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7——真相

    更新时间:2017-12-17 20:44:54本章字数:3349字

    当我看到映媚的样子,来不及多想,我直接从厨房中消失,眨眼间就出现在大厅的沙发旁边。

    此时的映媚已经恢复了玄毒灵蛛的真身,静静地趴伏在沙发之上,一动不动。

    我用魂识包裹着映媚,感受不到丝毫她的灵魂气息。

    她已经死了,死了不到两分钟,死得很彻底,魂魄被吞噬掉了。

    让我无法相信和接受的是,杀死她的,吞噬了她的灵魂的,不是别人,竟然是小月。

    我呆呆的看着小月,忘记了震惊,也忘记了愤怒,脑袋有些晕乎,根本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小月静静的看着我,那双纯真而又无邪的大眼睛里,闪烁着一丝怯弱和忧伤。

    我死死的盯着她的眼睛,用异常平静的语气问道,你到底是谁?

    小月轻轻道,哥哥,我是小月啊。

    我摇摇头,哀笑道,你不是小月,你到底是谁?

    小月哭泣道,哥哥,我真的是小月啊,你不要我了吗?说完,她的眼泪就流了下来,大滴大滴的,晶莹剔透,没有半分伪装和做作。

    我不为所动,冷冷问道,你妈妈是不是你杀的?

    小月不回答,只是无助而又伤心的哭泣着,然而我的心却一点一点的变凉,凉彻心扉;一点一点变痛,痛彻心扉。

    不用她回答,我也知道晴姐是她所杀,就像她刚才杀掉了映媚一样,简单而又残酷。

    我双拳缓缓握紧,竭尽全力,好像要捏碎她的脖子和灵魂,可是看着她那无辜而又纯真的眼睛,我却下不去手,捏碎的反而是自己的心脏。

    我盯着她那双星辰一般明亮而又无辜的大眼睛,无力而颓丧道,为什么?你到底是谁?

    哥哥……小月轻轻呼唤着,她的容颜开始一点一点变化,片刻后完全变成了另外一张脸,完全变成了她的妈妈——商婉晴的脸,一模一样,除了眼睛,还是小月的眼睛。

    商婉晴的脸不过停留了数秒,变化又继续,片刻后商婉晴的脸又完全变成了另外一张脸,是刚刚被她杀死的映媚的脸,只是那双眼睛,还是小月的眼睛。

    然而,映媚的脸也不过停留了数秒,变化还在继续,片刻后,映媚的脸又完全变成了另外一张脸,看到这张脸,我猛然睁大眼睛,不可思议、不可置信的死死地盯着这张脸。

    眼睛还是小月的眼睛,然而此刻配上这张脸,却更加的契合与完美,因为这张脸与这双眼睛原本就是属于同一个人的。

    属于小月的,只是却是另外一个小月。

    看到这张脸,静立在灵魂星空之中的夜也忍不住微微皱眉,若有所思,身上那浓烈阴沉的杀气却随着眉头的舒展而渐渐退散。

    夜渐渐恢复了冷寂和沉默,静静的看着死去的恢复了本体的映媚,我看到隐匿在他双眼深处的哀伤和迷惘。

    我暗叹一声,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小月的脸,一直停留着,不再发生任何变化。

    我知道,这张脸才是她真正的脸。

    我也知道,她为什么坚持而又固执的说她是小月。

    因为她的确是小月,只是是另一个小月而已。

    我张了张嘴巴,最后却只能苦涩道,沐月,为什么是你?

    沐月摇摇头,怯怯道,我不知道,我醒来的时候就是这样了。哥哥,你不要不理我。

    我冷冷道,这身体是你的,还是属于真正的小月的?

    沐月乖巧道,是属于小月的,小月是一只阴妖,当时她还是个婴儿,躲藏在一个男人的身上,那男人来这楼船吃饭,我发现了她。

    所以,你让她帮你抓走香儿?我的神色和语气更冷。

    是。沐月脸色十分苍白,无辜而又忧伤的眼神略微躲闪。

    我暗叹一声,疲惫道,你杀她们是为了她们身上的力量?

    沐月不说话,只是幽柔而又哀伤的看着我。

    然而沉默就是默认。

    我痛恨道,你杀映媚,杀了就杀了,我不怪你,可你不能为了力量杀了把你养大的妈妈。

    妈妈!沐月轻声呢喃着,纯净而明亮的眼睛一点一点暗淡下来,如同两颗渐渐熄灭的星辰,失去了所有的璀璨和光辉,黯然而悲哀。

    我盯着她的眼睛,痛心疾首道,你要这些力量做什么?

    她的眼神有些呆滞,目光有些涣散,不说话,眼泪一颗一颗打湿了容颜。

    我一步一步走向她,走到她的面前,盯着她的眼睛,痛苦而愤恨道,现在我就在你的面前,你是不是连我也要杀?

    她的目光微微凝聚,绽放出一丝浅淡的温婉与柔情,看着我,轻轻道,哥哥,我只是想做一个真正的人,想和你在一起。

    我怒喝道,你为了做人,为了和我在一起,连你的妈妈都不要,连你的妈妈都可以杀吗?一个连妈妈都不要、都可以杀的人,那还是人吗?

    我咆哮道,你就算变得再强大,就算变成了人,那又怎么样?

