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29章 你就是嫉妒人家有钱了

    更新时间:2017-06-28 15:22:12本章字数:3188字

    张靖第一个怀疑的对象就是张立乾,所以他让大妹回家把幺妹张灵给带来了。用周末回来给她带好吃的承诺让幺妹张灵高兴地又回了村。

    她记着张靖给她说的话,回到村里就和大妹张娟去找到了警察,用稚嫩的话语给警察说:“有人告诉我,说是一个叫做张立乾的人下的毒哦。”

    三个警察互相看了看,一个警察笑着问道:“小朋友,是谁告诉你的啊。”

    “我也不知道,他就让我来告诉你们呢。我回去喽。”张灵说完,转脸就走了。

    三个警察笑了笑,对着村书记张邦炎问道:“这个张立乾是谁?”

    “哦,张立乾是村里的民兵营长。小孩子童言无忌,肯定有人乱说的。这个张立乾是那个养殖场负责人张立平的堂哥,他怎么可能下毒?”张邦炎说道。

    “还是去看看吧。”三个警察最终还是决定去往张立乾家。张邦炎领着他们来到了张立乾家门口,却被告知张立乾不在家,去走亲戚了。

    “一个小时前我还看到他了啊。”张邦炎疑惑地问向了张立乾的老婆朱梅。

    “刚才没多久,说去他姐姐家接俺婆婆回家。”朱梅答道。

    “好吧。你家小武也要接回来吧?”张邦炎问道。

    “就怕那孩子不愿意。你说我咋生了这么一个白眼狼呢。”朱梅说到儿子,立刻唉声叹气起来。

    “就你们两没好好教育。”张邦炎不满地说完,转头对三个警察说到:“警察同志,你看张立乾不在家,我们是不是回我家,这眼看着就中午了,过去吃顿饭吧。”

    “饭就算了,我们是过来查案的。村里可有商店,我们随便买点东西吃就行了。”带队的警察笑道。

    “那哪行,还是去家吃。说句实在话,你们过来帮助小靖那孩子查案,那也是帮助村里不是?小靖那孩子很有能耐,一个人不声不响地搞了个养殖场,这要是没被人下毒,那里的猪啊鸡鸭鹅啥的一把卖出去,可是能卖不少钱呢。你看这孩子,一个暑假赚回来三间大瓦房。他能把养殖场搞起来,也能够增加村里的创收不是?现在不是提倡那个什么让一部分先富起来,然后带着大家一起富嘛?”

    “张书记真能说,那么就叨扰一顿,不过我们要付钱的。吃饭前,我们还是找一些人问问情况,看看能不能查出点线索。”警察说道。

    “那是当然,你们忙你们的,我准备饭菜。”张邦炎笑道。

    三个警察继续在村里询问一些村民,看看能不能问出点什么。不过,很明显,下毒的人做的很隐秘,村里没有人看到半夜时分有人到村南去。

    案子陷入了僵局之中,现在只能把张靖留下来的一些动物带回去检验,看看是什么毒,然后从毒源方面查找。

    在张邦炎家吃过午饭之后,三个警察回到养殖场,带走了被毒死的动物。本来他们也想带走小驴的,但是几个妹妹没让,非要好好安葬小驴。

    警察也无所谓,反正只要带走一两只啥都行,也不用非要带走小驴。警察离开之后,张靖也没准备回转学校,而是回了家。

    他今晚一定要好好探一探张立乾的底。如果真是他做的,不管他是不是在张靖承包/养殖场的时候帮了忙,张靖都要让他付出代价。

    可是,他刚到家没坐一会儿,就看到门口窜进来一条小狗。仔细一看竟然是小驴。乖乖,活过来了啊?张靖倒是蛮惊喜的,迎上去好好地替它按摩了一番。

    小驴更兴奋,伸出舌头使劲舔着张靖的手,尾巴摇的相当的欢畅。“小驴,知不知道是谁下的毒?”张靖一边按摩它的身体,一边开口问道。

    小驴抬起头看了张靖一眼,低下脑袋呜呜呜地叫了几声。很明显,它也没发现。似乎觉得挺对不起张靖的,它低着脑袋,嘴里一直呜呜呜地叫着,似乎在表达着歉意。

    张靖也没办法怪它啊,再怎么通人性,再怎么被他改造的战斗力强悍,可特么的依旧知识一条狗而已,你还指望它能上天入地嘛?

