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4——天泪

    更新时间:2017-12-31 23:09:14本章字数:3093字

    她凄凄一笑,轻叹道,我只是羡慕她,只是想要做她。她的声音如同落日,苍凉而又无力。

    为什么?我像一只受伤的兽,哀嚎着,右手凝化出一柄金焱之剑,一剑刺向了她的心脏。

    夜怒喝道,白,住手,你不能杀她。

    可已经晚了,她没有躲避,只是静静的凝视着我,神色温柔而又哀伤,那是我见过最让人感到难过和心疼的表情,然而这一刻早已失去理智的我,根本不会放在心里。

    我右手中的金焱之剑直接刺进了她的心脏,刺穿了她的心脏,刺透了她的后背。

    她的脸上,她的眼里,所有的只是悲伤和绝望,不是因为我刺穿了她的心脏,而是因为一种莫名的遗憾和无奈。

    她凝望着我,哀笑道,小苏,我多么希望我是她、是你的香儿,可是我终究不是,不管我多么的努力,都永远也不可能变成她,也永远都不可能替代她,我多么想陪着你走下去,不说生生世世、永生永世,哪怕就是短暂的一生一世、平平凡凡、简简单单的一辈子,我也奢求不来。

    我的脑袋一片空白,呆呆的看着她,看着金色的血液从她温存的嘴角和破碎的心脏汩汩而出,幻化成一朵朵金色莲花,开满了血色的石地。

    她再次伸出右手,轻柔的抚摸着我的脸颊,这一次我没有躲避,连我自己也不知道我为什么没有躲避。

    她柔声叹道,虽然我们都不过是棋子,可我也希望你是那棋盘上活到最后的那一颗。说完之后她的身上腾起一股四色仙光,笼罩着她,如梦似幻,不染烟尘。

    仙光中她的下半身变成了鱼身,优雅而动人的鱼尾巴上有赤黄青蓝四种颜色,依次排列开来,神妙而又迷人,她身上那袭紫袍上面镶嵌着的九百九十七颗颗紫色宝石变成了一枚枚紫色鳞片,覆盖着她的身体,灵识一扫而过,不多不少,共有就九百九十七枚,每一枚都紫光闪闪,如珍似宝。

    看到她露出本体,看到她那赤黄青蓝的四色鱼尾,看到她身上那九百九十七枚紫色鱼鳞,看到她腹部下那处因为失去一枚鱼鳞而留下的苍白伤疤,我那被怨恨、不甘以及绝望给填满的胸膛和神魂终于渐渐清醒过来。

    我右手中的金焱之剑在不知不觉中悄然散去,我死死的盯着她的模样,脑海之中出现了那只小灵鱼儿,不用多想,也不用对照,就算是个傻子也猜得出来是什么回事了。

    我终于知道小鱼儿修为强大高绝,为什么却无法化身为人,那是因为她的大部分力量和神识都依附在香儿的身躯之上,留在本身身上的不过是一点本源之力和一缕神识。

    她的手指触摸着我的眉头,凝视着我,幽幽轻语道,小苏,还记得五百年前那一夜,那个和你长得一模一样的男子从一只小黑猫的手中救下的那条小鱼儿吗?虽然那不过是那只猫妖设下的一个局,然而他却还是出手救了我。那一刻已经开启了少许的灵智的我,从没有那样的渴求过要修炼有成,有朝一日化身为人,然后去找他,然而这一找就是五百年,我终于找到他了,只是很抱歉,小苏,我再也不能陪伴你了。

    然后她哭了,眼泪一滴滴落下,每一滴都散发着赤黄青蓝四色仙光,这就是天地九彩灵鱼的眼泪,号称天泪,每一滴都是天下至宝,当初为了救我耗费了一滴,一共还剩下九百九十八滴。

    随着每一滴灵鱼天泪的流下,她身上的紫色鱼鳞便会随之消失一片,留下一处可怕的苍白伤口。

    夜突然暴喝传音道,白,不想她死,就赶紧阻止她。

    我冷酷而生硬道,为什么要阻止她,她害死了我的香儿,就算死了又能如何?

    夜稍作沉默,轻声叹道,你真的舍得她死吗?

    夜的话让我陷入沉思之中,可是我无法接受香儿已死,更无法接受是她杀死了香儿,脑海一片迷糊,那模糊中却有个声音不停的在我脑海之中回荡起伏,那声音不停的对我说,杀了她你舍得吗?

