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5——爱

    更新时间:2018-01-01 22:39:20本章字数:3226字

    可是香儿死了,我什么都没有了,结局不管如何,对我来说,还有什么意义?

    我紧紧地抱着香儿冰冷的躯体,好想将她捂热,可是我的光明与温暖对于这具躯体来说,没有任何的用处。

    为什么非要弄清事实?为什么非要弄清真相?有时候什么都不知道,岂不是更好?

    夜有一半说的对,这世上的人都难以容忍别人欺骗自己,却总喜欢自欺欺人,可是一个人若真的能彻底的欺骗了自己,也许反而还要过得开心快乐一些。

    我现在是超凡天灵强者,可以说我已经站在了凡尘的巅峰,也许我还会继续前进下去,成为红尘灵仙,成为逍遥散仙,只要遇劫不死、神魂不灭,我就可以一直活下去。

    可那又如何,红尘之巅没有了香儿的身影,也不过是高处不胜寒,纵使他日踏上那仙人之巅,得以永生不灭,万世长存,然而没有香儿的陪伴,难以想象我该怎么过下去。

    我突然很想哭,可是我又哭不出来,所以我只能笑,笑着笑着,我的眼泪就流泪出来,一滴滴坠落在香儿冰冷的脸上。

    夜轻叹一声,没有说话。

    就在这时,我的眉心突然传来一阵灼热感,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不等我反应过来,那灼热的东西已经离开了我的眉心,径直飞向了香儿的眉心,烙印在眉心之上。

    我猛然睁大眼睛,盯着香儿眉心之上的东西,那是一片赤红色的花瓣,呈梅花形,那是我与生俱来的那块红梅花瓣形胎记,后来我死而复生便消失不见了,没想到一直隐藏在我的灵魂本源里面,我却不知道。

    确切的说,这片红梅花瓣形印记应该是泠雪的红梅之心,应该是五百年前泠雪抱着扶风自葬之时烙印在扶风灵魂深处的一缕魂识,那同时也是扶风和凌雪相爱致死的证据,也是泠雪希望在来世里继续和扶风在一起的愿望。

    深呼吸,控制着心神的欣喜和激动,我缓缓释放灵识覆盖住那片红梅花瓣形印记,细细感受,然后我感受到了香儿的灵魂气息,虽然十分微弱残缺,一直处于沉睡的状态,但是我百分之一万的确定那就是香儿的灵魂气息。

    再次深呼吸,我在那块印记之上小心翼翼的打下了数十道封印禁制,好确保香儿的残魂气息不会流失和受到伤害。

    做完这些,我重重的喘了一口气,收回灵识,看向夜,我压抑着心神的振奋和狂喜,微笑道,夜,你刚才感受到了吗?

    夜嘴角微微上翘,微微笑道,感受到了。

    那还有救吗?我紧紧地盯着夜,希望从他口里听到一个美好的答案。

    夜稍作沉默,淡然笑道,你都可以死而复生,她为什么不可以?

    我终于放下心来,急忙问道,什么办法?

    夜淡淡道,目前,我想不出什么办法,但是只要你有朝一日达到混元大罗金仙境界,便可掌缘生灭,山河崩灭、万物生长,不过是一念之间而已。

    混元大罗金仙?我疑惑道,听起来就牛逼哄哄的样子,那是什么境界?

    夜嘴角微微上翘,轻轻道,我也不知,但是混元大罗金仙是至高仙位,如果你有幸到达,自然会明白的。

    我微微皱眉,传音道,是不是很难达到?

    就像一个普通士兵想要当皇帝一样困难。夜的嘴角挂着一抹邪魅的笑意。

    我微微一愣,不禁怒道,你玩我啊你,夜,有没有别的简单点的办法?

    夜淡淡道,目前没有。随后看向那方灵池里面的含苞待放的灵神花,嘴角微微上翘,噙着一丝似笑非笑的笑意。

    我自然明白了夜的意思,可是我觉得这事情不太靠谱且十分诡异,不过,既然已经知道了香儿还有残魂存在,有复生的希望,我的心情便好了许多。

    我紧紧地抱着香儿,轻抚着她冰冷的容颜,凑近她的耳边,柔声道,香儿,听到了吗,香儿,你不会死的,我不会让你死的,你会和我一起一直活下去。

    我真替她不值。猫妖的那嘲讽的声音轻轻传来。

    我冷冷的盯着猫妖,压抑着心头的怒火和杀气,冷冷道,你想做什么,不妨直说。

    花妖盯着我的眼睛,讽刺道,你这人看起来专情痴情,实则冷酷无情,就算她不是慕幽香,可是五百年来对你一片痴心,你最杀了她,他即便死也不惜舍弃本源之力,回归混沌与愚昧,只是为了让你更加强大,为了让你能更好的保护自己,为了让你能活下去。

