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0——金心

    更新时间:2017-12-10 21:31:03本章字数:3325字

    折九阴将怨毒的眼神缓缓转移到了其中一个女人的脸上,那女人一身紫色长袍,长袍上绣着九朵金兰花,这是花家的标志。

    女人修为很高,是在场中除了折九阴和另外一个老者之外的另一个镇元太玄真灵强者,虽只是一品,而且看样子晋级不过百年,不过已经是真正的强者了。

    女人生着一副娃娃脸,看起来年轻貌美、香娇玉嫩,给人的感觉纯真而又无邪,只是脸上的表情过于淡漠,眼神古井一般幽深冰冷。

    想来这个女人就是花家的老祖花夜语了。

    折九阴盯着花夜语,眼神从怨毒一点一点转化为悲哀和凄怆,他质问道,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当初花戏天和折子钰碰面,我便知道折花两家关系非同一般,应该是盟友。

    现在的我才明白,这世上哪有真正的盟友,只有永远的利益。

    花夜语毫无愧疚道,折兄,你我认识也有千年了,活了这么久,你难道还不明白吗?

    折九阴咆哮道,花夜语,你要我明白什么?我折九阴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从来不会对盟友出手,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你花家和你的事情。

    花夜语沉默,沉默就是默认。

    折九阴凄笑道,你也知道我们认识了一千年了,这一千年来,我对你的心意,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为了助你晋级镇元太玄真灵,我不惜损耗修为,三百年来不得寸进,可我不在乎,只要你开心就好,可现在看来,我就是天底下最大的傻瓜和白痴,哈哈哈,花夜语,我等了你一千年,恋了你一千年,爱了你一千年,到最后,你却联手别人灭我折家满门,毁我折家千年根基,你甚至还要杀我。

    花夜语沉默不语,只是静静的看着折九阴,她那双幽深的眸里有点点涟漪轻轻荡漾,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冷寂。

    折九阴拖着残躯,踏着虚空,一步一步走向花夜语,一声一声悲哀而绝望的质问道,花夜语,你就这么想我死吗?

    花夜语依然保持缄默,而折九阴距离她不过三米。

    折九阴直直的盯着花夜语那双幽深而无情的眼睛,哀笑道,我曾经说过,就算为你而死,我也愿意。你既然这么想我死,那我就成全你。

    折九阴说完,左手猛然戳进了自己的心房里,直接掏出了自己的心脏,那颗鲜红的心脏,在他的手中仍然砰砰砰的跳动着。

    傻逼。我忍不住怒骂道,天下第一大傻逼。

    折九阴握着自己鲜红的鲜活的心脏,一步一步缓慢而坚定的走到花夜语的面前,盯着花月夜的眼睛,凄凉而又悲绝道,你想要我的命,我给你就是了,这下你可满意了?

    花夜语仍然不说话,只是她再也无法掩饰她灵魂深处的悲哀和落寞,她呆呆的看着折九阴,看着折九阴将那颗心脏放在她纤弱白嫩的右手上,看着折九阴微笑着将自我一点一点化成了灰烬,唯一剩下的只是那颗依然还在跳动着的鲜红心脏。

    我突然明白,很多看似大奸大恶之人,其实远远要比那些所谓的正人君子要可爱可敬得多。

    那九大强者看着那颗鲜红的心脏,神色不一,我没有心思去研究,灵气已经恢复了大概七分,我缓缓站起身来,一步走到那尊雕像的前面,右拳直接砸向雕像,雕像轰然破碎成无数碎片,雕像碎后,我便离开了那镇灵碑,再次出现,我已经悬立在香儿的身旁。

    香儿看到我,呆愣了片刻,猛然醒过神来,激动而欣喜道,小苏,我就知道你不会有事。

    我柔声笑道,为了你,我当然不会有事。稍微停顿,我扫视了那九人一眼,冷笑道,我没有事,有些人就有事了。

    香儿明白我的意思,只是淡淡一笑,没有说话,我伸出右手,轻轻抓住她冰凉的右手,白莲猛然旋转起来,向我投射着温暖而圣洁的白色灵光,迅速的修复着我身上的伤痕,补充着我体内的灵力。

    那九人看到我,都大惊失色,互相对视了一眼,直接将我和香儿包围在其中。

    那块原本悬浮在空中的镇灵碑因为失去了阴仙雕像的力量,碑上的字迹和阴灵雕刻全部都消失不见,变成了一块光秃秃的石碑,轰然坠地,发出一声巨响,似乎宣告着折氏阴门从这世上彻底消失。

    我的目光一一从那九人的脸上扫过,他们都不敢与我对视,最后我将目光停留在颜家那位强者的脸上,此刻他面色微微苍白,眼神微微躲闪,可只一眼我就看穿了他眼底深处那浓烈的怨恨和忌惮。

    我盯着他的眼睛,微微笑道,你们颜家可真是深藏不露啊。

    那人咬咬牙道,我们颜家也是没有办法。

    我微微一笑,再次扫视了他们一眼,目光依然停留在颜家那位强者的脸上,我淡淡道,你们想坐收渔翁之利,已经收了,想必折家怎么瓜分,你们早有算计,那么现在是不是该告诉我,是谁毁灭了我晴姐的魂魄,是谁掳走了小月?

