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20章 晓梅姐姐当新娘喽

    更新时间:2017-06-20 16:39:59本章字数:3152字

    他现在可以肯定,这件事就是张立乾做的。那可不是小数量,几千个蛋呢,卖掉可是一笔不小的钱。张立乾为什么要这么做?在张靖看来,应该就是红眼病了。

    可是,就算是红眼病,想要一下子打碎那么多蛋,也是早就计划好的,不可能这么巧趁着父亲不在正好赶过来砸蛋。

    看来这个张立乾以后要重点照顾了。因为他和家里人这边熟悉,小驴也熟悉他的气味,所以他才能够轻松自如的进入了屋里,打碎了所有的蛋。

    张靖倒也没想对他怎么样?这种事情就像是小偷一样,没有当场抓住,完全可以一推二五六的不认账,自己不但无法让张立乾认罪,还有可能会被张立乾倒打一耙。

    回到家,张靖有点儿不太高兴,想着这件事该怎么办。既然张立乾会打碎养殖场的蛋,也有可能会做其他事情伤害养殖场。而且,如果张立乾在承包这件事情上做文章,到时候还真不好办。

    吃过饭,母亲何小红让张靖在家带着几个妹妹休息,她则驮着幺弟去了养殖场。她要和父亲换班来看守养殖场,防止在出现人为的破坏。

    现在养殖场是一家人最大的经济来源,比地里的庄稼都要金贵的很,父母相当的重视。而且父母竟然有了把土地租给别人家种,他们专心搞养殖的想法。

    对此,张靖是赞同的,不过这个时代大家对土地看的都很重,估计让父母把土地交出去,还是需要一个过度的时间。

    第二天一早,张靖去养殖场把父母换回来之后,开始给小驴交代看守的事情了。以后除了父母还有妹妹弟弟可以靠近后面存放蛋的地方,其他任何人都不行。

    小驴一只狗是整个养殖场的保安总头子,那些蛇都对它很是害怕,经常被小驴驱赶到不同的地方进行保护。

    可以说,小驴是张靖按摩最多的动物,也是被他右手改造最厉害的动物。虽然不能说智力提高了,但是战斗力被提高了无数倍,而且也极其通人性。

    只要张靖交代的事情,它都能够很漂亮的完成。张靖有时想,会不会随着他按摩的时间加长,这条叫做小驴的狗会成精呢?

    交代小驴事情之后,张靖把所有的蛇全部集中起来,给他们分布了具体的看守区域,不再似乎流窜来流窜去的,不但吓人,而且容易其他动物给干掉了。

    树林里蛇的天敌还是不少的,比如大量生活在这里的刺猬,还有一到天黑就到处活动的黄鼠狼。要不是养殖场这边的蛇都怎么往外窜,估计这么多蛇聚在一起早就吸引了黄鼠狼的窥伺了。

    分配好任务之后,张靖回到小屋里,发现屋里已经被打扫干净了,地面上还有水冲刷过的痕迹。看来父母两人昨晚连夜清理了。

    早饭时,父亲过来换他回家吃饭。吃过饭后,他就收拾收拾准备和晓梅去县城了。不过,想到昨晚到现在了解到的信息,他有必要和母亲和小红谈一谈。

    “妈,我给你讲,我们家养殖场现在是村里人关注的地方,一定要小心,别什么事都往外说。特别是我那位快出五服的堂叔,一定要小心他。”

    “咋了?你堂叔不挺好的嘛?”何小红不解。

    “我怀疑那些蛋就是他打碎的……”

    “不是,是你堂叔……”

    “别喊。这事没有证据,我们没抓到把柄,我也只能猜测极有可能是他。所以我让你和我爸在家要多注意点。还有,村里人借故过去聊天拉呱啥的,你们陪着就行,别带着他们到养殖场里转。”

    “人家要看,也不好拒绝吗?”何小红不好意思地说道。

    “有什么不能拒绝的?为什么要给他们看?”张靖对母亲的性格真是无语了。

    “都是乡里乡亲的……”

    “好了好了,妈,你听我的就行。还有,借钱的事情你自己也注意点,咱家花钱还在后面呢,你现在好心把钱借出去了,到时人家不还我看你怎么办?听娟儿说,你这段时间借出去有两百多块钱了?”

    “乡里乡亲的,谁家会没个难事啊?能帮就帮一把呗。”

    “帮当然要帮,但是不能无原则的地帮啊。你借十块钱给何新呢?你借二十块钱给仓库呢?”

    “何新也可怜,一个人生活没人照顾。仓库还有个老妈要养活。”

    张靖扶额叹息,缓了缓说道:“我知道他们困难,可是为什么别人不帮何新?因为他不值得帮,你借给他十块钱,他转脸就能挥霍了,你就是借他一千,他也用不了两天,他就是个烂人,这一辈子就拿一堆烂摊子了,你就算把我们家的钱都给他,他也站不起来了。还有仓库,他需要借钱吗?他老妈又不是他养活,他四个哥哥一家一家轮流养着呢,他整天四处浪荡,到处勾搭女孩子,你借钱给他不是让他祸害更多女孩子吗?”

