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7——激战

    更新时间:2018-01-03 23:44:02本章字数:3320字

    老乞丐神色微变,一指轻轻点在我那片花瓣之上,花瓣爆炸开来,破碎成一团寂灭光液,与此同时那只食指指尖爆发出一阵耀眼而神圣的黄色仙光,寂灭光液与那黄色仙光互相吞噬起来,最后一起消失不见。

    老乞丐神色再变,颇为凝重和深沉,自言自语道,他真的做到了。

    没有人搭理他,我左手中的寂灭之莲猛然旋转起来,余下的六十九片花瓣一瞬间全部自行脱落,如同六十九把利刃,刺碎了虚空,齐齐爆射向老乞丐。

    老乞丐双眉紧皱,微眯着眼,一轮黄色仙轮自脑后悄然浮现,仙光腾腾,缭绕盘旋,如天人下凡,整个石窟在那仙轮的照耀下都超凡神圣了几分。

    老乞丐依然没有什么多余的动作,只是右拳挥出,拳头上爆发出一阵耀眼而夺目的黄色仙光,瞬间与那六十九片花瓣利刃碰撞在一起。

    并没有出现预料中的爆炸,只看见那六十九片花瓣利刃迅疾而又犀利的切割着那团黄色仙光,如同庖丁解牛,每割掉一份,花瓣利刃就少去一把,那割下的黄色仙光也会自行散去。

    到最后只剩下一把花瓣利刃,还有篮球大小的一团黄色仙光,那黄色仙光急剧浓缩凝化成了一个深黄色的拳头,二者再次相撞,咔擦一声脆响,那花瓣利刃破碎成一股寂灭之光液,虚空都仿佛被腐蚀掉了。

    那只拳头的颜色看起来淡化了两分,但依然十分凝实厚重,看起来不过正常成人拳头大小,然而只要用灵识去感觉,便能感受到那其中的威压,似乎只要一拳便可轻而易举的开山断河。

    左半身上的白色烈焰迅疾汇聚在我的左手掌上,凝化成一朵七十瓣白莲;右半身上的黑暗之光同时汇聚在我的右手掌上,凝化成一朵七十瓣黑莲。

    当那个黄色拳头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将左手中的白莲和右手中的黑莲直接强行融合,碰触的刹那间,我的灵魂传来一阵仿佛要将我冻碎的冰寒之感,我紧咬着牙,没有吭一声,灵魂深处传来一声闷哼。

    我急忙传音道,夜,你可还好?

    细细感应,我听到了夜的声音,他告诉我他没事,还可以忍下去。

    我暗叹一声,不再说话,只能由着这具身体暂时的操控着我们。

    在白莲与黑莲相碰的瞬间,就像烈火与大水骤然相遇,要么火被直接熄灭,要么水被直接蒸发,要么就是同归于尽、灰飞烟灭。

    一声剧烈而尖锐的炸响,那个黄色拳头与碰撞到一起的黑白莲花碰撞,三者直接爆炸开来,白黑黄三种光芒互相绞杀,粉碎殆尽,方圆上百立方米的虚空都动荡不安,出现一个可怕的黑洞,如同一只魔口,一口便将三色光芒全部吞灭干净,魔口瞬间合上,虚空恢复平静。

    就在爆炸发生的那一瞬间,我感觉自己的灵婴也爆炸了,破碎成了无数的碎片,飘散在虚无之中,如同寒风中的落叶,随风舞动,没有一点力气,脑海之中一片空白,什么都记不得,什么都听不到,痛倒并不太痛,只是那种无法重新拼凑出自己的感觉,让我感到十分恐惧与害怕,我怕的放声大吼,与此同时我仿佛也听到了夜的吼叫声。

    吼过之后,那些破散掉的灵婴碎片开始拥有了属于我的灵识,如同黑暗之中突然看到了一点光明,所有的碎片蜂拥向那一点光明,围绕着那一点开始自我重组与编制,很快就拼凑出了一个完整的我。

    我猛然张开嘴巴,狂喷出一口鲜血,血滴如烈火,散落在血红色石地上,灼烧出一个个可怕的小洞穴。

    紧接着我又喷出了第二口鲜血,确切的说不是血液,而是一颗颗的血色冰渣子,砸落在血红色石地上,如同冰雹,劈啪作响,每一颗都散发着可怕地阴寒之气。

    我的身体不可控制的微微颤抖着,虚软而无力,好像随时都会瘫软在地。

    来不及多想什么,我急忙看向夜,夜的灵婴之体也已经重新凝聚出来,他盘坐在那璀璨的星空之中,腰杆依然挺得直直的,只是模样看起来十分凄惨,浑身上下布满了破裂的裂缝,就像一个摔碎的又硬被强力胶拼凑起来的瓷器,恐怕只要伸手轻轻一碰,就会轰然破碎,碎落一地。

    我咬咬牙,深呼吸,柔声传音道,夜,你还好吗?

