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1——疯狂的鱼群

    更新时间:2017-12-11 21:23:11本章字数:3336字

    我淡淡道,你就是个没有心、没有情的女人,别人千方百计想要得到的却始终得不到,你轻而易举就能得到的却弃之如敝履。你说,你要一颗心又有何用?

    她喃喃道,没有用。

    我冷笑道,既然无用,那你还留着干嘛?

    花夜月突然笑了,配上那张娃娃脸,看起来天真而又无邪,然后她伸出了纤细而又修长的左手,直接刺进了自己的心房,就跟刚才的折九阴一样直接掏出了自己的心脏,那同样是一颗鲜红色的心脏,正在怦然跳动。

    包括我在内,都没有想到她会做出这样的疯狂而又决绝的举动。

    她看着折九阴那颗已经冰冷、已经没有了任何生机的心脏,柔声笑道,九阴,其实你知道我们不可能,永远都不可能的。对不起,纵使我们在世人的眼里是神仙一般的人物,然而你和我都很清楚,我们很多时候也不能自己,我们其实也不过是他人手中的棋子而已。既然你把一颗心给了我,那我就好好的收藏在我的心房里。

    她直接将折九阴的心脏放进了自己那鲜血淋淋的心房里,右手紧贴着心房前血淋淋的窟窿,手掌上闪烁着一团淡金色灵光,死死金光隐隐没入那窟窿之中,当她把手掌移开,那原本可怖的窟窿已经愈合,只留下一个丑陋的伤疤,再无半点血液流出。

    她静静的看着左手中属于自己的心脏,轻轻呢喃道,九阴,你把心给了我,那我便让我这颗心去陪你吧,你不要怪我,我知道你爱我,我也爱你啊,可是,我们都不过是棋子,没有自我灵魂的棋子,如果还有来世,但愿我们能做一个普普通通、平平凡凡的人,我会在来世里等你。

    她话音刚落,左手中还在跳动的心脏直接燃烧起来,我盯着那颗燃烧成火焰的心脏,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酸楚和疼痛,那颗心脏很快就燃烧成了虚无,连渣滓连灰烬都丝毫不剩。

    就在这时,那一身蓝袍的中年男子突然展开一幅画卷,画卷之中只有一座孤零零的黑色石山,画卷银光一闪,黑色石山直接离开了画卷,径直镇压向香儿。

    黑色石山瞬间暴涨成一座高三百米,方圆一百平米的真实小山,带着镇压一切的威势从天而降,眼看着就要就要给香儿来一个泰山压顶。

    我魂识微动,那守护着香儿的白莲爆发出一团温暖而又圣洁的白光,那座小山碰触到白光,就好像蜡烛遇到了烈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直接融化,然后被净化成虚无。

    那蓝袍男子见偷袭失败,身体化成一道银光,流星一般射向远方,想就此逃遁,我冷冷道,跑得了吗?右手中的金焱长剑遥遥一斩,金焱长剑爆发出一道金色剑芒,闪电般划破夜空,径直斩向那道银光。

    夜空中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声,银光消失,金色剑芒也随之消失,然后露出了那蓝袍男子的背影,他背对着我们,看不见他的面部表情,他就那样静静的漂浮在夜空之中,看起来无恙的身体突然从头至尾,一分为二,变成两半,如同两片残叶,一边向下飘落,一边自我燃烧起来,尚未落地,就已经被烧成了虚无。

    我看也不看余下的六人一眼,一个闪身直接出现在香儿的面前,紧紧握住她的双手,后怕道,香儿,你还好吗?

    她点点头,柔声道,我很好。

    抬头看向那已经被融化掉一半的小山,因为失去了主人的操控,渐渐淡化,消失不见,那副在天空中飘荡的画卷也变成了空白,一边飘荡,一边燃烧起来,燃烧成一堆灰烬,寒风一吹,散落天地。

    我转身看向花夜语,花夜语也正抬头看向我,她轻轻道,我们都不过是棋子,要想自由,要么死,要么成为棋主。说完,有一物从她的眉心浮现,闪电般划过夜空,消失不见。

    那是一块白玉令牌,令牌之上有一个仙字。

    那是仙人令。

    花夜语抬头静静地看着仙人令消失的方向,那张娃娃脸上露出一丝温柔而又纯真的笑容,一步踏出,身形一闪,直接消失在夜空之中。

    就在这时,那怀抱七弦古琴的青袍美妇,那气势如剑的银袍俊男,那满脸笑容的金袍老者,那身穿黑白长袍的消瘦老者,还有那一身白袍满头银发的老者,他们五人的的眉心同时浮现出一块白玉令牌,令牌之上都有一个仙字,赫然都是仙人令。

    白袍老者朝我抱拳,深深一拜,神色哀戚道,白小友,我等都是将死之人,所有的罪过我们一力承担,只求白小友千万莫要牵连我们的家门,俗话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们带走小月姑娘的时候,商小姐便已经死了。

    我神色微变,冷冷的盯着白袍老者,我的直觉告诉我他并没有说谎,因为已经没有必要,可是既然不是他们杀的,那么又是谁杀的?

