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3章 小有收获和特异的右手

    更新时间:2017-06-03 09:22:32本章字数:3239字

    一个装粮食可以装一百斤左右的口袋差不多满了,再抓都装不下去了。张靖抓着袋口,把口袋扛在肩膀上,迈开脚步朝着西边行去。

    张靖估计,袋子里最起码也应该有五六十斤。可是他也想到这虫子没有被处理过,价格不会太高。袋子扛在身上的重量感还是挺明显的。要不是张靖是从小就开始下地干农活,还真不容易扛下去。

    刚开始还好,可是走了五六里路后,肩膀上的袋子就越来越重了,身上已经流了满身的汗。他咬牙坚持着,不敢放下来休息,因为只要休息一次,接下来就会越发的忍不住。他一直走到公路边这才停下来休息,可是清凉的早上,身上的衣服都被汗水浸透了。

    气喘吁吁地坐在公路边,一边按摩着酸痛的肩膀,一边看着已经亮起来的天空。张靖觉得如果能有好心人弄辆车子带他去县城该多好啊,这里距离县城最起码还有十六公里左右,扛过去估计都不早了。

    小狗窜过来,脑袋对着袋子下面使劲拱,拱几下就抬头看一下张靖。张靖看它的动作,疑惑地笑道:“难道你还想驮着口袋走吗?”

    小狗摇了摇头尾巴,眼睛定定地看着张靖。尼玛,你这是要成精啊!张靖急忙跑到河边之薅了几根野草捻到一起然后扎上了口袋。把袋子绑在小狗的背上时,看着小狗那瘦弱的身躯,张靖觉得自己的有点儿残忍。

    不过,让张靖惊讶的是,小狗背上绑着几十斤的东西完全没有任何被压倒的意思,等他放开手,人家一溜烟地朝前跑了起来。

    张靖目瞪口呆!我是见到了一条假狗嘛?难道你不是狗,而是一头未长高的驴子吗?他再次抬起自己的手掌,像是看着心爱女人一般,眼里满是自恋。

    不管是手掌有特异功能还是遇到了一条假狗,都让他感觉赚到了。可是等他回过神,小狗已经跑没影了。“我说驴啊,等等我。”张靖大喊一声,急忙追了上去。得,明明是一条狗,从此一生绑定了一个叫做“小驴”的名字。

    一人一狗在公路上快速前进,当太阳升起一人高的时候,已经到了县城了。没有后来那种干净宽敞的街道,也没有高楼,但整体散发着灰色的县城却给张靖相当亲切的感觉。张靖不想让人看到一条狗驮着一口袋东西乱跑,把口袋接下来扛在自己的肩上。

    张靖一路向城西行去,在城西环城河的路口找到了县城里最负盛名的仁寿大药房。这个大药房一直到张靖重生回来都还存在着,而且生意一直都挺好。

    药房刚刚开门,工作人员刚刚上班,张靖走进去的时候,一时还没人招呼他。等到店里那些工作人员都换好了工作服,这才有一个带着老花镜的老者走了过来。

    “小伙子,你是要卖药材吗?”老头一脸的微笑,看起来挺和气。

    “是。大爷,我这里有土鳖虫,你们收吗?”张靖笑着说道。

    “土鳖虫?土元?”老者疑惑地反问道。

    “应该是吧,大爷你可以看看。”张靖打开了口袋。

    老者低头看了一眼,伸手捏了几个在手里仔细端详。“还真是。没想到在我们这地方还能有这么多土鳖虫生长,看起来质量还不错。”

    “那你们收吗?”张靖问道。

    “收。不过你这是没有炮制过的,价格不会太高。”老者笑道。

    “多少钱一斤?”

    “看你一个孩子抓这个也不容易,给你两毛钱一斤吧。”

    “两毛钱一斤?大爷,我昨晚半夜起来就去抓的,然后一个人背了几十里路赶到了这里,两毛钱一斤也太少了。”张靖有点儿郁闷,这也太便宜了啊。

    “小伙子,炮制过的也才五毛一斤呢。这样吧,看你这么辛苦的份上,我做主了给你涨一点,两毛三分钱一斤。”

    张靖最终还是同意了这个价格,一番称重算钱后,他拿到了十四块八毛六分钱。那个老者也很爽快,直接给了张靖十五块钱。

    “如果还有,继续弄来,我们大量收。”老者笑道。

    “可以啊。那价格能再高一点吗?”张靖问道。

    “量大的话,我再给你涨两分钱每斤。”

