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8——熟悉的陌生人

    更新时间:2018-01-04 21:28:30本章字数:3404字

    夜淡然笑道,我自白的魂界之中诞生而来,生来就是暗夜之灵,没有身体,我只能在夜里借住白的身体游走在黑暗之中。

    萧诗点点头,痴痴的凝望着夜,柔声怜惜道,我知道了,我说过不管你是什么,我都会和你在一起,除非我死,否者我不会离开你。

    夜凝望着小诗,柔柔的、静静的、痴痴的,似要将她的人和她的魂全部都烙印在血脉和神魂之中,许久之后,幽幽叹道,小诗,我说过,跟着我,你会死的。

    萧诗摇摇头,微微一笑,双颊梨涡绽放,柔声道,我不怕死,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几年前我得了一场大病,差点就死了,当时我都做好了准备,却没死成,认识了你,都是赚了的,老天爷算待我不薄。

    夜沉默着,哀笑道,我也说过,如果你要死,也只能死在我的手里。

    小诗展颜一笑,哀笑道,可我不想死,我舍不得你。

    夜柔声道,我也不想你死,我也舍不得你。

    萧诗轻轻擦去流下的眼泪,朗声笑道,可是,我更舍不得你死,如果我真非死不可,那我就死好了,不过是迟来了两年而已。只要你能活着,很划算,很值得。

    夜沉默着,静静的凝视着萧诗。

    彼此对视间,萧诗娇柔笑道,死前,夜,你可不可以抱抱我、亲亲我?

    夜微微一笑,道,好。

    我忍不住怒吼道,夜,你想做什么?你不能这样做?我已经失去了香儿,失去了小鱼儿,失去了晴姐,失去了沐月,失去了很多,失去了一切,难道你也要跟我一样做个孤家寡人吗?

    夜不理我,蹲下身来,缓缓伸出双手,搂抱住小诗,萧诗被他身上的极阴极寒之气冻得浑身颤抖着,却绝不退缩,反而死死的搂抱住夜,她不知道,越是抱得紧,他们越得不到他们想要的温暖。

    夜的冰冷会冻伤了她,她的火热却要融化掉夜,水与火的交融,不是消灭对方,就是同归而尽。

    可他们都不在乎,只是死死的拥抱着彼此,感受着彼此的气息,四目相对间,眼角眉梢尽是笑意;笑意间,柔情流转、温暖缱绻,终究不负这一曲冰与火交织而成的盛世情殇。

    夜附身低头,轻轻吻上萧诗的红唇,萧诗的红唇以瞬间凝结成冰,冰晶迅疾无比的覆盖住了萧诗那张深情无限、清丽幽绝的脸,不过五秒钟,便覆盖了萧诗的全身,此刻的萧诗已经完完全全被一层晶冰给冰封了起来。

    她的香肌玉骨,她的灵动俏媚,她的宜喜宜嗔,她的芳香梨涡,她的温婉固执,她的所有的一切,都在此刻凝固成了一种永恒。

    夜紧紧地抱着萧诗,轻声呢喃道,小诗,你好好睡觉,我很快就会来陪你,我不会让你一个人孤孤单单的。

    我睁大眼睛,呆呆的看着夜,看着被夜抱在怀中的冰雕小诗,我本来应该告诉他当年林婉儿的残魂就寄生在萧诗的灵魂之中,与萧诗合为了一体,可是,此时此刻,我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是不是林婉儿注定了死,不管怎样都无法逃脱?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我知道我什么都不该说了,只能永远的烂在肚子里,永远的保持沉默,最好就此忘掉。

    夜紧紧的抱着萧诗,抱了很久,才轻轻松开,右手食指轻轻点在萧诗的眉心,自言自语道,不就是因为她的灵魂之果吗,你们不就是希望我们吞噬之后变得强大,然后达到你们的某种目的吗?既然如此,我成全你们,我吞噬便是了。

    我知道我已经无法阻止,所以我什么都不说了。

    说完之后,只见一滴晶莹剔透的液体自萧诗的眉心灵神本源印记飘然而出,芳香四溢,那便是每一个灵修者都无比贪念的灵魂之果,灵魂之果直接没入了夜的眉心灵神本源印记里面。

    滴答一声,魂界星空落下一滴雨露,静静的漂浮在彩色星点之中,破碎开来,璀璨的星空中出现一个晶亮的涟漪,轻柔无声的荡漾开来,所过之处,所有的彩色星点瞬间亮到极致。

    承托着我的白莲和夜的那朵黑莲都激动起来,猛然旋转起来,越转越快,将近一分钟之后,所有的彩色星点都稍有暗淡,却是要比之前明亮和灿烂一些,黑白莲花也都停止了旋转,大小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从原来的七十片花瓣增长到了八十三片,一次性增加了十三片,果然不愧是灵魂之果。

    灵婴身上的伤也都痊愈了,再也没有了丝毫不适之感,反而觉得无比的畅快,有一种想要离开魂界星空、去遨游外面那真正天空的冲动感,但我不敢这样做,也不能这样做,因为这样恐怕会害死我和夜。