    其余四人也朝我抱拳,深深一拜,我知道他们的意思,人已经杀的够多,我已经没有了继续杀人的心思,就算把他们全部都杀了,晴姐也不会复生了。

    就在这时,那原本守护着香儿的白莲,爆发出一团耀眼的白光,直接带着香儿破空而去,眨眼间就消失在夜空之中,我还没反应过来,那五枚仙人令也带着那五人,化作五道白光,转眸不见。

    我回过神来,来不及多想什么,凭借着我对白莲的感应,身形一闪,极速追去,半个小时后后我突然失去了对白莲的感应,完全的失去,一丝一毫都感应不到了。

    失去了目标,我不得不停下来,现出了身形,却发现我悬立在香江的上空,

    原本平静的江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动荡起来,仿佛有一条沉睡的巨龙正在逐渐苏醒,整条江中的水族都好像受到了某种惊吓和刺激,各种各样的鱼儿从水面跃出跃进,成千上万条,成群结队,疯狂的向上游汹涌而去。

    灵魂星空骤然从脑海之中浮现,已经基本恢复的夜静静地悬浮在灿烂的星空之中,凝视着那已经沸腾的香江,凝视着那密密麻麻的好像吃了兴奋剂的鱼儿,他的神色阴冷而又凝重,墨玉一般的双眸中杀气腾腾。

    我急忙传音道,夜,出了什么事?

    夜看向我,淡淡道,我突然失去了对黑莲的感应和控制。

    看到他那不善的神色,我便有这个猜测,随后苦笑道,我也失去了对白莲的感应和控制,而且,香儿也随着白莲消失不见了。

    夜冷冷道,我的感觉告诉我小诗也出事了。

    深呼吸,我强颜笑道,别担心,她们不会有事的。

    夜凝视着我的眼睛,眼里闪过一丝哀伤和落寞,他轻轻传音道,白,我的感觉很不好。

    我沉默着,与他静静对视,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我的感觉也很不好,我甚至感到一种莫名而又强烈的恐惧与害怕。

    夜幽幽道,一切就要揭晓了,结局可能不会太好。

    我沉着而冷静道,她们不会有事的。

    夜冷冷道,如果她们真的出事了,我们该怎么做?

    稍作沉默,我微微笑道,我已经死过一次,再死一次也无所谓。

    夜静静的看着我,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一丝温柔而又邪魅的笑容,然后看向那已经沸腾到极致的香江江水。

    我随着夜的目光看去,香江中那原本狂奔的上万条鱼儿,此刻已经增加到数万或者上十万条,而且还有鱼儿不停的加入其中,上十万条鱼儿成群齐奔,那场面无法形容,就好像一条被激怒的巨龙,翻江倒海,水浪滔天,壮观无比。

    我和夜对视了一眼,踏着虚空,跟着那条鱼龙往香江上游飞去,虽然我和夜不知道它们为什么这样反常和狂暴,但我们都感觉得到,这一切都跟我们有关系,有很大的关系。

    就在这时候,有十六道身影从不同的方向御风而来,追逐着那群疯狂的鱼儿,这十六道身影十男六女,修为最低的那个妇人也有御空皓灵七品的修为,其中修为最高的那个黑袍老者是镇元太玄真灵四品强者。

    这当中还有两只妖精,一男一女,男妖英俊魁梧,女妖美貌如花。

    男妖修为高达镇元太玄真灵一品,是一只修炼有成的黑虎精;女妖御空皓灵九品巅峰,是一只修炼出第五条尾巴的狐狸精。

    这十六个强者,没有人来注意我,因为我的修为和他们不一样,在他们的眼里我最多就是个御空皓灵五品,与他们相比较,只是垫底。

    他们不看我,也许是因为不屑,也许是因为没有心思和时间。

    此刻,在他们的眼里,只有那上十万条疯癫的鱼群,从他们的神情里我看到了凝重、恐惧、兴奋、激动、还有期待,总之十分复杂奇特。

    不只是天空中的他们,还有天空之下的香江之上,在那上十万条鱼群之后,还紧跟着九十八道身影,自然也是有男有女,有老有小,他们全部都是灵修者,修为最低的一个枯瘦老者也有惊世魂灵五品的实力,最高的当然是惊世魂灵九品巅峰,不达御空皓灵,不能御空飞行,他们只能借助外力,踏波狂奔。

    我和夜都注意到了其中的一道黑色身影,一身黑袍,黑雾遮面,只一眼,我和夜便看出了她是那只蜘蛛精映媚。

    这九十八道身影脸上的神情和天空中那十六个强者一样。

    我们一直跟着那狂暴的鱼群,二十分钟后,一直跟到了天山脚下的天香湖,那上十万条鱼儿争先恐后的涌进了那天香湖中,几乎塞满了方圆不过一千平米的天香湖,密密麻麻,让人感到一种莫名的恐惧和害怕。

    我和那十六个强者悬立在天香湖的上空,静静的凝视着天仙湖,那九十八个惊世魂灵灵修者站在天香湖岸边,一个个都死死地盯着已经被鱼群完全占据的天香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