    “那我以后不借了。”何小红被张靖说的有点儿惭愧。

    “如果真是村里哪家遇到了周转的困难,当然还是可以借的。借钱这东西,救急不救贫。像何新和仓库这两个人,如果觉得借钱很容易,他们花起钱来就会更加肆无忌惮了。”

    “妈知道了,以后都听你的。”何小红笑道。

    “行。养殖场你和爸多费心,地里实在忙不过来就找人帮忙。下一季地就在养殖场跟前就好多了,不用来回跑了。记住,也要多注意身体,别累坏了。”

    “恩。晓梅来了,快去上学吧。”

    “记住我说的话。”张靖转脸去推自行车。

    张晓梅今天明显精心打扮了一下,一身女式军装穿在她身上显得特别有精神。张靖也有一套这样的军装,可惜已经小了穿不上了。这个颜色在八十年代初期依旧还是比较流行的。

    她没有戴帽子,秀发辫成了一个大辫子,拖在脑后,整个人显得特别的清爽好看。“晓梅姐姐,你好漂亮。”幺妹张灵跑过来拉着张晓梅的手笑道。

    三妹张甜也过来笑道:“晓梅姐姐,你要做我大哥的新娘了吗?”

    张晓梅脸上一红,笑道:“甜甜别乱说。”

    “哦……晓梅姐姐当新娘喽……”幺妹张灵拍着手喊了起来,把正在一边玩耍的幺弟张浩也给带着一起喊。

    “好了好了,别闹了,我走了。”

    带着羞涩不已的张晓梅出了远门,他直接骑上车子带着张晓梅前往城里去。两人一边骑车,一边说这些闲话,时间倒也挺快。

    赶到县城的时候,快点十点了。张靖把车子直接骑到了警察局门口锁上,这才这张晓梅朝着街里行去。张晓梅以前也来过,但都是和爸爸妈妈一起来的,是没有自主权的。猛然可以自己选择如何逛街,她特别的高兴。

    两人随意逛了逛,当然在张靖看来实在没啥好逛的,可是张晓梅喜欢啊。逛到了十一点半,东西倒是一件都没买。

    找了个饭馆坐下来吃饭,张晓梅这才想起来问道:“小靖,你今天过来是干嘛的?”

    “来买个东西。”

    “买什么?”

    “买几张纸。”

    “几张纸?”张晓梅疑惑万分。

    “吃过饭你就知道了。”

    两人一人吃了一碗面后,张靖带着张晓梅径直朝着城西行去。在城西的护城河大桥边,有一栋独立是二层小楼,小楼的二层阳台上挂着一个大牌子叫做业平贸易公司。

    业平贸易公司的老板叫做赵业平,算是第一批辞职下海经商的人吧。张靖之所以知道他,是因为他上了高中以后,听说过这个赵业平很多神奇的事迹。

    当然,最终这个赵业平的公司也没有发展壮大起来,倒在了二十一世纪的前夕。赵业平何许人也不太清楚,据说来历很牛逼,在县城乃至市里就没有他摆不平的事情,而且这一摆就是十几年。

    张靖找到他是想通过他的手注册一个公司,毕竟以他现在的身份注册一个公司有点儿麻烦。有了公司,接下来他要做的一些事情就能够比较自然了。

    现在这个业平贸易公司还是个空壳子,估计赵业平现在就是个光棍老板。所以当张靖和张晓梅走进去的时候,客厅里连个人影子都没有。

    墙上倒是也挂了个公司名称牌子,而且还用毛笔写了公司的业务内容。“本公司提供南北方及国外各种商品,价格从优;本公司代办各种证件,速度快,价格合理;本公司提供各种商业信息咨询……”

    张靖个大概读完了以后,摇了摇头。这种公司在他重生的那个年代早已经绝迹了,如此杂乱的业务范围,如何能够发展壮大?何况,现在的这个公司纯粹就是靠着倒腾一些稀有物品,然后顺带着帮一些人解决难题而盈利的,想要赚大钱根本不可能。

    “都没人啊?”张晓梅看了一圈,低声说道。

    “喊一声不就行了。”张靖说完,对着客厅后面的房门吼道:“有没有人呐?”

    喊完以后不到两秒钟就听到里面传来了声音“有有有”。声音越来越近,然后客厅后面的房门打开了,一个二十来岁身材高大的年轻人走了出来。

    她穿着很随便,两根筋汗衫,露出大片皮肤,大裤衩,腿毛支棱着,脚下还趿拉着一双乌黑的拖鞋。要不是那张脸长得还可以,这一 身形象就让人敬而远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