    说到最后,我几乎是吼出来的,声嘶力竭,不知道什么时候眼泪已经流了出来,我哀笑道,你答应过扶风,不再乱杀一个人,你说你渴望着光明与温暖,可你现在为了力量却把这世上对你最好、最疼你、最爱你的妈妈给杀死了,你不但杀死了她,你还吞噬了她的灵魂,让她灰飞烟灭了,这就是你要的光明与温暖吗?

    愤恨至极的我,右手爆发出一团金色光焰,凝化成一柄金焱之剑,直接一剑刺向了沐月的心脏,她没有躲避,也没有还击,只是温柔而又忧伤的看着我。

    白,住手。夜怒吼道。

    然而,已经暂时失去理智的我,根本没有听到夜的话,右手中的金焱之剑直接刺进了沐月的心脏,然后刺破,刺穿,穿过后背。

    唉!脑海之中回荡着夜轻幽而又苍凉的叹息声。

    我猛然清醒过来,呆呆的看着沐月,看着我右手中刺穿她心脏的金焱之剑,脑海一片空白。

    沐月伸出右手,柔弱的食指轻轻点在我的眉心之上,她的食指指尖出现一点金光,看起来只有绿豆大小,却仿佛是这世上所有的金光凝聚浓缩而成,那点金光直接而又蛮横的破开了我的灵神本源印记之门,强行闯进了我的灵魂星空之中,就好像一道划过星空的金色流星。

    我忘记了反击,夜也不动,只是冷冷的盯着那颗金色流星在我的灵魂星空之中绽放出开来,如同一颗爆炸的金色烈阳,金光万丈,照耀天地,那成千上万颗原本就很亮的彩色星点,几乎在瞬间便亮到了极致,燃烧到了极致,万千华彩星光相互交织融合在一起,这是一个属于彩色星光的世界。

    夜缓缓抬头,沐浴在那华丽绚烂的星光之中,他整个人都散发着彩色的星光,就像一颗最耀眼的彩色星辰,身上集中了所有星光的色彩。

    我感到我的力量以一种近乎疯狂地速度在暴增,持续了将近半分钟才停止,而那颗闯入了我灵魂星空之中的金色烈阳也燃烧殆尽,原本就极亮的千万颗彩色星点,此刻看起来更亮,它们那不可言传的光彩早已赛过了真正的星辰。

    我无法动作,无法说话,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沐月将她所有的力量都都给了我,这一刻,我突然明白了很多,胸腔里传来一阵天崩地裂的痛。

    右手中的金焱之剑一闪而逝,然而沐月的胸口上却留下了一个狰狞而可怖的伤口,鲜血汩汩,不可阻挡。

    沐月此刻脸色几近透明,仿佛冰雕而成,绝美但是脆弱,她凝望着我,柔声笑道,哥哥,对不起,你不要生我的气。

    我想要抱着她,想要对她说,你没有对不起哥哥,是哥哥对不起你,可是我发现我不能动,什么都不能说出来,只能愧疚而又悲痛的看着她。

    沐月轻轻道,哥哥,对不起,虽然妈妈是自愿被我吞噬灵魂的,但是妈妈终究因我而死,哥哥,不管是五百年前的扶风哥哥,还是五百年后的小寒哥哥,你一直都那样的善良,我知道哥哥你需要力量,我知道哥哥你需要强大,可是,无论如何你都不会伤害妈妈和映媚姐姐的,可我的时间不多了,你的时间也不多了,所以,我只能杀了她们,吞噬了她们的力量,再传给你。

    她略微停顿,急促的喘息着,疲惫而虚弱,却温柔而又酸楚的看着我,原本就透明的脸此刻看起来已经有些虚幻,很是稀薄,如同一层透明的薄膜,仿佛只要轻轻碰触,便会支离破碎,消逝无痕。

    她缓缓移动纤细而透明的食指,触摸过我的眉宇、眼角、鼻子、最后停留在我的嘴唇,没有丝毫温度,柔弱而冰凉。

    她凝望着我,明眸善睐,盈盈如水,仿佛有千言万语,最后却浓缩成几句话,她幽幽软语,哥哥,对不起,你一定要原谅我哦,不管我做了什么,我都只是希望哥哥能得偿所愿。哥哥,我不知道我还有没有来世,如果还有来世,你一定要记得来找我哦,我在来世里等你哦。

    沐月说完,展颜一笑,灵动而俏媚。

    她的身体突然爆发出一团耀眼而夺目的九色灵光,却转瞬不见,同时不见的还有她。

    去船顶。夜的声音冷漠而又深沉。

    我的行动和语言能力都在同时恢复了,来不及多想什么,心转念间,我已经从原地消失,出现时已经站在船顶上那第十盏血魂之灯旁。

    然后我看到了沐月,她静静地站在船顶上,已经变成了一尊几乎透明的雕像,右手中提着第十盏血魂之灯,血魂之灯闪耀着九彩灵光,如梦似幻,依稀间,可以看见那燃烧的灯苗里盘坐着一个身影,好像一个缩小版的沐月。

    我呆呆的看着沐月,看着她的眼睛,她的眼睛不再明亮,不再纯净,不再灵动,里面什么都没有,只是一望无际的空洞与苍白。

    她已经没有了灵魂,她的灵魂和那九人一样已经成为了血魂之灯的灯芯,她的身体也已经成为了血魂之灯的灯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