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5章 收获颇丰,竞争对手出现

    更新时间:2017-06-05 18:35:15本章字数:3119字

    赶着驴车回到村里,把驴车还回去之后,张立明不收张靖递过去的烟,不过张靖还是坚持给了。以后免不了还要借用,总不能一直无偿使用不是。

    “你这孩子,跟叔还这么客气干嘛?”张立明拿着烟,有点儿不好意思。

    “立明叔,你就收下吧,估计我以后还要来借你家驴车用呢。”张靖笑道。

    “那没问题,只要我不用,你啥时想用就过来赶就是了。”张立明很是爽快地说道。

    “那谢过立明叔了。”

    来到家门口,张靖发现家里热闹的很。母亲带着几个妹妹正在忙碌着收村里人送过来的土鳖虫。张靖有点儿惊讶。昨天虽然有不少人过来卖,可真正拿到钱的并不多,大部分人可都是写了欠条的。

    “呦,小靖回来啦?”

    “小靖,快给我家的收了,我还赶着再去挖一点呢。”

    “小靖,先收我家的。”

    张靖走进院子,村里人立刻围了上来,七嘴八舌地对着让张靖先收他家的。张靖笑着点头,却并没有说什么。

    “那个,大家先安静一下,听我说几句。”张靖走到人群前面,大声喊道。

    村民们用了好几分钟这才安静下来。张靖笑了笑,说道:“昨天呢,我收了很多家的土鳖虫,可是并没有给钱。今天大家依旧过来把土鳖虫卖给我,我很感谢大家对我的信任。既然大家都这么信任我,我也不能让大家失望不是,昨天卖了没给钱的人,现在到我这里来拿钱。”

    张靖让母亲把昨天记账的本子拿出来,摆在院子里的石桌上,收回欠条,抹掉记账的字数,然后把钱还掉,最后总共还掉了五十二块钱,他手里还剩下四十多块钱。留下了一些,剩下的全部都选择性地付出去了。

    一家人忙活到了天黑,整个院子里全是土鳖虫,乌压压地看起来很是渗人。昨天的两个池子全部塞满了,然后除了地上临时用圈粮的东西围城一个大圆圈里密密麻麻的土鳖虫,还堆了十几个袋子。

    一家人忙着把那些爬出来的土鳖虫给弄回去,然后再次加高,防止土鳖虫逃跑。忙活差不多了,张靖这才把买回来的肉让母亲赶快拿去烧了,又把糖果拿出来分给了几个妹妹和幺弟。

    幺妹和幺弟看到糖果高兴坏了,捧着糖果一溜烟地躲到一边吃去了。吃过晚饭,一家人忙活着把土鳖虫给装起来。太多了,如果晚上不装的话,估计能跑掉很多。

    第二天一早三点多,张靖和父母又起床了,然后把所有的土鳖虫全部装上了驴车。这一下可不少,足足装了三十袋,把家里所有的口袋几乎都用完了。

    驴车堆得满满的高高的,压得那条驴不安地移动着四肢。母亲本来让父亲跟着过去,张靖想了想,还是让大妹和二妹跟着过去。反正过去也不需要他们搬,最多需要看看车而已。

    凌晨四点多,张靖赶着驴车带着大妹和二妹朝着县城赶去。这条倔强的驴感受到身体传来的重量,走得慢如蜗牛,急的张靖狠狠地抽了他几鞭子。

    这下惹恼了这条倔强的驴,走了不到五里路,打死也不走了。张靖只好试一试自己的右手,抚摸了这头倔驴好几分钟,这头倔驴就像是打了兴奋剂似的,迈开脚步向前奔去,直接把张靖甩在了后面。

    我尼玛!张靖急忙快跑追上去,追了老远这才顺势坐上了车子。在倔驴超长发挥下,用了三个小时就到了县城,比昨天快了好几个小时。

    等到了八点钟,那个徐建平带着人过来搬运张靖运来的土鳖虫了。最后一袋袋称了一下,总共两千四百三十多斤。

    张靖拿到了六百一十块钱。大妹张娟手里捏着张靖给她的六百块钱,脸色涨红,手脚都不知道往哪儿放,四处找地方想把钱给塞起来。

    六百一十块钱,回去要还掉两百五十块钱左右,应该还剩三百多。大妹张娟听到张靖的算账内容后,惊讶地问道:“大哥,我们赚了三百多块钱吗?”

