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6——血魂之灯

    更新时间:2017-12-16 21:36:27本章字数:3400字

    我淡淡的瞥了蛇精一眼,微微笑道,我在教她怎么打蛇。然后将目光移到映媚那张绝色的脸上,我淡然笑道,打蛇,最好打七寸。

    蛇精惊恐道,不要杀我。

    现在还不是杀他的时候。夜的声音突然在我的脑海之中回荡开来。

    我明白夜的意思,没有多想,便决定先放过蛇精,改变手势直接掐向他的脖子,他突然张开嘴巴,吐出一股青烟,青烟直接喷薄到我的右手上,我微微一笑,右手猛然腾起一股金色光焰,将那股含有剧毒的青烟直接焚烧成虚无。

    蛇精惊惶之下,尖叫一声,人头在瞬间变成了一颗巨大而狰狞的黑色蛇头,张开血盆大口,露出两排尖利的牙齿,特别是上下嘴角那四颗,有成年人的食指粗长,微微弯曲,尖锐如钩,而且,那四颗牙齿里面还含有剧毒。

    那张血盆大口直接一口咬向我的右手,我并没有抽回右手,反而将右手送进他的嘴巴里,只不过在我的手心之上漂浮着一朵金色火苗,正在静静燃烧着,如果他真的敢下口咬我,我的手肯定不会有事,至于他恐怕就要出大事了。

    对于一只修炼了上千年,修为高达御空皓灵八品的蛇精来说,智商一点也不会比人类低下,所以他很聪明很果断的选择了张嘴不动,一动不动,宛如一具蛇头人身的怪异雕像。

    我的右手就那样静静地悬停在他的口中,他瞪大着一双碧绿色的蛇眼,恐慌无措的看着我,向我传达着他对我的敬畏和臣服。

    我微微笑道,听说蛇胆有明目益肝、清热解毒等功效,那么一只千年蛇精的蛇胆想必具有神效。看着蛇精眼中的恐惧之意愈来愈额浓烈,我继续笑道,你放心,我现在对你的蛇胆没有兴趣,不过,你最好是有色心没色胆,如果你既有色心又有色胆,将色心色胆付诸行动,我不介意取走你的色胆,补补身体。

    蛇精拼命眨眼,表示明白、接受、坚决执行,我微微一笑,缓缓将右手从他的口中抽回,但是那朵金色火苗依然还静静的悬浮在他的口中,金色火苗就像定海神针,蛇精不敢有丝毫妄动,只是恐惧而又哀求的看着我。

    我微微笑道,我现在不取走你的胆子,但是总要取点什么作为利息。说完之后,我伸手小心谨慎的捏住了他上嘴角右边那枚毒牙,直接用力扳断,有乳白色的毒液从断掉的毒牙里面渗出,轻轻滴落在船板上,那连我都颇为忌惮的毒液,居然没有对那船板造成丝毫的损伤,就像一滴牛奶。

    我不理会蛇精碧眼之中的痛苦和怨恨,低头静静的看着那滴船板之上的乳白色毒液,魂识看了一眼夜,夜也和我一样正盯着那滴毒液,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我只有一个想法,就是这艘血魂之船,果然非同一般。

    魂识微动,我的右手腾起一股金色烈火,直接将那枚毒牙焚烧成虚无,然后看向蛇精,蛇精碧眼中的怨毒和愤恨迅速散去,只剩下浓烈的敬畏和恐惧。

    我微微一笑,没有多说什么,淡淡的看了映媚一眼,映媚做了个深呼吸,再次朝我深深一拜,并未说什么感激的话。

    我知道她的性子,不说远比要比说来得真挚和沉重。

    怀中的小月一直都十分安静,不论是看到映媚从蜘蛛精的样貌变成人形,还是看到蛇精从人头变成蛇头,竟然都不曾表现出丝毫的害怕和恐惧,甚至没有表现出多余的惊奇和好奇。

    我看着小月,柔声问道,小月,刚才你不怕吗?

    小月摇摇头,甜甜道,只要有哥哥在,我就一点都不怕。

    我微微沉默,看着小月,总觉得她跟别的孩子有很多很大的不一样,可是具体哪里不一样,我一时又说不清楚,最让我体会深刻的就是她的安静和淡定,那远远超越同年人,甚至超越很多大人的安静和淡定,有时候我会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我轻轻刮了一下小月的小鼻子,疼惜道,小月说得对,只要有哥哥在,这世上就没人能伤害到小月,小月就不用感到害怕。

    小月嗯的一声,重重点头,重新把头埋藏在我的脖颈里。

    我微微一笑,抱着小月,径直走向第九盏白琉璃灯笼,正好围绕着这艘灵魂之船走了一个圈。

    映媚一直静静地跟随在我的身旁。

    魂识微动,那蛇精口中的金色火苗渐渐熄灭,消失无影,蛇精直接瘫软在地,如一滩烂泥,舌头缓缓变成人头,一双碧眼死死地盯着我,充满了怨恨和忌惮,我丝毫不在意,我如果要杀他,易如反掌。

    第九盏血魂之灯同样未曾点亮,灯下盘坐着一个男子,三十来岁,一袭黑袍,五官柔和,恬淡安静,看着便让人觉得舒服和亲近。

    用魂识扫视了一眼男子,从他的身上我竟未感受到丝毫灵力波动,我敢断定不是因为他的境界远远高于我,而是根本就没有丝毫修为之力。

    他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平凡之人。

    小月为什么会到这血魂之船里来,原因我虽然无法接受,但是我却不得不接受,既然连一个五岁大的孩子都会被仙人令选中,那么一个没有修为之力的男子被仙人令选中似乎也很正常。