    天黑的时候,父母也回来了。养殖场现在除了还有这几天下的鸡鸭鹅的蛋,其他啥也没有了,也不用寸步不离地看着了。

    吃晚饭的时候,饭桌上的气氛有点儿压抑,大家都不高兴。就连幺妹张灵也嘟着小嘴,幺弟张浩看大家都挺严肃的,也很老老实实地坐着。

    对于几个妹妹来说,养殖场的猪啊,或者鸡鸭鹅死了她们都无所谓,可是那些她们喜爱无比的兔子死了,很是伤了她们的心。

    “妈,家里还有没有酒了?”张靖问道。

    “还有一桶散酒。你要喝酒吗?”何小红奇怪地问道。

    “我不喝,待会儿爸你和我去立乾叔家去,你陪着他喝酒。”张靖说道。

    父亲奇怪地抬头看向了张靖,不明所以。张靖说道:“爸,你不用多想,你就陪着他喝酒,想说啥说啥就行,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父亲点了点头,没有再疑惑。虽然他不太喜欢说话,但是喝酒嘛,这事他还是喜欢的。吃过饭,张靖提着家里的那一桶散酒和父亲前往了张立乾家。

    张立乾在天黑的时候独自一人回来的,此时他和妻子朱梅已经吃过饭了。听说今天警察来家里找他了,张立乾表现的有点儿不太自然。

    不过,妻子朱梅并没有发现任何不妥,坐在一边纳着鞋底絮絮叨叨地说着那个不孝顺的儿子张武。

    张立乾听得有点儿烦躁,骂道:“说他干嘛?这个儿子就当没生过。还不都怪你,你要是争气,我们现在就一个儿子吗?多生几个,也不至于养出个白眼狼出来。”

    “你骂我有用吗?你争气,软踏踏地玩意,除了刚结婚那两年你还能爬上/床鼓捣几下,后来你自己什么情况你不知道?说起来就丢人,这么大一个男人,那玩意小也就罢了,还几乎彻底废了,你还能叫男人嘛?”朱梅直接骂了回去,毫不留情面。

    “你个臭婆娘说什么呢?老子哪里小了?哪里不中用了?”张立乾毫不示弱。

    “对。你中用,你多中用啊,用嘴都弄不起来的玩意还中用?老娘都快十年都没吃过肉了。要是老娘我稍微浪一点,早给你戴绿帽子了。”

    “麻痹,你再说一句,信不信老子打死你?”张立乾被彻底戳到了痛处,拿起手边的蒲扇砸了过去。

    “张立乾,你长本事了是不是?你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警察来了你慌慌张张要去接你母亲,别人还以为你良心发现了,想要孝顺你母亲了呢。可是我知道,你就是想出去躲的。前天夜里你出去我可是知道的,你偷摸买的毒药我也知道。我给你讲,要不是看在咱两还是夫妻的份上,我早就把你给供出去了。”

    “麻个比,你个死婆娘嘴巴还有没有把门的了,这种事还能说?你想让老子进去啊是不是?你以为老子想啊,老子就是气。之前那个小靖搞什么土鳖虫赚了点钱,我也没说啥。他要来买板车,我二话不说十块钱卖给他了,就是希望他念点我好,然后带着我一起赚点钱。

    可是他没有。后来他要搞养殖场,我想着孩子之前搞土鳖虫赚了不少的钱,这一次又要搞养殖场,肯定是又有赚钱的办法了。我就帮他把养殖场承包的事情给搞定了。我想,帮了这么大忙,总该给点好处了吧?得,就给了一包烟。

    可是呢,你知道不知道,他那个养殖场有多赚钱?别人都说他家那三间大瓦房是卖土鳖虫赚来的,但我看见小靖买过两次猪了。你想他养殖场才干多久,不到一个月猪就能卖了?你不奇怪吗?猪肉多少钱一斤你是知道的,十几头猪啊,最起码卖了五六千块钱啊。五六千呐,那得多少钱啊。

    好。赚钱就赚钱吧,毕竟养殖场是他搞起来的。可是赚了这么多钱,却从来没想着我,我可是帮了他一个大忙啊。不说你给我多少钱,买几瓶酒,送点糖过来我也高兴啊。没有,一分钱也没有。

    我气不过,心里越想越气愤,越想越难受,趁着张立平那个闷屁出去的空隙,我砸烂了他们屋里所有的蛋。看着流的满地的蛋清蛋黄,心里那个舒坦啊。前几天,我去问何小红借钱,你知道她说什么不?她竟然说小靖不让她借钱给我,还说很有可能就是我打碎了他们家的蛋。

    赚钱了,一点儿也不知道感恩我,连借钱这点儿小忙都不帮,我能咽得下这口气?毒死他家的那些鸡鸭鹅啥的都是轻的,惹恼了我,我直接毒死那几个丫头。”

    “人家赚钱那是人家的本事,你就是嫉妒人家有钱了,你就是觉得以前你过的比人家好,你心里舒服。然后现在人家过的比你好了,你难受了,你不舒服了。”

    “对。老子就是这么想的。”

    “你早晚得报应。”

    “老子得报应你能好得了哪里去?你还不是要做寡妇?”

    “做寡妇也比跟你强,老娘现在跟寡妇有什么区别吗?”朱梅说道。

    “你特么的都五十岁的人了,能不能不要脑子里都想着那种事情?”

    “我三十岁的时候倒是想啊,你能吗?”

    “你麻痹能不能不要说了?”

    “你麻痹!”朱梅也骂了回去。

    “你特么的死婆娘。”张立乾再次砸过来一个板凳,被朱梅躲过去了。