    夜破裂的嘴角微微上翘,轻轻道,死不了。

    我稍作沉默,轻叹道,寂灭之术,绝对是禁忌之术,不到万不得已,我们不要在施展了,下一次,恐怕我们就再也无法重组复生了。

    夜苦笑道,只可惜,我们拼尽全力,却接不住他一拳。

    你还好吗?萧诗焦切的声音突然传入我的耳中。

    我转身看向身后的萧诗,柔声笑道,我还好,你不用担心。

    猫妖深深的看了我一眼,微微笑道,果然与众不同。

    老乞丐看着我,神色十分复杂,轻叹道,终究是逆天之术,虽然强大无比,但反噬却也极大,想必你已经黔驴技穷了。

    我盯着老乞丐,冷冷道,您还是要杀人?

    老乞丐轻叹道,我也不想,但是我更不想檀卿死,所以只能让她死。

    好。我淡然笑道,那就先杀了我吧。我上前一步,轻轻的挡在萧诗的面前,恬淡而又平静的看着老乞丐。

    我已经尽力的去改变我想改变的,结局却由不得我,既然无法改变,我想除了坦然的接受之外,并没有什么多余的好的选择。

    萧诗却哭着吼道,死老头,你要杀我就杀我,我不许你伤害夜的朋友。

    我黯然苦笑,转身看向梨花带雨的萧诗,微微笑道,他杀了你,夜估计也活不成,夜活不成,我可能也活不成,既然都是要死,早死晚死区别不大,你不用抢着要死。呵呵,这年头,真奇怪啊,人大多都怕死,我们却抢着送死。

    萧诗张了张嘴巴,却一个字也没有说出来,只是哀伤而又愧疚的看着我。

    我笑了笑,看向夜,打趣道,夜,其实你我挺幸运的,能够碰到她们这样美丽而又善良的女子,这一世也不算枉然。

    夜笑了笑,轻轻道,白,我想见她一面?

    对于夜的请求我并不意外,虽然不合时宜,但却是再正常不过的,我没有任何迟疑,微微一笑便答应了,我缓缓闭上双眼,将灵识内敛,快速回归魂界星空,我的灵婴之体颇为艰难的凝聚而出,灵识微动,白莲浮现,承托着我和夜一样破裂的身体。

    刚才我很想召唤出白莲,然而不知道为什么一旦我和夜灵婴相融,我们都会便会暂时的失去对黑白莲花的操控,这一点让我隐隐感到不安,甚至是恐惧。

    我虚软而无力的盘坐在白莲之上,白莲散发着温明而圣洁的白光,笼罩修复着我身上的那些密密麻麻的裂缝,因为受伤太重,裂缝太多,愈合的十分缓慢。

    我微笑着看着夜,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夜也看着我,笑了笑,邪魅但是淡然,艰难的站起身来,抬头仰望着那成千上万的彩色星点,绚烂而华丽的彩色星光落满了他那张破裂的脸,看起来有一种诡魅而又孤寂的美。

    我笑了笑,我们终究都是寂寞的。

    夜一步跨出,身上那成千上万到裂缝轻轻破碎开来,他破碎成了成千上万片,每一片都快速融入其中一颗彩色星点之中,当他们完全融合之后,夜就会重新掌控这具身体,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有些难受和恐惧。

    就在这时,老乞丐看着闭上眼睛的我,微微皱眉,然后身形一闪,出现时已经站在我的面前,与我相距不过三米,我相信只要他伸出他的拳头,不必用尽全力,只要一拳就能将我的身体甚至是灵识都能打成碎片,可是看样子他并没有准备这样做。

    而一旁的猫妖,只是静静的看着,看着我们这些弱小的蝼蚁在生与死的边缘中挣扎反抗,却改变不了结局,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死神过来结束自己的生命。

    其实,等死的滋味真的不太好受。

    随着夜快速的融入和掌控这具身体,属于我的满头银发迅速变黑,属于我的银色双眸夜迅速变成了墨玉色,属于我的白色风衣也迅速变成了黑色。

    老乞丐和猫妖看到我的身体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并没有表现出多么的惊讶,倒是萧诗,脸上的泪迹尚未风干,看到我的变身,本来就很大的眼睛越睁越大,大如牛眼,满眼尽是不可置信;嘴巴也越长越大,大到最后可以轻而易举的塞进一个鸡蛋,原来再娇媚的唇,一旦竭力张开,空间容量也是可以睁大数倍的,不太好看,但很可爱。

    当夜缓缓张开双眼,当他缓缓转身看向萧诗的时候,萧诗双眼中的不可思议已经变成了一种无法形容的震惊,她呆呆的看着夜,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如一尊雕塑。

    夜淡淡一笑,右手缓缓伸向那守护着萧诗的黑色光茧,碰触的瞬间,那悬浮在萧诗头顶的黑莲花猛然旋转着,径直飞向了我们这具身体的眉心灵神本源印记之处,眨眼间就回归了魂界星空,在魂界星空那些彩色星点之间欢快的游来荡去,就像一个调皮而又兴奋的孩子。

    猛然醒过神来的萧诗,惊惧道,夜,小心。

    夜凝视着她,柔声道,我没事,你放心。

    萧诗渐渐安静下来,直直的盯着夜的脸,稍作沉思,而又轻咬下唇,疑惑道,你真是夜?

    夜嘴角微微上翘,淡淡道,货真价实,如假包换。

    那他是?萧诗思索着却不知道该怎么说。

    夜自然明白她的意思,凝视着她那双善睐明眸,轻声道,他是白,还记得我跟你说过我不是人,不能出现在白天,只能出现在黑夜里吗?

    萧诗乖巧的点点头道,我记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