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19章 蛋都被打碎了

    更新时间:2017-06-19 19:25:46本章字数:3055字

    班里这群家伙虽然有时候也会打几局,但是效果不太好。只有跟陌生人打,才能激起他们的争胜念头,才能迅速提高他们的水平。

    张靖喊来周建、姚兰成和张伟,四个人对上对方四个人。对方四个人个头明显比张靖他们高一截,应该都是学校新开设的职高的学生。

    同伴同学在一起互相打得时候,周建他们打得虽然不好,但最起码放得开。可是第一次和陌生人打,几个家伙明显放不开,扭扭捏捏的,也不知道怎么跑位。关键是他们不敢打,拿到钱看到面前站着高他们一截的人,立刻就怂了,把球传回了张靖。

    其他人不干,张靖只好自己上了,运球突破,轻松钻入篮下。可是挑出去的篮球被对方给扇飞了。他轻敌了。

    球权转换,对方四个人明显是常在一起打得,虽然球技也就那样,但是对于篮球和篮球规则的熟悉程度比周建他们强多了,所以配合的很不错。

    第一局,张靖他们直接五比零输掉了。换另外四个人和他们打,张靖他们坐在一边休息。“张靖,他们太高了,不敢投啊。”周建说道。

    “打这种球就这样,大家投篮都都不太好,自然是主防篮下。在外线你不敢投,突进去你更没法投。对方个子高,突进去上篮很有可能就是一个大帽。”

    “看来我们一局也赢不下来啊。”

    “输赢无所谓,锻炼一下自己。下一局,你们想做啥做啥,别怕,就当是训练自己的能力。这种实战训练可比我们自己在那儿练强多了。”

    “嗯嗯嗯。”另外两个家伙也点头应是。

    场上很快又结束了一局,职高的学生依旧轻松地赢下了。张靖他们再次开球,持球在罚球线附近运了几下,一个后撤步跳投,张靖中了一球。

    打不赢不要紧,最起码不能老吞零蛋不是。好在运气不错,第一球进了。第二球,张靖传给了周建,让他打。周建发狠,运球背转身,篮球却砸在脚背上,直接滚到了篮球架下面。

    周建举起手示意自己犯了错,张靖拍了他一下,告诉他继续以后,专心防守。接下来,几个球,周建、姚兰成和张伟他们也都各自试了试,虽然有的失误了,有的没投进,但总归是放开了。

    第二局下来,几个家伙讨论就激烈的多了,似乎这才勾起了他们真正的篮球兴趣。第三局打完之后,张靖不能让张晓梅等那么久啊,率先离开了。

    但是周建他们却没走,继续留下来打球。张靖骑车子带着张晓梅踏上了回家的露。太阳已经快下山了,这是两人回家最晚的一次了。

    “我明天去县里一趟,你可想买什么,我给您带回来。”张靖开口问道。

    “你带我一起去吧。”张晓梅笑道。

    “好啊。不过,明天去不能骑车子去了,我准备把家里的鸡鸭鹅蛋弄到城里,找个大一点的客户,总不能老是让我爸我妈到集市上一点一点的卖吧,太慢了。”张靖说道。

    “步行啊?”

    “恐怕还得推车子呢。”

    “没事。就我们两吗?”

    “你要是去,我就不让娟儿去了。”

    “行。你让娟儿在家玩吧,我和你去。”张晓梅笑道。

    一路回家以后,在张晓梅附近把她放下来,约好了第二天早上的时间,张靖回了家。车子放下之后,发现家里没有人。他把车子在院子里放好,去往了养殖场。

    养殖场里,家里人都在,张靖不知道他们都来这里干什么。幺妹张灵眼尖,发现了张靖的到来。“大哥,大哥……”张灵摇着手大喊着。

    其他人也都转过脸看了过去,等张靖走近的时候,发现父母脸色很不好看,几个妹妹是一脸的气愤。“发生什么事情了?”张靖疑惑了一下。

    “养殖场出事了?”张靖又问道

    “不是养殖场出事了,是蛋出事了。”二妹张秀低声说道。

    “蛋?”张靖疑惑地看向父母。

    母亲何小红移开了身体,张靖抬头一看,只见养殖场两件小瓦房门里流出粘稠的液体。他急忙走了上去,却发现一屋子的鸡鸭鹅蛋全部被人砸碎了,鸡鸭鹅蛋的液体流的满屋都是,还顺着地势流到了门外。

