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4章 做个中间商也不赖嘛

    更新时间:2017-06-04 16:35:11本章字数:3179字

    “肯定有啦。如果二伯你卖给我,我给不了你钱,我可以打欠条啊,如果你们还不相信,家里还有两袋小麦种,到时候我还不上你们的钱,你们搬去就是了。”张靖笑道。

    “反正闲着也闲着,我去挖。哎,哪里比较多啊?”那个二伯走了两步回过头问道。

    “河堆上树林里。”

    “好嘞。”那个二伯急忙转身回家了,其他两个老头子互相看了看,也各自回家了。

    随后,有些村民也看到了,可是相信张靖有钱收的人并不多。张靖也不管他们,拿着口袋带着那条叫做小驴的小狗和小田鼠再次赶往了树林。村里人看到张靖带着一个田鼠,都相当的惊讶。而这只田鼠的出现,激怒了村里的很多只猫。一路上受到七八只不同大小的猫的分别攻击,小田鼠奇迹般地活了下来,屁事没有。

    在一人一狗一鼠通力合作之下,不到两个小时口袋就装满了。张靖还看到了刚才和他说话的三爷爷和二伯各自带着两个孙子过来挖土鳖虫呢。

    到了天黑的时候,张靖总共收获了两袋子土鳖虫。没办法带着这些东西游泳过河,他只好朝着村东的渡口行去。

    渡口设置的不合理,在村子的最东边,除了大冷天大家会选择坐船过河,夏天的时候,除了不会游泳的小屁孩,大家都直接用游泳的方式渡河。

    过了河之后,他自己扛了一袋,小驴驼了一袋。不过,让他郁闷的是,刚刚进村,十几只不同颜色、不同大小的猫就对小田鼠进行了惨无人道的围攻。

    虽然小田鼠已经很牛逼了,可最后还是没有抵得过数量众多的猫群攻击,被直接分尸了。张靖想阻止都没来得及。

    回到家之后,家里人都在等着张靖。母亲看到张靖进来,开口问道:“小靖,你挂在门口的牌子是什么意思?你哪来的钱收土鳖虫啊?”

    “没有,我可以先欠着啊,等我收上来卖了以后就有钱了。”张靖笑道。

    “能行吗?”何小红担忧地问道。

    “放心吧。饿了,盛饭吃吧。”张靖摸了摸肚子笑道。

    何小红招呼大妹和二妹去端碗盛饭,其他几个小家伙则高喊着“吃饭喽”迅速找准了自己的位置。今晚吃肉啊,几个小家伙一脸的笑容,眼睛都朝着厨房那边看了过去。

    这边正吃饭呢,院门外走进来一个老人。“立平啊,家里吃饭呐?”这个就是下午张靖喊他三爷爷的那个老头子,叫做张邦武,是个挺乐呵的一个人。

    父亲张立平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倒是何小红客气地站起来招呼:“三叔来了,过来吃点吧?”

    “不用不用,这么香,吃肉了吧?”张邦武说完,对着张靖说道:”小靖,我把土鳖虫带来了,你秤一秤多少斤?“

    “好嘞。”张靖立刻放下了碗筷,起身到屋里拿出了秤。这种杆秤最多只能秤五十公斤,不过秤张邦武带来的土鳖虫应该是够了。

    找来一根棍,用钩子勾住口袋,张靖和张邦武一边一个抬起了口袋。秤了一下,三十八斤,按照一毛钱一斤算,是三块八毛钱。

    张靖很爽快地付了钱,三爷爷拿着钱高兴地离开了。随后那个二伯也背着口袋过来了,他的少一些,总共也才二十六斤。张靖付了两块六毛钱给他,他比张邦武还乐呵,不停地重复着要去买糖给他孙子吃。

    几个妹妹吃完饭,好奇地跑过来看张靖收的土鳖虫,可是看到土鳖虫那渗人的模样,一个个都吓得跑到一边不敢过来了。

    “小靖,这东西能卖钱吗?”何小红担忧地问道。

    “妈,这可是中药,城里有人收的。”张靖笑道。

    何小红还是不放心,问了很多问题。张靖把土鳖虫放到池子里,便又拿过本子纸写下了一些名字。萋萋芽、灯笼草、车轮菜、驴儿草、小蓬草、小草莓等等名字写了十几个。这些植物在他们这些地方也都有生长,而且还不少。这些可都是中药,仁寿大药房一直都收的。

    现在暑假有大量的时间可以采,开学以后,下午放学或者没有活干的时候,父母可以带着妹妹一起去采集,虽然都不是什么名贵的中草药,不值多少钱,但总归能多一点额外的收入不是。

    当然,这些只能是暂时解决一点家里窘困的局面,想要发家致富,还得另外想办法。虽然土鳖虫都放在了池子里,可一夜之间,还是有不少土鳖虫死掉了。他不知道死掉的会不会影响到药性,也没特别的剔除出来。经过昨天三爷爷张邦武和二伯的宣传,今天上午就有好多老头子和妇女背着土鳖虫过来。

