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1章 家徒四壁姊妹众多

    更新时间:2017-06-01 22:09:58本章字数:3245字

    张靖努力抬起头,看着墙上挂着的一个破旧的日历,上面的日期清楚地显示着:1984年7月20日。

    天呐!1984年,张靖可以肯定他重生了,从二十年前回到了他十五岁的那一年。记得昨天一大早,他还开着一辆二手汽车去参加了大学同学聚会,然后有点儿没有管住自己的嘴,喝高了。

    本以为自己要么睡在哪个宾馆里,要么被同学送回了家,可是没想到却回到了自己十五岁,还带着前世满满的回忆。

    张靖一时有点儿说不清重生的感受,心里总是感觉有点儿空。他前世虽然混的不好,但也还行吧。有个老婆,不漂亮脾气也很暴躁,但对他还行。他还有个女儿,可爱漂亮,是他掌心里的宝贝。

    他现在重生回来了,女儿找不到父亲,该多伤心,老婆失去了丈夫,以后的生活该如何支撑。想想就有点儿难过,重生没有喜悦,相反却有点儿悲伤。

    又仔细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确信是一个十五岁的少年,再看看他置身的地方,就是小时候和几个妹妹一起休息的用土堆起来的超大床铺。虽然有点儿难过,可是面对不可更改的重生命运,他也只能接受。

    可是眼下,他却感觉浑身酸痛,脑袋昏沉,明显是生病了。“大哥,喝药了。”屋里的光线一暗,一个十二三岁左右长得很是清秀的女孩子走了进来。

    这是他的大妹张娟,特别懂事的一个女孩子。喝完了大妹张娟端来的苦的难以下咽的中药,浑身上下出了不少的汗,难受的感觉好了一些。

    爬起来,走出门外,就看到院子里四岁的小弟弟和幺妹张灵正在做着游戏,一板一眼的异常认真,看的张靖不由自主地露出了笑容。

    大妹把药碗刷了以后,提着篮子准备出门。“娟,采中药去?”张靖问道。

    小时候,每年暑假,几个妹妹得空就会村南的树林里采一种叫做灯笼草的中药。张靖后来也才知道灯笼草也叫做益母草,是一种常见的治疗妇科病的中药材。

    不过,灯笼草的价格太低了,妹妹们忙活一个暑假,也最多能赚个十来块钱,差不多够她们的学费的。

    “恩。那个我和你一起去吧。“张靖说道。

    大妹张娟稍显有点儿惊讶,他这个大哥最不喜欢和她们这几个妹妹一起干什么事情了,平常总是说她们很烦。惊讶过后,张娟还挺高兴的,开口说道:“大哥,你身体还没好,在家休息吧,幺妹和幺弟还要人看着呢。”

    “没事,一起去。”张靖说完,走过去拉起幺妹张灵和幺弟张浩,和大妹张娟朝着村南行去。

    乘着渡船过了村南的民利河,就是一条长长的树林。虽然很长,足足有好几十公里,可是宽度却只有短短几十米而已。

    张靖清楚的知道,自己这个十五岁的年龄将要面临的是什么。那是一个极其穷困潦倒的家,父亲张立平老实的实在太过分了,每天除了干活就是干活,话都说不上几句。而且他太过的懦弱,懦弱得村里是个人都能欺负他。

    母亲何小红因为自小瘸了一条腿,性格也是柔弱的不像话,遇到别人家欺负,只能用吃苦是福来安慰自己。

    这或许不是最让张靖感觉到棘手的,最棘手的是他下面有六个妹妹和一个弟弟。六个妹妹啊!前世的张靖就曾抱怨过父母穷成那样为什么还要使劲生了那么多的孩子。

    张靖在家是老大,今年十五岁,马上要升初三了。而且,85年的时候,他以全镇第一的成绩考入了县一中。可是考虑到家里的情况,他只能选择给他免去学杂费的镇里高中就读。也因为此,后来他也就没考上什么好大学,随随便便上了一个二本医学类大学、

    前世的他上了大学以后,自以为摆脱了这个让他特别自卑的家庭,四年大学就回家一次,毕业工作了以后,如果没有母亲的要求,他估计都不会再沾这个家。

    家里八个孩子,在村里是头一份。或许也正是因为父亲的埋头苦干和母亲的勤劳,才能让六个孩子一起享受到读书的权利吧,可是拖欠学费成了他们家的代名词,也成了老师眼里难缠的家长。八十年代,已经不是饿死人的时候了,八个孩子虽然过得苦了一点,但最起码还能撑得下去。

    说句实在话,他对于童年并没有什么美好的回忆。因为除了上学,只要一回到家就要干活,然后还吃不到什么东西,每天都是玉米稀饭、玉米饼、咸菜、野菜啥的。可以说,吃的不好,穿得不好,在学校里抬不起头,是他童年所有的印象了。