    “这是谁砸的?”张靖真是又惊又怒。

    “这事都怪我。我以为没什么事,就回家拿了东西,可回来以后,蛋都被砸了。”母亲何小红低着头说道。

    张靖没有怪罪她的意思,关键是这要查出来是谁做的啊,这种哑巴亏吃下去以后就别想有好日子过了。可是看母亲那架势,估计也不知道是谁砸的。

    张靖叹了口气,看着满屋子破碎的鸡鸭鹅蛋,心头简直在滴血啊。这特么的都是钱啊!这谁这么缺德啊!砸什么不好,竟然把这些蛋都给砸了,简直要人命啊。

    张靖郁闷了好一会儿,见父母都没什么主意,招手把小驴给喊了进来。帕子啊小驴的耳朵边,张靖低声说道:“帮我闻一下这里除我爸我妈的味道,还有谁的,待会儿带我过去。”

    小驴摇了摇尾巴,低着头使劲地嗅了起来。 可是,屋子里到处都是蛋清蛋黄散发的腥气,很难清楚地分辨其他的气味。

    不愧是经过张靖神器右手改造过的动物,小驴的嗅觉似乎得到了成倍的开发,很快就抬起头摇了摇尾巴。

    “你闻出来了?”张靖惊喜地问道。

    “他能闻出来?”父亲终于开口说了一句话。

    小驴摇了摇头尾巴,然后朝着外面跑去。张靖急忙跟上去,一边跑一边回头让家里人都不要跟着了,他去看看是谁就行了。

    小驴一路跑到河边,然后直接跳进了水里朝着对岸行去。张靖脱下衣服也跳进河里跟了上去。游到对岸,小驴带着张靖进了村子。一路嗅,一路跑,进到村子里一栋房屋前停了下来。

    抬头一看,张靖觉得有点儿不可思议。不应该啊,这里是张立乾的家啊,难道是张立乾打碎了所有的鸡鸭鹅蛋?不可能吧?

    张靖感觉自己脑子有点儿不太好使了。听说上次帮忙承包土地的时候,张立乾可是帮了忙的,而且上次买他家板车,他也很爽快就答应了,没理由来破坏他家的东西啊。

    蹲下身子,张靖对着小驴低声说道:“你确定你没嗅错了?”

    小驴发出不满地叫声,张口咬住张靖的裤管,想要把张靖往房子那里拽去。让小驴松开之后,张靖自己朝着远院门方向走了过去。既然来了,那就进去看看呗。

    院子里没有人,不过烧锅屋那边的烟囱里满处屡屡炊烟,应该是有人在做饭。走到烧锅屋门口,就看到张立乾老婆正在灶下烧锅。

    “婶,烧锅呢啊?”

    “小靖来了啊,你叔不在家,中午就出去了呢。”张立乾老婆笑道。

    “恩。那婶你忙,我走了。”

    “留下来吃饭吧?”

    “不用。”张靖离开了张立乾家,却并没有走远,而是站在路口附近看看张立乾什么时候回来。太阳落山了,小驴安静地蹲在他的身边,眼睛和张靖一样,盯着前方的道路。

    大妹那边已经回来准备做晚饭了,看到大哥就坐在路边,好奇地过来询问。张靖也没告诉她什么,让她回家做饭去了。

    一直等到天黑,其他几个妹妹也在何小红的带领下回来了。可是,张靖依旧没有等到张立乾回来。这个张立乾到底有没有做这种龌龊事情呢?如果做了,这是为什么?如果没做,那到底是谁?

    天色完全黑下来的时候,身边的小驴突然间叫了起来。看来是目标人物回来了啊。黑乎乎的,看不清楚具体的人影子,但是小驴有了异动,肯定这个人和打碎他家鸡鸭鹅蛋有关系。

    等到来人走到近前的时候,张靖终于能看出来了,就是张立乾。小驴不停地乱转,相当的焦躁。张立乾身上肯定有打碎鸡鸭鹅蛋迸溅的东西,所以小驴才会显得相当的焦躁。

    “叔,去哪儿了啊?”张靖开口打招呼。

    “啊?”张立乾被吓了一跳,听清楚是张靖的声音后,他急忙说道:“小靖啊,吓死我了,你干嘛呢在这儿?”

    “找叔你有事啊。”

    “啥事不去家里等着,在这儿等着干嘛?”张立乾站在两步远的地方,语气是埋怨,但听在张靖的耳朵里,却有点儿发颤。

    “我家养殖场那边鸡鸭鹅下的蛋被人全部打碎了,这件事你们得管啊。”

    “打碎了?怎么可能?”

    “我没事无聊大晚上的在这里等着你说假话?”

    “你知道是谁了吗?”

    “我要是知道是谁我就不来找叔你帮忙了。”

    “好好好,村里肯定得管,这行为太恶劣了,抓到以后一定严惩。”张立乾大声地说道。

    “这事我就拜托给村里了。对了,叔,你这么晚才回来,去哪儿了?”

    “哦,随便逛逛。你那个事情我会放在心上的,那个我就先回去了。”

    “好。”张靖看着张立乾离开的背影,心头有了一丝寒意再升起。看来自己还是把人想的太好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