    “咋地?这钱就捏在你手里,你还不信吗?”张靖笑道。

    “信信信!”大妹张娟急忙点头,小脸上满是紧张。

    张靖和徐建平告辞之后,赶着驴车来到了县城的百货大楼,准备给家里人买点东西。其他几个妹妹没有跟过来,衣服就不买了,扯几块布回家让老妈做吧。最后衣服、布匹和吃的一起加上,花了二十六块钱,只把两个妹妹心疼地眼睛都红了。

    她们长这么大可从来没花过这么多钱啊,感觉太浪费太奢侈了。可是,回去的路上,两个女孩子却开始研究起新买的衣服了,忘记了买衣服时张靖掏钱她们那难受的心情了。

    回到家,张靖立刻把牌子上的价格换掉了,直接涨了五分钱,收购价格成了一毛五。可是上午忙碌结束之后,下午竟然没有人过来了。

    “小靖!”三爷爷张邦武扛着口袋走了进来。

    “三爷爷,你过来了。”张靖急忙迎了上去。

    “是不是没有人来卖了?”张邦武放下口袋,喘了一口气问道。

    “三爷爷,咋了?”张靖也很奇怪,下午一个人都没有,他还以为是土鳖虫被抓完了。他总共卖的土鳖虫也还不到三千斤就,他记得前世那个小贩收了七八千斤呢。

    “张亮家两毛钱一斤收了,你这一毛五谁来啊。”张邦武说道。

    “张亮家?”张靖疑惑了。张亮比他大两岁,和他一起上学,开学同样上初三。不过,相比于张靖家穷的叮当响,张亮家过得就相当不错了。他爷爷以前是村长,改革开放后,率先在村里开了小商店,成为村里最有钱的人。

    可是张亮家为何突然也收起了土鳖虫呢?而且直接起价两毛,这就有点恶意竞争的意思了。不过,张靖也无所谓,毕竟土鳖虫这东西不是长久之计,只是短时间的赚点快钱而已。

    接下来的计划,张靖这几天都在思考,他不准备做这些东西。他有了神奇的右手,干什么不能赚钱,还辛辛苦苦搞什么收购啊。

    张邦武把东西交给张靖之后,拿着钱就离开了。他能够放弃五分钱一斤的利润来这里,已经足够表达对张靖的支持了。张靖自然也没有亏待他,多算了他两分钱一斤。

    下午没人过来,收的就少了点,估计最多一千斤吧。这一千多斤的钱都付出去了,接下来卖的都是他的钱了。几个妹妹没事了,准备去采中药,父亲也扛着锄头下地去了。

    门口突然传来驴子的嚎叫声,张靖还没走出院门,一头驴子窜了进来,朝着张靖撞了过来。可是跑到张靖身边,它突然间停了下来,伸出脑袋蹭着张靖的胳膊。

    张靖还没来得及搞清楚咋滴了,院门那里就看见张立明匆匆跑了进来。“这头死驴子,挣脱了绳子,一路朝这里狂奔。”张立明骂道。

    “看来它是喜欢上我了。”张靖笑道。

    “倒是,你看它对你那么亲热,真是奇了怪了。”张立明笑道。

    “要不先放我家吧,正好我明天也要用。”

    “行吧,那我带会让把板车也拉过来。”

    “不用不用,我自己过去拉就行了。”

    张立明离开后,张靖站在原地抚摸了几下那头驴子,这才把他拴在门口的一棵树上。“大哥,还有糖吗?”幺妹突然跑过来问道。

    “小家伙,你糖都吃完了?”张靖问道。

    “吃完了,弟弟的也吃完了,我还给他一块呢。”

    张靖转头一看,幺弟张浩果然睁着一双大眼睛看着他,大眼睛里满是对糖果的期待。

    好在它本来就存下了一点,拿出来分给他们之后,张靖带着家里的那条小狗再次离开了家。来到自家的黄豆地里,就看到父母正在田地里弯腰除草。

    地里并没有多少人,此时正值大太阳炙烤着,谁愿意这个时候来干活啊,也就他父母能做到这一点了。九十年代土地重新丈量分地后,家里土地多了,父母依旧起早贪黑地忙着农活,家里的日子也终于赶了上来。

    张靖也没锄地,蹲在地头对着地头的一片黄豆轻柔地按摩着。他的手对动物有用,不知道对这些植物有没有用。地头的一片全部抚摸结束之后,他身上被太阳烤得一身汗,湿漉漉的特别难受。

    抬起头看着父母一边擦汗一边埋头干活,张靖心里突然涌起了酸涩的情绪。父母都太老实了,他想弄点小生意让父母做都办不到,只能自己想办法。

    利用这个暑假,他一定要赚够一定的钱,改变家里的境况,也为以后赚大钱打好基础。坐在原地等了好长时间,脊背都被太阳晒得滚烫无比,可眼前的黄豆依旧没有多大的变化。张靖有点儿泄气,难道自己的右手只对动物有用吗?

    他马上指挥小驴去抓动物。这一次效率很厉害,直接给张景抓回来一只灰色的大兔子。张靖高兴万分,立刻对这只兔子进行按摩。几分钟后,放开兔子,果然再次奏效,兔子不跑了,柔顺地蹲在他的脚边,相当的乖巧。

    带着一条狗一只兔子回到自家田地头,张靖的眼睛看向地头的黄豆,突然间愣了下来,接着就是一阵狂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