    再看向夜,他此刻看起来神采奕奕,没有了丝毫颓丧和疲倦,看着他那双墨玉色的眼睛,我感觉他此刻充满了力量,那力量一旦爆发出来,会让人感到心悸和恐惧。

    我暗叹一声,不知道失去了灵魂之果的萧诗会变成什么样子,有一点我敢肯定她并没有死,她的一切机能都被夜给暂时的冰封了,只要不死,只要还活着,一切就都还有希望。

    当九彩灵光渐渐消失不见,当幻世之眼再次合闭,我眼前的幻灵界消失不见,我已经离开了幻灵界,站在天香湖的湖边,晨阳从不远处天山的最高峰天峰缓缓升起,露出了小半张灿烂而又温暖的笑脸,好似一个娇羞的小姑娘。

    我面前的天香湖湖水清澈纯净,平滑如镜,在那晨光中反射出绚烂而又绮丽的光彩。

    而率先出来的猫妖,已经不见了身影,想必已经独自离开了,至于被他带出来的萧诗,正静静的坐在一旁的木横椅上,当温暖的晨阳洒落在她的身上的时候,她身上的冰封逐渐瓦解,被速冻住的机能开始全面复苏,她的眼睛轻轻的眨了眨,睫毛一扇一扇的,仿佛夜空中两颗暗淡的星辰被点亮,爆发出明亮而温暖的光华。

    我知道她已经苏醒了,只是不知道苏醒之后她会变成什么样子。

    我静静的看着她的脸,不放过她脸上的任何一丝表情,她呆愣了片刻,黛眉轻轻皱起,轻轻咬住下唇,一脸的迷茫,轻轻连拍了三下自己的额头,好像要将自己迷糊的脑袋拍醒似的,眉头却皱得更紧,咬紧下唇,抬头四处张望,目光最后锁定在天香湖中,眼脸里写满了疑惑和烦躁。

    她离开横木椅,径直走向天香湖,静立在湖边,凝望着一湖清水,寒风轻轻扬起了她满头青丝,飘摇起舞,清丽幽绝,她仿佛从画卷中走来。

    我稍作沉思,然后轻步走向萧诗,萧诗似有所感,回过头来看向我,我微微一笑,她微愣,黛眉轻蹙,直到我走到了她的身旁,她的眉头还没有舒展开来,看着我的时候,眼里尽是疑问和迷惑。

    我微微笑道,你好。

    她盯着我的脸,似乎想要看出什么,只是什么都没有看出来,又觉得盯着我看有些失礼,眉头舒展开来,脸色微红,羞涩道,你好。

    我温柔笑道,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她摇摇头道,没有,谢谢。

    我试探性的问道,你是学生?

    她点点头,并未作答,只是刚刚舒展开来的眉头,又轻轻蹙起,好像心中有莫大的疑问。

    我微微笑道,不舒服?

    她好像没有听到,沉浸在心中的疑团里。

    我柔声笑道,有什么疑惑不妨说出来,也许我可以帮你解惑。

    这次她听到了,反应过来,歉意道,谢谢,我没事。

    我微微笑道,你似乎遇到了什么不明白的事情。

    她轻咬下唇,轻轻道,我好像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

    我微微笑道,什么梦,不妨说来听听的。

    她颇为懊恼道,可是不记得了,全部都忘记了。稍作停顿,看着我,皱紧眉头道,可是我觉得很奇怪,就是怕说出来,没人会相信我。

    我柔声笑道,我信你。

    她羞涩浅笑,疑惑道,我记得我明明在宿舍里睡觉,然后我做了一个梦,梦到我去了一个奇怪的地方,可是一点都不记得那个地方的样子了,刚才我醒来,怎么会在这里?

    我略作思索,便明白她发生了什么事情,想必跟失去了灵魂之果有关系,当然,最大的可能就是夜已经斩掉了她脑海之中的某些记忆,导致她已经不记得夜、不记得我了,我知道夜为什么要这么做,至少这样做对于她来说是最好的一种选择和结果。

    我微微笑道,人有时候是这样的,也许你梦游了。

    梦游?不会吧?她微微挑眉,咬紧下唇,盯着我的脸,疑惑道,可是我从小到大都没有梦游过,而且我总觉我好想遗忘了一些什么?可是不管我怎么想想不出来。

    她的样子十分可爱,我嘴角微微上翘,淡然笑道,如果是真的,你不必刻意去想,说不定突然某一天你就想起来了。

    呵呵。她的脸上娇红一片,然后看着我很认真的说道,我不认识你,但是你跟我说话,我却并不反感,你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我满脸笑容的看着她。

    她犹疑而羞涩道,我觉得我在梦里看到过你。

    我稍作沉默,暗叹一声,微微笑道,也许我们真的见过面。

    她笑了笑,双颊现出两个浅显而迷人的梨涡,突然想到了什么,着急忙慌道,对不起,我得回学校去了,我答应了我的同学,今天陪她去办事,这里距离学校很远。

    我轻轻点头,微微一笑。

    拜拜。她向我挥挥手,转身快步离去,三步之后回过头来,看着我大声笑问道,你叫什么?

    我微微笑道,白衣沽寒。

    我叫萧诗。她说完后,再次转身快步走开了,这一次她没有回头,一直都不曾回头。

    我一直望着她的背影,直到她的背影消失在转角里。

    我笑了笑,轻轻道,夜,你一定要早点恢复过来,不然,小诗说不定就跑了哦。

    转身,望着湖中水,我的身影倒影在水中,看着自己的样子,我柔声而坚定道,香儿,小紫,沐月,晴姐,你们等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