    九人尽皆保持沉默,却在暗中酝酿着浓烈至极的杀意。

    我淡淡一笑,毫不介意,盯着那长相魁梧粗犷的赤袍男子,轻轻问道,是你做的吗?

    赤袍男子神色微凛,冷笑道,一介凡尘女子,不管是不是本座杀的,可死了也就死了,又能如何?

    我笑了,凝视着他,轻轻笑道,我晴姐只是凡人女子,那么你又是什么?你以为你是神、还是仙?你以为你可以随意的决定他人的生死?我右手伸出,隔空轻轻一抓,虚空中出现一只金焱大手,直接掐住了赤袍男子的脖子,他的身体瞬间燃烧起来,来不及发出一声惨叫,来不及多做挣扎,便再五秒之间焚烧成虚无。

    金焱手掌随之消失,好像从未出现过一样,我淡淡的扫视了余下的八人一眼,最后目光停留在黄袍男子的脸上,我轻轻道,依他的意思,他是灵修者,比我晴姐强,杀了我的晴姐,就是我晴姐该死,那么我比他强,我此刻杀了他,是不是就是他该死?既然他该死,我杀了他,诸位想必是没有意见的?

    我的目光停留在黄袍男子那张惨白无血色的脸上,轻轻问道,你有意见吗?

    他微微颤抖道,没有。

    我淡淡道,那么,我想问你,是你做的吗?

    他惶恐而急忙道,不是我做的,与我们颜家没有任何关系。

    很好。我微微一笑,一道金光从我的右手食指喷薄而出,如同一颗金色子弹,激射向黄袍男子,黄袍男子尖叫道,救我。身上猛然腾起一股银色灵光,笼罩住他的全身。

    我不动,只是冷冷的看着他,夜空中突然出现一只金色毛笔,笔毛是一朵金色灵光,握着这只金笔的是那个一身白袍、满头银发的老者,也是现场中除了我之外,修为最高的人,镇元太玄真灵二品。

    老者握着金笔,在虚空中快速的写了一个封字,金光闪闪,熠熠生辉,每一笔一划都苍劲有力,蕴藏着强悍至极的力量,那金色的巨大封字直接撞向我那颗金色子弹,想要将金色子弹包裹而封印。

    我微微一笑,金色子弹直接击碎了那个封字,那白袍老者脸色瞬间苍白了两分,盯着我眼里尽是惶恐和忌惮。

    金色子弹继续以不可阻挡的姿势精确无误的射进了黄袍男子的眉心里,黄袍男子同样尚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尸体便直接坠落向地面,摔出一声闷响。

    我看向白袍老者,微微笑道,颜家认我为主,今夜颜家人却和你们联手想要置我这个主人于死地,是为不忠,是为背叛,所以他也该死,不过了看在颜家上次相助过我的份上,我留他一个全尸。

    白袍老者苦涩道,白小友,这件事情确实是我们九家有错在先,但白小友你已经连杀两人,还请罢手,你有什么条件,尽管提出来,我们九家一定满足你。

    我盯着白袍老者,冷冷道,我的条件很简单,我要我姐活过来,把小月还给我,少一根汗毛都不行,你们做得到吗?

    白袍老者看了一眼花夜语,轻叹道,白小友,死者已矣,纵使真仙下凡,也未必能让其死而复生,至于小月姑娘,一直安好,老朽保证安然无恙的交到你的手中,只是还请小友今夜高抬贵手,给我等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

    机会?我冷笑道,我给你们机会,谁给我姐机会,我姐不是死了,是魂灰魄散了,是灰飞烟灭、不复存在了,你说你们拿什么来将功补过?

    我话音刚落,花夜语突然暴喝道,动手,杀了他。

    她那紫色长袍上的九朵黄金兰猛然爆发出淡金色的灵光,一朵接着一朵飞离了她的紫袍,旋舞着向我飞来,翩跹而绝美。

    我微微一笑,全身灵力轰然运转,熊熊燃烧,我再次变成了金色焰人,魂识微动,轻轻道,凝。我的右手中再次出现了一把金焱长剑,金焱腾腾,连斩九剑,九剑之后,那九朵金兰花尽皆破碎,金色花瓣残片,漫天纷飞,如同一场突如其来的金色花雨,只不过湮灭的也十分迅疾,不复存在。

    花夜语面色惨白,那张好看的娃娃脸,此刻布满了惊惧、痛苦、失望以及怨恨。

    还活着的七人之中,只有她才主动向我发出了攻击,其余六人尽皆按兵不动,冷眼旁观。

    我微微一笑,闪身直接出现在花夜语的面前,看着她右手中那颗属于折九阴的心脏,已经停止了跳动,已经变成了一团死物,这世上再也没有了折九阴,折九阴对于她的爱恨也就此终结。

    我盯着花夜语的眼睛,冷冷道,抓着这颗深爱着你的男人的心脏,你有什么感觉?

    花夜语微微低头,凝望着右手中已经不动,已渐渐冰冷的心脏,神色一点一点变得悲哀和凄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