    然后我的心理有个声音不停的告诉我,你会后悔的……

    我猛然醒过神来,下意识的便要出手阻止,然而我却发现我根本无法动弹,被一股无形而又强大的力量给控制着,想动动手指、说句话都不行。

    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身上的紫色鱼鳞一片接着一片的消失,每流下一滴灵鱼天泪,都会与之前的灵鱼天泪互相融合在一起,从刚开始的一滴大小,到现在的鸡蛋大小。

    随着每一滴灵鱼天泪的落下,我的心、我的魂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悄无声息的撕裂着,撕裂出一道道看不见的伤口。

    在这一刻,我的脑海中不停的回荡着和香儿在一起的画面,我不敢相信香儿已经死了,也难以接受她不是香儿,香儿和她,两个人的身影在我的脑海之中不停的闪现,渐渐重叠、模糊、融合,然后完全变成了同一个人,那就是一直陪伴着我的香儿。

    被她控制住的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的天泪一滴滴滑落,却什么都做不了,我知道我怨恨她,但是我却不想让她死,她若是活着,我还能恨她,她若是死了,那我还能去恨谁?

    我的内心和灵识一齐朝她咆哮着,我不让死,你就不能死,你的命现在是属于我的,我让你死你才能死。可是就连我的灵识也被封印在身体之中,根本无法释放出丝毫。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我不过是个蝼蚁。

    她轻抚着我的眼皮,柔声笑道,我知道你不愿让我死,其实,我早就该死了,而且在这盘棋中,我本就是个该死的弃子,我死了无所谓,但是我要你活着,好好的活着。

    她身上的九百九十七片紫色鱼鳞终究全部消失,化为了九百九十七颗天泪,融合在一起,变成了一颗拳头大小的四色天泪,静静的悬浮在她的面前,它所散发出来的光芒,胜过这世上任何一颗美丽的星辰。

    我眼睁睁的看着那颗天泪化作一到绚烂至极的四色仙光,直接没入了我的眉心灵神本源印记之处,直到完全没入进去,她俯身在我的额头留下浅浅一吻,柔声笑道,这是我该做的,这也是我的宿命,你要好好活着。

    说完之后,她那原本拥有赤黄青蓝四种颜色的尾巴以篮青黄赤的倒序快速消失,全部都变成了白色,她静静的看着我,笑了笑,不舍而又眷念,然后她直接变回了鱼身。

    苍白的鱼身,看不到一片鱼鳞,好像被人生硬而又残酷的拔光,光秃秃的惨烈而凄凉,堪比古代的刑罚凌迟。

    紫色的眼眸也变成了黑色,虽然依然透彻明亮,却再也没有了方才的灵智和魅力,此刻的她完全是一条愚钝无知的小鱼儿,失去了力量的护持,砸落向地面。

    那控制着我的力量骤然散去,我急忙伸出右手一把抓住了那条小鱼儿,小鱼儿静静的躺在我的手中,她纤细残弱的身体渐渐虚淡化,很快就化成了虚无。

    我微微一愣,呆呆的看着空空荡荡的右手掌心,感觉自己失去了最重要的东西,感觉自己的心一下完全空了,空洞洞的,没有一点声响,没有一点光明,只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难受和孤独。

    夜轻叹道,她只是以神识附体,如今神识已经全部化为了天泪,耗尽了所有的神识之力,也化去了本体的力量,终究落得个化归虚无的下场。

    我想到了还有一片鱼鳞不见踪迹,猛然睁大眼睛,急忙传音询问道,还有一枚鱼鳞不知去向,她的神识分身也许还在。

    夜幽幽叹道,也许还在。

    我会去找到她的。我的语气坚定而又固执。

    夜淡淡道,你不恨她了吗?

    我不知道。握了握空虚的右手,我缓缓用力抱紧香儿冰冷的身体。

    那道天泪化成的流光直接涌入了我的魂界星空之中,爆炸开来,形成了无数的四色光宇,融化进星空之中,让原本就明亮的彩色星点三秒钟就亮到了极致,头顶上守护着我的白色莲花欣喜而激动的旋转起来。

    原本只有五十七瓣花瓣的白莲花,二十秒后停止下来,已经多出了十三片花瓣,变成了整整的七十片,大小倒是没有什么变化。

    我的力量却在疯狂暴涨,全身的灵力和血液都在沸腾燃烧,当星光稍稍黯淡,当白莲花停止旋转,当一切都安静下来,我感觉全身都充满了强大的力量,虽然不知道强大到何种地步,虽然和猫妖他们的依然天差地别,但是我相信我绝不会没有一招之力。

    我看了一眼夜,夜也正看着我,我用灵识扫描夜,灵识的速度快了何止百倍,我知道我再次晋级了,如果按照凡俗灵修者的等级来算,我想我已经是超凡天灵强者,再进一步就会踏入红尘灵仙的境界。

    只是,每一次靠吞噬他人的本源之力而进步,让我总觉得不安和恐惧,心里十分不踏实,可是我已经走到这一步,不管我愿意不愿意,都已经由不得我,不管结局如何,我都只能头也不回的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