑道,你说错了,你的命不是你的,至少在本仙的面前不是属于你的,因为本仙是仙,你却是人,准确的说,你是个没有轮回的魂,连人都算不上,所以本仙要杀你,就像凡人杀猪屠狗一般,不需要任何理由和借口,但本仙不杀你,也同样不需要任何理由与借口。

    我沉默,因为他说的是事实,虽然实话总是不太好听,也没有多少人愿意听,可事实就是事实,没有真正的实力,谁也无法改变。

    只是他说我不是人,只是个没有轮回的人,我不太明白,但想来跟我死而复活有关系。

    他云淡风轻道,当然,本仙可以告诉你,本仙之所以不杀你,是因为你这片灵魂星空。

    我盯着他的脸,冷冷道,你想留着一直欣赏?

    他微微笑道,能将美好的东西一直保留着,也是件很美好的事情,不是吗?

    这片星空是我的,永远都是我的。我微微笑道,我只给有资格欣赏的人来欣赏,在我这个凡尘蝼蚁的眼里,你纵是那传说中的仙,但又能怎样,你同样不够资格。我的话音刚落,随着我全身灵力的燃烧,随着我魂识的疯狂运转,灵魂星空中那千万颗明亮而又璀璨的彩色星点中有上千颗迅速亮到极致,然而从天而降,如同上千颗彩色流星,齐齐划过夜空,一齐爆射向他。

    他抬头凝望着那上千颗坠落向他的彩色流星,轻轻笑道,彩色流星雨,真是漂亮。他的脑后出现一轮淡紫色光轮,虽然很淡,也很微弱,可是那其中蕴含着的能量,对于我来说却是强悍无比。

    如果是那淡紫色光轮套住了我的脖子,恐怕我的脑袋与身体会在瞬间分家,我想我不会有多少反抗的能力。

    这么漂亮的星星坠落了岂不是太可惜?他轻轻道,回去吧。随着他的话音刚落,那上千颗坠落向他的彩色星点居然开始倒飞回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飞往那璀璨的星空,回归它们原来的位置,仿佛时间倒流,一切都恢复了原样。

    我失声道,言出法随?

    言出法随,这是仙才拥有的规则力量。

    我暗叹一声,感觉这次恐怕真的凶多吉少,即便有白莲守护在身,我也远远不是他的对手,虽然他只是一缕神识,可那也是神识,远远不是魂识之力可以抵抗的。

    他看着我,就像看着一只蝼蚁,平淡冷漠、无喜无悲,他淡淡道,本仙不杀你只是因为这片美丽的星空。本仙不管你如何闹腾折家阴门,但这片星空本仙既然看上了,那就是本仙的,从现在起,现在是,以后是,永远都是,从今以后,你就留在这里,作为本仙的一道风景吧。

    我沉默着,好像除了束手待毙,没有其他的办法。

    白,要想杀他,只有一个办法。夜的声音突然在我的脑海中轻轻回荡开来,看他的样子,并没有听到夜的声音,也不知道夜的存在。

    我神色不变,魂识却急忙回应道,夜,你醒了,什么办法?

    夜淡淡回应道,阴阳相容。

    我沉默片刻,打定了主意,魂识淡然回应道,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