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7章 置换土地,承包树林

    更新时间:2017-06-07 22:18:00本章字数:3123字

    到家已经六点多了,七八里路走了两个多小时,没办法,大雨或许对砂石公路没影响,可是对于农村这土路来说,简直就是灾难。泥土软乎乎的,车子走一段,轮子就会被泥土完全塞住了,他得先来清除,否则驴子就不是拉着板车了,而是拉着滑板车。

    张靖把驴车还给了张立明,再次送上一包烟。防止驴子再次挣脱缰绳跑自己家去,张靖在驴子耳边安抚它要好好地待着。

    离开张立明家后,张靖去了河南的树林里,看看哪里合适搞养殖。一路走到天黑,他终于选好了地方。这个地方正好位于村子最东边的对面。

    他选的这个地方,东边的边缘正好是一条深沟,天然的屏障,向西延长大概一里路五百米的样子就足够眼下的局面了,毕竟刚开始不可能养得太多。

    回家以后吃过晚饭,他便和父亲一起来到了村里一个叫做张邦杰的家中。张靖选择以后承包的地方,树林下面最大的一块地就是张邦杰家,大概有五亩多,正好可以换。

    张靖家里六亩地,去掉半分种了一些菜,还有半分压成了打谷场,也就剩下了五亩。张邦杰家住在村子的东面,他家过得要比张靖家要好多了。前后都是三间草房,后面的草房前后还是用红砖垒起来的,屋顶也有一半是瓦片。虽然有点不伦不类,但却算是村里不错的房子了。

    张邦杰今年六十多岁了,但身体还不错。他长得不高,但脑袋挺大,所以村里人一般都叫他大头。对于张立平和张靖父子的来访稍显有点儿惊讶。张立平这人从来没有串过门,不干活的日子就在家干坐着,哪儿也不去,除非有人找他帮忙干事他才会到人家家里去。

    张邦杰在家排行老大,所以张靖称呼他为大爷爷,他家弟弟张邦伦张靖要称呼二爷爷。这是他们这里的习俗,按照一个人在家里排行顺序和辈分大小称呼。“大爷爷,吃过饭了啊?”张靖率先打招呼,然后拆开了手中的烟盒,递上了一颗烟。

    “刚吃过。你们吃饭了没?”张邦杰也笑着回应。张邦杰老婆则急忙搬过板凳给两人坐。张邦杰两个儿子都已经结婚单独过日子了,不过他还有个女儿还没出嫁,所以并没有像很多村里老人一样,把自己的土地都交给儿子耕种,儿子每年给他一部分养老钱就行了。

    “吃过了。大爷爷,我和我爸今天过来想找你商量点事情。”

    “什么事?我能帮上的肯定帮。”张邦杰抽了一口烟,吐出一口浓浓的烟雾,笑道。

    “大爷爷,你家在河南有一块地吧,我们家想和你家换地,你看可行?”张靖说出了来意。

    “换地?为什么?”张邦杰疑惑地问道。

    “我们想把地集中起来。我们家一块地二亩多,一块地二亩地,有点儿分散,就像集中成一块地好打理。另外,也是因为我们想承包河南林子里一点儿地方养点鸡鸭鹅什么的。大爷爷你也知道我家的情况的,八个孩子,计划生育罚款每年都要占去收入的一半,还有供六个孩子读书,家中那点收入实在不够,所以就想养点东西贴补一下家里。”

    “这样啊。我家那块地五亩五分,你家呢?”

    “我家两块地加起来五亩四分地,少的一分我拿钱补,大爷爷你看如何?”

    “你准备给多少钱?”

    “一百块钱。”

    “行。”听到一百块钱,张邦杰干脆利落地答应了。而一边的父亲张立平则一脸的惊愕,一分地买下来要一百块钱,这也太黑了。要是他出价,撑死二十块钱。

    张靖写了个换地协议,双方签字按手印,这件事就成了。当然了,现在是换不了的,得等地里这一季的黄豆收了以后,从种小麦开始才能真正的换过来。

    接下来就是承包的事情了。说句实在话,张靖对于能不能承包下来还真没把握。大家刚从大锅饭出来没几年,思想根本还没完全开放,村里能不能同意他承包集体拥有的树林,真是难说。

    回到家之后,几个妹妹正在洗澡。张靖刚踏入房间,赶紧退了出去。大妹、二妹三妹光着身子在洗澡,他怎么好进屋。虽然几年前,大家都还不懂事,洗澡都在一起。可是现在大妹和二妹都进入了青春期,小姑娘都发育了,他作为大哥,必须得避嫌。

    不过,大妹二妹她们倒是无所谓,神情很自然。张靖也冲了个澡之后,便躺下了。几个妹妹闹了一阵便纷纷睡了过去。张靖则躺在床上思考明天找到村里应该用什么样的方式来说服村里的那几个领导。