    一直被我强行压制着的怒火和疼痛,如同一头猛兽,终于冲出了牢笼,带着滔天的怨恨和杀气,我浑身剧烈地颤抖着,整个人都燃烧起来,仰天咆哮道,你给我闭嘴,闭嘴,闭嘴……

    怎么?生气了,被我说到了你的痛处。猫妖看着我眼里尽是嘲讽和怜悯。

    我一直坚定着的理智渐渐被愤恨给吞噬,整个人都化为了一团熊熊燃烧着的白色烈火,这一刻,我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把这个可恨的男人、这只可恨的猫妖烧成灰烬。

    夜阴沉着脸,冷喝道,白,控制好你自己,别让怒火烧毁了你的神智。

    我咆哮道,为什么,一切都是他设计的,为什么现在才来揭穿她的身份,他就是想让她死,就是想让她死在我的手里,都是他,是他害死了她。

    我化身为一轮白焱烈阳,熊熊白焰烧得虚空都在坍塌沦陷,我死死的盯着猫妖,咬牙切齿道,都是你这个妖孽设计了这一切,如果不是你,她岂会回归混沌愚昧,你该死,我要杀了你,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我直接将身躯当成了武器,炮弹一般爆射向猫妖,猫妖却只是伸出了右手,握拳,轻轻挥拳,然后我就被击飞了出去,倒飞出去三十米远才堪堪停下,双脚却已深陷入血红色的石地里。

    猫妖静静的看着我,轻描淡写道,我帮了你,让你知道是她杀死了你的香儿,顶替了香儿,你杀死了她,不正好报仇了吗?你现在却又要杀我帮她报仇,你这是恩将仇报吗?他稍作停顿,似笑非笑道,还是说,就算是她杀了你的香儿,顶替了你的香儿,但是你却也爱上了她?

    我微微一愣,思维瞬间空白,身上的白焱和内里的怒火迅速熄灭,就像被一盆冷水,浇了个透心凉,我呆呆的看着猫妖那张平静而又俊美的脸,脑海之中不停地回荡着他那一句但是你却也爱上了她。

    不等我清醒过来,猫妖继续淡淡道,不管慕幽香是不是她杀的,可是她那么爱你,为了你付出了一切,包括千年修炼而来的力量,甚至是生命,她用尽了一切可以用的手段和方法来爱你,难道还不值得你去爱她吗?难道你还不敢承认你也爱她吗?她为你付出那么多,一点也不比慕幽香少,甚至远远的超过了慕幽香,难道还不够你爱她、还不够你对她说一声你爱她?

    猫妖的话 ,每一个字都像利刃,一刀一刀凌迟着我的心脏,我才明白,有很多东西其实早已经潜移默化,深植入了血脉和神魂之中,就算我刻意的压制和遗忘在内心深处的黑暗角落里,他们依然还在那里,就算生霉,腐化,变成了一堆尘土,也还是会被心脏和神魂吸收,除了死,恐怕无法清除。

    夜轻叹一声,幽幽道,白,不要想太多,这并不能怪你。

    猫妖冷笑道,你们这些人真是很奇怪,明明爱一个人,却不敢承认、不敢说出来;口口声声说什么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掏心掏肺,赌咒发誓,却还是会爱上别的人,誓言在你们人类的眼里一文不值;爱的时候,对方是宝,恨不得为其奉献一切;恨的时候,对方是草,恨不得将其千刀万剐;三千年了,我都一直没弄明白,在你们人类的眼里,情爱到底是什么?

    情爱,别说是人弄不明白,就算是和仙是神,恐怕也弄不明白吧。

    猫妖的话,每一个字都重重的叩击着我的神魂,我缓缓抬起头来,看着他,想要说话,喉咙里却发不出一点声音,我只能像一条被曝晒在日光下的鱼儿,无力的张着嘴巴。

    猫妖盯着我的眼睛,淡淡道,你爱她对不对?

    稍作沉默,我笑了笑,轻轻道,你说的对,我爱她,我爱她,我爱她……我重复呢喃着,不知何时,已经泪流满面,我一边流着泪,一边笑着说道,没错,我爱她,很爱她,她们都是我的香儿。

    猫妖嘴角微微上扬,冷笑道,可是,她们都死了。

    我柔声笑道,不,她们没死,她们就在我的心里、魂里,永远与我同在。

    我第一次看到猫妖皱眉,他盯着我,神色阴冷中隐匿着一缕愤恨,好像我的话激怒了他。

    夜传音道,白,你可还好?

    我淡淡回应道,我很好,夜,你不用担心。我笑了笑,轻轻道,我会救活她们的,我不会让她们死的。

    夜神色复杂的看了我一眼,并没有再说什么。

    我猛然想起了萧诗,急忙传音道,夜,你感应到了黑莲的气息吗?

    夜摇摇头,轻轻道,我感应不到。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香儿就在这里的某个地方。

    我猛然释放灵识,狂扫出去,充斥着这空间的每一处地方,每一处地方都成呈现在我的脑海之中,重点是那些灵神树的树根,可是萧诗的头发都不曾见到一根,气息也全无,但我的感觉和夜一样,萧诗肯定就在这里,就和刚才香儿一样,被猫妖用某种力量给隐藏隔绝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