    “得嘞。那其他中药材收吗?”张靖高兴地说道。

    “只要是中药我们都收。”老者呵呵笑着。

    十五块钱虽然不多,但是在八十年代那也不少了。商店里卖的东西很多还是几分钱几分钱的,贵一点也才几毛钱而已,十几块钱那可是相当于好几百块钱了。

    不过十五块钱却让他根本兴奋不起来。这特么的鸡零狗碎的,哪天才能彻底改变家里的境遇啊?看来还是得找个大票的生意才行啊。

    走出大药房,带着小狗朝着城东行去,迎着初升的朝阳,张靖刚才觉得钱少的情绪也已消散开来。那条小狗看起来也非常的高兴,跑的那叫一个欢畅。

    路过一个早点铺,花了两毛钱就吃的饱饱的,还顺便给小狗也买了两个包子。又花了五毛钱称了一斤糖果,他这才和小狗踏上回家的道路。

    还剩下十四块三毛钱,回家先把三个妹妹拖欠的学费交了,大妹两块钱,二妹一块五,三妹一块,总共也才四块五,还有十块钱可以用来花呢。三妹四妹和五妹的学费,父母已经卖过粮食交过了,暂时用不着他来出。

    他没舍得做客车回家,依旧步行。现在的公路虽然坑坑洼洼的,可胜在周遭的景色都是儿时的记忆,一路行来感慨万分,也感觉相当的惬意舒服。

    路上他在一个街道上割了一块钱的肉,提在手里乐呵呵地往家赶。赶到村里的时候都十二点多了。一路上村民看到张靖提着一块肉走回来,都羡慕地看了看,然后拿张靖开了一番玩笑。

    家里已经吃午饭了,张靖回来正好赶上饭点。不过看到张靖手里提着肉,几个妹妹两眼立刻放光,幸亏是生肉,否则这几个小丫头能直接扑过来啃上几口。至于糖果,他分开塞在了口袋里,准备等吃过饭再拿出来。

    把肉递给母亲收好,张靖坐下来就吃饭,也不回答妹妹们七嘴八舌询问肉从哪儿来的问题。吃过饭,张靖把糖果分完,惹得一群小丫头惊叫连连,就连一向稳重的大妹都失态了。看着妹妹们吃着糖果满脸幸福的笑,张靖突然觉得心里好暖。摇了摇头,他走出家门,带着那条叫做小驴的狗跑到了村北的田地里。

    小驴在他的指挥下,很快抓获了一只灰色的田鼠。陈飞把他抓到手里,伸出右手轻柔地按摩起来。按摩了大概十几分钟,他这才停了下来,放开了这只田鼠。

    奇怪地事情果然发生了,那只田鼠放开之后,不但不跑反而朝着张靖凑了过来,就跟之前的小驴一样,想要他继续按摩。

    张靖高兴坏了,急忙再次对着这只田鼠按摩起来。又按摩了十几分钟,田鼠舒服地翻了一下身子,四个爪子朝上,连肚皮都露了出来。

    张靖再次放开田鼠,田鼠依旧没跑。张静站起来要走,田鼠也跟着,张靖走到哪里田鼠就跟到哪里。我尼玛,我真的有特异功能啊。

    仰头大笑,张靖高兴坏了。不过,这个特异功能有点儿奇葩,按摩过的动物看起来都会视他为主人,言听计从,关键是这东西如何利用起来呢。

    带着一条狗,带着一只田鼠,张靖一边往家走,一边思考如何利用自己的特殊功能。路过一个人家门口,突然窜出一只大黄猫,扑向了那只田鼠。

    田鼠迅速跑了起来,大黄猫紧追不舍,两只动物绕着路边的一棵树转圈圈,跑了十几圈,大黄猫竟然无法追上田鼠。又跑了几圈,大黄猫明显累了,很是不甘地停了下来。

    田鼠急忙跑到张靖的脚边,讨好似的抬头看着张靖。张靖抚摸了它,它立刻高兴地挪了挪身子趴在地上,很享受的样子。

    张靖比田鼠还高兴呢,虽然一时想不出如何利用这特异功能,但是还挺有趣的。回到家,几个妹妹已经又去树林里采灯笼草了。陈飞则去了学校校长的家里,准备把三个妹妹拖欠的学费给补上了。

    学校里总共就四个老师,两个是代课老师,都是村里的村民,曾经上过几年学。另外两个老师才是国家正式分配过来的。不过四个老师年龄都不小了,最小的校长都四十多岁了。

    张靖记得,好像年后学校里就会调来一个年轻漂亮的女教师。曾经的张靖也曾幻想过那个漂亮女老师,还和村里几个家伙半夜偷摸的想要偷/窥人家洗澡来着。

    女老师在学校教了两年书,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间就离开了,没有了任何音讯。村里的小伙子立刻少了一个娱乐项目,弄得很多暗恋那位女老师的小伙子都萎靡不振的。

    张靖到了找到了校长家,给三个妹妹交完了拖欠学费之后,便回转了家里。他在家里翻找了半天,终于找出了一块方形木板,然后蒙上一块破旧的白布,拿着灶台里未完全燃烧的木头在白布上写了起来。

    “收购土鳖虫,一毛钱一斤。”写完之后,欣赏了一下自己那还不错的字迹,张靖把木板钉在了自家院墙外面。

    路过几个老人疑惑地看了过来,然后一个老头子问道:“小靖啊,你收土鳖虫干嘛?”

    “有用啊。三爷爷你要是没事,可以去挖来卖给我。一天挖个五十斤,也能卖个五块钱呢,够吃好几顿肉的了。”张靖笑道。

    “你有钱吗?”另一个老人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