    村书记张邦炎,今年五十岁,在书记任上已经干了十几年了。因为处事一直都还算公平,大家对他也没多大意见。村长张立武,五十二岁,今年刚上任的,原来是村里的会计,干了几十年了,属于老资格。张立武为人比较圆滑,自己没多少意见,一切以书记张邦武马首是瞻。

    现在的会计周胜春,才三十岁,比较年轻,高中毕业,因为没考上大学,再加上双亲的去世,所以便放弃了继续考大学,去村里当了会计。妇女主任许桂莲,是村里有名的媒婆,也就是因为她几乎认识了村里所有的女性,这才让她当了妇女主任。

    最后一个民兵营长叫做张立乾,是张靖父亲张立平快要出五服的堂兄弟。虽然他们彼此的先辈曾经是一家子,但这些年两家人已经不怎么走动了,最多是各自家里有红白喜事的时候会过来帮忙。

    就这五个人,能做主的就是书记张邦炎了,如果他不发话,张靖找谁都没用。张邦炎平时没啥爱好,就喜欢听点小曲,抽点旱烟,想送礼都不太好送。

    不送礼,那就得想个好点子了。想起张邦炎有个孙女正和自己三妹一个班,可以从这里作为突破口。他起了床,跑到院子里,拿着手电筒找到一只白色的野兔给拎了出来。

    按摩了好几十分钟,张靖对着白色的兔子说道:“到屋里去。”

    兔子看了张靖一眼,迈开脚步窜进了房间中。张靖喊了一声让它出来,兔子又窜了出来蹲在他的身边,非常的乖巧,没有任何的异动。

    “行了,就你了。”张靖让兔子到一边休息,走回了房间。二十二只兔子全部窝在院子里,没有关,却没有任何一只离开。

    睡了一夜,第二天早饭过后,张靖带着兔子来到了村书记张邦炎的家。张邦炎家住在村南,家里后面三间大瓦房,前面三间小瓦房,是村里最好的建筑了。

    张邦炎就坐在家里院子的躺椅上悠闲的听着收音机里的小曲,嘴里还哼着调调,颇为的自得。张靖走进来的时候,他还没开口说话,张邦炎倒是先开口了。“呦,小靖来了啊,生意做得怎么样?”

    “二爷爷你别取笑我了,我就是小打小闹,弄点零花钱。”张靖笑道。

    “不错了,脑子挺活,今天来找我是不是有啥好事?”张邦炎说笑了。以他家的经济实力,哪里用得着张靖给他什么好事。他两个儿子,一个在上大学,一个已经是镇里的组织委员,这样的家庭在十里八村几乎是显赫的存在。

    “好事倒是没有,倒是有点事麻烦二爷爷。”

    “啥事要麻烦我?”

    “小敏没在家啊,我带来一只兔子送给她玩玩。”

    看到兔子,张邦炎对着屋里喊道:“小敏,小敏,你小靖哥给你送来了一只兔子。”

    屋里随后跑出来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这正是张邦炎大儿子的女儿张晓敏。张晓敏看到蹲在张靖身边的兔子,欢呼一声跑了上来。

    不过,那兔子却直接跳开了,躲到了张靖的另一边。张靖蹲下身对着那只兔子说道:“去吧,以后她就是你的主人了。”

    兔子抬头看了一眼张靖,不情不愿地跑到了小敏的身边。小敏高兴地抱起了那只兔子,乐呵呵地逗着玩。“送我了吗?”张晓敏看着张靖,笑眯眯地问道。

    “当然。送你了。”

    “好哦!”张晓敏欢呼一声,抱着兔子跑进了屋里。

    张邦炎摇了摇头,笑道:“到底是女孩子,就喜欢这些小动物,家里又是狗又是猫的,都快成动物园了。”

    “小孩子,特别是女孩子,都这样。”

    “对。那个小靖,你到底是啥事麻烦我?我这老头子也好久没有做事了。”张邦炎笑道。自从承包责任制全面铺开,大锅饭取消,他这个书记也就没有了太多的权利,有点儿意兴索然的感觉。

    “二爷爷,那我就直说了。我准备承包一段树林养点鸡鸭鹅啥的,二爷爷你看好办吗?”

    “承包树林养鸡鸭鹅?你咋想的?”张邦炎一脸的惊讶。

    “家里穷啊,不能节流,那只能开源了。”张靖笑道。

    “可是上面没有什么关于承包集体所有的文件啊,这事还真不好办。毕竟树林分属于不同的村子,而且都是集体财产,承包给个人以前也没有过啊。这样吧,我找他们开个会,商量一下。”

    “那谢谢二爷爷了。开会的时候你可以把我的条件提一下。每年我给村里三百块钱的承包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