    男子身前摆着一副棋盘,正在下棋,左手执黑子,右手执白子,已经分别落下数子。

    此刻他的右手捏着一颗白子,正在沉思着该怎样落子,可能想的有点入神,根本就没有看到我和小月以及映媚。

    我瞄了一眼棋盘,因为我不太懂围棋,也不太喜欢围棋,所以我并未多作停留,抬头看向船顶那杆旗下的血魂之灯,如果小月真的被仙人令选中,那么显而易见这一盏血魂之灯就是属于她的,可是我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九人都呆在属于各自的灯笼之下,而小月却不用?

    我的魂识看了一眼夜,传音问道,既然只要点燃了这十盏血魂之灯,这灵魂之船就会启动,那么还需要小月他们做什么?

    夜淡淡回应道,我不知道。

    我疑惑道,小月之外的九人都是五门五家的人,这五门五家之间绝对有很大的联系。

    夜淡淡的看着我,淡淡道,小月也是折家的人。

    我微微一愣,猛然想起晴姐说过小月并不是她亲生,而是郁无为从孤儿院带回来的,而安排这一切的其实是折子钰,那么也就是折九阴,如此看来,小月必定就是折家的人。

    见我一直盯着那盏血魂之灯看着,小月和映媚也抬头随我静静的看去,就在这时候,那第五盏白琉璃灯笼渐渐的亮了起来,银光熠熠,不用看也知道又有人想要强行登船,最后被那第九道黑光给毁灭了。

    我暗叹一声,魂识微动,扫视一眼那盏银色灵魂之灯,灯苗依稀可辨是一个盘膝而坐的男子形象。

    收回魂识,我再次凝望着船顶之上那一盏白琉璃灯笼,没来由的感到一阵恐惧和害怕,下意识的微微抱紧怀中的小月,好像一松手,就会失去她似的。

    小月感应到了我情绪的变动,微微抱紧我的脖颈,奶声奶气道,哥哥,你怎么了?

    我强颜笑道,哥哥没事,小月,饿不饿?

    小月点点头道,哥哥,我想吃妈妈做的糖醋排骨。

    我柔声笑道,我们去船里看看,如果可以,哥哥给你做糖醋排骨好不好?

    小月点点头,甜甜笑道,好。

    那我们走吧。我抱着小月,直接往船舱里走去,映媚一声不吭的跟在我的身旁。从三楼下到一楼,我找到了厨房,厨房里食材工具一应俱全。

    楼船拥有蓄电设备,当大厅里的灯亮起,一片温暖光明,大厅里还有电视,我打开了电视,将遥控器交到小月的手中,柔声笑道,小月,哥哥去做饭,很快就可以吃饭了。你乖乖在这里和映媚姐姐一起看电视好不好?

    小月稍作沉吟,轻轻点头道,好。

    我微微一笑,看向映媚,淡淡道,我现在做饭去。

    映媚柔声道,前辈,还是我来吧。

    我微微笑道,你会做饭?

    映媚羞涩道,我夫君很喜欢吃我做的饭。

    那你有多久没做过饭了?我似笑非笑的盯着她的眼睛。

    映媚微微一愣,满脸通红,羞愧道,两百年没做过饭了。

    两百年没做过饭,我想时间有点长,你的手艺估计也忘得差不多了,还是我来做吧。我微微一笑,转身直接往厨房那边走去。

    在我的魂识中,映媚呆愣了片刻,才回过神来,静静地看着我的背影,神色哀伤而又落寞。

    小月看着她,奶声奶气道,姐姐,你长得真漂亮。

    映媚娇羞道,你也长得好漂亮。

    小月盯着映媚,天真而又无邪道,姐姐,你真的是妖精吗?

    映媚稍作沉默,轻轻道,是。

    小月甜甜道,那姐姐你一定是好妖精。说完,便伸出粉嫩的左手轻轻拉着映媚的右手,往沙发那边走去。

    映媚高兴道,小月,你为什么觉得姐姐是好妖精啊?

    小月纯真道,哥哥帮你,那你就一定是好妖精了。就像哥哥打那个蛇精,那个蛇精就一定是坏妖精了。

    我微微一笑,收回魂识,钻进了厨房里,轻轻关上门,先煮饭,然后拿出需要的食材,开始做菜。

    时间过得很快,五十分钟后,我已经做好了五个菜,一个糖醋排骨,一个肉末蒸蛋,一条红烧鲫鱼,一个豆瓣茄子,一个青椒斩蛋,最后我准备炒一个青菜。

    灵魂星空中盘坐着正在闭目养神的夜,猛然睁大眼睛,悚然起身,神色阴沉冷厉,那双墨玉色的眼睛越来越黑,越来越暗,仿佛两个小小的黑洞,让人不敢直视,他冷冷道,出去看看。

    夜很少这样,但每一次这样,都是愤怒至极的体现。

    我放下菜刀,直接释放魂识横扫出去,大厅之中的电视正在播放着一个儿童节目,而坐在沙发之上的小月正静静地看着映媚,她那白玉一般的粉嫩右手的食指正点在映媚的眉心灵神本源印记之处,指尖闪烁着一点金光,虽只有一点,但却浓烈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