    一个上午的时间,张靖弄好的池子里直接放满了土鳖虫,初步估计有两百多斤。中午,在父母的帮助下,张靖又弄了一个大池子。

    下午,继续有人过来卖土鳖虫,张靖一个人都忙活不过来了。父亲和母亲加入进来,张靖就算钱,然后写欠条。昨天卖土鳖虫后来剩下的钱全部都出去了,一个子儿也没剩。

    一直到天黑,才没有人过来。张靖拿着记账的本子算了一下,这一天下来收了大概五百斤。天哪,土鳖虫估计要不了几天就要绝迹了。

    欠条写出去好几十张,总共欠了接近五十块钱左右。多则七八块块,少则两三块。吃过晚饭,张靖带着小驴离开了家,朝着村后行去。

    他要去借车子,明天运土鳖虫到县里去。借车的人家,男的叫做张立明,女的叫做黄琴,有一个和张靖同岁的女儿,正在镇上上学。

    张立明会点木匠活,手艺很不错,十里八村有点儿名气,所以,他家小日子过的相当不错。张立明家的房门关上了,窗户里透出淡黄色的油灯灯光。“立明叔,在家吧?”张靖站在门口喊道。

    等了一会儿,房门打开,一个身材瘦削的中年男人走了出来。“小靖啊,来来来,屋里坐,还没吃饭吧?”张立明笑着邀请张靖进屋。

    “吃过了,立明叔。”张靖跟着张立明走进了屋中。

    “婶,吃饭呐。呦,小梅也走亲戚回来了啊?”看到黄琴和坐在黄琴身边的张晓梅,张靖打了个招呼。

    黄琴也站起来招呼张靖上桌吃饭,张靖摆摆手笑道:“我不是来蹭饭的,我想来问立明叔借车子用的。”

    “驴车吗?你拉去就是了。”张立明笑道。

    “那就谢过立明叔了。”

    “小靖,你借驴车干嘛用啊?”张晓梅开口问道。

    “去县城卖点东西。”

    “卖土鳖虫吧?你小子还挺有头脑的,能赚钱吗?”张立明问道。

    “能赚一点点吧。立明叔,你也知道我家那情况,再不想点办法,下学期我的学费和几个妹妹的学费还得欠着。”

    “是啊。不过你能想到赚钱,说明你懂事了。我帮你把驴车套好,你待会儿赶回去。”

    “不用了,立明叔,我会套,你吃饭吧。”张靖笑道。

    “那行,注意别让驴子踢到你。”张立明说完,坐下来吃饭。

    张靖笑着点了点头,走出了门外,来到了驴棚。套车对于他来说不是什么难事,毕竟九十年代后他家也养了一头驴,赶驴车是家常便饭。

    套好了驴车,又给张立明打了个招呼,他这才赶着驴车回了家。第二天早上三点钟,张靖就起床了。父母也起床帮着他把土鳖虫给装好,抬上了驴车。四点左右,张靖赶着驴车带着那条叫做小驴的小狗前往了县城。

    赶到县城的时候,已经上午十点了,比他步行还慢。张靖气死了,张立明家这头驴太特么的倔了,一路上停了好几回,任凭张靖又打又骂又用东西引诱,就是特么的站在原地不走,搞得张靖毫无脾气。

    仁寿大药房门口,那个老者看到张靖拉了一驴车的土鳖虫,笑道:“今天量还真不小啊!”

    “还行吧,大爷你看看找人来抬一下?”张靖也笑道。

    老者招呼药房里两个男同事过来抬袋子,他也没具体细看,直接上秤就称。“大爷,这里有的土鳖虫死掉了,不影响吧?”张靖还是主动提了出来。

    “时间不长不要紧。”老者毫不在意。

    几个袋子称完,总共六百二十多斤,张靖主动去掉零头,按照六百二十斤计算,最后拿到了一百五十五块钱。

    张靖帮忙把土鳖虫搬到后院的时候,才发现后院堆满了各种各样的中药材。通过和老者的交谈,他知道仁寿大药房不但出售各类药品,也做中药材的收购和批发生意,在他们省北部挺有名气的。

    老者叫做徐建平,主要就是负责收购药材。他对各种中药材了如指掌,也是一名技艺不错的中医。帮着搬完以后,张靖赶上驴车准备回转。

    路上,买了两包红梅烟,一包给老爹,一包给张立明,总不能白用人家驴车啊。老爹平常都抽烟袋,这种烟给他估计都不抽,最多拿来散人。他又割了五块钱的肉,又买了一些糖果,这才悠闲地赶着驴车踏上了回家的路。

    一路回家,他不停地在心里计算着这一次赚了多少钱。家里欠条大概有五十块钱,也就说这一次直接赚了一百零五块钱啊,还不错。

    去掉刚才买肉买烟买吃的花去了九块钱,他身上还有一百四十六块钱,回去还掉五十块钱的欠条,还有九十多,家中的一笔“巨”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