    他爷爷奶奶早已经去世了,留给他的印象就是爷爷那长长的白胡子和奶奶那瘦小的身躯,其他的再也没有印象了。父亲就他自己,没有兄弟姐妹,在这个以家里儿子多为荣的环境里,父母为什么生了那么多孩子也就能说得通了。

    可以说,刚开始他们是奔着多生几个儿子去的,可是一连串都生女儿,要不是幺弟张浩的出生,张靖怀疑他们根本就不会顾及年龄大了,还能继续再给他生几个妹妹出来。

    六个妹妹,大妹张娟十三岁,是家里顶梁柱之一。在张靖对家里事情不上心,一门心思学习的情况下,十三岁的她是家里第三个劳力。前世,大妹年后就不上学了,在家里帮着父母干活。十八岁就嫁了人,婚后不久丈夫就去世了,她一个人支撑着整个家庭,过得特别的苦。

    二妹张秀,十二岁,性格温柔却极有主见,是家中最聪明的孩子,学习好。前世上到五年级辍学了,随后草草嫁人,婚后和丈夫那是三天一大吵两天一小吵,回娘家成了家常便饭。

    三妹张甜,十岁,性格活泼但有点傻乎乎的,学习更是大笨蛋,一直都是少脑子的典型,经常被人取笑。四妹张梅,九岁,胆小怕事,不敢与外人接触。前世嫁人以后备受丈夫一家的欺负。

    五妹张琴,八岁,性格沉稳,能力很强,前世她嫁人之后,带着丈夫一家从小生意开始做起,十几年后家庭过得小有资产。幺妹张灵,六岁,性格开朗,也挺聪明,后因家中生活条件改善,她读到了高中,但因为和一个男生谈恋爱,被父亲打了一顿,高考也就没考上,回家后就嫁了人。所以她和父母的关系一直不好。

    幺弟张浩,四岁。前世的他被宠坏了,脾气坏,上学的时候打架斗殴抽烟喝酒,最后高中没考上,就在社会上混日子。后来因为抢劫杀人,入狱蹲了十几年。出来后,没有手艺,没有知识,只能在家啃老。

    脑海中把家庭的情况过了一遍,张靖露出了苦涩的笑容。重生本来应该是大展宏图,弥补遗憾,走上人生巅峰的机会,可是他却感觉有点儿悲催,什么豪迈,什么壮志似乎都有点太远了。

    来到树林里,这才发现树林里好多孩子都在采着灯笼草。这已经是习惯了,毕竟大家的日子过得都不好,能有点外快还是挺不错的。其他几个妹妹看到张靖他们过来,齐齐迎了上来。

    因为父亲的沉闷,母亲性格柔弱,张靖在家里说话一言九鼎,比父母说话还管用。以前他懒得管,烦得很,现在他觉得他有义务把这几个妹妹给管理好。而几个妹妹也很想得到大哥的肯定,纷纷向张靖展示自己的劳动成果。

    家里那条小狗摇头摆尾的迎了上来,可是瘦的皮包骨头的它动作那么的无力,好像随时都会倒下似的。张靖蹲下身子抚摸着它的脊背,有点儿心疼这个在他家生活了好几年的小狗。

    家里穷的很,收下的粮食留一点种粮和上交的公粮,其他的全部要卖。因为五六个孩子读书要用钱,还要缴纳计划生育罚款,更是要交很多提留款。年成不好的时候,连种粮都留不下来。

    人都吃不饱吃不好,更别说家里喂的狗了,所以这条小狗很可怜地只能吃点家里猪吃剩下的东西了。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过得那么凄惨,这条小狗依旧不离不弃。

    “哎呀!”幺妹张灵突然一声惊叫,惊醒了沉思中的张靖。

    他急忙跑了过去,问道:“怎么了?灵?”

    “它咬我!”幺妹张灵指着那个刚刚钻进土里的黑色小虫说道。

    “我看看。”查看了一下张灵的手指,并没有被咬破,估计只是扎到了而已。可是,刚刚钻进去的那个黑色的小虫倒是引起了张靖的注意。那不是土鳖虫吗?

    记得就是这一年暑假快结束的时候,有一个小商贩来到了这里一毛钱一斤收土鳖虫。于是,村里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展开了对土鳖虫的围攻,短短半个月,这种黑色的虫子直接在他们这个地方绝迹了。

    相比于采灯笼草,回去以后还要晾晒,晒干了重量变得轻若羽毛,一大堆才能卖一点儿钱。这个土鳖虫不一样,活的就可以卖,而且重量还不轻,比灯笼草来钱快多了。

    不过,张靖并没有现在就去抓土鳖虫,因为他有点儿私心。毕竟这里土鳖虫的数量是有限的,如果大家一下子都知道了这个可以卖钱,他想要先赚一笔钱贴补家用的想法可就要泡汤了。

    小狗又跑到了他的身边蹲了下来,张靖抚摸了他一会,决定先行回去准备好抓土鳖虫的东西,然后晚上过来先弄一部分去卖,看看价格如何,看看是不是有人大量的收。只有知道了这些,他才好进行下一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